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之最强通缉犯〕〔漠路王妃〕〔超级钓鱼大师系统〕〔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终极特种兵〕〔扶摇而上婉君心〕〔觉醒吧异能〕〔寻尸人〕〔这个仙尊真憋屈〕〔离婚那天老公车祸〕〔一剑飞仙〕〔剧透你的生命值〕〔都市古仙医〕〔我真不想躺赢啊〕〔我游戏中的老婆〕〔美食供应商〕〔我不是超级警察〕〔我看到了你的死亡〕〔骄记〕〔娱乐圈如此美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74、对生母的感同身受(2更)
    太后临终前,光熹帝不是没传召过陆老侯爷,只不过对方嘴巴严实,关于他和太后的谈话内容,半个字都没透露出来,只一个劲地承认自己有罪。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光熹帝对陆家的积怨不是一日两日,不可能凭着生母的一番强行劝阻就扭转态度。

    这些年,若非看在芳华的面子上,他早就对陆家下手了。

    见兄长一脸的怒意难消,芳华又劝,“母亲尸骨未寒,兄长切不可鲁莽行事,你若是不好出面,我这个当儿媳的去问问吧,或许能套出什么话来。”

    光熹帝这会儿从头到脚一身孝,不想提及陆家人,直接转移话题,“我那小外甥来了没?”

    “来了。”芳华颔首。

    “带过来给朕瞧瞧。”

    芳华转身出去,没多会儿拉着儿子回来。

    一眼瞅见站在芳华身旁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光熹帝沉郁的脸色骤然舒缓下来,面上露出笑容,出声喊他,“晏礼?”

    小家伙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光熹帝。

    芳华说:“那是舅舅,舅舅家有很多糖,喊了就有糖吃。”

    小家伙一听有糖,顿时精神了,软糯糯地朝着对面男子喊了声,“舅舅~”

    宫里有个软软白白的二皇子赵诺,光熹帝最近这段日子特别喜欢奶娃娃,一听陆晏礼的声音,心都酥了,马上让崔公公端糖来。

    宫里的糖,品种多样,崔公公一吩咐,小宫娥们直接端来了十几盘,都是陆晏礼这个年纪能克化的软糖。

    芳华怕他吃多了牙疼,不让拿太多,只准选一样。

    小家伙站在桌前,这个想要,那个也想要,看得眼花缭乱。

    光熹帝在一旁看笑,“你这个儿子,倒是跟晏清一点儿也不像。”

    提起大儿子,芳华眼底有落寞,声音也染了几分沧桑,“是我不够称职,毁了那个孩子一生。”

    一句话触及胞妹伤疤,光熹帝心中过意不去。

    身为帝王,有些话又不好直接说出口,他坐下,顺手将小晏礼捞到怀里抱着,低头逗弄外甥。

    从乾清宫出来,芳华在御花园找到陆行舟,他正跟陆老侯爷站在一块,父子俩低声说着什么,隔得太远,芳华听不到。

    她走过去,淡淡打了个招呼。

    父子俩的谈话声戛然而止,陆老侯爷的目光直直落在小人儿身上。

    出于身份上的迫不得已,芳华耐心跟儿子说:“这是爷爷。”

    大概是发音比较简单,小家伙一声爷爷喊得挺甜。

    陆老侯爷被暖到,蹲下身来,眼神柔和地望着他,“小孙子突然过来,爷爷都没给你准备礼物,这么着,一会儿你跟爷爷回去,爷爷家里的东西,你看上什么,就给你什么,好不好?”

    “……”小家伙听得晕乎乎的,但是出于礼貌,不能不回一句,于是点点头,软软地应了一声,“好~”

    陆行舟忍不住道,“贪得无厌的小家伙。”

    陆老侯爷哈哈大笑,摸摸他脑袋,“不错,是我孙子。”

    小家伙跟着傻乐。

    芳华看得出,陆老侯爷很喜欢这个孙子。

    事实上,他也很喜欢陆晏清。

    只不过当初陆晏清成了太后报复他的工具,陆老侯爷为了让孙子少受点苦,故意不亲近他,因此在外人看来,祖孙之情显得比较疏远罢了。

    哄完孙子,陆老侯爷看向陆行舟,“老二,来都来了,是不是回家一趟?”

    陆行舟面露犹豫,“我已经被家族除名,严格算来,如今跟您都不算父子关系,此番回京吊丧是不得已,若是就这么回去,难免引起旁人非议,到时候对我和阿音,以及对陆家,都不好。”

    陆老侯爷冷哼,“就算你不是陆家人,我请你过府一坐都不行?”

