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老公驯妻苏柔〕〔千帆掠过只为君〕〔噬天丹皇〕〔无限之至尊巫师〕〔弃子如龙〕〔别拦着我征服世界〕〔杀机较量〕〔超神从主播开始〕〔我的钢铁战衣〕〔我真不是鉴宝师!〕〔近水楼台先得你〕〔兵之神〕〔八零炮灰大翻身〕〔重生我要做首富〕〔燃情时速〕〔文娱帝国〕〔全能安保〕〔我就是超级警察〕〔青天有鉴〕〔穿书后她成了万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63、1更
    宋芳没在娘家待多久。

    温婉送她出去的时候,她自己开口说了跟徐恕吵架的原因。

    “听说西北边境开始战乱,我公公奉旨带兵北伐,徐恕非要跟着去,你说我一双儿女都还没满周岁,能让他走吗?”

    温婉说:“徐恕是想立功吧?”

    毕竟已经成家这么久,他身上还什么功名都没有,处在男人的立场,想趁机建功立业也正常。

    “可他不能去。”宋芳坚持己见。

    常言道的虎父无犬子搁在徐恕身上压根就行不通。

    一个打小晕血的人,怎么上战场?

    温婉不清楚他们闹矛盾的细节,不好加以评断,只说:“这种事如果徐恕坚持,那你跟他闹没用,倒不如让你公婆出面,对了,你们家老太太说话不也挺管用的吗?你去请她老人家呀!”

    宋芳问,“要是他连老太太的话都不听,那该怎么办?”

    “那你就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拿静博和静仪说事儿呗!”

    宋芳叹口气,“但愿我跑出来这一趟能让他长点儿心。”

    ——

    宋芳回到将军府,先去见了婆婆。

    徐夫人知道她是因为跟徐恕吵架跑出去的,问她去了哪。

    宋芳如实道:“本来去街上,后来瞧着离娘家近,就回去坐了坐。”

    徐夫人道:“恕儿那边,我已经让你公公出面劝了,你放心,没你公公点头,那臭小子去不了边境。”

    宋芳还是不放心,“他早上都把话说得那么绝对了,爹出面劝能有用吗?”

    “不管怎么说,他一个文人,没有上战场的道理,你公公要真希望他走这条道,当初就不会把他送到国子监读书。”

    见宋芳愁眉不展的样子,徐夫人又道:““你赶快回房去看看静仪静博,先前我去瞧了眼,兄妹俩哭得挺厉害。”

    宋芳听了,为人母的那颗心揪紧,告退之后,匆匆忙忙回了自己院子。

    老远就听到两个孩子此起彼伏的哭声。

    掀开门帘,宋芳大步跨进去,见梅枝和奶娘在里头招呼着。

    “少爷呢?”宋芳问。

    她走的时候,徐恕是在房里的,这会儿压根见不着人影。

    梅枝说:“少爷被老爷给请出去了。少奶奶,您这是去哪了呀?”

    “屋里闷,我出去散散心。”

    宋芳说完,从梅枝怀里把闺女抱过来哄了哄,又开始哄儿子。

    将近八个月的两个小家伙,认生厉害,这会儿见到亲娘回来,才慢慢止住哭声。

    宋芳伸手戳戳儿子额头,“我才走开半个时辰不到就哭,也不知道哄哄妹妹,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小家伙听不懂,只是爪子紧紧揪着宋芳的衣袖。

    没多会儿,徐恕回来。

    宋芳抱着闺女的身子侧往一边,不想看见他。

    “媳妇儿,你回来了?”徐恕坐下,顺手抱过儿子,眼睛却望着宋芳,“刚刚去哪了?”

    宋芳没吭声。

    “是不是回娘家了?”徐恕又问。

    宋芳将拨浪鼓递给闺女,握着她的小手摇了摇,嘴里的话却是说给徐恕听,“我去哪,你管得着吗?”

    “你是我媳妇儿,我怎么就管不着了,你一气之下跑出去,万一有个好歹,我怎么跟你爹娘和哥哥嫂嫂交代?”

    宋芳听到这话,心一沉,扭过头来看着他,“我一气之下跑出去,要出事也是小事,你这一上战场,能保证全须全尾的回来?到时候你出了事,谁给我个交代?”

    再次绕回矛盾点,徐恕沉默片刻,还是坚持,“我只是想着,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不能成天在家里游手好闲,总得有份正经事儿做,媳妇儿你说对吧?”

    “你不是读书人?凭你爹的官阶,国子监和鸿文馆的名额都能有,甚至你成了亲还能分到你头上,如今不过想要份差事,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为什么你非得跟打仗较劲,你会打仗吗,你是打仗那块料吗?”

