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卿为何不知愁〕〔重生之激荡年华〕〔混沌祖龙诀〕〔神女宠夫:师尊你〕〔威武不能娶〕〔今生不嫁有钱人〕〔无双〕〔凤鸾九霄〕〔透视仙王在都市〕〔从姑获鸟开始〕〔全球示爱慕太太〕〔金币即是正义〕〔七等分的未来〕〔七十亿分之一的遇〕〔圣者降临〕〔哈利波特之学霸无〕〔快穿:宿主她有点〕〔七爷家的人鱼姬〕〔战少,你被捕了!〕〔神武帝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28、只要能报仇,甘愿为妾(3更)
    苏皇后与仁懿太后的谈话较量,注定最后以苏皇后的落败而收场。

    回到坤宁宫,她第一时间让人备礼去国公府探望四少爷苏尧启。

    治疗初期,伤口愈合慢,苏尧启每天夜里都会被疼醒。

    白天国公和国公夫人没少来陪他。

    到了夜间,便只剩几个守夜的丫鬟小厮。

    当下,坤宁宫的管事太监刚来探望过苏尧启打了回转,就有丫鬟进来道“国公爷,六姑娘又跪在外面了。”

    为了替生母求情,苏黛这些天把膝盖都给跪破了,然而苏国公不松口就是不松口。

    但凡事关苏尧启,那就是在剜他的心头肉,他怎么可能轻易罢休

    “既然那么喜欢跪,那就让她好好跪着吧”

    苏国公摆摆手,转身进内室。

    苏尧启听到了声音,问国公,“爹,您在跟谁说话呢”

    苏国公道“没谁,几个不听话的混账东西罢了,四哥儿你今日感觉怎么样”

    苏尧启垂下眼睫,“还是很疼。”

    话音刚落,“嘶”了一声,眉心拧在一块儿。

    苏国公心揪了一下,“你快别说话了,好好躺着吧”

    本来伤的就是脸上,只要一张嘴,必定牵到唇边肌肉,疼痛在所难免。

    苏尧启盯着宝蓝色的帐顶,眼神呆滞。

    不能说话,不能下地走路,睡觉又睡不着,这度日如年的滋味儿,让他不禁怀念起在国子监读书的日子来。

    苏国公似乎看穿儿子的心思,“只要你好好养伤,等恢复了,爹再送你去国子监,或者你想在家里读也行,爹给你多请几位先生。”

    郝运就在大理寺任职,清楚衙门审案的程序,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从中使了不少力花了不少功夫,成功把三姨娘逼上死路。

    得知生母死讯,苏黛一颗心如坠冰窖,对生父苏国公抱有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

    从那天起,她变得沉默寡言,再没来探望过苏尧启。

    自始至终,苏尧启都不知道他院子着火的真相,只是想到好几日没见六妹妹,某天顺嘴问了一句,苏国公黑沉着脸说,“你母亲正在给她议亲,她没空过来。”

    因着三姨娘的死,苏黛已经辍学,没再去鸿文馆,听到嫡母要给自己议亲,她心中明白,这个家已经容不下她了。

    这天傍晚,苏黛一个人去花园散步,偶然碰到邱姨娘。

    想到邱姨娘在这府中也是个不受待见的,苏黛心中难免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便坐下来跟对方聊了几句。

    或许是邱姨娘给人的感觉太过平易近人,苏黛聊到最后,把自己的心事吐露出来。

    “姨娘在世时,母亲本来就不待见我们这些庶子庶女,如今姨娘没了,母亲急着把我嫁出去,又是得了父亲首肯的,想也知道不会给我安排什么好人家。”

    话到这里,她落下泪来,那哭声,透着几分无能为力。

    邱姨娘说“六姑娘何必气馁,没有生母疼,你还有个三姑姑。”

    邱姨娘口中的“三姑姑”,便是陆家大奶奶苏仪。

    苏黛听了她的话,有些发愣。

    是了,三姑姑一向疼自己,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何不去投奔她

    数日后,苏仪带着满腔怒火回娘家来。

    苏国公只当她是来探望苏尧启的,还客客气气地让人把姑奶奶迎进来,谁料苏仪站在门口就对他发火,“大哥是怎么教育自家府上姑娘的,你们家出了事不好过,还想连带着让妹妹我也感同身受一下你心里才能平衡”

    国公夫人直接听皱了眉,厉喝一声,“苏仪,怎么跟你大哥说话呢”

    苏仪冷眼瞧着国公夫人,唇边溢出一抹讥讽的笑,“既然大嫂发话了,那我倒要好好问问你,为什么不管住六姑娘,要让她跑到我们家去丢人现眼”

