刚刚更新: 〔异常魔兽见闻录〕〔诸天尽头〕〔仙缘福泽农家女〕〔冥婚霸宠:天才萌〕〔我的未来电台〕〔综艺大导演〕〔无敌剑神〕〔无限神装在都市〕〔我是地球治理者〕〔最强终极兵王〕〔拜见君子〕〔隐婚心尖宠:靳爷〕〔武修为帝〕〔星临诸天〕〔留里克的崛起〕〔卜筑〕〔靳先生他最苏了〕〔启灵传〕〔婚内有诡:薄先生〕〔重生之最强蜜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18、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2更)
    徐恕闻言,笑了起来,端过粥碗,用调羹轻轻搅拌了一下,舀起来喂到她嘴边。Δ.『ksnhu『.co

    有人喂,宋芳索性懒得动弹,就着他的手喝。

    喝了半碗粥,又喝了半碗汤,宋芳才摇头说吃不下。

    徐恕搁下小碗,目光在她小腹处流连。

    那地方已经用白布紧紧裹住,又被衣裳盖着,看不出什么来,但很明显,里面的大包袱卸了,这会儿正睡在旁边。

    不仅是宋芳觉得神奇,徐恕同样认为不可思议,仅仅一个晚上的工夫,娘胎里的小家伙竟然就有手有脚地躺在床上睡觉了。

    “媳妇儿,还疼不?”徐恕昨夜就守在产房外,听到她骂自己了。

    “疼,你说怎么办?”

    徐恕被她吓到,“那我去把府医叫来。”

    话完,作势要起身。

    宋芳一把拽住男人的手腕。

    她整个人还很虚弱,没什么力道,这一拽,身子歪了歪。

    徐恕怕她一个不稳栽下来,忙坐下来将人扶正。

    宋芳顺势靠在他肩膀上,问他,“吃过饭没?”

    徐恕说:“吃过了。”

    事实上,他没什么胃口。

    刚当上爹还不到一天,他跟宋芳的想法是一样的,短时间内还无法摆正自己的位置。

    尤其徐恕这种平时吊儿郎当惯了的人,肩膀上突然多了两个重担,他需要时间去适应去磨合。

    “我刚刚听下人说前厅摆了席面,你怎么不去?”宋芳又问。

    “我去了,谁来陪你?”

    “多的是人陪。”府上下人又不少。

    徐恕挑眉,侧目望她,“真不需要我?”

    宋芳轻哼,“昨晚需要你的时候,你上哪去了?”

    徐恕:“哥们儿让你骂了一晚上,这还不够?”

    宋芳一听就知道昨天晚上他肯定守在外面了,可这话,说得太欠揍。

    捏紧拳头,宋芳想捶他两下,拳头却被男人温热的大掌握住,话头一转,说得暧昧,“媳妇儿,才刚生完就这么生龙活虎的,我会想歪。”

    宋芳大力抽回自己的手,趁势往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德行!”

    徐恕伸手揽住她的削肩,声音难掩关切,“真不疼了?”

    “二傻子!”宋芳望着他,又好气又好笑,“疼的时候早过去了。”

    “那你见到岳母,心情有没有好一点?”徐恕又问。

    之前徐夫人和老太太都来产房探望,为的就是这事儿——孩子生下来,宋芳因为难以接受,心情不太畅快。

    那二位来劝了半天,好像也没什么用,她仍旧闷闷的,跟谁说话都打不起精神来。

    其实宋芳自己都闹不明白,怀着的时候明明每天都会摸着肚子跟宝宝说话,那么盼着他们到来,可生下来以后,她却怎么都没办法接受。

    也不知是身份上的转换太过突然还是宝宝刚生下来的样子与自己预想中的有所不同,刚生下来那小半个时辰内,宋芳整个人都是迷茫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婆婆和太婆婆说的那些话,她不是没听,听了,只是感觉没起到作用。

    真正让她心情好转,大概就是意外见到宋婆子的时候。

    她没想过当娘的会在自己生产头一天来探望。

    哪怕她娘不善言辞不会说那些熨帖人的话,宋芳心里也有种淡淡的暖意,那是婆家人给不了的无声安慰。

    ……

    半晌没听到她吭声,徐恕还以为睡着了,偏头一瞧,见宋芳还睁着双眼,他又问:“怎么不说话了?”

    宋芳像是才回过神来,应付着他先前的问题,“我娘亲自来,我当然心情好了。”

    “真的?”

