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04、 22更
    就在宋元宝中举后没多久,宋巍他们每三年一次的政绩考核也跟着到来。

    今年因为左军都督苏擎首次出师西北一战大获全胜,光熹帝龙心大悦,考核标准有所降低,但凡三年内在政务上没有出大错的,基本都升了。

    宋巍和谢正也在其中。

    宋巍升一阶,从正六品侍读升为正五品学士,不仅地位和俸禄有所提升,职务也不一样,今后不再负责给光熹帝讲经读书。

    谢正升半阶,从正七品编修升为从六品史官修撰,负责修撰史书。

    ——

    被“强制”摆宴,“强制”议亲之后,宋元宝又在家休息了几天,于十月初收拾东西回宫。

    三宝公公告诉他大殿下在御花园,宋元宝片刻没耽误,重新换了身衣裳,直接去找人。

    宋巍已经升为学士,光熹帝今日传召他来最后一次讲史书,顺便把赵熙请过来一块儿听听,地点就在御花园。

    宋元宝赶过来的时候,他爹已经讲完回了翰林院,光熹帝摆驾回乾清宫,只剩赵熙还坐在亭子里品茶赏花。

    老远见宋元宝气喘吁吁地往这边来,赵熙视线落在他面上,“解元公急匆匆地这是要去哪?”

    宋元宝听到声音,脚下步子一停,被他那声“解元公”惊得来了个急刹。

    尔后捂着胸口直喘气,“大殿下就别取笑我了,在您跟前,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赵熙用眼神指了指对面的石凳,“坐。”

    宋元宝走进亭子。

    一旁的沐公公给他倒了杯茶。

    宋元宝先前跑得太急,也确实是渴了,咕咚咕咚灌下一杯热茶之后才勉强平复下来。

    “找我有事?”对面赵熙的声音幽幽。

    宋元宝讪笑,“这不是没在玉堂宫见着您吗?就朝这边儿来了。”

    赵熙似乎想到什么,投过来的视线变得饶有深意,“一连三场你都睡,最后睡出个解元来,当真好本事。”

    宋元宝听不出这话是褒是贬,低声道:“反正最终没给您丢脸就是了。”

    “你是没给我丢脸。”赵熙说:“自打你的光辉事迹被传扬出去,已经不止有一个人问我过去的一年里是不是苛待了你,没让你睡过一天好觉,古往今来,因病撑不住睡着的考生不少,但像你这样一睡睡三场最后还拿解元的,只此一例,你往后要是当上官,估摸着也能因为此事青史留名了。”

    说半天还是在生气。

    宋元宝马上赔笑脸,“我这也是难得有机会偷个懒。再说了,考场上的发挥全都是照着咱们平时在尚书房的水准来的,既然如此,我在一炷香之内答完题目,最后还拿了好成绩,殿下不是该夸我吗?”

    赵熙反问,“夸你什么?夸你一回去就没规没矩,还是夸你给我长本事了?”

    “……”宋元宝:“得嘞,要怎么罚,您就给个痛快话吧。”

    赵熙从他身上挪回视线,淡淡垂眸,长睫在眼睑处扫出弧状暗影。

    过了会儿,赵熙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朝着亭子外走去。

    宋元宝:即便生气,也永远不会表现在脸上,更不会直接承认,就没见过这么傲娇的人。

    他腹诽完,立刻抬步跟上。

    ……

    御花园里有一株古槐树,常有小宫女会对着它许愿,灵不灵验不知道,不过信的人挺多。

    赵熙和宋元宝一前一后过来的时候,老远见到那边有个少女双手合十在许愿,旁边跟着两个粉衣宫女。

    她背对而站,瞧不清楚容颜。

    两个小宫女眼尖看到赵熙,惊得脸色一变,急急忙忙跪下去。

    闭着双眼虔诚许愿的少女并未发现宫女们的动静,许愿的声音随风飘来。

    “古槐古槐,倘若你真的灵验,还请保佑我姑母能早日重获圣宠,为皇上诞下一儿半女。”

