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80、2更
    分道扬镳之后,宋巍夫妻没有再去别的地方,直接回的家。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婉以身子不适为由,没去荣安堂见婆婆。

    怕进宝调皮惹温婉不高兴,宋巍打算将他带去书房练字。

    正要出门,温婉唤住他,“相公,让云彩把进宝带去给娘,你留下吧,陪我说会儿话。”

    宋巍只好叫来云彩,把儿子交给她,让送到老太太院里。

    云彩走后,宋巍转身,见温婉半靠在躺椅上,抬胳膊挡着眼睛。

    没等男人开口,她先出声:“怎么办,我现在感觉自己的大脑里全是浆糊。”

    宋巍没说话,转身去打了盆凉水进来搁在盆架上,语气是能让她减轻浮躁的温和,“过来洗把脸清醒清醒。”

    温婉听了,没有拒绝,将挡着眼睛的手臂挪开,瞥了眼站在盆架前的男人,尔后起身走过去,揽起袖子弯下腰,双手掬起一大捧水往脸上泼。

    夏天刚打上来的井水温度低,冰冰凉凉的触感,让温婉大脑恢复些许的清明。

    宋巍手中拿着干巾,并不急着递给她,只问:“感觉如何?”

    温婉说不上来。

    宋巍道:“没感觉就再多洗几次。”

    温婉照做,继续捧水泼脸,凉水顺着小臂流到卷起的袖管处,浸湿了好大一部分她才停下来。

    见她被水洇得睁不开眼,宋巍上前,将手中干巾轻轻摁到她面上擦拭水珠。

    温婉悄悄掀开一条眼缝,目光所及处,是男人略显清瘦的下巴,出门前仔细打理过,没有多余的胡茬,瞧着成熟迷人。

    作为成天与书本为伍的侍读官,他身上不可避免地多了一股书墨香味儿。

    成亲六年,温婉就习惯了六年,现如今每次闻到,还是能给她带来不一样的感触。

    为她擦脸的大手骨节分明,手臂往上,是挺实的宽肩。

    似乎察觉到温婉在偷窥,男人特地将巾布挪到眉骨处,自然而然地遮挡住她的视线。

    温婉率性地用头撞了撞他挺阔的胸膛,声音闷闷,“特地让我洗了那么久的脸,想做什么?”

    宋巍不答反问:“还没清醒?”

    温婉暗笑了下,回答,“困着呢!”

    宋巍将巾布拿开,挂在盆架旁的钩子上,目光注视着她,“我想让你把浆糊洗出来,看样子你是直接给装进去了。”

    宋巍寻常开玩笑的时候不多,难得来一次,温婉没绷住,很给面儿地笑出声。

    瞥见宋巍眼神中的暖意,温婉主动将人抱住,仰起下巴,与男人视线相撞,然后开口,“宋大人,恭喜你娶了长公主和驸马的亲生女儿,有没有觉得很惊喜?像被天上掉馅饼砸中那样。”

    宋巍想了下,一本正经地回答她,“我没见过天上掉馅饼,倒是被酒坛子砸过不止一回,除了疼,没感觉到喜从何来。”

    “……”温婉语塞片刻,再次用脑袋撞他,“行不行啊你?不开心的明明是我,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哄哄我?”

    宋巍抬手,将她颊畔的湿发勾到耳后,低润的嗓音随之响起,“你都二十二岁的娘了,还要人哄?”

    温婉撇嘴,“别人可以不哄我,但你不许偷懒,你是我相公。”

    听出小媳妇儿语气里的撒娇,宋巍看向她的视线更添宠溺。

    温婉耍完无赖,回归正题,“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身世背后,是那样一个挣扎煎熬的故事,一直以为的亲爹变成养父,半路认来的干爹干娘变成亲爹亲娘。

    我觉得养父可怜,却无法埋怨生母对不住他。

    我觉得生父无辜,又觉得他守得云开见月明喜得贵子,应该是幸福而满足的。

    我想问生母为什么那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可一想到她的遭遇,感觉自己变得没脾气。

    他们中的每个人,我都找不到理由去责怪,去质问。

    到最后,我发现最可怜,最无辜,最该被同情的人变成了自己。”

