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甜心冤家〕〔超凡侵染〕〔陈青阳〕〔我不想继承亿万家〕〔六零娇妻有空间〕〔首富们,该还钱了〕〔斗转东南〕〔锦绣田园:骗个夫〕〔陆先生又上头了〕〔快穿之贪恋你的温〕〔你黑粉太多配不上〕〔跃出寒门〕〔佛系少女不修仙〕〔女神她有预言式乌〕〔夫君随本神上天吧〕〔我全家都是穿来的〕〔这个病娇有点甜〕〔三寸银河〕〔战士之天狼劫〕〔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06、 24更
    连个缘由都不问,直接就给她们俩扣上罪名,显然是有备而来。

    薛银欢没料到自己都要出宫了还能碰上这种事,一时之间有些无措。

    脚踝上被狗咬过的地方传来剧痛,她没站稳,一下子瘫倒在地。

    旁边的芷兰早就伏跪下去。

    但凡宫里的人,就没有不知道慎刑司的,那地方专管犯了错的宫人,一旦进去,没个皮开肉绽出不来,竖着进去躺着出来的宫女更是数都数不清。

    “昭仪娘娘恕罪。”芷兰哭声道:“奴婢是咸福宫的宫女芷兰,奉我家庆嫔娘娘之命送薛姑娘出宫,不曾想中途会跑出一只小白狗来,直接咬住薛姑娘的腿就不放,我家姑娘也是出于自保才会将那狗甩开,没想过要伤害它。”

    邓昭仪冷嗤,“笑话!小白都死了你告诉本宫你们不是故意?你们几个,赶紧的把人给我绑起来送去慎刑司,让那几个老东西好好逼供,看看到底还有没有同伙。”

    芷兰哭得愈发厉害,一面说着求情的话一面叩头,“昭仪娘娘,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薛姑娘吧。”

    “一个贱婢也敢跟本宫谈条件?动手!”

    薛银欢瘫坐在地上捂着被狗咬伤的地方,她唇上没了血色,几乎说不出话。

    再蠢,她也感觉到了狗牙齿上有毒。

    邓昭仪身边的几个丫鬟嬷嬷快速将她架起来。

    薛银欢站不稳,往前趔趄了一下,眼前有黑晕袭来。

    不多会儿,她的意识就处于模糊状态,看不清楚谁是谁,只感觉到自己被人拖着朝前走了一大截。

    “慢着!”

    正在这时,另一条小道上传来清越而威严的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见是苏皇后,立即扔开薛银欢,齐齐跪了下去。

    邓昭仪走上前请安,“皇后娘娘怎么来了?”

    苏皇后的目光落在薛银欢身上,“本宫路过此地,老远就听到这边有吵闹声,这是怎么了?”

    邓昭仪满腹委屈,一面捏着帕子擦眼角一面哭诉,“皇后娘娘可要为臣妾做主啊,皇上赐给臣妾的爱宠,被这个小蹄子一脚给踢死了。”

    邓昭仪食指所指的方向,正是薛银欢。

    不,不是这样的。

    薛银欢想解释,自己只是甩开那只狗而已,那样的力道,不足以弄死它,况且,自己中了毒,很明显那只狗之前就有问题。

    可她嘴唇翕动了几下,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反倒是额头上,一阵一阵的冒冷汗。

    恍惚中,她听到苏皇后说:“本宫能理解邓昭仪痛失爱宠的心情,可一只宠物,哪比得上人命重要?本宫记得,皇上常夸邓昭仪贤惠大度来着,那位姑娘明显是受了伤,邓昭仪平日里善良得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眼下能忍心见死不救么?”

    邓昭仪说了句什么,薛银欢没听清楚,跟着又是皇后的声音,“就算是看在本宫的面子上,你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把此事闹到皇上跟前了。”

    再然后,薛银欢就彻底陷入了昏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坤宁宫。

    苏皇后安排了宫女看守,见她醒来,那宫女忙问她还有没有哪不舒服。

    薛银欢抿着唇角。

    宫女又道:“姑娘当时被狗咬伤,邓昭仪不肯这么算了,要将你送去慎刑司,是皇后娘娘及时出现救了你。”

    感觉到小腿还在疼,薛银欢下不了床榻去见皇后,只能跟宫女说,“还请姑娘帮我转达,臣女多谢皇后娘娘救命之恩。”

    宫女颔首,“太医已经来看过,薛姑娘的伤口需要卧床静养,你先歇息,奴婢这就去转告皇后娘娘说你醒了。”

    薛银欢面露感激,又问:“庆嫔娘娘知不知道此事?”

