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背靠吃货好〕〔末世神魔录〕〔诸天玩家在线〕〔仙医帝妃〕〔永恒圣王〕〔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山河揽月〕〔身为勇者被魔王俘〕〔迷糊小青梅:竹马〕〔我用美食拯救世界〕〔都市阴阳师〕〔最佳赘婿〕〔奶狗驯养手册〕〔魔鬼经纪人〕〔尚不知他名姓〕〔霸道兵王在都市〕〔枭妃倾天:妖帝,〕〔爷是病娇,得宠着〕〔军嫂重生记〕〔高武27世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99、 17更
    中饭过后,宋元宝回房睡觉。

    吃饭那会儿就挺困的人,躺到自己房里却翻来覆去没睡着。

    宋元宝郁闷地坐起来,抓抓脑袋,眼神瞥到自己身下的架子床,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失眠的原因——认床。

    这一年多,他已经习惯了玉堂宫自己房里那张能冬暖夏凉的大凉床,突然换个地方换张床睡觉,有些不适应。

    盯着架子床顶上,宋元宝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把那张床弄到手才行,否则自己将来失眠的机会更多。

    哥哥难得回来,进宝兴奋得睡不着,想去跟哥哥玩。

    温婉拦住,不准他去打扰元宝睡觉,小家伙就开始撒泼,尖着嗓子在自家院里叫。

    宋婆子听到,亲自过来问咋了。

    温婉斜了儿子一眼,跟婆婆说没事儿,进宝就是闲的。

    小家伙抓紧机会向奶奶告状,说自己想去找哥哥,娘亲不让去。

    “我当多大事儿。”宋婆子一把将他抱起来,“奶奶带你去。”

    温婉:“……”

    一刻钟后,进宝出现在宋元宝房间里。

    正巧宋元宝不困,跟他玩了会躲猫猫。

    小家伙玩累了,困意就来,倒在宋元宝床榻上不肯起。

    宋元宝给他盖好被子,伸手揉揉他的脑袋,“等哥哥出宫,就把那张大床带回来,到时候进宝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小家伙实在是太困了,迷迷糊糊中听到哥哥的声音,只敷衍地回了个,“噢……”

    ——

    玉堂宫。

    御膳房的午膳已经送来好久,赵熙一直埋头奋笔疾书,没有要动筷的意思。

    挽秋站在一旁,忍不住劝,“大殿下,您该用午膳了。”

    “撤回去吧,我没胃口。”

    赵熙未曾抬头,语气淡淡。

    挽秋微惊,往日里殿下是最讨厌浪费吃食的,所以卡好了每顿的饮食用量,基本上都会扫光,像今日这样原封不动让人送回去的,倒是少见。

    赵熙大概也想到这些饭菜被送回去会被倒进泔水桶,提笔的动作顿了顿,又改口,“算了,把它留下,你们几个分食了。”

    挽秋不免担忧,“殿下不饿吗?”

    “嗯,没胃口。”

    赵熙一般情况下不会对下人发脾气,只不过态度仍旧冷清清的。

    挽秋劝不住,只能找个食盒来把午膳都装里头拎出去给小宫女们分食。

    赵熙做了一会儿的功课,伸手捏捏肩,挽秋见状,出声道:“殿下,要不奴婢帮您按摩按摩?”

    “不必了。”赵熙合上书本,站起身,“更衣,我要去趟咸福宫。”

    赵熙生母齐贵妃是咸福宫的主位,里面还住着一嫔一妃。

    一刻钟以后,赵熙在挽秋的伺候下重新穿戴好,坐上软辇去往咸福宫。

    得知儿子过来,齐贵妃心中欢喜,让人备了赵熙爱喝的明前龙井。

    “熙儿,今日怎么得空过来?”

    赵熙道:“想母妃了,就过来看看。”

    “是吗?”齐贵妃伸手拨弄着腕上的手串,语带幽怨,“自打你那位伴读入了宫,本宫见你的次数,比见皇上还少。”

    赵熙似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儿臣大意了,往后定会隔三差五过来给母妃请安。”

    “隔三差五那倒不必。”齐贵妃能体谅儿子,“知道你忙,一个月能来看母妃那么两三回就行了。”

    赵熙没再坚持,他也明白自己做不到隔三差五。

    母子俩坐了会儿,齐贵妃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宫女的话,“宋皓是不是回去了?”

    “嗯。”赵熙颔首,“今年是乡试年,他准备下场,要提前回家备考。”

    “难怪早上本宫听到宫人们在说。宋皓给你伴读这么久,也算是尚书房的学生了,他考个乡试不成问题吧?”