    知道宋芳今日气得不轻,徐恕尽量地心平气和,“媳妇儿,我真没想着玩,你看啊,我虽然被勒令学文,可我内心是喜武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打仗不会,纸上谈兵我会啊,这么些年,兵法谋略我还是学了不少的,你总得给我个发光发热的机会吧?”

    宋芳觉得这人简直不可理喻,“我给你机会,你出了事儿,我怎么办,两个宝宝怎么办?徐恕,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咱们看问题能不能现实一点?”

    “我哪不现实了?”徐恕反驳,“我都说了自己这辈子的理想抱负就是领兵上阵,为国征战,你就不能支持一下我?”

    “合着没了你,你爹就不能打胜仗了是吧,往年也都是靠着你纸上谈兵大获全胜的?”

    “咱们大楚都快二十年没打仗了。”徐恕嘟囔,“之前不是有陆行舟这位大将军侯的‘战神’封号在那撑着吗?西北敌寇忌惮他,二十年来不敢犯我大楚边境。如今长公主被废为庶人,大将军侯的威名也成了历史。这不,西北敌寇瞅着咱们势微,开始蠢蠢欲动,我就琢磨着,出去历练历练。”

    “你倒是心大,出去历练历练,以为战场是你家,玩儿累了还能躺下歇歇?”

    徐恕皱皱眉头,“媳妇儿,你说你不支持我也就算了,干嘛非得说风凉话,我有那么差劲吗?”

    “我只是在教你认清事实,你是注定要走仕途的读书人,边境战乱有当兵的挡着,怎么轮都轮不到你头上。”

    “那我若是非要去呢?”

    宋芳偏开眼,“你要去便去,真出了事儿,我只当从来没你这个人。”

    见她眼眶都红了,徐恕又觉得心疼,坐过来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神色凝重,“媳妇儿,你相信我,我能平安归来的。”

    宋芳咬着牙,“我相信你,可你为什么是不相信现实呢?你知道战争有多可怕吗?见到满地尸体血流成河,你能保证自己晕血的毛病不会发作?你要真觉得自己有本事号令千军打赢胜仗,那你只管去,我没什么好说的。”

    徐恕握着她手的力道加重,“媳妇儿,要不你打我一顿吧,省得你心里不好受。”

    “您可是要立军功做封疆大吏的战神,我一个小妇人,哪敢对您不敬?”

    徐恕伸出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分别按住她两边嘴角,然后往上提,“媳妇儿,算我求你了,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好不好?”

    一面说,一面用脑袋蹭她肩膀。

    宋芳闭了嘴。

    “媳妇儿?”

    “我都不说话了你还想怎么着?”

    “没想怎么着,就是想你能笑一笑。”

    徐恕说完,把儿子静博抱起来坐在腿上,伸手挠挠他的小肥下巴,“来,儿子,给你娘笑一个。”

    小家伙被逗乐,咯咯笑了起来。

    徐恕笑呵呵地望着她,“媳妇儿,你看儿子都笑了,你就别再绷着脸了成不成?让孩子见了多不好。”

    “那你是答应不去了?”

    徐恕沉默良久,再度开口,“你就直说吧,要怎么着才肯同意我跟着爹去打仗?”

    “和离。”宋芳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咱俩要是和离了,你想做什么我都管不着。”

    “不是……”徐恕脸色微微变,“媳妇儿,玩笑开过头了啊!这都儿女双全了,你怎么还能想着和离呢?”

    “是啊,都儿女双全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摆正自己在这个家的位置?你不仅是徐家少爷,还是我相公,是静博静仪的亲爹,你肩上有多少责任自个儿不清楚?倘若今日是皇上下了明旨要你带兵北伐,那我绝无二话亲自送你出城,可你是吗?你不是!徐恕,徐少爷,我求求你清醒一点儿好不好?别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似的任性妄为了,你玩儿得起,我输不起。”

    大婚以来,徐恕头一次见宋芳板正严肃成这样,哪怕想为国征战想得热血沸腾,他还是选择让步,“媳妇儿,是不是我不去了,你就不跟我和离?”

    宋芳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你答应不去,乖乖待在家里,之前的事一笔勾销,我就当没发生过,不跟你计较。”

    徐恕想了想,还是说,“不去北伐可以,但我每天都要去校场参加训练,这你总不能拦着我了吧?”

    宋芳没吭声,顺手取下绣绷上的绣花针,二话不说刺破自己指尖。

    很快有鲜血顺着指腹流下来。

    宋芳把流血的手指伸到他面前晃了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