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肖没有猫〕〔妙丹青〕〔天陨之灵〕〔真武狂龙〕〔陈凡〕〔娱乐超级奶爸〕〔热搜攻略〕〔偶像派演员〕〔侠客管理员〕〔傲天圣帝〕〔动力之王〕〔露西的试炼之旅〕〔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原来我是富二代〕〔武道天狼〕〔极品狂医〕〔我怎么就火了呢〕〔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品农民〕〔重生八零:家有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60、最后一幅画,只能靠你(2更)
    没过几天,光熹帝要去行宫避暑,宋巍被要求随行。

    临走前一天是个休沐日,宋巍在家闲得无聊,便教儿子念三字经。

    小家伙坐在凳子上,摇头晃脑地跟着学。

    温婉从金妈妈那儿学了一手,亲自做酸梅汤送来。

    进门见父子俩一个念一个学的认真模样,不忍心打扰,轻手轻脚地走到一旁坐下,翻看着桌上小家伙的“杰作”,发现有几个字儿写得还挺端正。

    温婉目光落在上面,脑海里浮现小家伙笨拙提笔的样子,禁不住弯起唇角。

    “娘亲,我要喝。”

    温婉正发呆,不妨小家伙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三字经上,盯着桌上的酸梅汤就奶声奶气地说:“进宝渴了。”

    温婉将他练好的字帖搁回书案,起身把两碗酸梅汤端过来,一碗给宋巍,一碗给进宝。

    小家伙拿起勺子,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

    “慢点儿喝。”温婉说他,“以前都不喜欢酸的人,这会儿怎么喝上了?”

    进宝没搭理她,咂摸一下嘴巴继续喝。

    怕喝多闹肚子,温婉只给他盛了半碗,小家伙喝完之后还想要,温婉不让,“今天的份儿已经喝完了,想喝得等明天。”

    进宝想到他爹要出远门,眼巴巴地瞅着宋巍,“我要跟爹爹走。”

    “走哪儿去?”温婉问。

    进宝也不知道走哪去,反正跟着爹爹走,肯定有好吃的,还有好玩的。

    见儿子不吭声,温婉挑眉,“答不上来就不准去。”

    进宝听了这话,蔫搭着脑袋趴在书案上。

    温婉拍他小脑瓜,“跟着你爹爹去有啥好玩的,还不如去放羊。”

    “放羊,进宝要放羊。”小家伙一听,登时来了精神,圆圆的眼睛黑亮黑亮的。

    温婉指了指被他压皱的练笔纸,“喏,把字儿写了,等明天你爹一走,娘就带你去庄子上跟小伙伴放羊。”

    干劲十足的小家伙马上提笔,把他娘指的几个简单字写出来。

    写完之后,温婉又让他背三字经。

    小家伙不干,“刚才娘亲没有让背。”

    眼瞅着糊弄不过去,温婉又改口,“你要是能把刚才你爹教的全背出来,娘亲不仅让你放羊,还让你下河抓鱼,怎么样?”

    小家伙掰着手指头,像是在算谁比较吃亏。

    算来算去,还是没能抵挡抓鱼的诱惑,小嘴一张,把宋巍教他念的那段三字经给背了出来。

    温婉听得满意,在小家伙白嫩嫩的脸蛋儿上香了一口。

    她就说,有那样一个天才爹,儿子怎么可能会差。

    进宝学东西的速度并不比元宝慢,可他就是懒,你要是不给点好处引诱,他整个人表现出来的散漫,让人瞧着就像根立不正的废柴。

    不多时,把自己捯饬得精神抖擞的宋老爹来把小金孙带走。

    书房只剩下温婉和宋巍两人。

    宋巍正在洗毛笔,像是不经意地开口,“我听卫骞说,郝运死了。”

    温婉心头一跳,“怎么死的?”

    “说来话长。”宋巍的声音里辨不出情绪,“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死于苏家的内部争斗之下。”

    温婉忍不住唏嘘,“果然,大家族都是会吃人的。”

    宋巍感慨:“这个人当初对付我的那些玲珑心思如果用来读书,他不至于考不进前二甲。”

    “拉倒吧!”温婉可想象不出来郝运变好的一天,“他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不正常,当年的事儿你还记不记得?府考榜单下来之后有考生爆出舞弊,你们那一届的考生全部要求备案重考,只是重考而已,又不是已经落榜,他就想不通要跳河自杀,如此心态不端正的人,你能指望他优秀到哪儿去?后来若非遇到我们夫妻俩,他也没可能多活这么多年。

    虽说我们救他的时候他毫不知情,可后来院考之前他亲自上门请教,你也把他当成朋友倾囊相授了呀!他倒好,拿着你的心血考了个案首不说,还把你当成死敌,从那以后想方设法打压你。

    相公,你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就算了,毕竟学识嘛,就算他偷走了,你自己脑子里也还装着,可他对付谁,都不能对付你吧?好歹也算得上恩师,他这么做,还算什么男人?”

