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侠〕〔一名隐士的前半生〕〔重生之超级仙帝〕〔魔道至宝〕〔豪门蜜爱,重生天〕〔龙舞传说〕〔贴身兵王的总裁老〕〔甜妻难追:总裁老〕〔废少重生归来〕〔文明的见证〕〔我的灵根不正常〕〔异界火影战记〕〔一刀倾情〕〔贴身女王〕〔娇妻狠大牌:别闹〕〔战国赵为帝〕〔宁桐惜盛昂司〕〔奋斗吧反派〕〔喵我变成猫了〕〔斗破苍穹之无上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21、宋多宝(2更)
    的确,比起苏瑜她们的小打小闹,这才是真正的设局,真正的计谋,一环套一环,严谨到让你压根无从防范。

    如果没有预知危险的能力,温婉难以想象自己到时候会有怎样的下场。

    “所以,我这是无形中得罪贵人了吗?”温婉含笑问宋巍。

    这样的手段,这样的心计,绝非出自一般人之手。

    而能在宫里轻松自如布下这个局的人,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温婉一个内宅小妇人,跟宫里贵人又没打过交道,怎么可能得罪贵人?

    无非是宋巍风头太盛阻了别人的路,有人趁机将这把火烧到她身上来罢了。

    这事儿一旦真的发生,不仅仅是温婉和宋巍要遭殃,就连玉堂宫给大皇子当伴读的宋元宝都得受到牵连。

    一举几得的连环计。

    温婉越想越心惊。

    瞧出她眼中的惊魂未定,宋巍拿起桌上的茶壶,给她倒了杯温茶,没发一言,却在无形中给了她莫大的安慰。

    温婉接过茶盏,没有细品,咕咚咕咚喝了大半。

    兴许因为是他亲手倒的茶,回味甘甜之余,也确实让她平缓了情绪。

    一直以来,宋巍在温婉眼里都有这样的本事,不管自己碰上什么,只要他在,哪怕不说话,单单往那一站,就能让她感觉到强烈的归属感和依赖感。

    见她搁下茶盏,宋巍才开口问:“还怕不怕?”

    温婉抿嘴笑,轻轻摇着头。

    她相信,男人已经有了瓦解这次布局的办法。

    以往每一次预感到危险,他们俩都是这么合作的,她负责把对方的阴谋说出来,宋巍负责想法子解决。

    ……

    进宝最近迷上了作画,先前温婉和宋巍在房里商谈事情,他就跟宋姣在外院哥哥的书房里捣鼓,这会儿一只手被宋姣拉着,另外一只手里捏了张被风吹得左右摇晃的毛边纸,正迈着小步子跨进门槛。

    见到儿子,温婉心底最后一丝躁意褪去,眼神跟着情绪逐渐平和温软,唇角往上弯,问他,“进宝今天画了什么?”

    小家伙站稳之后,从宋姣掌心抽回小肉手,有模有样地掖了掖毛边纸,然后用双手摊开到温婉跟前,说:“鹦鹉。”

    公公的那只鹦鹉,的确挂在外院廊檐下来着。

    温婉听小家伙这么说,垂眼一瞧,只见毛边纸上黑乎乎的一团,若非几处留白能看出大致轮廓像只鸟,温婉都不知道这玩意儿竟然叫鹦鹉。

    她觉得更像乌鸦。

    作为生母,温婉很给面子地上下仔细看了一通,然后问他,“是进宝自己画的?”

    一旁宋姣解释,“原本我们俩合画了一张,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被进宝给扔了,他说要自己画,结果就画成了这样……”

    虽然不咋地,甚至没眼看,但是小家伙才两岁半,能稳稳地捏住毛笔,知道蘸墨的时候不能弄到自己身上,温婉觉得就已经很不错了。

    像他爹那样三岁断字五岁识文的天才,一百个人里头都不一定能挑出一个来,不能以那种标准去要求他。

    小家伙还站在原地,仰着脑袋,看向爹爹娘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乌黑透亮,明显在等夸。

    温婉暗笑过后,奖励了他一个大香吻,“进宝真棒,以后再加把劲儿,肯定能成为柳先生那样的大家。”

    小家伙不知道柳先生是谁,坐在娘亲腿上,用小脚去踢他爹,意思是娘亲都夸了,爹爹还没夸。

    宋巍探身,双手卡住进宝的胳肢窝,把小家伙抱过来,低头问他,“画画好不好玩?”

    进宝点点头,他可喜欢画画了,爷爷说他鹦鹉画得很好。

    宋巍唇角含笑,“等改天得空,爹爹亲自教你画。”

    ——

    入宫赴宴这天,几人起了个大早。

    为了以防万一,温婉没有换上之前成衣铺里买来的衣裳,而是挑了一件自己基本没怎么穿过的,料子比不上买来那件,但做工还算精细。

    宋姣由小丫鬟伺候着收拾打扮好来青藤居,见温婉穿的不一样,疑惑着开口,“三婶婶,你还没更衣?”

