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每天都在劝〕〔卿本红妆之朕不嫁〕〔锦上添〕〔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最强剑神〕〔极品女总裁〕〔重生主神混都市〕〔我竟然是富二代〕〔我不是超级警察〕〔香港1968〕〔年少有为〕〔米奈希尔之力〕〔全能护花学生〕〔一品丫鬟〕〔重生嫡女,腹黑王〕〔家有悍妻怎么破〕〔乔夫人她总想着离〕〔巧女喜当家〕〔龙回都市〕〔厉少又来撒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49、爱吃鱼的小寿星(1更)
    下河抓鱼那三人,一边玩水一边抓,等把装鱼的篓子抬回来,每个人身上都湿了大半。

    温婉看着小寿星那开心到合不拢嘴的样子,不忍心出言责怪。

    好在她来前有所准备,这会儿能拿出干净衣裳来给他换。

    苏尧启和宋元宝身体强壮些,趁着风大到外面吹干就没事儿了。

    温婉接过鱼篓,直接去厨屋,有庄子上几个农妇帮着打下手,给小寿星做了桌全鱼宴。

    饭桌上,温婉问儿子,“又长了一岁,进宝在新的一年里有什么愿望没?”

    小家伙吃着爹爹挑了刺的鲜嫩鱼肉,想了想,说:“进宝要吃好多好多的鱼。”

    温婉瞥了眼满桌子的鱼肉,“这么多还不够你吃?”

    进宝晃晃小脑袋,“奶奶说,今天吃了饭,明天还得吃。”

    温婉听懂了,“你的意思是今天吃了鱼,明天也要吃?”

    进宝嘴里咀嚼着饭菜,答不上来,只能嗯嗯两下。

    温婉偏头望着宋巍,脸上表情有些复杂,“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你儿子都三岁了才这点追求,你就不恼?”

    宋巍正在给坐在他和温婉中间的儿子挑鱼刺,闻言动作顿了下,嘴角慢慢弯出笑意,“有追求是好事,说明他上进。”

    一面说,一面把鱼肉喂到进宝嘴边,温声细语地鼓励他,“今年只吃上一桌全鱼宴,明年再努把力,吃两桌。”

    小家伙张开嘴就着宋巍的手吃下鱼肉,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温婉见状,顿时觉得语塞。

    进宝才三岁,她自然不会强迫他要有多能耐,况且小家伙遗传了他爹的聪明才智,学东西挺快,只是平时除了吃喝玩乐,懒得表现罢了。

    苏尧启饶有兴致地看着进宝,“原来你这么喜欢吃鱼啊?”

    难怪宋巍夫妻要来庄子上给小家伙庆生,这边河水清澈,受到的污染小,刚捞上来的鱼活蹦乱跳,全都是新鲜的。

    苏尧启从小就被保护得太好,堪比内宅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像庄子这种地方,对他们家而言是乡下了,即便是他想来,他爹娘也不准。

    因此头一回见到不同于城里喧嚣的青山绿水,再加上宋家人温馨的相处模式,让他觉得心里说不出的安定。

    进宝忙着吃饭,来不及回苏尧启的话,只囫囵说了句“鱼好吃”就低下头去,差点把整张小脸都给埋到碗里。

    温婉看着儿子的吃相,深吸口气,默念三回“亲生的”。

    ——

    京城,敬国公府。

    苏国公得知儿子跟着宋巍一家去了京郊庄子上,五脏六腑都快气炸了,问之前跟着苏尧启的那几个家丁,“四哥儿要出远门,你们都是死人,不会伸手拦着?”

    家丁们惶恐道:“国公恕罪,实在是四少爷他态度强硬,小的们不敢对他动粗,所以才……”

    “一群没用的饭桶!”苏国公瞪了几人一眼,又怒喝一声,“还不赶紧的去把人给我找回来!”

    家丁们得了令,顿做鸟兽散。

    等人全都走远了,国公夫人才站出来,一脸愁容。

    苏国公这会儿见到她就烦,直接摆手撵人,“行了,你也别在我跟前晃悠,省得我眼睛疼。”

    嫁到苏家这么多年,国公夫人早就习惯了男人的暴脾气,倒没怎么把这话放心上,自顾自地说:“四哥儿怎么会这么想不开,跟谁去不好,偏要跟宋家人,他难道不知,那宋巍是咱们家的死对头。”

    苏国公听得这话,冷哼一声,“你还有脸说?”跟着,又是劈头盖脸一顿骂,“要不是你放他出去,他能有机会跟着宋巍跑?没准儿还不是他自愿的!”