    见陆行舟还想拒绝,芳华突然道:“去吧,我一个被皇室除名的公主都回来吊丧,没道理要拘着你不准回家。”

    只有回陆家,她才有机会单独问老侯爷到底跟太后说了些什么。

    芳华都亲自开口了,陆行舟没再说拒绝的话。

    傍晚,苏皇后亲自过来,要给他们安排住处。

    芳华婉拒了,“之前碰到老侯爷,说老太太想见见晏礼,让我和二爷带着他去一趟,可能未来这几天,我和二爷会暂住在陆家。”

    听这意思,完全是把她和陆行舟当成陆家的客人,而不是陆家人。

    苏皇后自然挑不出什么刺儿来,一笑揭过。

    ……

    这夜按照约定回的陆家。

    见到亲弟弟,陆平舟面露喜色,饭后将人请到自己院里畅谈。

    晏礼在老太太院里,芳华趁此机会打听到老侯爷在书房,亲自过去找。

    老侯爷似乎并不意外她会来,听下人禀报之后,让人把她请进来。

    按照晚辈的身份,芳华简单请了个安,没有像从前那样喊他一声爹。

    陆老侯爷听出她语气里的疏离,不甚在意,让她坐。

    芳华落座之后,抬眼看向对方,“我今日来,是有件事想请教老侯爷。”

    陆老侯爷端着茶,杯盖在上面划了划,“你是想问关于太后的事吧?”

    “嗯。”被对方看穿,芳华也不扭捏,直言道:“我想知道,老侯爷到底跟我母亲说了什么,为什么自你离开之后,她会在短短时日里油尽灯枯?”

    陆老侯爷不否认是自己间接造成了太后的死,但他不能直接说出原因。国破这种话,是大忌,但凡走漏一点风声,必定会在灾难降临之前而让百姓惶恐内乱。

    “太后骤然离世,我很遗憾。”他说:“至于那天的谈话内容,我不想胡乱编个理由骗你,却也无法和盘托出,希望你能理解。”

    陆老侯爷果然如兄长所说,嘴巴严实得很,一个字都撬不出来。

    芳华皱皱眉头,“我母亲与老侯爷你暗中斗了这么多年,对立关系自不必多言,我只是好奇,她那么不待见你,为何会在临终前要求皇帝封你为忠国公?”

    陆老侯爷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愣了愣,随即回神,“人都已经不在,你姑且当她是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胡言乱语罢了。”

    还是撬不出来。

    芳华泄了气,“您不肯说也行,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俩之间是不是有误会,而在你入宫见到我母亲之后,误会就解除了?”

    陆老侯爷沉默良久,点了头。

    芳华心神一震,难不成,四十多年前的事真是一场误会?

    为了让她死心,陆老侯爷道:“你母亲当年恨我入骨,凭着这份恨,她一步步爬到了母仪天下的位置,可以说在那几十年里,恨是她的全部,我入宫求画,不得不以当年的真相作为交换。

    误会解除,你母亲没了恨,便等同于一夕之间失了活下去的力量。你母亲这把年纪,很难承受精神上的刺激,如此大的起落,摧垮她是必然的。”

    芳华闻言,低喃道:“难怪……”

    难怪她母亲会出现那样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明明形容枯槁像具干尸,走得却极其安详。

    得到答案,芳华起身出了书房。

    老太太已经让人给他们两口子单独收拾了一处空院出来。

    有下人在书房外等着芳华,给她引路。

    到院子的时候,发现陆行舟早就回来了。

    芳华问他,“怎么不在长房院里多坐会儿?”

    陆行舟道:“怕你这边有什么事,就提早回来。”说着,又问起她去见老侯爷的事儿。

    芳华没有站在外面说,让陆行舟进屋,等关上门在桌旁坐下,她才开口,“老侯爷亲口说,他们二人之间有误会,他入宫去求画的时候把所有真相说出来,我母亲知道以后,精神轰然倒塌,因此才会在短短时日里走向枯竭。”

    见陆行舟不说话,芳华又低喃,“说起来,我挺能感同身受的。”

    当年她逃到宁州,得温广平帮助顺利产下婉婉,之后又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等了陆行舟一年,然而他并没有去找她,所以她才会在婉婉周岁那年下定决心彻底抛弃公主身份,抛弃前尘往事,打算好好与那个男人过日子。

    后来被生母绑回京,她在新婚之夜得知所有真相,那一瞬间的崩溃,十多年都没能缓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