    “反正没骗你。”

    “那你得答应我,不能再想这想那的,好好养身子,要实在忍不住,想我就好了。”

    “……”

    ——

    吃了席,宋婆子在厅堂陪着徐老太太坐了会儿,又来宋芳房里陪她说话。

    母女俩的相处模式跟宋芳出嫁前没什么两样,说不上几句,宋婆子就得损她。

    宋芳早就习惯了她娘的性子,宋婆子越损,她越笑,看起来似乎还很高兴的样子。

    留在屋里伺候的小丫鬟们看得瞠目结舌。

    在徐家待到下晌,宋婆子就得回去了。

    宋芳舍不得她,“娘,要不您在这儿多留几天?我让人给您安排房间住下。”

    宋婆子没同意,“你说得轻巧,我留下来,赶明儿你三哥三嫂去衙门的去衙门,去学堂的去学堂,进宝谁带?”

    “不是说二哥家大丫来了,让她带几天应该没事儿吧?大丫以前在家没少带两个妹妹,她有经验。”

    “那是有没有经验的事儿吗?进宝可不是乡下孩子,随便给口吃的就能活蹦乱跳,那是我们家的小金孙,娇贵着呢,除了我自个儿,搁谁手里我都不放心。”

    宋芳直翻眼皮,“您说这么半天我算是听明白了,孙子是宝,外孙子就是根草。”

    “那也是徐家的金草。”宋婆子说:“你少跟我这儿耍嘴皮子,三郎家啥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两口成天早出晚归的,三郎媳妇头上又只有我一重婆婆,她不交给我,难不成还把小后娘从宁州叫来给她带孩子?”

    宋芳突然笑起来,“我就一句话,您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还把温家小后娘请来,可真能琢磨。”

    宋婆子呛她,“你都能琢磨让你老娘扔下孙子来陪你,我咋就不能琢磨让三郎媳妇把她后娘接来带孩子了?”

    宋芳真是服了她娘这张嘴,“得嘞,您说的都对,趁着天色早,快回去吧!”

    她本来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生了孩子,娘家人能来看一眼就算不错了,哪有丈母娘直接住在女婿家的,这不是直接打婆婆的脸怨她照顾不好儿媳妇吗?

    “你还别不乐意。”宋婆子说:“我要真在你这儿住下了,你婆婆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有想法。”

    得,母女俩琢磨到一块儿去了。

    “您哪瞧见我不乐意了?”宋芳直接被气笑,“这不是让您赶早回去吗?一会儿天黑了路不好走。”

    宋婆子拍拍衣裳,“那我可就走了啊!”

    “嗯,梅枝,送送老太太。”

    ……

    出了宋芳的屋子,宋婆子去找徐夫人提出告辞。

    徐夫人忙让人备了些补品,然后亲自将她送到大门外。

    徐恕也跟了出来,扬言要亲自送岳母回府。

    宋婆子摆手说不用,她先前是坐着自家马车来的,这会儿直接回去就是了,让徐恕别麻烦。

    徐夫人没同意,吩咐儿子,“恕儿,好好送送你岳母。”

    徐恕应了声是,从下人手中接过礼盒。

    女婿执意要送,宋婆子没再拒绝,只是那礼物,“先前去报喜带的礼就已经不少,这会儿用不着再送了吧?”

    徐夫人说:“早上送去的,是报喜礼和中秋礼,这会儿送的,是我单独给亲家母备的补品,你拿回去补补身子,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尝个新鲜罢了。”

    ——

    宋元宝回来吃了顿午饭,都没等到晚上的团圆宴就得走,要赶在宫门落锁之前回去。

    到了玉堂宫以后,他意外地发现赵熙的正殿竟然还没开门。

    宋元宝问了问小公公,才知道这厮从早上到现在就没起来过,连午膳都没吃。

    宋元宝被惊到,“这你们也能放心?”

    小公公如实说:“每年就端午、中秋和除夕的时候会放一天假,但凡这三天,大殿下都会睡很久,临近晚上才起床洗漱直接参加宫宴,期间不让奴才们进去打扰。”

    从小公公口中,宋元宝还听说赵熙睡觉的时候从来不让人在屋里守夜,就算要守,也只能是在外面。

    他瞧了眼天色,“宫宴就快开始了吧,他还不起床怎么行?我进去瞅瞅。”

    小公公脸色微变,拦住他,“宋少爷,您别为难奴才。”

    宋元宝微微一笑,冲他身后喊:“大殿下,您醒了?”

    小公公转头一瞧。

    宋元宝趁机推开门闪身进去,然后从里面上了闩。

    小公公又气又急,又怕吵到大殿下,不敢拍门,只能在外头干瞪眼。

    宋元宝准备喊醒赵熙。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内殿,刚要开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个印象中严苛自律的少年皇子,睡觉不仅踢被子,还会拱枕头,好好的锦绣方枕,被他拱到竖起来靠在床头。

    宋元宝:“……”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最废女婿〕〔残阳如血剑气如霜〕〔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农园医锦〕〔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