    “解元不好说。”赵熙对宋元宝的能力做出评估,“但落榜的机会微乎其微。”

    “那倒也是。”齐贵妃笑道:“你父皇亲自给你挑的人,能力自然不会差。”

    从日常问到学业,从学业闻到伴读,齐贵妃终于把重点拎出来,“那个……熙儿,母妃听闻你让挽秋去守夜了?”

    一句话听出生母想问什么,赵熙长睫往下敛了敛。

    “母妃没别的意思。”齐贵妃道:“就是盼着你能早些把这关给过了。”

    赵熙随意拉个人挡箭,“太医说了,儿臣才十四岁,身子不成熟,不适宜过早行房。”

    十四岁的确是不宜行房,可齐贵妃作为大皇子生母,又如何不懂自家儿子的心思,他只是在找借口推脱罢了。

    听完他的话,齐贵妃忽然问:“熙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仪的姑娘?”

    赵熙不答反问,“母妃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本宫的意思是,你要真有了心仪的姑娘不必藏着掖着,大可以告诉本宫,本宫要觉得能入眼,自会去找你父皇商量。”

    赵熙回答,“儿臣目前一心向学,无心儿女私情。”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没有一丝变化,齐贵妃看出来儿子并没有撒谎。

    虽说天家的男儿就该“无欲则刚”,可无欲无求成赵熙这样的,未必就不让大人担心。

    母子俩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年轻女孩的嬉笑声。

    赵熙浑然未觉。

    齐贵妃看向一旁的宫娥,问:“谁在外面?”

    宫娥很快出去看了一眼,回来禀道:“回贵妃娘娘,是庆嫔的那位娘家侄女银欢和小宫女在外头踢毽子。”

    都在一个宫里住着,外边儿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主殿这边很容易听到。

    齐贵妃低声吩咐,“让她们动静小些,别吵到大殿下清静。”

    语气里,有明显的不悦。

    赵熙耳力好,已经听到齐贵妃的话,但没直接挑明,他站起身,“儿臣还赶着去乾清宫看父皇,就不打扰母妃休息了。”

    说完,头也不回朝着外面走。

    出了正殿就见外面有两个小宫娥簇拥着一位绿衣姑娘在玩踢毽子。

    隔着一丛花树,赵熙没多看,视线都还没触及到绿衣姑娘的那张脸,人就已经负手侧过身。

    刚往前走了两步,肩头被突然飞来的毽子打到。

    赵熙身形微顿。

    主殿里跟出来送大殿下的宫娥谷雨见状,当即发怒,“放肆!大殿下也是你们能随意消遣的?”

    两个宫娥脸色大变,齐齐跪了下去,“大殿下恕罪,奴婢们不是有意的。”

    一面说,一面给呆站在原地的薛银欢使眼色,“薛姑娘,那是大殿下,快跪啊!”

    薛银欢心疼地看了看已经摔坏的毽子,不得已跪下去,余光去瞟毽子,却因为毽子与人隔得近,瞥见那人洁净无一丝褶皱的云缎袍子。

    袍子的主人背对着她,身量颀长,挺如修竹。

    至此,薛银欢没再看,很快收回目光。

    没见薛银欢表个态,谷雨冷嗤一声,“外头来的没规矩,这宫里待久了的也不知道教一教吗?”

    两个小宫娥急得直冒冷汗,“都是奴婢们一时大意,不妨殿下会出来……”

    “闭嘴!”谷雨眼神不善,“都给我好好跪着,待会儿再来收拾你们!”

    谷雨说完,重整情绪上前,陪上笑脸,“大殿下,您这边儿请。”

    赵熙没回头,淡淡的嗓音,“算了吧,又不是多大事。”

    谷雨面上笑容不变,“殿下成天忙着读书,不了解后宫女人的手段,有些人,您别看她年纪小,那肚子里的弯弯绕可多着呢,谁知道毽子是怎么飞到殿下肩膀上来的,这种小伎俩,宫妃们早都用烂了。”

    又说:“殿下一向洁身自好,可千万要当心,您是贵体,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都能近身的。”

    赵熙偏头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跨出咸福宫大门便坐上软辇朝着乾清宫方向去。

    宫苑里,薛银欢和两位小宫娥还跪在原地。

    薛银欢袖中手指一根根收紧,尤其听到自己被人指桑骂槐,她只能努力保持镇定。

    谷雨走到三人跟前,“刚才是谁把毽子踢到大殿下身上的?”

    两位宫女想站出来挡刀。

    薛银欢没看她,声音有着压抑的冷静,“是我。”

    早猜到是她,谷雨并不意外,特地拔高声音,像是故意说给蔷薇轩里的人听,“上梁不正,下梁歪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