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上门女婿 第266章 把她办了
    . ,最快更新都市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春为花博士,酒是色媒人。

    伊戈尔诺夫翻开了书,指着这句话问马海萍,“尊贵的夫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马海萍哪里想到居然是这本“名著”,可又不想丢了面子,只好不懂装懂地解释道:

    “这句话是说啊……春天开满了花,天气挺好的,一个学历很高的人去喝酒,正好遇到了一个介绍对象的。”

    伊戈尔诺夫听傻眼了,不过愣了愣之后,还是大声夸奖道:“不愧是出身华夏的贵族女士!夫人真是博学多才啊!还有……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伊戈尔诺夫翻找了一下,指了指另一处标记着问号的句子,“你们华夏的文字真是博大精深,这些字我虽然都认识,却不理解,这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马海萍读了一遍这个句子,顿时一头冷汗,虽然是有些生涩的文言文,但马海萍还真听过这个段子。

    实际上,这是出自西门庆讲的一个笑话——

    金钏是个风月女子,应对男人时,总觉的力有不逮,便向小娘讨教法子。那小娘嫉妒金钏,便出了出言挖苦,对她说了这句台词,“你弄生矾一块儿在里面,敢就紧了”。

    伊戈尔诺夫一脸懵懂的样子,问道:“尊贵的女士,您也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吗?到底什么紧了?”

    “生矾这东西,一听就是消毒用的,这句话是说啊……治病!对!治病!”马海萍面红耳赤,解释道,“具体怎么治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不懂医学。”

    “夫人,你怎么出汗了?”伊戈尔诺夫拿着自己的毛巾替马海萍擦拭了一下额头,“您一定是走了这么远的路,太累了!我经常健身,知道个活络筋骨的法子,您躺下,我帮您捏捏!”

    不容马海萍拒绝,伊戈尔诺夫就见给她抱了起来,轻轻平放在了床上,“夫人啊,您的肌肉太僵硬了,放松……深呼吸……”

    一开始,伊戈尔诺夫还只是按压马海萍的颈背部,后来手就开始往下游走了……

    在门外的老黑可就不淡定了,他亲眼看着马海萍和一个棕发壮男进了房间,已经过去了足足半个小时了,一准没好事!

    老黑只好凑近了房间门口,将耳朵贴近了门口,这一听不要紧,老黑吓了一跳!

    “舒服!用力!”

    正是马海萍的声音!

    这种事……管不管?老黑也是左右为难,不过他想到了乔少阳的话——

    “一点面子也不用给,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动粗!千万不能让这老娘们惹出事儿来!”

    哐!

    老黑一脚便踹开了伊戈尔诺夫的房门!

    此时的马海萍已经褪去了大半衣物,而伊戈尔诺夫则是坐在马海萍的腿上,揉捏着她的后背。

    “呀!”

    马海萍一听有人来了,慌乱中扯过衣服,往自己上盖。

    老黑下手又快又狠,一个箭步冲过去,钳住了伊戈尔诺夫的脖颈,将他扯了下来,一脚跺中了他的肚子。

    这伊戈尔诺夫虽然身体壮实,却显然没学过搏击,当即疼得打起滚儿来,叫唤个不停。

    “你是乔少阳的保镖……你……你怎么来了?”马海萍认出了老黑,正是乔少阳的手下。

    “七爷交代过,你不能这么干!”老黑面色铁青,“出门在外,不能做这种事,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马海萍的脸红得都能掐出水来了,急忙大声解释道,“他是个健身教练,只是帮我做个推拿而已。”

    “推拿需要脱衣服?”老黑冷声问道,显然不准备给马海萍留面子。

    马海萍大声道:“隔着衣服找不准穴位!真的只是推拿!和医生给人看病一个性质!”

    其实马海萍自己也很没底气,甚至做好了彻底放飞自我的心理准备。

    老黑哼了一声,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什么也别解释了,抓紧把衣服穿好,离开这里。”

    说罢,老黑抓起了伊戈尔诺夫的脚踝,将他拖拽了出去。

    “救命啊!”伊戈尔诺夫大叫起来,“我申请游客保护!来人啊!”

    随着伊戈尔诺夫的叫喊,很快就来了三个身穿东渊岛工作服的男人,围住了老黑。

    “放开他!”为首的男人大声命令道,并且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老黑。

    麻醉枪?

    老黑也是眉头一皱。

    “不要误会!我只是和他开个玩笑而已!”老黑见对方是东渊岛的人,立即举起了双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敌意。

    然而那三个男人立即将老黑顶在墙壁上,并且拿出了一副手铐,将他反铐了起来。

    伊戈尔诺夫从地上爬了起来,对为首的那工作人员笑着说:“四哥,您来的太是时候了!”

    老黑心中一急,这帮人居然相互认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王辽四问道。

    伊戈尔诺夫指了指屋子里,“我正在给一位尊贵的女士做推拿,可是这家伙突然闯了进去,还揍了我一顿!”

    王辽四将伊戈尔诺夫拉到了一旁,低声说起了悄悄话。

    老黑此时双手被反铐着,两个人还架着他,整个人都像犯人一样被顶在了墙上,不过他还是用余光看到了王辽四的口型。

    这是老黑的一个特长,会唇语,能通过口型便能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王辽四在问伊戈尔诺夫,“那富婆得手了吗?”

    “四哥你把这小子弄走!屋里那老娘们可骚了,我有办法对付,一准儿上钩!我这就回去把她办了!”伊戈尔诺夫贱笑着说。

    “看你本事了。”王辽四斜睨了伊戈尔诺夫一眼,示意他抓紧回房间。

    伊戈尔诺夫立嘿嘿一笑,立马回了房间,还把门关上了。

    “把这黑脸的小子带下去,关起来!”王辽四对两个手下命令道,“另外,再查查他的同伴在哪儿,通知他们拿钱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