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都赵成风〕〔奇门医仙〕〔爱在晨钟暮鼓时〕〔农女有田超给力〕〔香辣农女:汉子,〕〔乔夫人她总想着离〕〔最强技能系统〕〔田园小福妞〕〔影帝大明星〕〔我的重生不一样啊〕〔离世双界引〕〔重生之都市魔尊〕〔特种医王在都市〕〔重生之修仙归来〕〔第一战妃:王爷清〕〔穿越末世之炮灰转〕〔喜当妈〕〔龙回都市〕〔遇见你遇见白月光〕〔娘子是狼是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20、糟老头子(2更)
    宋巍几乎没怎么想,直接脱口而出,“柒宝。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温婉问他,“哪个柒?”

    “账目上用的那个。”

    温婉不解,“既然是数字,为什么是柒?”

    宋巍解释得不紧不慢,“行七。”

    温婉瞬间明白过来,算上宋二郎家四个,她肚子里的排行第七。

    但还是觉得有点儿怪,“前面都没排顺序,突然这么排成吗?”

    宋巍说:“只是个乳名而已,大名会另外取。”

    ……

    宋家晚饭是长辈晚辈在一块儿吃。

    饭菜上桌时,宋婆子发现清淡了不少,问颠大勺的金妈妈,“这些菜是谁让做的?”

    金妈妈如实道:“夫人房里的云彩之前来吩咐老奴做得清淡些。”

    宋婆子了然,打算等吃完饭再单独问温婉哪不舒服,饭桌上人太多,又是相公又是儿子又是公公的,三郎媳妇面子薄,肯定不好意思说。

    只是宋婆子没料到,自己都还没开口问,宋巍就先在饭桌上坦白了,说温婉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

    宋婆子和宋老爹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停了吃饭的动作。

    一旁的进宝见爷奶都不吃,他伸出爪子,把那盘清蒸鱼拖到自己跟前,然后心虚地悄悄抬眼去瞧温婉。

    温婉等着公婆说话的同时,早就把小家伙的动作都看在眼里,见他偷偷看过来,她低声道:“先等着你爹给你挑刺。”

    即便中间隔着宋巍,温婉对儿子的警告也十分明显。

    小家伙想到自己某回吃得太急被鱼刺卡到的情形,没敢急着动筷。

    得知自己又要添个孙儿,宋婆子高兴得有些找不着北,兴奋了好一阵子,然后问温婉有没有请大夫看,胎像咋样,又说双身子的人不能再喝药,她第一胎是侥幸,第二胎可不一定有那么好的运气,让她平时注意保暖,别受凉了。

    温婉逐一回答了婆婆的问题,再应下婆婆的提醒,最后告诉二老,她平时都会注意,让二老不必担心。

    话到最后,又把自己和相公给宝宝去的乳名说出来。

    宋婆子想了想,问宋巍:“之前常听你说哪幅字画是谁谁谁的墨宝,你们取的名儿‘墨宝’是不是就这意思?”

    宋巍颔首,“娘猜对了。”

    “哎哟,那这还真是宝贝呢?”

    宋老爹眼神睨过来:“元宝进宝就不是宝贝了?”

    宋婆子声弱了些,“元宝进宝的时候,咱不是还在乡下吗?哪取得来什么好名儿,还不就啥顺口喊啥,招财进宝金贵倒是金贵了,听着没墨宝这么高雅。”

    宋老爹说:“你这是喜新厌旧。”

    宋婆子一听,不乐意了,“嘿你这糟老头子,当着儿子儿媳的面,你净拆我台是吧?”

    宋老爹拿起筷子默默吃饭。

    进宝在对面咯咯笑。

    宋婆子听到小孙子的声音,笑看着他,“进宝,你笑啥?”

    进宝说:“糟老头子~”

    宋婆子:“……”

    宋老爹哼哼,“让你当着孩子的面胡说八道,这下让他捡了话,往后他还不得见着谁都管人叫糟老头子?”

