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神豪林云〕〔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创造游戏世界〕〔林云〕〔顶级神豪〕〔我爸给我二十亿〕〔王者之路〕〔季先生你老婆在这〕〔异能精气〕〔全才天医〕〔林羽江颜小说全文〕〔江颜林羽免费小说〕〔足坛最强作死系统〕〔他是小狼狗〕〔蚀骨闪婚:神秘总〕〔重生九零,学霸小〕〔冷王的腹黑医妃〕〔绣华〕〔我老公超暖哒〕〔斗罗之暗神降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96、 14更
    小妻突如其来的无厘头,让宋巍觉得好笑。

    温婉见状,伸手推他,“你别笑,快说,我要真成了旁人眼中的异类,或者说我要遭天谴了,你还会不会要我?”

    宋巍敛去唇角的浅笑,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郑重,“那我陪着你一块遭天谴好了。”

    能从宋巍嘴里听到这样一句话,温婉觉得比山盟海誓还动听,她仰起下巴,“你说的,不许反悔!”

    “嗯,我说的。”

    温婉吸吸鼻子,鼓起勇气抬步往里走。

    虚云大师席地而坐,身上披着袈裟,眉须花白。

    听到动静,虚云大师睁开眼,目光首先落在温婉身上。

    温婉没敢与他对视,看向别处,只竖直了耳朵,怕错过大师说的任何一句话。

    虚云大师很快收回目光,指了指一旁的蒲团,“两位施主请坐。”

    温婉站都站不住了,哪还有那闲情逸致坐,扯了扯嘴角,她婉拒道:“没关系,我们站着就好。”

    闻言,虚云大师也不勉强,“不知二位施主因何来找老衲?”

    “……”温婉看向宋巍。

    宋巍对她点了点头,以示鼓励。

    温婉做了个深呼吸,眼睛盯着脚尖,出声道:“大师,我从小就有着跟旁人不一样的本事,能看到即将发生的不好的事,我这算不算泄露天机?”

    咬了咬唇角,温婉又补充,“会不会遭天谴?”

    虚云大师没急着回答,视线转向宋巍,“女施主能预知,那施主你呢?”

    不等宋巍开口,虚云大师接着道:“施主是否从小诸事不顺,霉运缠身?”

    宋巍默认。

    读书人常言,子不语怪力乱神。

    宋巍大概是个例外,他信命,也信有人能改命。

    他今时今日当官的命,全是发妻温婉亲手所改。

    要不是她,他会一直信守对兄嫂的承诺,此生再不踏足考场半步。

    他的下半辈子,顶多是开个私塾给村里的孩子启蒙。

    虚云大师酝酿了一下,然后给他们俩讲斗数星曜,讲夫妻宫,讲阴阳平衡。

    “……”温婉险些听睡着。

    她伸手提了提眼角,发现宋巍竟然听得格外认真。

    温婉不敢埋怨虚云大师给她一个凡人讲天书,默默坐在蒲团上,假装能听懂的样子。

    这堂课,虚云大师讲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不得不说,他的声音是真招瞌睡。

    温婉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打起精神了,然而最后还是歪靠在宋巍肩膀上睡着。

    “婉婉。”

    耳畔传来男人低柔的呼唤。

    温婉猛地惊醒,发现自己还在虚云大师的禅房内,大师已经老僧入定,旁边的宋巍眼含笑意地望着她,“还没睡醒?”

    想到自己竟然在大师面前睡着,温婉脸上一阵阵发热。

    出了禅院,温婉问宋巍,“大师说的那些,你都听懂了?”

    宋巍颔首,“听懂了。”

    “那他这么半天,到底说了什么?”温婉心中纳闷,她明明是来问自己会不会遭天谴的,哪成想被大师逮住就上课。

    天知道她是个笨学生,在鸿文馆那会儿先生讲的课她需要反复琢磨好久才能弄明白。

    虚云大师一来就讲天上的,对温婉来说简直太煎熬了。

    宋巍道:“坦白说,就是咱们俩的夫妻宫属于吉凶调和,我犯煞星,煞中又带有吉星,而你是吉星,吉中带着煞星,这样的组合符合阴阳平衡调和之道。”

    “……”温婉:“我、我想听句能听懂的。”

    宋巍失笑,“急什么?”

    “性命攸关的大事儿,我能不着急吗?”温婉直接在他面前亮爪子,“再敢拐弯抹角,我挠你!”

    宋巍一把抓过她的手,改为握住,声音慢条斯理,“说具体点,就是你这种本事,只在我身上管用,对外人就不行,大师的意思,只要你秉持善念,就不会招来灾祸。”

    “真的?”温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担忧了那么久的秘密,竟然轻而易举就让虚云大师给破了?

    “当然是真的。”

    ——

    回到家,温婉被告知二郎媳妇来了府上。

    她疑惑地看向云彩,“她来做什么?”

