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才萌宝:总裁爹〕〔鉴宝大玩家〕〔无限之绝地求生〕〔我的高端文艺人生〕〔修仙十万年〕〔贴身兵王俏总裁〕〔替嫁娇妻:冷情总〕〔三国之蜀汉中兴〕〔春妆〕〔地球最后一条龙〕〔阆苑传〕〔九零美发人生〕〔重生甜婚暖暖哒〕〔扶明录〕〔绝世仙尊在都市〕〔玄门妖王〕〔进击的赘婿〕〔施法诸天〕〔慕林〕〔七十亿分之一的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76、2更
    苏擎无视苏国公脸色,往前走了几步,轻飘飘的语气传回来,“大哥若无其他事,我先行一步。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苏国公站在原地,盯着苏擎的背影,想到苏家近年来发生的事,越发觉得当年实在不该把这位排挤出去。

    送神容易,如今想再请回来,几乎已经不可能。

    ……

    苏擎这次是被光熹帝亲自调回来的,入宫直接去面圣。

    太后薨,宫里在治丧,光熹帝近段时日无心朝政,每天除了去灵堂,就是待在乾清宫,整个人较之以往沉默了不少。

    苏擎见到他的时候,出言宽慰了几句。

    即便因为生母突然离世心中苦闷,帝王的情绪也没有表现在脸上,问了问苏擎这几年外放的情况。

    苏擎如实说来。

    光熹帝听后十分满意,想到朝中正是用人之际,有意将苏擎培养为下一个战神,便直接越级将他提为左军都督,官居正一品。

    一般情况下,外放回来都会升官,苏擎也已经做好准备,但他怎么都没想到,光熹帝会直接授予他这么大的权利。

    “边境战乱,我朝军队又修养多年,难免力不从心,朕不得不做两手准备,苏爱卿可懂朕的良苦用心?”

    帝王的声音肃穆而凝重。

    苏擎颔首,“微臣明白。”

    一旦徐光复兵败,他就得马上带着援军出征。

    给他这么大的官职,不是因为他立了多大的功,而是希望他能立下这个功。

    肩头的担子在无形中加重,苏擎想到家中发妻和两周岁的女儿,语气郑重,“微臣定不负皇上厚望。”

    去灵堂吊唁了太后,苏擎又到都指挥使司走了一趟。

    得知他升了官,恭贺的同僚不少。

    若换了平时,那群人少不得要让他请客喝酒,现如今国丧期间,禁止饮酒作乐,更何况,京城里绝大多数的茶楼酒肆都是关门歇业的,就算想喝,也找不到地儿。

    苏擎简单了解了一下新衙门的情况便回了家。

    他没吃中饭,到家时林潇月正带着闺女睡午觉。

    金枝来问:“七爷,可要奴婢备些饭食?”

    苏擎颔首,又嘱咐,“避免荤腥,弄些素食。”

    林潇月睡眠浅,她隐约听到外头有说话声,怕吵到闺女,轻手轻脚地起来。

    见男人回来,她问了问先前入宫述职的情况。

    苏擎说:“挺顺利的,没碰上麻烦。”

    林潇月看着他,“听闻外放回来的都会升官,七爷升了没?”

    话问出口,她又觉得不妥,现如今宫里在治丧,皇上想必忙得焦头烂额,哪还有闲工夫关注这些?

    男人的回答却出乎她意料,“越级,从正三品直接升到正一品,任左军都督。”

    林潇月傻眼了。

    因着自家相公是武官,她有了解过这方面的官职,知道能任“都督”一职的,要么立过军功,要么是功臣子嗣。

    很显然,苏擎两者都不是。

    “皇上为什么如此抬举你?”林潇月问出心中疑惑。

    苏擎不答反问,“得皇上抬举还不好?”

    林潇月撇嘴,“七爷如今可是苏家官阶最高的人了,大宅那边指定又要有动作,一旦拉拢不了你,就会想方设法毁了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苏擎说:“咱们又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又说:“等国丧过后,我再为你请封诰命,到时候有了品阶,大宅那边的人想对付你就得先掂量掂量。”

    正妻的诰命随着男人的官阶而来。

    苏擎现如今是正一品左军都督,林潇月便能请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她忽然觉得像在做梦,“真不敢相信,有生之年我还能当上一品诰命夫人。”

    苏擎:“……你这是有多看不起自家夫君?”