    苏国公脑袋都被她给吵疼了,“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胡说八道”苏仪脸色愈发难看,“前两日,六姑娘去我那儿,我只当她是因为姨娘刚死心情不快,还好心陪她坐了会儿,出言开解她,她可倒好,去上两回,直接让人撞见跟我们家彬哥儿抱在一块,老太爷老太太已经动了怒,大哥你自己说吧,你们家想怎么着”

    国公夫人暗恼,望向一旁的嬷嬷,低声问“怎么回事”

    嬷嬷道“六姑娘最近这段日子的确有出府,但因为去的是陆家,下人大概是想着有三姑奶奶在,就没往上报,怕扰到夫人和四少爷的清静。”

    国公夫人听罢,一颗心直往下沉,身形不稳地往后退了半步,喃喃自语道“完了”

    别看有姻亲关系,陆家和苏家事实上一直都不对付的。

    自家府上的姑娘在陆家被人撞见这么丢人的事,不管起因如何,名誉受损的终归是姑娘家,苏黛这阵子又在议亲,名声一旦传扬出去,哪家儿郎还敢娶她

    不同于国公夫人的面如死灰,苏国公怒极反笑,“你儿子毁了我闺女清白,你还有脸上门来找我兴师问罪既然你一个当娘的都来了,那正好,正儿八经地拿出个公道说法来,是让六姑娘过门,还是要我去公堂上跟你们陆家好好理论理论”

    苏仪怒红着眼。

    如果真是她儿子,就让他娶了六姑娘也没什么,问题在于彬哥儿和荞姐儿都不是她亲生,她之所以气势汹汹地来找国公,全是被大爷给逼的,今儿要是不讨个说法回去,大爷绝不会放过她。

    苏国公一说,国公夫人也立时反应过来,咬着苏仪就不放,“怎么说也是我们家姑娘吃了大亏毁了清白,姑奶奶这罪问得好生没有道理,就算要给个说法,也该是你们家给吧”

    见苏仪不吭声,国公夫人又道“要我说,就让六姑娘过门也没什么不好,咱们两家本来就有姻亲关系,如今你侄女儿过去伺候你儿子,也算是亲上加亲了,这是大好事儿,姑奶奶怎么看起来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是觉得我们家姑娘配不上你儿子”

    苏仪突然冷笑,“一个生母犯了死罪的庶出,她也就只配给我们家彬哥儿当妾做小,你们家不是要说法吗这就是陆家给的说法,过门可以,三媒六聘一概没有,直接从偏门进,往后正妻过了门,说什么她都得听着受着。”

    “你”国公夫人气着了,“堂堂国舅爷家的闺女,多少优秀男儿排着队求娶,你让她做小”

    “我话就说到这儿,你们家要不乐意,只管把人给领回来,陆家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陆家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苏家能吗

    国公夫人憋了一肚子火,以前总觉得这个三姑子是向着娘家的,如今娘家出了事,她难得回来一趟,不闻不问也就罢了,还如此作践娘家姑娘,简直欺人太甚

    国公夫人没辙,望向苏国公。

    苏国公怒火难消,直接让苏仪滚出去。

    几天后,苏家到底是扛不住外面的言论,松口同意了让苏黛过陆家门给陆晏彬做妾。

    陆家,外院书房。

    苏黛跪在地上,给陆平舟磕了个头,“多谢大爷收留之恩。”

    陆平舟面色平静,“我留下你,是因为彬哥儿喜欢你,可你别忘了你之前的承诺。”

    苏黛郑重点头,“我不会忘,是苏国公是非不分把我娘送进大牢逼上死路,也是他让我沦落到今日这般田地,从今往后过了陆家门,我苏黛便与苏家势不两立”

    陆平舟唇角微勾。

    没错,当日苏黛与陆晏彬私会被下人瞧见,不过是陆平舟设的一个局而已,他早看出来陆晏彬喜欢苏黛,而苏黛又主动来找他求收留,说只要能报仇,她甘愿做妾。

    陆平舟这才会让她故意在下人经过的时候对陆晏彬投怀送抱,通过下人把事情传扬开来,逼迫苏家不得不让她进陆家门。

    苏皇后、太后、苏家和陆家多方如火如荼的争斗,并不能影响到宋家的平静。

    哪怕府邸大了,下人多了,开始立规矩了,他们家的小日子仍旧过得温馨平淡。

    中秋仿佛才过去没多久,一转眼就到了徐家那对花棒儿的满月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齐欢〕〔超品兵王〕〔重生军嫂种田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强都市修真〕〔大宋猛虎〕〔重生香江风云时代〕〔智能直播之地底世〕〔无敌咸鱼系统〕〔都市火爆兵王〕〔我有块神墓〕〔校花终极保镖〕〔我的QQ联未来〕〔卧底有毒:缉拿腹〕〔二次元经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