    温婉正在陪儿子吃早饭,闻言抬起头来笑笑,说因为自己的不小心,那件衣裳被刮到抽丝了,不好再穿出去,只得临时换了一件。

    宋姣不疑有他,四下扫了眼,又问:“三叔呢?”

    温婉道:“在外院,估摸着一会儿就该来了。”

    话才说完,宋婆子的声音就先传入耳。

    温婉转头,见婆婆和相公一前一后进来,她忙笑着打招呼。

    进宝正在埋头喝粥,听到几人说话,他抬起小脸,对着众人咧了咧嘴,唇角沾了不少汤汁。

    温婉一边掏出帕子给他擦,一边跟婆婆说话,“时辰不早,我们该启程了,娘,您把进宝抱走吧,免得他一会儿见了又得哭。”

    被娘亲收拾干净的小家伙忽然抬起头来,赌气似的说:“不要抱,自己走。”

    温婉愣了愣。

    进宝哼哼着挣脱娘亲,迈着小短腿走向奶奶,那副“爹爹娘亲不好不要他们了只要奶奶”的架势,让温婉哭笑不得。

    宋姣瞧着小家伙傲娇的背影,乐道:“他竟然听懂了,我们家三丫两岁半的时候,哪有这么聪明的?”

    已经拉着孙子出了门槛的宋婆子听言,特地退回来一步,扭头望向屋里站着的宋姣,“你也不瞅瞅三丫谁生的,小金孙又是谁生的,那能一样吗?”

    “哎呀奶奶,哪有您这样埋汰自家孙女的?”早已习惯了宋婆子那不损人不得劲的性子,宋姣并未生气,反而有些好笑。

    宋婆子分毫不给面子,“甭说孙女,我连我儿子都埋汰,怎么着吧?”

    宋姣无言以对,“您高兴就好。”

    温婉正打算开口说句话,耳边又听得婆婆嘀咕,“盼了几年终于盼来个儿子,这回真当宝了,照他们那样养下去,宋家迟早出个废物,你爹你娘,那就不是养宝的命。”

    二郎媳妇早几个月已经临盆,第四胎是个儿子,两口子乐坏了,出月子就忙着往京城写信。

    信上说,宋二郎原本想照着三郎家这两个,把自家儿子排在第三,直接叫三宝,后来他媳妇儿说了,三宝太少,要就直接多宝,上有元宝进宝,到他们家直接多宝,多响亮。

    宋婆子当时听到温婉念信,嘴角抽了抽,没说什么,想着多宝就多宝吧,怎么说也是宋家的孙子,总不能偏着三郎家的就不管二郎家。

    回信是宋婆子口述,温婉代笔的,让卫骞找人送到宁州,送信的人回来以后告诉温婉,宋二郎家那两个半大丫头很可怜。

    暗卫说话一般不会夸大其词,更不会添油加醋,只这么一句,温婉已经听出不少信息量。

    宋婆子知道以后更是气得鼻孔冒烟,直骂那两口子丧良心,有了儿子就把闺女当牛马使唤。

    骂完,宋婆子又问温婉,二郎媳妇会不会故技重施,想借机作妖苛待二丫三丫,好逼他们把那俩丫头也接来京城。

    这种事,温婉不好直接下定论,当时只让婆婆别多想。

    尽管如此,宋婆子对二儿子和二儿媳的那口气还是出不去,始终憋闷在胸口,这会儿嘀咕几句都算轻的,要是本尊站在她跟前,一准被骂个狗血淋头。

    温婉心中可怜二丫三丫,可是她做不到普度众生。

    二丫三丫年纪还小,跟听话的大丫不一样,一旦接过来,自己又没工夫带,更没空调教,到时候只能撂给婆婆,婆婆带一个进宝就已经很费劲了,再添俩丫头,她怎么能耐得过来?”

    二郎媳妇想把他们三房当成三个闺女攀高枝的跳板,温婉可以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跟她计较,但要说帮二房养孩子,她宁愿选择自私一点。

    ------题外话------

    熬个夜,终于让二更提前一点点了,票票走一波?

    ——

    推荐好友文:病娇毒妃狠绝色

    作者:风雨归来兮

    简介:(pk中,求收!)

    平南王世子程烁,俊美邪肆,其智近妖。

    没人敢在他面前耍手段。

    却被个小姑娘,忽悠了一次,两次,三次......

    小姑娘小小一只,又白又嫩,他舍不得掐死。

    于是某日,程烁将小姑娘堵在巷子里……

    ——

    上一世,叶渺是被自己蠢死的。

    为了一个男人,她背叛家门。

    学兵法,习武艺,修得一身奇门遁甲之术,助他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

    最后却身败名裂,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当她的儿子被他亲手掐死时,她才知道,原来那一晚的男人,不是他!

    含恨死去的叶渺重生在豆蔻年华,当上辈子的仇人一个一个出现在她面前时。

    叶渺眸光森森,笑容蚀骨。

    不过在杀光仇人前,叶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要让前世的儿子重生。

    她要找到前世那一晚的男人。

    然后,去夫,留子!…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