    林潇月咳了声,说不是那意思。

    苏擎不欲跟她争辩,等金枝端了吃食进来,挪到桌边坐下开始用饭。

    ——

    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以宋巍的品阶却无法去灵堂吊唁。

    温婉头上没有诰命,更不能入宫。

    因此国丧对于宋家而言,除了不能大鱼大肉之外,并没有太大影响。

    宋巍照常去翰林院,这几日他不用入宫,见不着光熹帝,倒是听同僚说起被废了的那位长公主一家三口回来给太后吊丧。

    宋巍留意了一下,晚上下衙回家告诉温婉:“岳母他们可能来了京城。”

    温婉给小晏礼做的衣裳正在收尾,闻言恍惚了一下,手指险些被针尖扎到,得亏宋巍及时提醒。

    感觉到男人的目光专注在自己身上,温婉捏着绣花针的手显得有些局促。

    过了会儿,她轻声说:“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死者为大,生母不在了,她来吊唁是理所应当。”

    从前的那声“干娘”不复存在,一声“她”,拉出了距离感。

    宋巍没有劝温婉去跟生母相认,她能在得知真相以后不吵不闹不崩心态,就已经是接受的最大限度,二十出头的年纪,哪怕心理比同龄人成熟一些,碰上这种事,总需要个缓冲期。

    “婉婉不想见,那就不见了,往后还有的是机会。”宋巍说。

    “我衣裳都快做好了,总得亲自交到小家伙手里。”温婉说着,将线头咬了,绣花针放回针包,双手把刚做好的衣裳提起来展开看了看,确定没哪不满意,才又整齐地叠起来,尔后看向男人,“相公,找个机会约他们见一面吧,如今国丧期间不便请客,那就喝茶。”

    “好。”

    ——

    太后的棺椁在宫中停灵七日开始出殡前往皇陵。

    这段日子,芳华除了晚上回陆家休息之外,其余时候都守在灵堂。

    毕竟是国丧,死者为大,她又是太后的亲生女儿,回京吊丧天经地义,朝臣即便想借着她的庶民身份说事儿,也找不到由头。

    守了那么多天的灵,芳华消瘦了一大圈儿,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他们夫妻俩是戴罪之身,不能在京城逗留太久,灵柩一下葬就得准备回宁州。

    这些天胞妹因为生母的死心力交瘁,光熹帝全都看在眼里。

    临走前,特地让崔公公把一家三口请去乾清宫坐。

    一直以来,光熹帝对陆行舟都没什么好感,如今陆老侯爷身上又背了害死太后的嫌疑,光熹帝就更不待见陆行舟。

    不过偏见归偏见,看在对方是妹夫的份上,该走的过场,该给的面儿,光熹帝一样没落。

    今日把他们夫妻找来,主要是为这一家三口践行,特殊时期,以茶代酒,桌上也都是些素食。

    期间,光熹帝提及了去年宁州那场地动。

    陆行舟不紧不慢地把当时情况事无巨细说出来。

    光熹帝在京城得到的消息是说不算太严重。

    五个字概括了一场几十年难得一见的自然灾害。

    如今听了陆行舟的描述,不免觉得心惊。

    之后,光熹帝的目光转向芳华,“朕还听闻,朝廷赈灾的物资被困在半道上,是芳华花重金从相邻的府城买了粮食来渡过那几日的。”

    芳华从未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百姓有难,我们夫妻不可能坐视不理,但当时情况紧急,我们人手不够,别的忙帮不上,只能多出钱。”

    光熹帝说:“那些钱,换个地方富商也出得起,却不是人人都能有你这份善心。”

    芳华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做这些,也算是给晏清积福,但愿他能再接再厉,挺过后面的二十七年,最终平平安安回来与家人团聚。”

    光熹帝的声音响起,“朕原本想凭着你们夫妻赈灾一事将功抵过的,去年给你们捎了信,怎么在信上就给朕否了?”

    芳华摇头,“这件事,兄长不必再费心,我们夫妻俩当初既然下定决心要自请除族,就没想过再回来,宁州挺好的,我很满足目前的生活。”

    光熹帝劝不过,索性打消了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