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独一:霸道爹〕〔剧透你的生命值〕〔最狂赘婿〕〔终极全才〕〔首辅家的小娇娘〕〔绝命毒尸〕〔我的爱情得了一场〕〔他有很多好习惯〕〔妻命难为〕〔病娇男神的偏爱满〕〔爱妃已经三天没打〕〔我之青春告白书〕〔掌欢〕〔我把聊斋带给全世〕〔厉少又来撒糖了〕〔这个王妃莫得感情〕〔重生之都市仙帝〕〔步步为局〕〔神医毒妃〕〔小可爱你被逮捕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27、那位像极了芳华的宋娘子(2更)
    三姨娘被绑走的时候,红着眼大喊冤枉。

    苏国公并未给她任何辩驳解释的机会,直接让人把她嘴巴给堵上。

    苏尧启是他用心栽培十旦跟小四有关,别说区区一个妾,就算是他老子娘来了都得靠边站。

    国公府的人连夜去太医院请王院首的事,很快传到了苏皇后耳朵里,她问探子,“苏家谁出事了”

    探子道“回娘娘,苏家主院走水,四少爷被烧伤。”

    “什么”苏皇后脸色极差。

    她早已没了刚入宫那年的单纯无知,有些事情几乎不用查证,就已经能猜个*不离十。

    上次她提议让小四来给大皇子伴读,结果才半个月,小四就从马背上摔下来导致重伤,卧榻几个月没恢复。

    这一次,她才刚刚布好局准备一箭双雕除了二皇子和宋巍,计划就被人提前给破了,紧跟着,苏家出事,最无辜的小四再一次受伤。

    苏家今夜,哪是什么意外走水,分明是有人借此警告她,再有下一次,便直接取了小四性命。

    想到这儿,苏皇后闭了闭眼,心中涌现出对那个单纯侄子的愧疚。

    郝运夫妻从主院出来,并没有急着回房,而是去了邱姨娘的梧桐苑。

    两人都被邱姨娘今夜的表现彻底惊到。

    房门被拍响的时候,邱姨娘却隔着门板跟他们说夜太深,自己已经睡了,让小两口先回去,有什么话改天再说。

    苏瑜看了一眼郝运,“既然我娘歇下了,那要不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郝运没说话,跟着苏瑜转身,脑子里却一幕一幕地回忆着今夜发生的所有事。

    先是主院意外着火,后来邱姨娘找上他们,说小两口怕是闯祸了,跟着,三人坐下来想办法。

    之后,苏瑜亲自把邱姨娘送出门,回来后他便说出了自己的对策,打算硬拖三姨娘下水。

    原本能趁着苏家大乱浑水摸鱼的一个计划,结果被邱姨娘全给否了。

    再然后,就变成了邱姨娘主导,小两口跟着她的计划走。

    不管是邱姨娘让他在国公跟前说的那些话、下人们突然被灭口,还是草丛里刚巧出现的梅花簪,一切的一切,都太过完美,完美到天衣无缝,若非知道那把火是自己失误导致,郝运险些以为真是三姨娘对苏尧启的报复。

    “苏瑜。”郝运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苏瑜回头,不解地望着他。

    “你有没有觉得,岳母有些不对劲”郝运问出自己心中疑惑。

    苏瑜直接蹙眉,“你胡说八道什么”

    郝运说“今天晚上这么大的栽赃局,她轻轻松松就带着咱们完成了,你难道不觉得奇怪,那个平时柔柔弱弱遇事无主张除了哭还是哭的邱姨娘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那又如何我娘为母则刚,知道咱俩闯了祸,急中生智为咱俩解围不行吗”

    “可你认为你娘能有那胆子杀人”

    郝运觉得,这女人八成不是不怀疑邱姨娘,只是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果然,苏瑜听完之后撇撇嘴,“又不是没杀过。”

    来苏家之前,有个混混想对她用强,她娘发了狠,抄起石头,牙关一咬就朝那人后脑袋上砸下去。

    苏瑜至今都还记得,那个王八蛋被开瓢倒在地上时流出来的鲜血,又红又刺目。

    当时她没想过什么杀人偿命,只觉得痛快。

    她娘却说,她们杀了人,如果没有靠山,等官府查到,会被抓进大牢判刑的。

    于是,母女俩来了苏家认亲。

    “你没听出来吗刚刚咱们去梧桐苑的时候,我娘的声音都是颤抖的。”苏瑜试图说服郝运,“她每次杀了人,总会害怕得一个人躲起来,哪怕是我这个亲生女儿,她也不敢见。”