    宋婆子轻轻打了自己嘴巴子一下,忙去哄孙子,让他出去以后不准乱喊人,否则喊错了是要罚的,罚一个月不准吃肉肉。

    想到一个月不能吃肉,小家伙耷拉着脑袋,回答得有气无力。

    ——

    时间倒回白天薛银欢与她姨母伯夫人道别之后。

    她在街市上逛了会儿,没买什么东西,正准备回家,碰到一伙纨绔子弟纠缠不休。

    薛银欢只是个弱女子,不想落入那伙人手里,她唯有跑路。

    刚开始朝着人多的地方跑,谁知纨绔一号对周围人说她是他们家府上豢养的歌姬,趁着主人家不备偷跑出来。

    结果,引来更多的人要将她捉拿回去。

    前些日子在宫中见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薛银欢差不多已经能猜到这伙人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人蓄意安排要坏她名节,她愈发不敢松懈,提着裙摆拼命往前跑。

    常年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体力自然不如成天招猫逗狗的纨绔子弟,眼瞅着就快被人追上。

    薛银欢快速拐进一条巷子。

    这是条宽巷,放眼望去,一片灰扑扑的色调,两边房顶上还有未融化完的积雪,正往檐下滴着水珠。

    巷子很直,几乎一眼能望到头,除了第三户人家门口停着一辆不抬起眼的双轮马车之外,再没有别的地方可藏匿。

    薛银欢没时间犹豫,不管里面有没有人,她只能求救于这辆马车。

    马车是背对着薛银欢而停的,她跑过去才发现车夫没在上面,车厢里也空无一人。

    攀着车辕,薛银欢费力爬上去,心里琢磨自己能把这辆马车赶走的可能性。

    不等她多想,那伙人已经到了巷口。

    “我刚看到那小娘子往这边跑了,都给我追!”

    薛银欢吓得一哆嗦,险些直接栽下去。

    自己赶马车是不成了,她直接钻进车厢。

    车厢里很干净,没有摆放多余的东西。

    听着纨绔一号越来越近的声音,薛银欢心一横,蹲下身掀开坐垫敲了敲下面的木板,发现跟他们家的一样,是中空的,她快速打开那地方,怕动作幅度太大让马儿受惊,她尽量放轻,将自己藏进去。

    那伙人已经到了马车边,四下一瞅人没了。

    纨绔一号眯着眼看向马车。

    因为薛银欢刚才那番动作,马儿有些不安地动着蹄子,不断打响鼻。

    “在这里面,给我搜!”

    纨绔一号锁定目标,直接对几人发出命令。

    后面的纨绔二三四五号闻言,一窝蜂地朝着马车涌来。

    暗格里,薛银欢不停地冒着冷汗,心脏狂跳不止。

    她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不过仔细一想,要么是继母,要么是宫里那几位。

    继母还好,自己还有机会反击,可如果是宫里的主子,那就太可怕了。

    ……

    纨绔二号最先冲过来,一只爪刚掀开车帘子,这户人家大门内突然传来一声慵懒男嗓,“你们在做什么?”

    纨绔一号愣了愣,盯着来人看了眼,见是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当即冷笑起来,“小子,识趣儿的话就给爷乖乖呆一边儿去,别影响爷办正事儿,否则把你们扔去夜欢楼!”

    夜欢楼——京城出了名的小倌院。

    先前说话的紫衣少年显然并不认得这种地方,疑惑地看向旁边的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轻声解释了一番。

    紫衣少年略一沉吟,慢条斯理地走到马车边,直接扣住抓住纨绔二号准备掀帘的手。

    别看年纪小,那手劲不是一般的大,纨绔二号脸上的颜色都疼变了。

    纨绔一号见状,眉毛一竖,“呵,毛头小子这是打算跟爷叫板?哥儿几个,给我上!”

    话音才落,纨绔三四五号的拳头就朝着紫衣少年挥来。

    紫衣少年将纨绔二号松开,大力往后一推,撞到纨绔四号身上。

    几人很快打成一团。

    纨绔一号站在旁边,他没看清紫衣少年是如何动作的,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地花,耳朵里全是他那几位兄弟的痛喊声,等他缓过神,四个人已经全部倒地,少年很给面子的没打脸,但几人就是起不来,全都被伤到了穴位要害。

    纨绔一号没想到对方深藏不露,哪还敢小视,吞了吞口水,拱手颤声道:“少侠饶命少侠饶命,我们这就走,马上走。”

    话完,将倒地的那几个兄弟扶起来,很快消失在巷口。

    紫衣少年掏出帕子擦了擦手,看向一旁的白衣少年。

    “你倒是会享受,碰上事儿只管往后躲。”

    先前几人打斗的时候,白衣少年的确躲在清漆大门后面。

    闻言,白衣少年挑挑眉,“有您保护,我这个文弱书生自然甘愿往后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