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每天都在劝〕〔卿本红妆之朕不嫁〕〔锦上添〕〔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最强剑神〕〔极品女总裁〕〔重生主神混都市〕〔我竟然是富二代〕〔我不是超级警察〕〔香港1968〕〔年少有为〕〔米奈希尔之力〕〔全能护花学生〕〔一品丫鬟〕〔重生嫡女,腹黑王〕〔家有悍妻怎么破〕〔乔夫人她总想着离〕〔巧女喜当家〕〔龙回都市〕〔厉少又来撒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90、 8更
    姚氏显然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么个身份,惊了一下。

    温婉倒是淡定,刚才听林潇月说起姚氏的身份,她顺势行了个礼,“见过伯夫人。”

    “快别多礼。”姚氏已经回神,面上是一贯和蔼温润的笑容。

    尔后看向林潇月,笑骂道:“有这么个闺中密友你早先也不带出来让我们见见,这么着吧,等往后家中设宴了,我一定请你们俩一块儿来,都督夫人,宋夫人,到时候可别不给面儿。”

    温婉笑道:“能上伯府做客,那是多大的荣幸,我们俩怎敢拒绝夫人的邀请?”

    “就是。”林潇月道:“我也没去过伯夫人府上,下次要真有机会,可要好好去长长见识。”

    姚氏好客,当下听这二人答应得痛快,笑得眉眼弯弯。

    客套完,温婉状似无意地看向姚氏身旁的小姑娘,“这位是夫人的亲生闺女吧?”

    姚氏没否认,但也没承认,只说:“小女多病,让宋夫人见笑了。”

    温婉说,“从翰林院致仕出来的那位李太医,医术十分高明,伯夫人下次可以请他来试试。”

    姚氏像是才突然想到有这么个人,“说起来,李太医跟我们家还是同宗。”

    温婉应付着姚氏的谈话之余,多看了那个小姑娘两眼。

    小姑娘很像她失踪了大半年的小侄女,然而见到她,对方并没有任何反应。

    温婉觉得不可思议。

    这世上真的会有完全没血缘关系而又长得如此相像的人吗?

    以前她以为有的,可自打发现身世之后,她开始否定这种想法。

    尤其是看到康定伯府这位五小姐的第一眼,温婉几乎以为对方就是半年前因为地动和爹娘走散从此杳无音讯生死未卜的侄女三丫。

    康定伯夫人和林潇月的聊天还在继续。

    温婉趁着那二人相谈甚欢没空搭理自己,主动跟小姑娘搭话,问她今年多大了。

    小姑娘警惕地看了温婉一眼,大概是慢慢感觉到对方身上没恶意,这才放松下来,张了张嘴,“六岁。”

    “六岁”是姚氏根据李怀茹的身量给她定的,姚氏其实并不知道李怀茹的真实年龄。

    因为病弱,小姑娘的声音有些中气不足。

    不过,温婉从她的回答里捕捉到了一个关键信息:康定伯府这位五小姐跟三丫一样都是六岁

    除了是同一个人,温婉想不出还能有其他解释。

    可如果是同一个人,三丫为什么认不出她来?

    温婉脑子里一团乱,以至于自己最后是怎么跟康定伯夫人道的别,甚至是什么时候上的马车,她全都想不起来,脑海里唯一剩下的,只有那个炎炎夏日还穿着斗篷脸色苍白的小姑娘。

    ……

    回到家的时候,温婉在大门外跟宋巍碰了面。

    男人刚从翰林院回来,下车就见另一辆马车刚好回来。

    他停下脚步,转身等着里头的人下来。

    温婉从上车就恍惚到现在,若非进宝那一声惊喜的“爹爹”,她恐怕还没反应过来马车已经到自家大门前。

    掀帘下车,温婉抬眼。

    夕阳还未沉下去,清晰照出那对父子面上的笑容。

    男人双手卡住儿子腋下,再忙也要抽空给他举高高。

    高挺的身影被拉得细长,那双平时只负责握笔的手此刻显得格外有力量。

    温婉走过去,男人已经把儿子放下来。

    小家伙亲昵地揪着宋巍的袖子,额头顺势在他胳膊上蹭了蹭。

    宋巍见状,薄唇稍稍勾起,嗓音一如既往的醇厚温和,“突然这么粘人,做亏心事了?”