    关于芳华、陆行舟和温广平这三人之间的故事,宋巍了解到的并不多,他只知道温婉是陆行舟和芳华亲生,而陆晏清是芳华和温广平的骨肉。

    至于个中究竟,从温婉透露出的信息不难猜出,故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而同时又都无可奈何。

    见男人没接话,温婉接着说:“今天在镜湖边,我看到他们夫妻对小儿子的紧张,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对他们而言可有可无,我甚至觉得,自己其实不该认这个亲。”

    见小丫头越说越歪,宋巍不得不及时扳正她,“在你看不到的时候,他们未必就没有对你上过心,只不过比起二十二岁的你来,两岁的晏礼更需要父母的呵护罢了,你的那位弟弟,还没有你儿子大,实在没必要吃他的醋。”

    顿了下,他看向她,“你才二十二岁,就算心性上比同龄的人成熟,也未必每件事都能处理得滴水不漏不留遗憾,换句话说,你今日认为自己不该认这个亲,等再过几十年,到他们走完一生步入坟墓,到你白发苍苍儿孙满堂,你再回头看,未必会认同自己二十二岁这年的想法。”

    “……”温婉说不出回驳的话。

    ——

    陆晏礼被送回陆家,喝了些可口的解暑汤,睡上一觉再醒来,已经没有之前头晕恶心的症状。

    芳华一直守在床榻前,心事重重。

    陆行舟被老侯爷叫去坐了会儿刚回来,进门见状,说她:“你要实在烦闷,找个丫鬟进来说说话,别胡思乱想让自己钻进死胡同里走不出来。”

    女人的心思哪有那么简单,尤其芳华还是患过抑郁症的人,碰上白天那种事,总免不了想东想西,她看向男人,“我们当时因为晏礼的事手忙脚乱,最后扔下她就走,你说婉婉会不会有什么想法?会不会觉得咱们冷落了她,不重视她?”

    陆行舟走到桌边倒了杯茶递过来,“是你想太多了,婉婉自己也为人母,心性成熟,孩子病了是头等大事,她怎么会因为这个生你的气?”

    芳华接过茶盏,快速地喝了一口,又说:“正式相认之前,总盼着婉婉能有开口喊我娘的一天。如今相认了,又怕她会闹情绪,越来越觉得,我这娘是白当的。”

    “又把自己给绕进去了。”陆行舟很担心她会再回到自我封闭的那几年,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儿子身上,“晏礼才两岁,你需要照顾他的日子还很长,但在照顾他之前,你也要先把自己给照顾好,不论是身体还是情绪,明白吗?”

    芳华木讷地点点头,脑海里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白天在画舫上那一幕。

    ……

    陆行舟夫妻离京这天,宋巍衙门有事要处理,没在家。

    温婉带着进宝去送了送。

    看到女儿亲自来,芳华感觉自己这两日的担忧全都散了。

    温婉看了眼身姿挺拔雄风飒飒的生父陆行舟,又看了眼精神状态明显很不好的芳华,心里忽然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儿。

    那天宋巍跟她说的话仿佛还萦绕在耳际。

    她今年二十二岁,完全有机会选择不认爹娘,可万一,等她七老八十慢慢后悔了怎么办?

    到那时,她就算想认,也只能对着冷冰冰的墓碑说话。

    宋巍还说,她养父另娶,生母嫁回生父,算不上谁亏欠谁,他们那一辈的纠葛算是有了个圆满的结局。

    “爹,娘,你们一路上多保重。”

    温婉说出这句话,眼圈微微有些红。

    芳华上前来,不想让离别只有眼泪,面上尽量地笑着,“婉婉,往后有机会,就回宁州来玩儿,娘亲手给你做你爱吃的馄饨,什么馅儿都有。”

    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却像块能补天的巨石,瞬间将她心里某个空缺给填得满满的。

    温婉含泪点头,“好。”

    转而看向生父,“我瞧着娘的精神不太好,怕是因为太后的事儿伤神过度,这一路南下,还请爹好好照顾娘和晏礼。”

    陆行舟笑看着她,“小丫头,你长大了。”

    这句话,宋巍也说过。

    温婉敛去心头那点难过,面上露出几分羞赧,随后说:“我知道爹娘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不容易,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我想,除了闹上一场僵化关系与你们老死不相往来之外,我还能多给一些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