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46、夸她还是骂她?(2更)
    敬国公府。

    苏尧启坐在铜镜前,伸手碰了碰右侧脸颊。

    铜镜里的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手指触摸到的地方,是烧伤后留下来的疤印。

    哪怕王院首联合整个太医院的太医会诊,得出来的方子仍旧不能让他恢复到不留一丝痕迹。

    去年被苏皇后推荐入宫去给大皇子当伴读从马背上摔下来导致骨折和多处擦伤,回来卧床静养没多久,又无缘无故被一场大火给烧伤。

    至今半年,这是他痊愈后头一回照镜子。

    “四哥儿。”

    国公夫人不知何时来到门外,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嗓子似乎有些哽咽。

    苏尧启还来不及回答,就听到他娘在外面骂伺候他的婢女们,还让婆子拖下去打板子。

    苏尧启惊了一下,忙站起身走出来,望着国公夫人,“娘,您干嘛呢?”

    国公夫人满脸怒色,“主子醒了都不知道进来伺候,一个个的偷奸耍滑,苏家要她们何用?”

    “娘,是我把人给遣出来的。”苏尧启说:“我只是想一个人坐会儿。”

    听到这话,国公夫人像是被谁给掐住了喉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瞧着儿子右脸上的伤,她仿佛又听到刚出事那天晚上他一声声地喊着娘,说他的脸好疼。

    四哥儿今年十九岁,已经到成家的年纪,可因为那一把火,多少人家的好姑娘望而却步。

    想到此,国公夫人心里说不出的沉重难受。

    苏尧启一瞥他娘的神情就知道她大概在想什么,笑了笑,又坦然地摸摸自己右脸,“娘,我没事儿。”

    怕他娘不信,苏尧启又说:“真的,这个样子比我想象中的好太多了。”

    国公夫人闻言,不管是眼神还是表情,都流露出几分不忍。

    “娘,我今天想出去。”知道当娘的这时候一准会心软,苏尧启趁机提要求。

    “出去做什么?”国公夫人轻蹙眉头。

    最开初是绑架,后来摔伤骨折,再后来又是烧伤毁容,她是真被自家儿子身上一桩一桩的倒霉事吓破了胆。

    苏尧启没有直接回答,“您就说,答不答应我出去?”

    国公夫人本想拒绝,可一对上儿子纯净无害的眼神,到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不得已,点点头,“出去可以,但你得多带几个家丁跟着,否则我不放心。”

    国公夫人都同意了,苏尧启自然只能让一步,“行,只要让我出去,您让带多少人,孩儿就带多少人。”

    碰上这么大的事儿,他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自暴自弃,似乎脸上的烧伤并未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

    国公夫人想到他刚被烧伤时每夜疼得直叫喊,伤快痊愈时又痒得控制不住自己被下人用绳子绑住双手,不知道该庆幸他赤子之心未泯,还是该感叹他十九岁了还不成熟。

    “娘,那我走了。”苏尧启抚平衣袖上的褶皱,抬步要往外走。

    “四哥儿。”国公夫人突然唤住他。

    “娘还有什么事?”他顿住,扭过头来。

    国公夫人上前,犹豫了一瞬,伸手拍在他肩膀上,像哄小孩子那样,“玩得开心点。”

    “孩儿知道了。”

    带上五六个家丁,苏尧启让人备了马车,很快朝着宋家而去。

    ——

    温婉坐在宋元宝的书房,手把手地教进宝写字。

    小家伙特别淘气,温婉稍微不注意就会被他带着把字写成一坨,然后他还一脸嫌弃,说娘亲写的字不好看。

    当娘的教了他半个多时辰,小家伙一直在捣蛋。

    温婉拿不出宋巍的耐性来,脸一板,眼睛斜着他,“你到底想干嘛?”

    进宝被吓到,乖乖搬了小凳子坐到另一边,自己提笔蘸墨,把温婉之前教的那几个字一笔一划地写在毛边纸上,学着温婉的样子噘着嘴吹了吹,都没等干就双手捧到温婉跟前。

    温婉眼神一瞥,眼中情绪翻涌,从最开初的愠怒转为讶异。

    怕小家伙觉得难,不肯学,她都是从最简单的开始教。

    然而一个时辰下来,进宝光顾着玩,她稍微错开眼,他就各种捣乱,比野猴子还皮,温婉好几次看得手痒痒,想抽他两下。

    可事实上,小家伙早就把自己教他的记下来了,不仅记下,还会写,虽然写的不咋样,但笔画是对的,瞧着勉强像个字。

    “你都学会了?”温婉问他,心中不免震惊,他一直在玩,一直捣蛋,怎么记的?

