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牌宠妃惹君心〕〔不死剑尊〕〔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透视医尊〕〔攻约梁山〕〔无敌从来到地球开〕〔种田神医:小媳妇〕〔快穿:大佬你人设〕〔重生之先声夺人〕〔首富们,该还钱了〕〔都市狂少〕〔快穿女配生存计划〕〔次元法典〕〔我的女友是偶像〕〔苏家有女倾繁城〕〔主播小傲娇〕〔甜心特工:腹黑Bo〕〔美利坚纵享人生〕〔猫小二寻情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85、 3更
    一个月……

    温婉算算时间,那对夫妻差不多是在太后刚薨逝那几日回的京。

    应该是光熹帝下旨调回来的。

    温婉下意识瞅了眼帖子上,说是要去法华寺进香。

    她又面露不解,问小厮,“七奶奶怎么突然想起来去那种地方?”

    小厮并不知道自家女主人怀孕的事儿,只说:“西北兵败以后,七爷奉旨带兵增援,七奶奶放心不下,想去寺里为七爷祈福。”

    如此一来,就说得通了。

    温婉颔首,“你回去告诉她,就说我有空,但今天不行,嗯,明天吧,明天咱们西城门见。

    法华寺位于西城外的弥勒山上,相对清静。

    苏尧启当初选择这里,正是看中了法华寺的所处位置以及里头清幽的环境。

    苏家小厮得了准信,很快折返回话。

    听说温婉得空,林潇月一整天心情都是愉悦的。

    次日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

    林潇月没贪睡,天刚亮就带着闺女起来,厨娘知道七奶奶今日要出远门,早早蒸了蛋羹煮上燕窝粥。

    这边刚伺候梳洗完,早饭就被送来。

    大清早的,林潇月没什么胃口,只随便陪着阿暖吃了几口便搁下勺子。

    之后又让金枝翻找一套阿暖的干净衣服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一切准备妥当,林潇月牵着闺女的手走出大门,坐上马车,朝着西城门口去。

    她来的有点儿早,温婉还没到。

    听到外面有卖糖葫芦的,又见闺女不停地吞咽口水,林潇月吩咐金枝买了一串来。

    小丫头欣喜接过,耳边听到母亲的警告,“不准大口大口地咬,小心噎着,听到没?”

    一面说,一面做了个东西卡在喉咙里难受的动作。

    小丫头看懂,咯咯笑了两声之后点点头,开始舔上面的糖衣。

    温婉在约定的时辰内到达西城门。

    城门口大开,外面的贩夫走卒不断涌进来,城内熙攘而热闹。

    掀开帘子就看到苏家马车停在路旁,温婉没有再下去,等自家马车靠近了,隔着一丈宽的距离喊了对面的人一声。

    林潇月听到声音,急忙将竹帘拉上去,探出头来,正巧与温婉的目光撞上。

    温婉笑笑,问她,“怎么来这么早?”

    林潇月说:“这么好的天气,哪舍得睡呀,出去玩儿才是正经。”

    见温婉旁边多出半颗小脑袋,林潇月挑眉,“带儿子了?”

    “小家伙贪玩,我要是不带出去,他指定得闹脾气。”温婉一面说一面伸手揽住进宝后腰,怕他一个不小心往后栽。

    “我也带闺女了。”林潇月莞尔,“男人不在,府上的人又不全然放心,没办法,只能找根绳子拴在裤腰带上。”

    温婉一笑,看看天色,“差不多了,启程吧!”

    二人不再说话,各自放下帘子,吩咐车夫出城。

    进宝跟温婉并排坐着,摇头晃脑地背千字文。

    出门前温婉就说了,他要是能把昨天教的那一段背出来,今天就让他跟着去。

    看了眼儿子为了能出去玩卖力背书的小模样,听着他稚嫩清脆的声音,温婉不禁脑补出相公宋巍几岁大的样子。

    婆婆说,相公小时候没那么规矩,尤其是刚开蒙那几年,特别爱跟村里的小伙伴出去玩,只是后来因为他身上越来越明显的霉运,但凡认识的人都疏远了他,才慢慢把他现如今的性子给磨砺出来。

    出城的路不算近,期间温婉迷迷糊糊睡了一觉,最后是进宝把她给叫醒的。

    知道今天要打起精神爬山,小家伙昨夜睡眠很足,那么久的车程,他竟然毫无困意,趁温婉睡着,自己扒拉开车帘子往外瞧。

    不管是欢快在天上飞的鸟儿,还是地里哞哞叫的水牛,他都觉得挺新鲜,见了就高兴。

    马车停在弥勒山脚,下车后要徒步走上去。

    温婉跟林潇月并肩走,一个左手拉着闺女,一个右手拉着儿子。

    温婉察觉到小家伙的眼神老是往左边瞟,她问:“看啥呢?”