    云彩摇头,“奴婢不知,不过二太太看起来挺焦急的。”

    “好,我知道了。”

    雨天出行,回来后衣裙多少有些潮意,温婉回房换了一套,这才去往荣安堂。

    一进门就见二郎媳妇坐在桌边,宋婆子低声跟她说着什么。

    看到温婉,二郎媳妇激动地站起身,“三弟妹。”

    “二嫂今天怎么得空过来了,生意不忙?”

    “不是,我……我来是有件事想跟你和三郎说。”二郎媳妇的神色看起来有些踌躇不定。

    温婉在她对面坐下,“什么事,二嫂直说吧。”

    “我今天,看到三丫了。”

    像是怕温婉不信,二郎媳妇说完,又特地加了一句,“真的,我没有看错,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我不会认错的。”

    温婉没有接腔,第一时间去看宋婆子,见婆婆反应不大,猜想应该是自己来之前二郎媳妇已经说过一遍了。

    温婉眉心几不可察地蹙了一下,原本她都跟宋巍和宋姣说好了,三丫的事暂且不提,等往后想到办法再说。

    谁成想,二郎媳妇会阴差阳错地先碰上。

    敛去多余的情绪,温婉问:“二嫂在哪看到的?”

    见温婉没有质疑自己,二郎媳妇愈发地激动,“就在我们胡同出来的那条街上,下晌的时候没啥客人,我带着多宝去买东西,就看到她从马车里下来,跟她一块儿的,还有个十来岁的小子。”

    温婉再问:“什么样的马车?”

    二郎媳妇仔细回忆了一下,说:“不算太华丽,但瞧着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马车。”

    “三丫穿的什么衣服?”

    “是套桃红色的裙子。”

    “料子呢?”

    “这……我也没穿过好料子,认不出来啊!”

    温婉目色平静,“老实说,二嫂觉得你见到的那个人真有可能是三丫吗?”

    二郎媳妇嗫嚅着,“我也知道这很荒唐,可我的亲生骨肉,我总不能看岔眼吧?”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却长得相像的两个人不一定就不存在,如果二嫂坚持对方的容貌跟三丫一样,那么兴许只是凑巧而已。”

    不给二郎媳妇再开口的机会,温婉接着道:“听二嫂说来,对方像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咱家三丫什么样儿,你不清楚么?”

    温婉说完,就听得宋婆子一声轻嗤,“我刚说啥来着,你就是白日做梦,你偏说那是你闺女,你闺女就是个泥腿子,能跟人千金大小姐比?”

    二郎媳妇自知说不过婆婆,索性抿起嘴角没出声。

    温婉想到那天带着宋姣去见三丫的情形,只觉得无奈又无能为力,“对于三丫的失踪,二嫂心中有愧我们都能理解,可你也不能见人就说是你闺女,二嫂还要赶夜市的生意,我就不多留你了,来的时候是雇的马车吧?我让林伯送你回家。”

    话音落下,让荣安堂的丫鬟云霞送二太太出去。

    二郎媳妇起身的时候,还有些不死心地看了温婉一眼。

    温婉拍拍她手背,“除了三丫,你还有两女一儿,别太伤神了。”

    满怀期待地来,结果没人信自己,二郎媳妇只能黯然神伤地离开。

    等人走后,温婉说:“看不出来二嫂对三丫还挺上心。”

    宋婆子不觉得,“她那哪是上心,是过了几天好日子,有闲工夫忏悔自己干下的蠢事儿了,要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那几年,她顾自己都顾不过来,丢个闺女算啥?”

    温婉笑,“也不能这么说吧,二嫂对别人再不善,三丫到底是她的亲生闺女,虎毒还不食子呢,她不至于。”

    宋婆子投给她一个“你还年轻”的眼神,尔后翻过这一茬,问起他们去法华寺的事,“日头高照的时候你们不去,偏要挑在下雨天,你们两口子这是成心找罪受。”

    温婉道:“三郎说了,雨天香客少,不至于太拥挤。”

    宋婆子了解自家儿子,那是个打小用绳子绑都绑不去寺庙的人,今儿个却主动提出要去,绝对不会是去求个平安符那么简单。

    “干啥去了?”

    没等温婉开口,她又说:“别拿糊弄别人那一套糊弄我,老婆子为不爱听。”

    温婉心道,婆婆不去衙门谋个差帮公家办案真是可惜了。

    斟酌再三,她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之前我陪着一位朋友去了法华寺,去大殿求签的时候我没来由地觉得不舒服,然后意识到自己很怕见到佛像,我当时心里害怕,回来后跟三郎说了,我担心自己是因为泄露了太多天机所以在佛祖面前心虚,三郎知道以后才打定主意要带我去见虚云大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