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辰〕〔荒野王座〕〔诡秘探索〕〔厉少又来撒糖了〕〔修仙强者重回都市〕〔贵女风华,赖上王〕〔一路奋进〕〔狂女要翻天〕〔青鸟归去来〕〔三国之大汉重生〕〔后青年时代〕〔攻约梁山〕〔开局我是弃子〕〔步步为局〕〔乡村小神农〕〔外滩十三号〕〔婚然天成,总裁情〕〔韩娱之你的名字〕〔别叫我铠皇〕〔异数械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86、 4更
    俩人一路拌嘴到山上。

    法华寺虽然不在城中,却是皇家寺庙,平日里香火鼎盛。

    温婉和林潇月上来这一路,已经碰到不少的香客。

    阿暖和进宝还年幼,只走了一段就被两家的婢女金枝和云彩分别背上,这会儿刚放下来。

    进宝头一回来寺庙,觉得十分新奇,被温婉牵着手还东张西望,生怕漏了哪没看着。

    阿暖比较乖,林潇月走一步她就跟着走一步,就算偶尔会被周围的新鲜物事所吸引,也仅仅是简单地看上一眼就挪回视线,生怕跟亲娘走丢。

    一行人前前后后进了法华寺大门,立刻有小沙弥来把女施主迎进去。

    林潇月说:“小师傅能不能帮忙安排两间厢房?”

    小沙弥面有犹豫。

    林潇月又问:“是不是不方便?”

    小沙弥如实道:“不瞒施主,厢房都已经住满了,住持大师怕后面还有香客想留宿,让小僧把原本堆放杂物的房间腾了出来,只是……”

    小沙弥说着,下意识看了温婉和林潇月一眼。

    这两位的气质和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兴许住不了那种地方。

    温婉心细,大概猜出了小沙弥犹豫的原因,开口道:“我们只是暂时歇歇脚让两个孩子有个清净地方睡午觉,不会留宿,傍晚就返程,还请小师傅酌情安排。”

    小沙弥眉心微微舒展,竖起手掌,对二人打了个佛号,“两位女施主请跟小僧来。”

    林潇月与温婉对视一眼,二人牵着孩子齐齐抬步跟上。

    刚收拾出来的杂物间,里面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

    没上过漆的房门很陈旧,大概是为了通风,温婉她们进去的时候,窗户大开,里面的味道倒是不难闻。

    出家人所在的地方,哪怕简陋,也跟别处不同,自有一份难得的宁静。

    小沙弥见她们人多,很快搬来一张木桌子和几个鼓脚凳让几人坐。

    之后,他又给温婉和林潇月二人大致介绍了一下寺里香客们常去的几个地方。

    林潇月今日来法华寺的目的很直白:吃斋饭,祈福求平安。

    温婉道了谢,让云彩把小师傅送出去。

    云彩送完人回来,看了眼房内仅有的一张床,小声跟温婉说话,“奴婢瞧着小少爷已经在犯困,一会儿要怎么睡?”

    温婉没接腔,抬目看向对面坐在娘亲腿上的阿暖。

    小丫头也在打呵欠揉眼睛。

    温婉没想到来得如此不凑巧厢房被住满,只能跟林潇月打商量,“一会儿让两个孩子都在那张床上睡,你意下如何?”

    虽说一个三岁一个两岁,两个孩子什么都不懂,无需忌讳那么多,可到底自家的是儿子,又年长一岁,温婉怕林潇月觉得吃亏。

    林潇月犹豫了一下,“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温婉让云彩和金枝两人去取斋饭,两个孩子已经很困,得尽快吃了饭睡觉才行。

    等俩丫鬟出去,温婉看向林潇月,“其实以你的身份,完全可以提前跟寺里的人打个招呼,请住持大师帮忙匀出空房,这么一来就不用遭罪。”

    “我家闺女还不跟你儿子一样都是肉身凡胎,有什么受不得的?”林潇月对这样的住处并无任何怨言,“男人在战场上生死未卜,我可不想拿着他用命拼来的荣誉到处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一品都督的夫人。”

    温婉笑。

    林潇月有时候说话大大咧咧,但就是这样直率没心没肺的性子,让温婉觉得两人相处起来很舒坦,不会太累。

    云彩和金枝很快回来,手中端了斋饭。

    温婉把儿子抱坐在自己旁边的凳子上,将盛了饭的小碗推过去,又递了勺子给他。

    进宝接过小木勺,瞅了眼桌上的饭菜,然后问温婉:“肉肉呢?”