    宋巍洗完毛笔,抬眸见小媳妇儿喋喋不休地埋怨,他轻轻莞尔,“郝运的行为只能代表他个人,不表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

    “但愿吧!”温婉叹气,“但愿从今往后,咱们都不要再碰到这样的人。”

    夫妻俩正说着话,小厮徽墨进来禀报:“老爷,夫人,陆老侯爷求见。”

    师父?

    宋巍快速敛下眼底讶异,“请进来。”

    徽墨离开后,温婉问他,“相公的师父怎么来了?”

    宋巍入京这么久,他师父好像是头一回主动来找。

    宋巍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能劳烦他老人家亲自跑一趟,想来是有要紧事。”

    宋巍说完,吩咐她,“婉婉先回房,我去见见师父。”

    温婉点头,目送着男人走出书房。

    宋巍径直来到前厅,陆老侯爷已经落座,这会儿正在喝茶。

    简单行了礼,宋巍笑道:“能让师父亲自登门,看来我们家又出了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了。”

    陆老侯爷睨他一眼,“对你而言,价值连城的难道不是你儿子?”

    宋巍含笑,没否认。

    等他坐下,陆老侯爷才切入正题,“我大半辈子的心血全部毁于一旦了。”

    宋巍并不知道巧家义庄跟师父的藏品有关,神情略有茫然。

    “这些天你去衙门,有注意到什么动静没?”陆老侯爷问他。

    宋巍想了想,如实道:“听同僚说,城南巧家义庄无端爆炸,现场除了人骨,还出现了不少碎瓷片和青铜器,根据内行人透露,那些东西在遭到毁坏之前,都是有年代的古董,价值不菲。”

    在说的过程中,宋巍大概已经猜到什么,“所以,那些藏品原本都是师父的?”

    据他了解,他师父收藏古玩字画已经几十年,手里的好东西不少,如果全部放在巧家义庄的话,那么这次爆炸,可谓是将他老人家的一颗心都给挖了。

    想到什么,宋巍又追着问:“柳先生那三幅画,也在义庄?”

    陆老侯爷没吭声。

    宋巍幽幽看了眼他师父的神色,“根据我对您的了解,其他东西都有可能是真品,唯独这三幅画是假的。”

    毕竟耗费了几十年心血才收集到三幅,不可能不谨慎。

    见对方没否认,宋巍又说:“看来师父在临摹那几幅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人炸毁的准备,所以,毁了你几十年心血的人,是太后?”

    对于这个徒弟的心细如发和精明睿智,陆老侯爷早已见怪不怪,见徒儿轻而易举就推测出来,他只稍微沉吟了一下,“我知道她一直在找,索性就故意透露线索,让她手底下的人顺利发现藏珍阁。”

    “把几十年的心血拿出来让她泄愤,师父的心思,徒儿是越发看不懂了。”

    “她恨我。”陆老侯爷说:“打从入宫的一天起,她就恨我到现在,我一直知道。”

    “那您为何不当面跟她解释清楚?”

    陆老侯爷笑了笑,“若是能解释,我何至于躲她几十年?”

    宋巍没有再追问下去。

    很多时候别人的迫不得已,不是你一句为什么就能轻松化解的。

    没经历过对方的无可奈何,不该站在老天爷的角度妄加指责。

    更何况,老天爷站得那么高,它都不一定能关顾到每个人身上。

    作为凡人,肉眼能看到的东西就愈发片面。

    或许在太后眼里,师父当了负心人大错特错,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师父还有着自己深深的无奈。

    敛去思绪,宋巍语气平和地问,“那您今日来找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陆老侯爷说:“我上次让你帮我找最后一幅画,你找了没?”

    “没消息。”宋巍摇头。

    他有让卫骞帮忙查,可在完全没有蛛丝马迹的情况下去找一件东西,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有消息了。”陆老侯爷看着他,“只不过,我不方便出面,能否拿到最后一幅画,只能靠你。”

    宋巍没有拒绝,“那幅画现如今在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洪荒虚拟化〕〔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