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79、1更
    事情的真相,远比温婉想象中还要错综复杂,她听完后,嗓子里发不出声音来,只是一瞬不瞬地望着生母。

    芳华将包袱夹到腋下,伸手拉过温婉泛凉的双手,“我曾经想过,倘若一辈子对你不闻不问,你是否就一辈子发现不了真相,会一直把温广平当成自己生父,把那座空坟的主人当成自己已故的生母。

    然而当我得知你随着三郎来了京城,还是忍不住想见见你。

    离京那年特地将你请去茶楼,你或许是头一次看到我,我却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关注着你的一点一滴,我知道自己有个聪明乖巧的女儿,可我不敢认,我怕你承受不住,怕你反问我一句为什么要把这么残酷的真相告诉你。

    坦白说,你会这么快发现端倪完全在我意料之外,你问我可曾丢过一个女儿的时候,我本想着直接否认,可我不知道一旦否认又会对你造成怎样的伤害,所以最终,我只能选择和盘托出。”

    芳华没有添油加醋将自己包装得悲惨无辜,也没有让温婉将心比心理解她这些年的艰辛不易。

    她从来不敢奢求这个孩子能原谅自己。

    温婉依旧沉默。

    她沉浸在那个曲折的故事里走不出来,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去回想,一遍一遍地去适应。

    自己叫了那么多年的爹,竟然只是养父,而她自以为的第三者,原来才是赋予她生命的亲爹。

    一时半会儿,温婉无法将自己真正的角色转换过来。

    胸腔里对于生母“另嫁”的怨气,突然变得无处安放。

    生母怀上她是意外,扔下她是被迫,嫁给驸马,是逼不得已,也是“物归原主”。

    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那么,她该去怨谁?又能指责谁?

    “娘亲,舅舅吐了。”耳畔传来进宝的声音。

    紧跟着,温婉感觉到自己掌心多了一只软软的小手。

    她垂眸,见儿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这会儿正拉着她的手,黑圆的眼睛扑闪扑闪,让人瞧一眼,便容易忘记心头烦绪。

    芳华也在这时回过神,抬眼见陆晏礼正蹲在围栏边哇哇吐个不停,脸色一变,大步朝着儿子去。

    温婉紧张地问进宝,“怎么回事?”

    进宝摇摇头,“不知道。”

    这种时候,孩子最为紧要。

    温婉马上去往舱头,让船夫将画舫靠岸,尔后端了水出来给陆晏礼漱口,又帮忙清理甲板上的污秽。

    坐在内舱的宋巍和陆行舟听到动静,相继走出来。

    一眼看到芳华怀中脸色苍白发虚汗的儿子,陆行舟轻蹙了下眉头,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

    芳华神情焦急,伸手探儿子额头的同时,不住地去看画舫何时靠岸。

    等画舫停稳,她顾不上跟几人打招呼,匆匆忙忙抱着儿子去找最近的医馆。

    陆行舟让温婉和宋巍就在亭子里等,他自己抬步跟上去。

    长春医馆。

    陆晏礼被放在竹榻上,老大夫正在给他探脉。

    芳华坐在一旁不敢出声打扰,脸上却已经急变了颜色。

    看到跟进来的男人,她小声解释,“先前我净顾着跟婉婉说话,忘了照看礼儿,等回过神,他就成这样了。”

    陆行舟看出来她满心的急切和自责,宽慰道:“别担心,大夫已经在看诊,不会有事的。”

    夫妻俩的对话刚完,那边大夫就收了手,回头问二人:“你们先前在什么地方?”

    芳华喃喃道:“画舫。”

    “那就对了。”老大夫道:“孩子没什么大碍,只是晕船而已,我给他揉了揉穴道,已经缓解不少,回去后注意多休息。”

    芳华问:“不用抓药吗?”