    小家伙用肉手指了指那边的阿暖,一本正经地说:“妹妹拿不动,进宝可以帮忙。”

    温婉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见阿暖手里握着一串糖葫芦,只吃了一个果肉,剩下的还原封不动串在上面。

    温婉:“做人怎么那么不实诚呢?你那是想帮妹妹拿糖葫芦吗?”

    进宝很听他娘的话做个实诚人,吞了吞口水说:“进宝想吃妹妹手里的糖葫芦。”

    温婉:“……”

    林潇月:“……”

    温婉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前教导儿子做个儒雅有礼的君子,要懂得谦让,而不是伸手朝小妹妹要东西吃。

    还没等她开口,那边听懂的阿暖已经把糖葫芦递过来,“呐……”

    进宝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妹妹,觉得她手里的糖葫芦肯定比别个地方的好吃,想伸手去接。

    温婉及时道:“哥哥跟你开玩笑呢,阿暖留着自己吃,一会儿回去了姨再给你买,好不好?”

    进宝伸到一半的小爪子默默缩回来。

    林潇月看出对面小家伙嘴馋,无所谓地道:“阿暖出门前刚用过早饭,估摸着这会儿是没什么胃口,吃了一个就没再吃,进宝想要的话,给他好了。”

    她没说自家闺女嫌弃糖衣里面的山楂太酸,自己不想要的东西送给别人,这种举动多少带着点羞辱人的味道。

    林潇月话完,从阿暖手中接过山楂,亲自递给进宝。

    进宝这会儿不敢随便接了,先去看温婉的反应。

    温婉说:“我家臭小子一直是这德行,你甭搭理他。”

    林潇月:“不就是一串糖葫芦,你至于吗?”

    见温婉不松口,她试探道:“哎,你儿子再不接,我可就自己吃了。”

    “你吃吧。”温婉眼皮都不眨一下,“回头我给他买别的。”

    “得嘞,白送的人情你不要,我自个儿留着解馋好了。”林潇月说完,咬了一个山楂下来。

    温婉见她吃得香甜,问了句:“这糖葫芦不酸?”

    “好酸好酸的。”林潇月都还没出声,她家闺女接了话,一面说,一面皱皱眉头,做出一副被酸倒牙的滑稽样子来。

    温婉被小丫头这一描述,嘴里酸出口水来,轻声嘀咕,“以前在我们家,也没见你好这口。”

    林潇月闻言,抿唇笑了笑,“那我现在能跟以前比吗?”

    这话好像不止一层意思,温婉侧目,视线直接落在她小腹上,迟疑着问:“有了?”

    林潇月挑眉,“一胎没赶上,二胎总算在你前头,我这算不算是扬眉吐气了?”

    温婉被她这形容气笑,“你又不是给我生,怎么就扬眉吐气了?再说,我跟你也不是一个男人,你犯得着跟我比吗?”

    “怎么犯不着?”林潇月越发来劲儿,“你看啊,咱们俩都是六年前成的亲,你家相公从文,我家相公从武,一个考科举,一个考武举,这经历,像吧?”

    温婉点点头,说像。

    林潇月掰着手指头,仿佛在跟人算账,“后来咱俩同一届入的鸿文馆,你已经有个快满周岁的儿子,能放开手学,我因为突然怀孕,不得不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让你超了我一截儿。

    再说说咱俩这头一胎吧,你生个儿子,我家是闺女,那差别可大了去了,怎么算我都是我输,被你碾压这么久,我也该翻身了。”

    顿了顿,她得意洋洋地看着温婉,“我今儿请你来,就是想在你跟前炫耀的,你就说羡不羡慕吧?”

    温婉说:“不羡慕,我嫉妒。”

    看到对方露出满意的笑容,她暗暗翻个白眼,“林潇月,你都多大了还跟人比这个比那个,幼不幼稚?”

    “再幼稚我也只跟你比。”林潇月丝毫不以为耻,“你说咱俩这么相似的经历,凭啥你事事压我一头啊对吧?”

    温婉无语,“那你怎么不说你家相公是正一品左军都督,我家相公只是正六品翰林官呢?”

    “咱们不比男人。”

    “拉倒吧!”温婉撇嘴,“不比男人你还跟我比什么孩子,没有男人,你自个儿有本事怀上?”

    林潇月被她这番话臊到,脸热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嘿!你还别说,你家相公没我家相公官阶高,他都让你怀了个儿子,你这不是又在无形中压了我一头?”

    温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