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赘婿兵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巴顿奇幻事件录〕〔重生医妃〕〔元卿凌〕〔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快穿:女主不当炮〕〔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都市至尊龙皇〕〔龙刺兵王〕〔重生之最强剑仙〕〔重生之都市仙尊〕〔极品最强高手〕〔权少,一吻成瘾〕〔神武变〕〔重生影后娇妻:江〕〔重生五零巧媳妇〕〔仙武大帝〕〔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58、我可以帮你对付陆家人(2更)
    ,。

    一直以来,苏尧启不仅是苏国公的心头肉,还是他的逆鳞。

    但凡跟这个儿子扯上关系,苏国公完全无法做到冷静以对。

    之前苏瑜被推倒送回房,大夫判定流产的时候,邱姨娘第一时间来找过他,大概是被女儿的遭遇刺激到了,一向胆小如鼠只会哭的女人,竟然壮着胆子把郝运那晚的罪行一五一十交待出来。

    也是经了邱姨娘的口,苏国公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宠妾三姨娘,真正的凶手是郝运,哪怕他不是有意,对小四造成的伤害也是无法磨灭的事实。

    这件事,苏国公没打算报官走律法程序,更没想过直接把人给杀了,因为那远远达不到他泄愤的目的。

    他要以牙还牙。

    所以郝运没有被赶出苏家,而是被五花大绑到后厨大灶前。

    金管家手里捏着火钳,将烧得发红滚烫的炭从灶膛里夹出来,按照国公的吩咐,四少爷伤了右边脸,就把郝运的右脸颊给烫花。

    刚出炉的红炭,隔着好远都能感觉到烫,郝运撑开眼皮,见金管家手里的那块炭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心头猛地一紧,一边挣扎一边将脸歪向旁侧,嘴里喘着粗气,“金管家,你放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金管家面上微笑着,“大姑爷,我只是个下人,主子们怎么吩咐,我就怎么照办,您如今是罪人,还是乖乖受刑赎罪的好,否则等着您的,可就不止是皮肉之苦了。”

    “别,金管家,我知道你想要二门上的孙娘子做填房,只要你肯放我一马,我一定帮你弄到手。”

    金管家不为所动,“巧了,老爷昨儿个晚上才为我们俩牵了红线。”

    “那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

    “姑爷又猜错了。”金管家将烧红的炭往前送了送,“老爷从未想过要你的命。”

    说完,俯下身。

    家丁们将郝运的脑袋按在板凳上,一边脸侧过来。

    金管家眼皮都不曾眨一下,那块炭就这么被按上了郝运的右脸颊。

    霎时间,皮肉被烫熟的滋滋声和郝运扯破喉咙的痛喊声同时在后厨房响起。

    先前被打发出去的几位厨娘在外头听得心惊胆战,一个个脸色发白。

    金管家像扫地似的将红炭在郝运的右脸上下扫了扫,确保完整的地方都被烫伤,这才将炭送回灶膛扔了火钳,掏出帕子仔细擦了擦手,声音一如先前,未有半分变调,“老爷的意思,只是想让大姑爷亲自品尝四少爷吃过的苦头而已,怎么可能舍得要您的命?毕竟当初,是老爷亲自同意您进苏家门的。”

    脊背上皮开肉绽的伤口因为郝运刚才的剧烈挣扎再一次渗出血来,右边脸颊已经被烫得皮肉翻卷面目全非,伤口里面甚至还嵌了些带着热度的炭屑。

    郝运奄奄一息,昏死过去之前听到金管家吩咐人把他送回院儿。

    ……

    邱姨娘还在苏瑜的房间内,听到外面有动静,她起身出去一瞧,见到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郝运,眼神微微一晃之后捂着嘴巴惊呼,“姑爷这是怎么了?”

    负责把郝运送回来的家丁道:“大姑爷犯了错受罚,老爷让小的们把人给送回来,既然邱姨娘在,那人就交给您了。”

    说完一撒手,叫上那几个兄弟,头也不回地出了院门。

    郝运直接倒趴在地上,他早就昏死过去,毫无知觉。

    邱姨娘叫上两个粗使婆子,把郝运扶回东次间。

    正屋那边苏瑜还沉浸在丧子之痛里,见到郝运,她指定受刺激。

    邱姨娘让人把正房的软榻搬过来,说之后的一段时间,留着给姑爷养伤用。

    郝运后背受了重伤,不能平躺,只能让他趴着。

    如此一来,所有伤口都暴露在眼前。

    翡翠站在一旁直哆嗦,“姨、姨娘,咱们还是赶紧的请府医吧!”