    郝运意味深长地瞅了苏瑜一眼,终于松口,“希望她是真的为了咱俩好。”而不是他猜想的那样,今夜所有的一切都是邱姨娘在背后主导,包括主院会起火。

    要真那样的话,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

    苏瑜听出来他的言外之意,当即拧紧眉毛,“你怀疑我娘”

    “没有,别胡思乱想。”郝运的声音很平静。

    苏瑜握着拳头,咬牙切齿,“今天晚上主院会着火,全都是因为你失误,我娘是你救命恩人,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怀疑她。郝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国公,唔”

    她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男人的手给捂住。

    郝运脸色变差,月光下盯着她的那双眼睛阴冷而锐利,“咱们俩现如今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要是不怕死,只管捅出来,反正我不痛快,你也别想有什么好下场。”

    苏瑜说不了话,只能干瞪眼。

    郝运将手挪开,怕这女人发疯,他又说“别忘了,是你让我去做的灯。”

    苏瑜气结。

    下一刻,手就被男人的掌心包裹住,苏瑜怔了下,回过头,见他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夫妻本是同林鸟,就算大难临头,要飞也是一起飞,娘子觉得呢”

    苏瑜没来由地对他产生惧意,抽回手,后退半步,垂下眼睫,“反正只要你不怀疑我娘,其他的什么都好说。”

    王院首到的时候,苏尧启死活不肯让人进去给他医治,他躺在床榻上动不了,态度却很强硬,叫屋里的人都滚开。

    他不想让更多人看到自己那副模样。

    国公夫人被他吓到,劝了又劝,苏尧启都不听,一直发脾气。

    最后实在没办法,苏国公不得不把国公夫人叫出来,让人往屋里吹了点迷烟,等儿子昏迷之后,才让王院首进去瞧。

    王院首看过之后,说有的治,也有希望恢复,前提是苏尧启必须乖乖配合,否则留疤的可能性很大。

    太医院毕竟囊括了天底下医术出神入化的人才,区区一个烧伤,比起其他疑难杂症来,算不上多有难度。

    苏国公放了心,又问多久能治好。

    王院首说“疗程有些长,所以国公最好能提前跟四少爷沟通一下,治疗期间,情绪很重要。”

    苏尧启再醒来的时候,苏国公把所有人都遣出去,自己留下来跟儿子谈。

    苏尧启不听,他已经被这场变故折腾得崩了心态,谁来都不顶用。

    国公爷想了想,直接跟他说“如果你不配合医治,这张脸就没可能恢复,恢复不了,将来见到姓温的那位小娘子,你好意思开口跟人说话”

    “”苏尧启妥协了。

    邱姨娘成功将苏家搅得一团乱,完成任务后,传密信回宫。

    寿安宫。

    太后刚把看完的密信烧毁,秋嬷嬷就禀报说皇后来请安。

    “让她进来吧”太后敛去面上多余的情绪,正襟危坐。

    苏皇后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进大殿,蹲身行了个礼。

    太后让赐座,目光从她脸上扫过,“才几日不见,皇后的气色似乎差了很多,莫非真是被那日的莲池浮尸给吓着了”

    苏皇后叹息一声,“那宫女生前在咸福宫伺候,因着主子发脾气的时候踹了她一脚磕在柱子上,不幸身亡,后来又被藏尸莲池。与其说吓着,臣妾倒更觉得怜悯,好歹,那也是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么没了,死后还不得安宁,实在可怜。”

    太后面上笑意加深,“死后不得安宁,皇后就没想过,或许是她生前造孽太多”

    这番指桑骂槐的话,苏皇后如何听不懂,当下脸容微微一僵。

    许久之后,她才重新恢复笑容,“可惜了当日二皇子满月宴母后不在场,否则您就一定能见着那位像极了芳华的宋娘子。”

    那是芳华的亲闺女,能不像吗

    太后当天不出席,就是害怕见着她,会想起芳华,会情绪失控让人瞧出端倪,所以才故意推掉宫宴的。

    当下被苏皇后主动提及,哪怕太后面上再平静,心里还是有了细微的触动。

    “哦宋娘子”

    “便是最近被皇上器重的那位宋翰林家娘子。”苏皇后解释说“宫宴当天,看到她的并非臣妾一人,事后臣妾也听宫人们说,她长得很像芳华呢”

    太后微微一笑,“巧了,哀家也听人说,某天晚上在浮尸的那个莲池旁边看到一个人,长得很像皇后,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哀家活了一把年纪,总算是见识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