    自己当初学认字的时候,可难可难了,要是当时没有多写几遍巩固一下,一回头肯定忘。

    进宝咧嘴笑。

    见他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温婉抬手,往他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故作严厉,“既然会写,那刚才为什么要骗娘亲?”

    进宝瘪瘪嘴,他没有骗,就是想让娘亲多陪陪自己而已。

    温婉最招架不住进宝那副委屈小可怜的样子,从他手中接过毛边纸搁在桌上晾晒,尔后将他抱到怀里来,手掌在他发顶上揉了揉,“生气了?”

    进宝低头抠手指,没吭声。

    温婉伸手捏他小耳朵,“再不理我,我可真走了啊!”

    进宝忽然抬头,顺势抱住温婉的胳膊,“奶奶说,进宝的生辰要到了。”

    温婉一愣,随即轻笑出声,安慰他,“放心,今年娘亲都记着呢!”

    “可是昨天晚上娘亲说了又要走。”

    温婉:“……”

    她仔细回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她跟宋巍商量今年的进宝生辰去庄子上来着。

    四月下旬以后,天气差不多就该转热了,去庄子上,一来图清净,二来顺便避避暑。

    没想到那些话会被儿子给听了去。

    温婉想着小家伙刚才闷闷不乐的样子,心下好笑,没敢保证什么,怕像前两年那样有突发情况,只用商量的口吻跟他说:“娘亲今年若是还要走,就带上进宝一块儿走好不好?”

    小家伙仰着脑袋,清澈灵透的眼睛里,明显有着不信任。

    “那咱们拉勾勾?”

    温婉说着,曲起小手指,朝他伸出去。

    进宝也伸出自己的小指头,和温婉的扣在一起。

    温婉正准备说拉勾勾的“誓言”,小家伙抢先道:“如果娘亲骗人,以后就是笨娘。”

    温婉:“……为什么是‘笨娘’?”

    进宝:“因为聪明的娘都知道要带着进宝走。”

    温婉:“……”

    母子俩正大眼对小眼的时候,端砚进来道:“夫人,苏家四少爷求见。”

    苏尧启?

    乍一提起这个人,温婉还有些恍惚,听闻他去年先是摔伤骨折,后来又被大火烧到脸。

    算下来,这是个可怜人,若非立场不允许,温婉收到消息的时候早就已经去探望了。

    晃过神,温婉吩咐端砚,“快把人请去前厅,我随后就来。”

    端砚走后,温婉简单把书房收拾了一下,尔后关上门,带着进宝去厅堂。

    苏尧启刚坐下就见到温婉进来,他面上露出几分不自然。

    温婉有注意到,大概是因为他右脸上的疤痕。

    她没有将注意力过多的投向他,自然而然地拉回视线。

    母子俩落座之后,温婉问他,“苏四少是不是来找元宝的?”

    对方没有纠结自己面上的缺陷,让苏尧启感受到变相的关爱,心中升腾起一股暖意,他点点头,“我刚才问了你们家门房,他们说宋皓不在,我来都来了,不好就此离开,只好进来讨杯茶喝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几分腼腆。

    温婉并不反感这样的苏尧启,她唇角露出笑意,“你如果有要事找他,本月二十七再来,他一定在。”

    苏尧启想了想,没想明白,问温婉,“四月二十七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温婉没瞒他,“是进宝的生辰。”

    苏尧启闻言,视线落在温婉身旁的小家伙身上,小家伙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右脸。

    顶着这样一副残缺容颜来见心仪的姑娘本来就是一件考验勇气的事,如今再被对方的儿子盯着看,苏尧启有些坐立难安。

    “大哥哥……”对面小家伙突然出声。

    本想站起来告辞的苏尧启打消了念头,望着小家伙。

    进宝迈着小短腿走过来,踮着脚尖,软软的小手掌摸在苏尧启的半边脸上。

    苏尧启脊背僵住。

    耳边听得小家伙软糯糯的声音,“爹爹说,倒霉的人,必有后福。”

    苏尧启没说话,只是偏头看着他。

    进宝咧嘴笑,“爹爹说他以前很倒霉,后来就娶了娘亲。”

    温婉脸一黑,这话是夸她呢还是骂她呢?

    ------题外话------

    爆更时间,7月15号^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