    邱姨娘叹口气,“我也想,可家丁说了,姑爷是因为犯了错被罚,也不知道老爷让不让请府医。”

    翡翠完全不敢看郝运那副浑身上下没一处好皮的模样,小声说:“若是不请大夫,姑爷怕是撑不住多久。”

    “不如这样吧,你去正院问问老爷,准不准请府医,准的话顺便把府医带过来。”邱姨娘吩咐。

    翡翠闻言之后飞快去往正院。

    刚才那两个粗使婆子已经退了下去,眼下东次间里只剩邱姨娘和处于昏死状态的郝运。

    邱姨娘在软榻旁坐下,用力掐了掐郝运的人中,又掏出个小瓷瓶打开,放在他鼻端。

    眨眼的功夫,郝运因着药味儿的刺激从昏睡中慢慢睁开眼。

    看清楚眼前的女人,他的瞳孔逐渐瞪大,能让人清楚看到里面的血丝。

    “是你、是你害了我,你个毒妇!”

    郝运情绪很激动,可剧痛的伤口支撑不住他如此过激的反应,回光返照式的喊了两声,一下子又软趴下去,瞧着虚弱可怜,然而瞪向邱姨娘的那双眼睛,却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怒和恨。

    邱姨娘对着他莞尔一笑,“你错了,害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完全无视郝运阴毒的眼神,邱姨娘接着道:“打从一开始,你就不该搅进苏家这个局,是你先对不住我闺女,利用她进入苏家,想借此攀高枝,可你却忘了提防我这个当娘的,你能有今天,完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郝运低吼,“你处心积虑对付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你都看不出来吗?为母则刚,你现如今的下场,便是你当日设局糟蹋我闺女应当付出的代价。”

    “你撒谎!”郝运自己就是个小人,他特别能琢磨同类的心理,邱姨娘藏得这么深,她绝对不会仅仅因为要保护苏瑜,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再次看向邱姨娘,郝运的眼神带着探究,“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我能是谁?国公府中一个不受待见的姨娘罢了。”邱姨娘应付自如。

    “你就不怕我去岳父跟前揭发你?”

    “怕啊!”邱姨娘说着,不知从哪拿出一粒红色的丸药来,在他眼前晃了晃,“正因为怕,所以我为你准备了这个。”

    “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心,不会要了你的命。”

    郝运没力气逃,邱姨娘很轻易就掰开他的嘴,将丸药往里一塞,尔后拿起茶壶,给他猛灌水。

    郝运在呛咳之下,咽下了那颗药。

    紧跟着,他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烧得好似冒了烟。

    “你……”

    他发现自己说不了话,不管怎么用力嘶吼,嗓门像彻底被人给关上,完全没反应。

    “别白费劲了。”邱姨娘目光平静地望着他,“西域来的毒药,能让人永远失声,无解。”

    郝运抓着喉管的手一松,绝望浮上心头。

    他从未想过,自己终有一天会沦落成哑巴。

    邱姨娘同情地瞥他一眼,“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都到这地步了,我不防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你放火那天晚上得罪了谁,今日让你身败名裂的便是谁,毒哑你,我不过是顺道,真正要对付你的人,不是我。”

    郝运心神一震。

    小四烧伤那天晚上,被冤枉的是三姨娘,当时国公正在气头上,二话不说让人把三姨娘绑去了顺天府衙,后来又在郝运的推波助澜下,让三姨娘死在了府衙大牢里,造成了畏罪自杀的假象。

    三姨娘虽然死了,她却留下一个女儿苏黛。

    苏家这位六姑娘,去年入了陆家门为妾。

    原以为是块生姜,没成想生姜也辣手。

    郝运痛悔。

    当初就该斩草除根连同苏黛一块给收拾了,哪还能让她寻到陆家这么一个靠山为所欲为?

    “想不想报仇?”邱姨娘忽然看着他笑问。

    郝运出不了声,只闭了闭眼,他不相信邱姨娘。

    这个女人太可怕。

    “我可以帮你对付陆家人。”邱姨娘说:“但我有个前提条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