    老大夫说:“你们要抓药也行,不过这么小的孩子,不建议经常服药,对身子不好。”

    陆行舟闻言,上前付了诊金,对老大夫道谢之后一把将儿子抱起来,走到芳华身边,“阿音,走吧。”

    芳华站起来,后怕地拍着胸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前面两个孩子都留有遗憾,她把无法弥补的愧疚堆叠到了陆晏礼身上,平日里对这个小儿子格外的上心。

    先前在画舫,也是因为跟女儿相认入情太深才会在不知不觉中忽略了小儿子。

    即便到最后只是被确诊为晕船,并无其他大碍,芳华心里也免不了一番自责。

    陆行舟侧目,见发妻低垂着眉眼,看似冷静,发白的脸色却泄露了内心情绪。

    他脚步自然而然地缓了下来。

    当年给芳华看诊的太医说,像她这种抑郁多年的人很难根治,最好的情况也只能是有所缓解,一旦再遭受此前有过的类似刺激事件,极容易诱发她再度陷入抑郁。

    抑郁,说到底是心病,除了身边的人尽量开解,无药可医。

    “阿音。”陆行舟开口,“你刚才和婉婉说了什么?”

    她的情绪和刚来的时候有些差别,可能并不全是因为过分紧张儿子。

    芳华还不及开口,对面传来温婉的声音。

    “晏礼怎么样了?”

    没办法心安理得地坐在亭子里干等,温婉让宋巍带上儿子,主动来跟他们汇合,手里拿着的,是之前芳华落在甲板上的包袱。

    一面说着,一面上前来,再度将包袱递给芳华。

    陆行舟应道:“只是晕船,没什么大碍。”

    温婉蓦地松口气。

    今日来画舫是他们夫妻俩的提议,一旦陆晏礼出了什么事,责任全在她和宋巍身上。

    瞅了眼蔫在亲爹怀里没什么精神的小家伙,温婉笑着伸出双臂,“来,让姐姐瞧瞧,哪不舒服了?”

    陆行舟将儿子递过去。

    小家伙突然哼哼唧唧起来,小脸皱成一团,看样子要哭。

    芳华看向儿子,“你让姐姐抱抱,一会儿她给你做新衣裳穿,好不好?”

    小家伙不依,胃腔里还没完全退散下去的恶心感让他很不舒服,见爹娘要把自己交给陌生人,他挣扎不过,索性张开嘴呜哇哭出声。

    这么小的孩子遭罪,温婉看得心疼,忙哄道:“好啦好啦,姐姐不抱你,让你爹爹抱,成了吧?”

    小家伙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子,哭声停下来,时不时地抽噎一下。

    孩子不安生,大人也不好受。

    这会儿哪还有什么情绪,所有焦点都聚在陆晏礼身上。

    温婉深深理解做父母的心情,出声道:“爹娘要不带着晏礼先回去休息吧,小家伙这样怪可怜的。”

    突如其来的称呼,让陆行舟那张素来沉稳的脸容上添了几分惊色。

    忙着送妻儿回陆家,他来不及细问,上了马车才听芳华说温婉已经知道了全部真相,也知道自己并非温广平亲生。

    她说着,将温婉给的包袱打开,拿出其中一套衣裳。

    之前陆晏礼晕船吐的时候把外衣弄脏了,芳华忙着抱他去医馆来不及换下。

    动作轻缓地将儿子身上的小衣裳脱下来,芳华把温婉亲手做的套上去,尺寸比陆晏礼原本的尺寸稍大一些,穿着略显宽松,不过奶娃娃的衣裳宜松不宜紧,过分紧了擦着肌肤,小家伙会不舒服。

    等把儿子伺候舒坦,她才回头看向男人,“在宁州那会儿,我们夫妻俩答应了温二哥不会认回闺女,我今日食言了,等回去以后你找个机会登门拜访,特地给他赔个不是。”

    陆行舟嗯一声,将重点放回女儿身上,“你把真相都说出来,婉婉有什么反应?”

    芳华仔细回忆了一下,“她什么都没说,大概是没想到她的存在牵扯到两代人的恩怨,估摸着一时半会儿,她接受不了这个身份。”

    话到这儿,芳华轻声一叹,“若非她今日主动问起,我恐怕会选择一辈子瞒着不说。”

    陆行舟想到临走前温婉那一声听起来不算亲切但也不别扭的“爹娘”,觉得事情兴许并没有芳华想得那么糟,“婉婉是个理智冷静的孩子,对于身世,她可能比咱们想象中的更容易接受一些。”

    芳华说:“我倒宁愿她对着我发一通火,最起码能宣泄宣泄情绪,不至于把自己闷坏了,她什么都不说,才最让人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