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给你我一生的爱恋〕〔绝对一番〕〔海贼世界的死灵法〕〔穿越五十年代之养〕〔仙缘无限〕〔都市超级雷神〕〔重生七十年代:老〕〔修道红尘间〕〔地表最强佣兵〕〔超品农民〕〔矩阵游戏〕〔医路坦途〕〔我的导演养成计划〕〔我家的剑灵有点烦〕〔盖世〕〔重生南非当警察〕〔重生之全球首富〕〔六合奇闻录〕〔妃狠佛系暴君您随〕〔婚久情深:老婆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48、拐弯抹角效果更明显(2更)
    大楚朝每隔五日休假一天,明天刚好是休沐日,宋巍回来得很早。Δ书阁ん.『k→shu→.co

    温婉跟他说了苏尧启的事,“不知道该说那个人心理承受能力强还是他活得太单纯,今日来时什么掩饰都没做,直接把那半张脸暴露出来,我白天见他,还有些被惊到,什么人下的手,也太狠了些。”

    宋巍说:“单纯到一定程度,便是种境界。”

    苏尧启生长在苏家这潭泥沼里,然而十九年来仍旧保持着赤子之心。

    这十九年,他不是没机会变质,只不过他没有那么做,他选择了做他爹理想中的“净土”,选择了最单纯的活法。

    对他而言,在苏家能活成这样,的确是种境界。

    ……

    四月二十六一大早,宋家的马车就已经准备好要前往京郊庄子上。

    苏尧启赶在这时候来,见是见到了宋元宝,可惜听他说马上要去外面给进宝庆生,他犹豫了一下,问,“我能不能跟着你们去?”

    宋元宝没有回答,转头望向不远处的爹娘。

    温婉察觉到视线,抬头看来,问他怎么了。

    宋元宝说:“娘,四少爷想跟咱们一块去庄子上。”

    这种事,温婉没法自作主张,只能看着宋巍。

    宋巍抬步走到苏尧启跟前,问他,“你出来你爹娘知不知情?”

    苏尧启如实道:“我娘知情。”

    “你爹呢?”

    苏尧启有些支支吾吾,“我、我爹……”

    宋巍已经从他的反应得到答案,换个话题继续问,“你真想跟着我们去?”

    “嗯。”苏尧启眼底露出浓郁的兴致,“我们家有很多庄子,但是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去过,听说你们要去给进宝庆生,算我一个成不成?我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

    “倒也不是不可以。”宋巍说:“前提是我得安排人去苏家说一声。”

    “一定要告诉我爹吗?”苏尧启抿着唇,他爹若是知道,一定不会同意。

    宋巍颔首:“虽然我跟他政治立场不同,但私底下,我也为人父,明白他会有的担忧,既然你要跟着我们家去外面,那么让人通知他一声,便是我的本分。”

    宋巍这番话,让苏尧启找不到言辞反驳,怕他爹跟着就让人来把他绑回去,苏尧启又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宋巍,“能不能等咱们启程,再安排人去我家府上通知?”

    宋巍听明白苏尧启的言外之意,淡淡勾起唇,“我既然敢让人去苏家,就表示直接告诉你父亲,你在我手上,他不会轻举妄动的。”

    分明是威胁的话,苏尧启却感受不到敌意,他不认为宋巍会真的伤害自己,反而是对方面上的坦然,让他内心的繁绪逐渐归于平静。

    决定好了再添一个人,温婉让多备一辆马车,她和宋巍带着进宝坐一辆,苏尧启和宋元宝一辆。

    终于等到爹娘都在的生辰,小家伙昨晚兴奋了大半夜,一上马车就犯困,打个哈欠靠在温婉怀里开始睡觉。

    后面的马车上,苏尧启和宋元宝并排坐。

    宋元宝同样看到了苏尧启右脸颊上难消的疤痕,他没有说什么。

    倒是苏尧启先开口,问宋元宝,“你给大皇子当了这么久的伴读,应该都习惯了吧?”

    宋元宝说:“刚开始那一两个月还是不怎么适应,大殿下太过自律,时间上格外严苛,我平时在家懒散惯了,跟不上他的节奏。”

    “那也总比我好。”苏尧启声音闷闷:“我才去了大半个月,就从马背上摔下来。”

    宋元宝想到自己陪练的情形,不由疑惑,“当初是大殿下让你骑马陪练的?”

