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牧野丽丽〕〔井泉传〕〔浮尘之外〕〔重生现代之最强女〕〔清穿小萌后:霸道〕〔任女〕〔豪门蜜爱,重生天〕〔妃要爬墙〕〔金粉〕〔不负相思便染尘埃〕〔天外来客之苏满〕〔重生之苍莽人生〕〔玄医暖婚:腹黑靳〕〔我的理由老公〕〔医武兵王〕〔黎隐传奇〕〔重启修仙纪元〕〔我的1982〕〔我的佛系田园〕〔星网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10、明明心里是在意的(28更)
    两人到了正屋坐下,林潇月这才迫不及待地拆开绸布包,见到里头做工精巧的小衣服和虎头鞋,顿时觉得爱不释手,“天哪,你的手也太巧了吧?”

    温婉说:“都是在鸿文馆学的,我在老家那会儿没人教,完全不懂刺绣,更别提针法花样了,做出来的东西只适合乡下人穿,上不得台面。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林潇月闻言,忽然一瞬不瞬地望着温婉。

    温婉被她看得不自在,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脏东西?”

    “嗯。”林潇月点头。

    温婉忙起身要去找镜子。

    林潇月一把将人拉坐下来,“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

    温婉意识到自己被林潇月耍了,无奈地翻了翻眼皮,“你又想做什么幺蛾子?”

    林潇月将小棉袄和虎头鞋放到一旁,拉过温婉的手,“我发现我如今是见你一回嫉妒你一回。”

    温婉笑问,“嫉妒我二胎怀了个大胖小子?”

    林潇月“嘁”一声,“别扯那没用的,温婉,你老实告诉我,中途离开鸿文馆有没有觉得很遗憾?”

    “遗憾肯定有,但我认为很值得。”温婉想到家中调皮却可爱的儿子,心中觉得满足。

    林潇月松开她,侧过头拨弄了一下温婉做的小棉袄,“你学东西虽然慢,但是慢工出细活儿,我觉得你要是继续留下学满三年,一定会很厉害。”

    “我觉得够了。”温婉说:“入鸿文馆的女学生,要么为了让自己多学东西将来能挑到好夫婿,要么是已经成了亲,就像咱俩这样,是去弥补一些基础性的东西。说白了,给自己正正规矩,将来跟圈里人沟通交流的时候才不至于那么丢人。而规矩礼仪方面,头一年先生差不多都教完了,后面两年教的都是技艺,虽说技多不压身,可我觉得,我学不学都一个样,反正又不怎么用得上。”

    “有道理!”林潇月很赞同,“不能我一个人惨,你跟着我中途离开,我觉得平衡多了。”

    温婉:“……合着我浪费了半天的口水,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呢?”

    “那不然还能怎么着?劝你再回去?或者跟你同病相怜抱头痛哭?”

    “哪都有你说不完的。”

    两人这会儿隔得有些近,温婉才发现林潇月面上扑了厚厚一层脂粉,她皱皱眉头:“都生过一个孩子的人了,怎么还不长记性?不出门的时候,这些东西能不用就不用,你底子挺好,素面朝天我觉得没什么呀!”

    温婉一面说,一面催促着林潇月去把脸洗了。

    林潇月不肯,“你就甭劝我了,我还不知道分寸吗?成天待在家里无聊,只能捣腾这张脸。”

    温婉总觉得林潇月言辞间有闪躲之意,“你要不洗,我可亲自伺候了啊!”

    “哎,不劳您大驾,我洗还不成吗?”

    拗不过她,林潇月让金枝打来热水,将面上的脂粉全给洗了。

    等擦干脸再回来,温婉发现她黑眼圈很重,整个人显出一股长久劳神的疲态。

    温婉大惊,“你这是怎么了?”

    见林潇月抿着嘴,温婉只好看向金枝,“你家七奶奶这是病了还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金枝紧张地看了林潇月一眼,见对方在出神,她支支吾吾地小声道:“七奶奶这段日子老是做噩梦,夜里睡不好,醒来又忧思过甚,府医不敢给她开方子吃药,只让晚上点些安神香,可奴婢瞧着,并没起到多大作用。”

    温婉抓住重点,推了推林潇月的胳膊,“你都梦到什么了?”