    许愿的少女正是薛银欢。

    她们几个有得罪大殿下的前科,小宫女怕薛姑娘一会儿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之言来,清清嗓子道:“奴婢给大殿下请安。”看到身后跟着宋元宝,又补了一句,“见过宋少爷。”

    薛银欢听到“大殿下”这三个字,眉心一跳,马上转过身来,双眼垂下看向自己脚尖,然后直直跪下去,“臣女薛银欢,见过大殿下。”

    自始至终都没看赵熙一眼。

    有了上回的教训,她深深意识到宫里这些贵人,尤其是大皇子这种级别的,能避开绝对不能招惹,就好像姑母说的,你自己可能是无心,但别人要想让你变成“有心”,变成“蓄意接近”,不过是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儿。

    薛银欢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偏偏挑在今日来御花园?

    “你是庆嫔的人?”赵熙记得“银欢”这个名字,曾经在母妃宫里听到过。

    少年皇子已经过了变声期,那把嗓音,像是浮冰上撒了把珠玉,要命的好听。

    薛银欢本想说自己是庆嫔娘家人,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不想给对方造成自己谄媚讨好的错觉,只淡淡回答:“正是。”

    “你刚才在做什么?”赵熙又问。

    “许、许愿。”薛银欢有些心虚。

    赵熙看向一旁枝繁叶茂的大古槐,淡淡掠唇,“碰上问题不自己想办法解决,对着树许愿有用的话,冷宫里何至于住进那么多妃子?”

    “……”薛银欢抿着唇角答不上来,她自己也知道没用,只是想找个精神寄托而已,谁料到会刚巧被这位撞见。

    眼下她便是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楚自己的行为。

    点点头,薛银欢从善如流,“殿下教训得极是。”

    她忽然很想知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薛银欢稍稍跪正,方便将余光投过去。

    然后,她看到一双深沉如墨的眸子,那样的眼神,淡至凉薄,让人完全忘了去关注他的容颜。

    想到那日自己无意中将毽子踢到他身上的事儿,薛银欢忽然觉得招惹上这样的人,被训斥一顿不足为奇。

    赵熙没有多做停留,很快侧身离开。

    宋元宝跟上去,走出好远他才出声道:“我发现那位姑娘看殿下的眼神有些古怪。”

    赵熙并未驻足,眼神睨向一旁的人,“怎么个古怪法?”

    宋元宝摇头,“说不上来,没准那就是爱慕的眼神,只不过我体会不来罢了。”

    赵熙问:“瞧得上?”

    “……”宋元宝猛地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一个劲摇头,“既然那姑娘是为了殿下而来,我可不敢觊觎。”

    赵熙不欲跟他掰扯,等到了玉堂宫门前,直接抬步跨进去。

    看着少年皇子挺直的背影,宋元宝忽然问:“殿下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这个问题似乎问住了赵熙,他脚步微顿,转过身来。

    宋元宝说:“殿下将来选正妃侧妃以及侍妾的时候,除了利益联姻,总有一个是照着自己喜好来的吧?”

    他特别好奇,在赵熙这种优秀到令人发指的人眼里,什么样的姑娘才叫完美,什么样的姑娘才能让他动心甚至是方寸大乱。

    等了半晌,赵熙来句,“将来只会有利益联姻。”

    意料之外的回答,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宋元宝闭上嘴巴。

    他以为赵熙不会再继续这种无聊话题的,却不想对方突然问:“你呢?”

    宋元宝愣了一愣,如实道:“我……我喜欢长得好看的。”

    “肤浅!”

    宋元宝觉得很无所谓,“我本来就是大俗人一个,要那么多内在干什么,长得好看,又孝顺我爹娘,我觉得就挺好。”

    瞥一眼赵熙,宋元宝道:“你别跟我说你们皇室挑妃子不看脸,那歪瓜裂枣,能让选进来吗?”

    赵熙:“……”

    这小混蛋的歪理总是一套一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