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上门女婿 第15章 你威胁谁呢
    . ,最快更新都市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让我跪下?”

    柳勇泰吸了吸鼻子,从小方凳上站了起来。

    “凌向东!这是我们柳家的事,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别以为这乱叫一通,她就能把你当一条好狗?滚!真特么碍眼!”

    柳婉清长吁了一口气,对凌向东说:“凌向东,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凌向东扭头看向了柳婉清,尽量压低了声音,用训诫的口气说道:“抵押房产、预支年薪,自己补贴三千万给柳氏?你以为这些人真的会感激你吗!不,他们只会看不起你!”

    三年了,柳婉清从未见过凌向东对着自己如此强势。

    柳婉清皱起了眉头,对着凌向东呵斥道:“我说了!这件事你和没关系,你……”

    凌向东冷静地说:“谁说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柳婉清,你是我的女人!正因为这样,我不能看你一错再错!今天你不让柳勇泰跪下,他就依然不会把你放在眼里!不光是他,还有柳振业,还有柳家的那些人……”

    柳婉清刚想辩驳,凌向东忽然拔高了声线:“你难道忘了他们之前是如何对你的吗!你不展示出来自己的力量,就没有人会怕你,更不会看得起你!尊严,是自己挣出来的!”

    柳婉清美眸闪动,脑海翻起了之前的一幕幕。

    曾几何时,

    柳振业私自做主,让她嫁给黄家恶少,只是为了换回一场合作;

    凌向东好歹也是自己的男人,只是因为为了自己顶撞了几句,便要磕头道歉;

    800万港币的唐三彩陶马摔碎了,被当成了假货一样扫地出门;

    辛辛苦苦为柳家立下的功劳,一句“还不是因为我的面子”,全部被否认;

    明明拿出了被诬陷的证据,最后却不了了之,还被撵出了柳园。

    如果自己够强大,这一切会发生吗?

    不会!

    柳婉清看了凌向东一眼,忽然笑了。

    笑得很释然。

    “柳勇泰,我忽然觉得……你姐夫说得很对!”

    柳婉清义正言辞地说道:

    “不要认为我不知道太妃布的市场价,现在顶多7万一吨,只不过因为我姓柳,想要帮你们一把。之前你对我所做的那些种种……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今天,就按他说的办,想要合同,先道歉!”

    凌向东对着柳婉清点了点头,柳婉清对凌向东回应了一个微笑。

    柳婉清见柳勇泰站着不动,说道:“柳勇泰,实话告诉你,今天我要的,是你的一个态度!只要你肯道歉,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旧事重提。否则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回去告诉爷爷,不是我柳婉清不帮柳家,而是你有办法救柳家,根本不需要我的怜悯!”

    凌向东有些感慨。柳婉清虽然认同了自己,但是她的这几句话,却只是让柳勇泰道歉,而不是下跪。这就是柳婉清,宁可自己吃亏,也不愿意让别人难堪。

    然而,柳勇泰显然并不领情。

    柳勇泰下巴往前翘,嘴半张着,吸了吸鼻子,用颤抖的手指了指凌向东,又指了指柳婉清。

    “好!好!你们很好!”

    凌向东发觉了柳勇泰的不对劲,将柳婉清挡在了身后。

    “让我下跪是吧!让我柳勇泰下跪是吧!”柳勇泰拿起茶几上红酒瓶,往地上一砸,“都给我进来!”

    嘭地一声,别墅大门被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给踹开了。

    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子。

    这三个人进来之后,都气势汹汹地站在了柳勇泰的身后。

    “柳婉清,不用你嚣张!你们这对狗男女!少在这里演戏了。想让老子出丑,你们还早了一百年!今天这合同,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谁也没有想到,柳婉清一脚踩在了茶几上,长腿迈了过去,直接给了柳勇泰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怎么和我说话呢?这就是你求我的态度?你威胁谁呢!”柳婉清教训道。

    柳勇泰咬着牙,盯着柳婉清,摸了摸自己的刚刚被打的脸,拳头一捏……冲着柳婉清的脸就卯了过去!

    幸好凌向东早有准备,也是跨过茶几,揽住了柳婉清的腰,向后一退。

    柳勇泰打空了。

    “曹尼玛!办他们!弄死了算我的!”

    那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一听这话,顿时兴奋得如同打了鸡血。

    三把刀子都捅向了凌向东。

    柳婉清根本没想到柳勇泰这么狠,连自己这个亲堂姐也敢动手,吓得花容失色。

    凌向东正揽着柳婉清,躲闪不及,猛一个转身躲过去其中一人,将柳婉清护住,顺势用肩膀顶了一下另一个人,又把柳婉清往沙发上一扔。

    柳婉清落在了沙发上,当她扶着沙发起身的时候,看到凌向东的肚子左侧已经一片血红了!

    其中一个人,刺中了凌向东。

    那刀子,正在滴血!

    凌向东咬着牙,却站直了身子,用手摸了摸伤口,一片猩红。

    柳勇泰笑了,对着那三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别动,然后伸过手来拍了拍凌向东的脸:“刚才不是挺嚣张的么!现在知道错了?现在,轮到我了。凌向东!给老子跪下!马上!”

    凌向东低下了头。

    柳婉清并没有丧失理智,双手颤抖着从包里找出手机,立即拨打了110。

    “嗷——”

    只听到柳勇泰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个大厅,捂着裆部,身子弓成了虾米!

    柳勇泰等人都以为凌向东低着头是因为害怕,岂料他只是在算计进攻的办法。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凌向东先是一记狠狠的膝撞,紧跟着就是一记勾拳!

    带着血的拳头,正中柳勇泰的下巴。

    清脆的骨裂声传来,柳勇泰倒飞出去,后背砸在了电视上,屏幕碎裂。

    那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凌向东扫出一记鞭腿,踹向了其中一人的膝盖关节处。

    咔嚓!

    没有片刻迟疑,凌向东蹲身,握拳,大拇指握在拳头内,手指关节猛击另一人的脾脏。

    此人哀嚎一声倒地。

    凌向东捡起地上的碎酒瓶,起身,直刺第三人肘部;刀子掉在了地上,凌向东握住那人手腕,猛地一拧;第三个人也疼痛倒地。

    凌向东缓缓起身,像是足球开大脚一样——

    踢!

    那人昏死了过去。

    几个呼吸的时间,四人倒地。

    凌向东曾在巴纳德呆过两年,正好遇到该国叛乱。为了安全起见,他专门请了位高手过去保护自己,顺便学习搏击。

    这位高手,是华夏顶级的国术大师,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向东啊,记住!真正的搏击,打人不需要第二招,讲求的是一招制敌,没有禁招!”

    既然对方都动刀子了,那还客气什么?

    怎么狠,怎么打。

    解决掉四人之后,凌向东捂着伤口,踉跄了几步,坐在了沙发上。

    “老婆,实在抱歉,吓到你了吧……不过,我失血过多,有点晕,还得麻烦你再打个电话,我……需要救护车……”

    说罢,凌向东一仰头,眼睛一闭,倒在了沙发上。

    见到凌向东昏死了过去,柳婉清是真急了,拿电话的手都颤抖个不停。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和医院说的,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地址对不对。

    一向沉稳理智的柳婉清忽然发现,自己一想到凌向东可能会死,就完全慌了,全乱了!

    从生活的点点滴滴,一幕幕的场景在她脑海中浮现,她甚至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凌向东的时候。

    他躺在泥水里,大声地哭……

    哭得让她心疼。

    现在,她也在心疼,比那一次还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