    林潇月侧着脸没看温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扭过头来,脑袋一歪靠在温婉肩上,低声道,“我当初就不该去法华寺,不该一时脑热去求签。”

    “怎么又跟求签扯上关系了?”温婉说:“当时在法华寺,你不都说了不信。”

    “我是不信,可我这几日老是做噩梦,老是梦到他战死沙场,你说这不是跟签文对上了吗?”

    温婉无语:“那签文上还隐喻你这一胎无法保住呢,眼下不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你就听我的,前线的事在没有得到准确消息之前,不要胡乱去揣测,你只要尽全力保住这个孩子,那支签上所有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签一旦不灵验,证明七爷在那边就不会有事,明白吗?”

    “真的?”林潇月原本没什么神采的双眼忽然亮了起来。

    温婉真心觉得她处境危险,“反正照你目前的情况是不可能保住孩子的,该怎么做,你自个儿掂量吧。”

    林潇月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小腹,“我尽量。”

    她能控制白天的情绪,控制不了夜间的噩梦,没做一次噩梦醒来,感觉小腹都会有些不舒服,请府医来看,又说什么问题都没有。

    温婉看向金枝,“往后去跟你们后厨说说,多做些有助孕妇睡眠的饭菜,那个安神香,能不点就不点,日子闻久了,不见得有好处。”

    “瞅着天气好的时候,多搀着她出去走动走动透透气,成天闷在屋子里不是什么好事儿,人一闲下来想法就多,到时候真出了意外,你们谁都负不起责任。”

    “奴婢记下了。”金枝对这位宋娘子莫名有好感。

    直觉上只要她在,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将注意力转回林潇月身上,温婉说她,“你与其成天胡思乱想,倒不如找几本书来,得空了就念给肚子里的小家伙听听,不是一直想把我比下去吗?让你儿子在娘胎里开始读书,一出生就比别人起点高,我就算怀了二胎,还能赶得上你?”

    林潇月听着她三两下就把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忽然笑出声。

    温婉气都快被她气死了,“你还有脸笑?”

    林潇月神色无辜,“不让笑,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哭?”

    温婉白她一眼,“别贫了,我说的这些,你不要当成耳旁风明白吗?否则到时候孩子没了,你家相公回来,你怎么跟他交代?”

    林潇月点点头说知道了,不多时,收了玩闹的心思,“温婉,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好不好?”

    “什么问题?”

    “你对宋大人,会不会有防备心?”

    温婉没能明白她什么意思,眼神很茫然。

    林潇月说:“举个例子,如果你知道他将来会三妻四妾,还会不会把自己的感情全数托付给他?”

    温婉心说,因为她那逆天的本事,怕是没有哪个女人能轻易近得了宋巍的身。

    三妻四妾?不存在的。

    不过林潇月既然这么问,就说明她是碰上这方面的问题了。

    “七爷要纳妾吗?”

    “暂时没有。”林潇月单手托着腮,显得有些郁闷,“是我一直处理不好自己跟他的关系,总觉得我们之间,缺少了什么。”

    说着,她看向温婉,“当年状元府出事,我去你们家待了一段日子,发现你和宋大人的相处模式很特别。”

    “特别?”温婉还是头一次知道,自己和相公稀松平常的小日子在旁人眼中竟然很“特别”。

    也或许,是她见识太少的原因,不了解其他年轻夫妻都是怎么相处的。

    “形容不出来。”林潇月回想起自己当年看到的画面,“就感觉你们俩是我见过的所有夫妻里面,最平凡也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对,我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把平凡的日子过得不平凡的。”

    温婉被她绕晕,“你就坦诚一点,直接告诉我你碰上什么事儿不行吗?”

    “……”林潇月酝酿好的话被她给打断。

    “是你和苏大都督之间出现意见分歧,他想纳妾,你不准?”

    除此之外,温婉猜测不到别的情况。

    “不是。”林潇月发了一会儿呆,似乎想到什么,忽然道:“我明白了,是信任,我跟他之间缺少信任。”所以她习惯了胆小,习惯了对他有所保留。

    明明,心里是在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