    之前国丧,素了将近一个月没得肉吃,好不容易国丧过,刚吃了几天又没了,小家伙捏着勺子,小小的眉头蹙着,一副“没有肉难以下咽”的样子。

    温婉说:“这儿是寺庙,不能吃肉肉,你先凑合着吃一顿,等晚上回家,娘亲让金妈妈给你做红烧肉。”

    被温婉一哄,进宝勉强打起精神来,低头扒拉碗里的米饭。

    对面的阿暖则是完全没胃口,林潇月给她勺子,她没接,亲自喂她她也不吃,眼皮耷拉着。

    金枝道:“小姐怕是困了,奴婢抱她去睡觉。”

    临时拾掇出来的房间,没分里外屋,床就在北墙边,抬眼便能看到。

    林潇月嗯了声,任由金枝把闺女抱走。

    小丫头躺下之后,金枝给她盖好被子,顺道把颜色素淡的帐子放下来。

    哪怕没有荤腥,法华寺里的斋饭也是一绝,进宝吃了两口就品出来了,小眼神儿亮了亮,吃得比大人都多。

    温婉见状,跟他说:“一会儿吃完饭,你也去睡觉。”

    进宝闻言,抬起脑袋,眼睛往床榻边瞟了瞟,床幔已经放下来,遮挡得很严实,看不到里头躺着的人。

    知道自己一会儿也要到床榻上睡,小家伙一个劲摇头,说不去。

    “你不困?”温婉问。

    小家伙低着头没接话。

    温婉瞥见他小耳朵根部泛出可疑的红晕。

    林潇月也看见了,逗他,“进宝,你干嘛呢?”

    温婉拿出帕子给他擦嘴。

    小家伙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羞羞,不去。”

    林潇月被他气笑,“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我家闺女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先害羞上了,才豆丁大点儿,你懂啥?”

    进宝小脸愈发的红。

    他是不懂,但他已经很久不跟爹娘睡了,自然也不跟除了爹娘以外的人睡。

    温婉还是头一回发现,她这个成天调皮捣蛋没心没肺的儿子内心里竟然如此腼腆。

    林潇月乐得直不起腰,说温婉,“哎哟你瞅瞅他那样儿,跟我闺女占了他多大便宜似的,自个儿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家小子将来可不得了。”

    温婉分析道:“他已经开始识字,可能是受了书本熏陶,知道男女大防。”

    林潇月一副“我信你就有鬼”的表情。

    温婉也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懒得再解释,帮着云彩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碗筷。

    正午日头*,山中倒是凉爽,风随便一吹都比在自己家里放冰桶降温来得清凉。

    儿子不睡觉,温婉想着难得来趟寺庙,带着他去四处转转。

    林潇月道:“别光你一个人去啊,等我会儿。”

    温婉看她,“你走开了,你闺女怎么办?”

    “让丫鬟看着,我只是去祈福,花不了多大工夫。”

    温婉放心不下,让云彩不必跟着,陪金枝一块儿看阿暖。

    两个大人带着进宝一个孩子朝着前头大殿走,进去以后先捐香油钱。

    林潇月是有备而来,捐的不少,整整五百两。

    温婉出门前,婆婆特地嘱咐她多捐些,算是给三郎多积点福运。

    温婉不太信这些,若是求佛拜菩萨管用,她家相公年轻时候就转运了,何至于非得等到娶她以后?

    不过婆婆都开了口,温婉不能不照办,咬咬牙,捐了二百两。

    他们家跟林潇月家没法儿比。

    苏擎比宋巍官阶高,年俸高不说,他被外放三年,还拿了不少养廉银。

    大楚朝的养廉银,是年俸的十倍到一百倍不等。

    举个例子,有的官员可能年俸只有一百多两,养廉银则能高达万两,就算是低的,年俸不到百两那种,养廉银也能有近千两。

    只不过能拿养廉银的官员都是特定的,宋巍显然不在此列。

    所以,如果不算皇帝给的赏赐和温婉的嫁妆以及宋巍的藏品,他们家基本没什么家底。

    比起林潇月随随便便就出手五百两香火钱,温婉这二百两,算是牙缝里省出来的。

    但比起其他香客来,她这二百两已经算是出手阔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