    苏国公越说,国公夫人就越心慌,却也没办法,儿子都已经走了宋家那头才来信,他们就算是想把人给五花大绑回来,也得花时间去找。

    苏国公回想着宋巍让人来传的话,慢慢淡定下来。

    宋巍既然敢让人来传信,就说明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对苏尧启下手,这个人行事一向谨慎,不至于押上全家人的性命对付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思及此,苏国公一颗心落了地。

    ——

    午饭后,宋巍接待了闻讯前来拜访的几位佃户,温婉带着元宝、进宝和苏尧启三人,跟着庄上的孩子去山坡放羊。

    宋元宝以前在乡下长大,对放羊这种事见怪不怪,进宝就新鲜了,手里拿着鞭子,摇摇晃晃地追在羊屁股后面跑,把羊群赶出去好远。

    放羊娃知道他是少爷,不敢对他不敬,眼瞅着羊群跑了,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生怕这位少爷真把羊给赶到林子里,晚上找不全,回家要挨打。

    进宝最后是被他娘给拎回来的,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羊,身上一股子羊膻味儿。

    温婉嫌弃地瞅着他,“刚给你换的衣裳,又给弄脏了。”

    进宝坐在小溪边的草坪上,一声不吭,任由温婉用溪水浸湿的帕子给他擦脸。

    小家伙怕娘亲生气,趁机讨好,张开胖胳膊一把抱住温婉。

    温婉给儿子擦脸的手收回来,帕子不慎掉在草地上,她垂眸,见小家伙一脸的心满意足,她跟着莞尔,出声问,“进宝今日开不开心?”

    “开心。”小家伙脑袋点个不停,“放羊好玩。”

    温婉眼皮一跳,随后哭笑不得,“你那羊放的,险些把放羊娃给急哭了。”

    “那是他笨。”进宝嘟着小嘴,不肯承认笨的是自己。

    温婉把黏在腰上的两只小胳膊扒拉下来,让他乖乖坐好,自己弯腰把湿帕子捡起来,再去溪边洗了洗,又回来给他擦肥爪子。

    进宝身上那股子冲鼻的羊膻味儿是弄不掉了,温婉带着他去跟苏尧启和宋元宝汇合,之后几人一道下山。

    到的时候,宋巍刚把那几位佃户送走,见儿子迎面走来,他深邃的眉眼染上一层柔色,唇角上弯,问他,“想不想回家见爷爷奶奶了?”

    进宝说:“想爷爷奶奶,但是更想放羊。”

    这臭小子,竟然还想着放羊?

    温婉一阵无语。

    宋巍看看天色,“不早了,元宝还要赶在太黑之前回宫,咱们不能耽搁太久。”

    温婉颔首,回头对宋元宝和苏尧启道:“你们俩快去洗把脸,准备回家了。”

    宋元宝应声,带着苏尧启去水井边打水。

    温婉叫上林伯,想把宋元宝他们之前捞来的鱼带回去,进屋见到好多猎物,面露惊讶,“这些都是佃户们送的?”

    宋巍点头说是。

    “过年那会儿才送了一回,怎么这时候又送?”温婉小声嘀咕,“你也不知道拒绝一下。”

    宋巍只是笑。

    佃户们送猎物的目的,无非是想主家来年能继续把地租给他们种,若是拒了,未免显得太过不近人情。

    温婉大概也想到了这点,只嘀咕片刻就闭了嘴。

    她把活鱼送给庄里的农妇,又将佃户们送来的猎物装进大麻袋里,请人找了一匹骡子驮着。

    等宋元宝和苏尧启洗完脸回来,几人陆续上了马车,开始回城。

    在外面玩了大半天,温婉和进宝都有些累,母子俩没多会儿就眯着眼睛开始打盹。

    知道她累,宋巍没出声打扰,顺手从侧架上拿过一本书随意翻着。

    田间地头的草木清香有着被夕阳晒暖的味道,伴随着宋巍偶尔翻书的沙沙声,车厢内的安静并不沉闷。

    温婉悄悄将眼帘掀开一条缝,瞥见男人专注的侧颜,她浅浅勾起唇。

    又一阵困意袭来,温婉怕被男人发现自己在装睡,忍住打呵欠的冲动,慢慢合上眼皮,正准备睡上一觉,突如其来的预感,让她瞬间清醒大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