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才萌宝:总裁爹〕〔鉴宝大玩家〕〔无限之绝地求生〕〔我的高端文艺人生〕〔修仙十万年〕〔贴身兵王俏总裁〕〔替嫁娇妻:冷情总〕〔三国之蜀汉中兴〕〔春妆〕〔地球最后一条龙〕〔阆苑传〕〔九零美发人生〕〔重生甜婚暖暖哒〕〔扶明录〕〔绝世仙尊在都市〕〔玄门妖王〕〔进击的赘婿〕〔施法诸天〕〔慕林〕〔七十亿分之一的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59、郝运之死(1更)
    知道他说不了话,邱姨娘接茬道:“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找到一个地方,那里面全是价值连城的古玩字画,你要是能一把火给烧了,我就帮你离开苏家东山再起,到时候你想怎么对付陆晏彬的那位小妾都成。”

    郝运眉心蹙拢。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邱姨娘,可眼下,他唯一能信任的似乎也只有她。

    抬头看向邱姨娘,郝运的眼底还是有着几分质疑。

    邱姨娘说,“如今的你除了信任我,别无选择。”

    郝运开不了口,伸手蘸了桌上的茶水写:我伤得太重,压根就出不去。

    邱姨娘面上笑意更深,“只要你答应,我会尽快让你痊愈。”

    郝运还是犹豫: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陆老侯爷的藏珍阁。”

    陆老侯爷爱好收藏,甚至在这方面如痴如狂,整个京城怕是没几个人不晓得。

    郝运这种从来不关注陆家的人都有所耳闻。

    陆老侯爷手里的东西,觊觎的人并不少,但无外乎两种人,一种是真正懂收藏的爱好者,另一种是纯碎为了银钱的财迷。

    既不为钱也不收藏,找到地方想一把火烧了的,郝运还是头一次碰到,这得有多少深仇大恨?

    他疑惑:你跟陆老侯爷有仇?

    邱姨娘提醒他,“不该你问的,你最好别问。”

    这似是而非的回答,越发让郝运笃定了心中猜想。

    邱姨娘跟陆老侯爷之间,一定有故事,否则她不会如此恨那个人。

    烧了那个地方,等同于诛陆老侯爷的心。

    郝运又问:既然有这么大的仇恨,你为什么不亲自烧,而要让我一个局外人插手?

    邱姨娘微笑:“现如今的你除了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没有任何选择和出路。”

    郝运无言以对。

    他确实已经穷途末路,这种时候无论是谁,只要能让他看到生存的希望,他愿意用一切来交换。

    邱姨娘瞧着郝运狼狈的模样,想到陆老侯爷的那个藏珍阁。

    太后这些年没少派暗卫出去找,然而把陆家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见着一件古玩字画。

    太后又将目标转向外面,陆老侯爷去过甚至是会去的地方,暗卫们全都没放过,然而还是什么也没查到。

    发现藏珍阁在义庄底下,只是个意外。

    太后当时都说自己完全没想到,陆老侯爷竟然会把他视之如命的宝贝放在专门停放死人棺材的地方。

    邱姨娘迟迟没让底下人动手的原因,不是怕对死人不敬,而是……不敢。

    那地方表面是义庄,实则藏珍阁就在地底下,然而里面却设置了防盗机关,进去欣赏可以,但仅仅只能欣赏,一旦动了藏品,甚至是企图用火将其烧毁,整个地下密室顷刻间就会被炸为平地。

    换句话说,谁要是敢行偷盗之事,或者居心不良,就得做好跟藏品同归于尽的准备。

    ……

    郝运已经是颗废棋,不如让他发挥最后的作用。

    只要炸了那个地方,太后多年的心结就能解开大半。

    郝运完全不知邱姨娘内心的所思所想,继续写:在什么地方?

    邱姨娘答:“城南,巧家义庄。”

    郝运愣了一下,显然也是没想到陆老侯爷会把藏品放到那种地方。

    眼尾瞥到翡翠从外面回来,邱姨娘敛去先前的神色,对郝运说:“你先养伤,有什么事儿,改天再说。”

    翡翠进门后,抿唇道:“姨娘,老爷不让请府医。”

    邱姨娘看着这丫头,觉得她是真单纯,故意提醒了苏国公,人家还能让请府医吗?巴不得郝运活活疼死还差不多。

    心里想着,面上却是着急忙慌的模样,“那可怎么办?”