    进宝忽然仰起小脑袋,说:“进宝今天摇啊摇。”

    宋巍听不懂他说的什么,看向温婉。

    温婉本来不想把求签的事说出来的,可一想儿子这张嘴,就算自己有心瞒着,早晚得被他捅出来。

    定了定神,温婉说:“白天在法华寺的时候摇了签。”

    宋巍的目光未有任何变化,“签文上说了什么?”

    温婉如实道:“看不太懂,不过是个大吉签。”

    “你摇的?”

    “不是。”温婉低下头去,“我让进宝摇的。”

    宋巍笑了下,又问:“怎么会想起来让儿子摇?”

    温婉没告诉他自己畏惧寺庙里的佛像,畏惧佛气冲天的地方,只说当时天热,有些不舒服,怕摇不好,就让进宝上了。

    宋巍不疑有他,“先进去吧!”

    说完,带着儿子朝前走。

    温婉抬步跟上。

    回到青藤居,云彩第一时间兑了温水来给温婉净面。

    温婉顺带把小家伙也洗干净,等他出去院子里玩,她才歪靠在小榻上,一边捏着酸疼的小腿,一边问:“相公,你觉得这天底下有没有不是血缘关系但又长得十分相似的两个人?”

    宋巍正在屏风后换衣服,闻言,动作停了停,“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温婉兀自说道:“很久之前,我以为自己和长公主容颜相似是奇迹,后来身世大白,我又觉得现实中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奇迹,很多我们以为不可思议的‘奇迹’,只不过是没看到它背后的本来面目罢了。”

    宋巍换了一身暗色交领长袍,身量颀长,窄腰紧束,走出来时,视线看向小榻上的女人,嘴角轻轻挽起,“这么快就悟道,看来今日的法华寺之行不算白跑一趟。”

    温婉很想说自己压根就没虔诚地拜过佛祖,悟道?胡扯还差不多。

    “相公,你猜我今天看到了谁?”温婉停下捏小腿的动作,后背挺直。

    宋巍坐在茶几前点茶,他背着光,眼睑低垂,修长的手指拿着茶筅不断搅拌,“苏尧启在法华寺出家,莫非你见到的人是他?”

    “不对。”温婉摇头,继续卖关子,“除了苏尧启,我还见着另外一个你绝对意想不到的人。”

    宋巍的点茶的动作不便,摇摇头,“猜不到。”

    温婉不再逗他,如实说,“是康定伯府的五小姐李怀茹。”

    宋巍觉得奇怪,“你认识康定伯府的人?”

    “不认识,但我认识五小姐那张脸,跟二哥家丢了半年多的三丫几乎一模一样。”

    这话勾起了宋巍的兴致,“看清楚了?”

    “看得真真儿的。”

    如果只是老远见着,倒还有看岔眼的嫌疑,温婉是靠近了看的,不仅靠近,还跟那个小姑娘搭了几句话。

    小姑娘病了,从声音上无法判断出来,但年龄和容貌,足以让温婉怀疑她就是三丫。

    “先让卫骞带人去查一查。”宋巍说:“免得到时候弄错了尴尬不好收场。”

    来的路上温婉倒是已经想过让卫骞去查,只不过,“万一查出来那位五小姐真是三丫,咱们该怎么办?”

    听她这么问,宋巍忽然问:“对方见到你是什么反应?”

    “她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仿佛从来都没认识过我。”温婉仔细回忆着。

    “那兴许是你认错人了。”

    “不能够啊!”温婉相信自己的直觉,“在老家那会儿,我没少抱三丫,就算过去几年,是不是她,难道我还能看走眼?”

    宋巍说:“小孩子本来就一天一个样,更何况从你生下进宝上京到现在已经三年多,这三年内,小侄女是胖是瘦你都不知道,如何能肯定那人就是她?”

    被宋巍这么一说,温婉又有些动摇,“那可能真是我认错人了。”

    怕宋巍就此放弃,提醒道:“虽然我有可能认错,但你不能让卫骞停止调查,这种事,一个说不准就能来个碰巧。”

    宋巍似乎嗯了声,又似乎没有。

    温婉抬眼再看时,男人已经分好了茶,颜色深沉的建盏衬得他指节修长白净。

    “要来一杯么?”

    宋巍看她。

    温婉本来不怎么想喝茶,当下却是被男人点茶的优雅动作给迷惑到,不受控制地点点头,“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