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桑榆陆凉城〕〔分身的次元聊天群〕〔学神今天表白了吗〕〔长生不老混都市〕〔荒野幸运神〕〔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妃倾天下:王爷请〕〔重生媳妇有点甜〕〔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你就吃点吧〕〔魔改红警在超神〕〔混蛋爹地妈咪要改〕〔落难男尊国的女尊〕〔极品天医〕〔衿生今世〕〔空间农女种田忙〕〔万欲妙体〕〔万灵苍穹〕〔最强重生之学霸女〕〔青梅竹马之丫头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09、 27更
    薛银欢在宫里养了半个月的伤,差不多能下地走动的时候,庆嫔找人将她送了回去。

    薛银欢走的时候,宋元宝就站在观星宝塔上看着。

    回来后,他在赵熙面前“啧”一声,“那姑娘真可怜,无缘无故卷入这么多是非,还被某个毒心毒肺毒舌的男人当着帝后的面骂没脑子,换我我得跳楼。”

    赵熙忽然看过来,“被毒了一年多,你怎么还不跳?”

    “可我是个男人啊!”宋元宝说:“我的存在不是为了跳楼,而是为了保护那些想跳楼的美人。”

    赵熙:“你要觉得可惜,娶回家当宝贝护着就是了,省得再见她受苦受难。”

    宋元宝眉毛往上挑,“此话当真?殿下要是点了头,我可就马上收拾东西回家娶媳妇儿去了。”

    赵熙深深看他一眼,“你来者不拒?”

    宋元宝:“多多益善。”

    “……”赵熙再一次被他没脸没皮的本事噎到。

    ——

    西北那边用一个月的时间将军队集结完毕,开始攻入西岳。

    首战虽然得了胜,却因为不够了解敌情,再加上入冬气候恶劣,大楚将士的适应能力远不如西岳人,苏擎带领的这支军队伤亡惨重,就连他自己也身中数箭,虽未伤及要害,被人送回来时已经昏迷不醒,军医正在马不停蹄地抢救。

    ……

    都督府。

    自打怀孕以来就少梦的林潇月这夜睡得很不安稳,老是梦到苏擎在战场上出了事儿,一会是被敌军万箭穿心,一会是中了毒当即身亡,一会又是他手底下的将士抬着他的尸首回来,棺材就停放在大门外。

    林潇月“啊”地一声惊醒过来,下意识看向床榻另一侧。

    那地方空荡荡的,已经几个月没人躺过。

    她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直喘气。

    在外间守夜的金枝听到动静,马上掌了灯走进来,见林潇月额头鬓角全是汗,当即吓了一跳,“七奶奶,是不是做噩梦了?”

    林潇月嗓子沙哑,看了眼窗棂方向,“什么时辰了?”

    窗棂有亮光透进来,她总觉得天已经大亮。

    金枝答:“寅时刚过,还早着呢,外面正在下雪。”

    林潇月突然抓住她的胳膊,“七爷呢?七爷那边有没有消息传来了?”

    金枝被林潇月的举动吓到,但还是尽量维持着镇定,“前两天刚来过信儿呢,说一切安好,让七奶奶放心。”

    “不,不对,我做梦不好,他一定出什么事了。”

    金枝掏出帕子,一面给她擦汗一面说:“梦都是反的,您可千万别胡思乱想,大夫都叮嘱了,怀孕期间不能劳神,否则容易动了胎气。”

    林潇月一想到梦中的场景,无法做到冷静镇定,心头的浮躁越聚越多,到最后,一把推开金枝的手,自己掀开锦被下了床。

    金枝见状,忙去把斗篷取来给她披上,又出声劝,“奶奶再担心七爷,也得保重自个儿的身体不是?您这样,奴婢看着心疼。”

    “金枝,我冷静不了。”林潇月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是出事儿了。”

    “不会的,是奶奶做了噩梦,一时半会儿没缓过劲来罢了。”金枝摇头,“七爷要是出了事儿,怎么可能传信给您?”

    “那些信,也不一定就是他亲笔所写,他手底下那么多暗卫,有人会模仿笔迹一点都不奇怪。”

    金枝无奈,“旁人都盼着好,怎么到了您这儿,就眼巴巴地盼着七爷出事呢?”

    “我也想他能毫发无损地回来见我。”林潇月再次捂着狂跳不止的心口,“可是我无法忽视自己的直觉。”

    “好好好,就算您的直觉是真的,咱总得先顾好眼前吧?”金枝的目光看向林潇月小腹,那地方已经有稍微的隆起,不太明显,但如果衣服穿得紧实一点,还是很容易看出来。

    金枝话音才落,林潇月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家伙狠狠踢了自己一脚。

    她痛呼一声。

    金枝忙问:“是不是哪不舒服?”