    翡翠叹气,“如今只能看姑爷的造化了,他若是能熬过这两天等伤口结痂,估摸着就能挺过去。”

    又是皮开肉绽的鞭伤,又是面目全非的烫伤,刚刚还被毒哑了嗓子,就算是铁打的身子骨,他也撑不过半夜。

    邱姨娘说:“我想起来梧桐苑有两盒金疮药,一会儿你跟我去取来给姑爷敷上。”

    话完,又嘱咐翡翠,“这事儿可得瞒着老爷,否则要让他知道了,你们这些伺候的下人,一个个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翡翠忙不迭点头,“奴婢晓得,奴婢会保密的。”

    邱姨娘满意地嗯一声,带着人回梧桐苑拿药。

    邱姨娘本名邱淑月,是仁懿太后手底下能力最强的女暗卫,为了增强技能,太后曾送她去西域学过药、毒以及催眠之术。

    她说的金疮药,其实是自己配制的、能让郝运尽快愈合的伤药,比一般大夫给的药效快。

    翡翠拿回去以后,先仔细给郝运清洗了后背上的伤口,这才把药粉撒下去。

    整个过程中,郝运没吭一声。

    刚开始,翡翠还以为是姑爷心性坚韧,受得住这点痛。

    慢慢地,她才发现姑爷是出不了声儿。

    翡翠是个心性单纯的小丫头,得知姑爷被老爷罚得太狠变成哑巴再不能说话,她伺候完郝运回正屋的时候,把这事儿跟苏瑜说了。

    最后还感慨,“大小姐,姑爷他好可怜啊!”

    苏瑜听到这话,嘴角勾出冷嘲,“他要是可怜,那这世上遍地都是可怜人。”

    ——

    半个月,郝运身上的伤差不多痊愈。

    在邱姨娘的帮助下,他悄悄出了国公府前往巧家义庄。

    按照邱姨娘给的指示,他顺利打开了义庄下面的藏珍阁。

    看到里头精心设计的多宝阁以及多宝阁上琳琅满目的藏品,郝运呆了一呆。

    活了二十几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珍品,哪怕不懂行,也能从青铜玉器细腻的做工和字画的精湛独绝之间判断出价值不菲。

    这些东西随随便便出手一件,就能够保证他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郝运瞅了眼自己手里的火折子,忽然动了恻隐之心。

    如此值钱的物件儿,若是被一把火给烧了岂不可惜,倒不如,他先偷几件拿出去藏好,再来把剩下拿不走的那些一把火给烧毁。

    苏家他是待不下去了,总得给自己铺条后路才行,邱姨娘倒是口口声声说要帮他,可那个女人如此蛇蝎心肠,谁知道出口的话哪句真哪句假?

    打定了主意,郝运将火折子揣怀里,开始四下逡巡起来,想看看哪件最值钱。

    最后,他将目光转向东墙的三幅画,上面有柳先生的题字。

    再不识货,他们读书人也不可能不认识晋朝柳大家。

    柳先生笔下最出名的四幅画:十方涯,百寸心,千丈雪,万里春。

    现如今就有三幅挂在眼前。

    一幅十方涯,一幅百寸心,最后一幅万里春。

    有传闻说,柳先生临终前的遗嘱是交代子孙拼了命也要守护好这四幅画,至于是真是假,后世之人众说纷纭,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且不管柳氏子孙守画的传闻是否为真,柳先生的画绝对能碾压这里面其他任何画作。

    这三幅画一旦问世,必定会引起多方人士的关注,到时候自己岂不是能坐地起价?

    郝运欣喜若狂,别的完全看不上眼,伸手就去摘并排挂着的这三幅画。

    他刚把第一幅取下来,便听到密室石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里面沉寂了几个瞬息,突如其来的巨大爆炸冲浪将他甩出去撞在墙上。

    然后他发现,自己除了不能开口呼救之外,连最基本的声音都听不到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被炸得血肉模糊那一刻,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被人骗的郝运脑子里唯一一个念想:如果还有来世,他宁愿当个放牛娃也一定要绕开科举这条道。

    ——

    巧家义庄的爆炸动静不小,很快惊动了巡防营。

    巡防兵赶过去的时候,除了发现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残肢断臂,还发现不少碎瓷片和青铜器。

    巡防营很快把这一发现秉明了光熹帝。

    “碎瓷片,青铜器?”光熹帝纳闷,谁那么无聊在义庄放那玩意儿?

    巡防营统领说:“卑职大致看了看,起码能有上百件,只可惜全都被炸毁,一件完整的都没剩下。”

    上百件的古董。

    光熹帝想到一种可能,他屏退巡防营统领,很快去了寿安宫,问太后,“城南巧家义庄,是不是母后让人炸毁的?”

    太后唇角微勾,“难怪哀家听到动静,原来已经毁了。”

    “母后。”光熹帝看着坐在罗汉床上的端庄女人,“您该放下心结了。”

    这么些年不死不休的报复,伤的其实是她自己,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