    苏尧启低下头去,嗓音比先前低了几个度,“没有,是我自己一时兴起。”

    正因如此,后来出了事他才怨不到任何人头上。

    苏尧启心中无恶,若非亲眼所见,他不会轻易怀疑别人。

    宋元宝却不这么想,当初苏尧启摔下马背他勉强认为是意外,等后来苏家起火苏尧启被烧伤,他就彻底改变了看法。

    或许从摔伤到烧伤,都是有人在暗中对付苏家,只不过幕后之人手段有些阴毒,专挑最无辜的苏尧启下手。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苏家树敌太多,外头人要想撬动这棵百年老树,就得从最柔软的地方开始。

    苏尧启是他爹的软肋,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动了苏尧启,便是在剜国公的肉。

    甚至可以说,苏尧启就是苏家的活靶子。

    有时候想想,宋元宝都不知道是该羡慕苏尧启还是该同情他。

    他有一双好爹娘,对外各种使手段,唯独教他一心向善,而他父母自认为小心翼翼的爱,却将他推到风口浪尖上。

    以至于每次受伤的都是他。

    回拢思绪,宋元宝对他笑笑,“不擅长骑马的话,往后就别随便骑了,摔下来可不是什么小伤,弄不好能要命。”

    苏尧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温婉一行人出发的早,街道上不拥挤,马车畅通无阻,到达京郊庄子,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以后。

    庄头前几日就得了消息,特地带着几位佃户来迎接主人家。

    立夏过后,雨水渐渐多了起来,昨夜刚下过一场,不似开春时的淅沥缠绵,夏雨声音很大,很急,把翠色正浓的草木给洗涮了一遍,放眼望去,远山染露,近水潺潺。

    进宝还在马车上就瞅见入庄的那条河了,这会儿马车刚停下,他便迫不及待地想要下来抓鱼。

    下车见到庄头以及他身后的好几个陌生人,进宝愣了一愣,拿眼睛去瞧温婉。

    温婉笑看着小家伙,“刚刚不还挺着急,怎么不跑了?”

    佃户们常年干农活,身形魁梧粗壮,皮肤黝黑,进宝被吓到,紧紧抓着娘亲的手,再不敢乱跑。

    宋巍夫妻走过去和庄头打招呼。

    庄头告诉他们,房间已经收拾出来了,老爷夫人想在这住多久都成。

    温婉笑着应声,“我们只是暂时歇脚,不会久留,傍晚就得回去。”

    大家都挺忙,元宝要回宫,相公要上衙,没那么多空闲时间在外面玩。

    庄头说:“傍晚回去也没事儿,房间一直留着,保不齐老爷夫人什么时候会再来。”

    对此,温婉没有反驳。

    这处庄子隔城近,位置也好,邻水环山,很得她心意,来过一回,没准往后还真想再来。

    客套完,庄头招呼着主人家进屋喝茶。

    进宝坐不住,没多会儿小屁股就在凳子上扭来扭去。

    温婉看出儿子不自在,考虑到他是今日的小寿星,不就想下河抓鱼,没什么不能满足的,问庄头要了网兜,打算亲自带着儿子去。

    宋元宝忽然开口道:“娘,不如让我们去吧,您和爹就在屋里喝茶乘凉,我们三个保证抓一筐鱼回来。”

    说完,从温婉手中接过网兜,拉着进宝,叫上苏尧启,三人很快出了门。

    温婉看着几人朝气蓬勃的背影,由衷感慨,“原来不知不觉,我都老了。”

    宋巍端着茶盏,面上一派闲适从容,唇角噙笑,“老了有儿子孝敬,都不用你亲自下河抓鱼,还不好?”

    温婉说:“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开始嫌弃我了?”

    宋巍搁下手里的茶盏,问:“嫌弃你什么,比我小十二岁?”

    温婉一下子噎住,随后忍不住笑出声,“好吧,就算要嫌弃,也是我先嫌弃你。”

    宋巍道:“当初要嫁的是你,如今说嫌弃我的也是你,你这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习惯不好,得改改。”

    温婉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模样,觉得语塞,好久之后,干巴巴挤出一句话来,“那么,宋大人给你家娘子指条明路吧,怎么样才不叫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宋巍莞尔,“上次吃你做的饭,已经是很久之前了。”

    温婉:“……不就是想让我亲自下厨,你直说不就得了?都老夫老妻了,还拐弯抹角的。”

    宋巍莞尔:“直说的效果不一定都拐弯抹角来得明显。”

    温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巫师降临诸天〕〔华娱大佬刷副本〕〔轮回学府〕〔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陈平江婉全文免费〕〔公子如兰,美人如〕〔重生之明星奶爸〕〔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遮天神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