    宫女摇头,“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要等姑娘醒来再问问你的意见,你若是想要庆嫔娘娘来探望,皇后娘娘便找人去知会一声,你若是想瞒着,坤宁宫自然不会有人将此事泄露出去。”

    薛银欢斟酌片刻,请求,“能不能别让我姑母知道,我不想让她担心。”

    “一切如姑娘所愿。”

    宫女说完,转身走出去,顺道将门给关上,直接去正殿见苏皇后。

    苏皇后歪靠在凤座上,面前摆着炭盆,殿内一片温暖。

    下首坐着的,正是先前在御花园上大吵大闹的邓昭仪,这会儿一改先前神态,正和苏皇后有说有笑。

    宫女进来后,依次给皇后和昭仪两位娘娘见了礼。

    苏皇后问她,“人醒了?”

    “醒了。”宫女回道:“她还让奴婢转达对娘娘救命之恩的谢意。”

    苏皇后勾起唇角,“看来是个知恩图报的,不错。”

    邓昭仪不解地看向苏皇后,“臣妾不明白,娘娘为什么要设这一局让她欠您一个天大的人情。”

    苏皇后莞尔,“要想看好戏,你只管把此事闹大,越大越好。”

    邓昭仪还是琢磨不透皇后的用意,不过她没敢多问,照着苏皇后的安排,下晌哭天抹泪地去了乾清宫,跟光熹帝告状说自己那只御赐的爱宠被咸福宫庆嫔的侄女薛银欢给弄死了。

    她哭诉的同时,意外发现大皇子赵熙也在。

    邓昭仪不说,光熹帝都想不起来有庆嫔这么一号人。

    他皱皱眉头,望向邓昭仪,“真死了?”

    “臣妾哪敢欺瞒皇上呀,小白的尸体刚下葬,皇上若是想看,臣妾这就让人刨出来。”

    说着,又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光熹帝道:“不就是一只狗,回头朕再赏一只给你就是了。”

    “可……可臣妾对小白是有感情的。”邓昭仪的眼泪断了线,不停往下滚。

    光熹帝捏着眉心,“你要实在觉得生气,训斥薛银欢一顿出出气就是了。”

    邓昭仪闻言,迟疑地看了赵熙一眼。

    光熹帝见状,瞳孔微缩,“有话就直说,在朕跟前,遮遮掩掩地成何体统!”

    邓昭仪磕巴道:“臣妾听人说,薛姑娘是大殿下亲近之人,臣妾不敢随意责罚。”

    光熹帝的视线,很快挪到赵熙身上,像是在寻求答案。

    邓昭仪仔细观察着赵熙的反应。

    皇后说,这些年别的宫妃特地带来找借口靠近赵熙的姑娘不是没有,但薛银欢是头一个让赵熙主动开口跟她说话的。

    赵熙对薛银欢可能有着区别于旁人的不一样。

    到底有没有,就全靠邓昭仪的这次试探。

    一旦赵熙想保下薛银欢,那么说明他对薛银欢有感情。

    对于一向坚不可摧的大皇子而言,动情就等同于有了致命点,到时候皇后大可凭着薛银欢欠她的人情想办法把那姑娘送到赵熙身边来。

    一个有了弱点致命点的人,对付起来不会那么难。

    “熙儿,你看上薛银欢了?”光熹帝的目光还盯着赵熙。

    赵熙的神情自始至终岿然不动,听到光熹帝问话,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满面疑惑地看向邓昭仪,“薛银欢是谁?”

    邓昭仪:“……”

    不等她说句话,赵熙带着质问的声音又传来,“本皇子从不认识姓薛的姑娘,昭仪娘娘却一口咬定她是我亲近之人,你这是道听途说,还是蓄意诬陷?”

    侧过身,赵熙直直对上光熹帝的双目,“还请父皇为儿臣做主。”

    邓昭仪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瞧着光熹帝变差的脸色,她急忙跪在地上,膝行上前,“皇上,不是这样的,臣妾没有诬陷大殿下。”

    光熹帝声音沉怒,“不是诬陷,那就是亲眼所见了?”

    “臣妾、臣妾是听宫人说的。”

    赵熙淡笑,“我不懂后宫规矩,倒是有一回听母妃训过宫女,说在没有切实证据的前提下,不管是宫人还是宫妃,禁止因为道听途说而损坏他人清誉。不过,昭仪娘娘是父皇的妾室,怎么说也算本皇子庶母,父皇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赵熙以退为进,正想说不跟邓昭仪计较了,就听得旁边光熹帝重重冷哼一声,“朕岂会因为一个女人让儿子蒙受不白之冤?来人,传朕旨意,邓昭仪居心不良,蓄意攀诬大皇子,即日起降为才人,打入冷宫,没有朕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探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凡侵染〕〔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我的甜心冤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