    林潇月无奈地低下头看着自己小腹,“不安分的小家伙。”

    金枝听出来是胎动,顿时松口气,“不是肚子疼就好,奶奶别干站着了,地上凉,还是躺回去吧,您不睡觉,小少爷都抗议了呢!”

    像是被金枝这句话说服,林潇月没再固执,听话躺了回去。

    孕期的困意说来就来,她后半夜没再做梦,一觉睡到天光大亮。

    雪势小了些,撒盐一般飘下来,外面走上一趟,冻手又冻脚。

    考虑到林潇月双身子,屋里除了烧地龙,还添着炭盆。

    苏擎官阶高,分到的炭质量上乘,数量也不少,一个冬天都烧不完。

    出不了门,林潇月只能坐在屋子里发呆,瞧着冷静,事实上心里还是揣着做噩梦的那件事儿,忐忑得厉害。

    她找不到人打听,更无法亲自去那么远的地方找苏擎,只能一遍一遍地在心里祈祷。

    金枝说:“七爷刚走那会儿,七奶奶已经去法华寺为他祈过福,七爷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金枝不提法华寺还好,一提,林潇月就想起那支签。

    她觉得更烦躁,让金枝闭嘴。

    金枝站起身,“奴婢去端些早食来。”

    厨房给她做了牛乳燕窝炖蛋,林潇月没什么胃口,想到腹中胎儿,还是勉强吃了一部分,剩下的让金枝撤下去。

    好不容易盼到晴天雪化了一部分,林潇月去花园里走了一圈,回来时小腿有些抽筋。

    金枝搀着她坐到软榻上,然后跪坐在绣墩上,力道均匀地给她捏腿。

    林潇月感觉到小腹传来一阵短而尖锐的刺痛,眉头狠狠皱了一下。

    金枝察觉到,问她,“可是奴婢的力道重了?”

    林潇月将手伸向小腹,那地方又恢复了平静,好似刚才的疼痛只是幻觉。

    “没事儿。”她摇摇头,不想让下人跟着担心。

    ——

    雪天外面冷,温婉闲来无事做了几套棉绒小衣和两双虎头鞋,全都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穿的。

    趁着进宝被公公带去花园里铲雪,温婉将小衣裳和虎头鞋打包好,坐上马车去了趟都督府。

    林潇月不妨她会来,惊喜之余亲自出来迎接。

    温婉下车站在冷风中,吐气成雾,“我又不是什么稀罕客人,那么客气做什么?让个下人出来接不就是了,你是双身子的人,万一脚下打滑出了意外,我可担负不起那个责任。”

    林潇月轻声抱怨,“你是不知道我这些日子怎么过的。”

    “跟谁没怀过似的。”温婉说,“你人在京城,无聊了还能出去逛街散散心,我怀着进宝的时候,有婆婆和后娘两个人不错眼地盯着,这也不让,那也不让,好家伙,险些给我闷坏了。”

    林潇月满脸惊奇地望着她,“你还有个后娘?”

    温婉反应过来,想到自己其实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娘,她抿了抿嘴,点头,“嗯。”

    “听起来,你后娘对你似乎还不错?”

    “只是没威胁到利益罢了。”温婉没忘记周氏险些伙同吴氏把她贱卖给镇上老爷做妾的事儿,“一旦涉及金钱利益,不见得真有那么好。”

    林潇月听出来这里头有故事,想也知道无非就是后娘虐待继女的那一套,她无意揭好友伤疤,将注意力转移到温婉手上。

    温婉手里是给林潇月即将出生的宝宝做的小衣裳和鞋子,用绸布包着。

    见状,林潇月笑着挑了下眉,“还给我送礼呢?”

    “想得美。”温婉说,“给你儿子的。”

    这话林潇月爱听,毫不客气地接了过去,没急着拆开,“就凭你这声‘儿子’,我肯定能生个大胖小子你信不信?”

    温婉急忙将自己摘干净,“你可别指着我这张嘴,我又不是算命的,再说了,你都多大人了还信这个?”

    “上次你们家进宝说得不就挺准?”林潇月坚信这家人的嘴巴开过光,“他说我会生个妹妹,结果真是个闺女,这回你在无意中说了是儿子,那就只能是儿子。”

    温婉汗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陈平江婉全文免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