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也许是今生的缘〕〔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主播小傲娇〕〔重生学神:封少娇〕〔穿越全能网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21、震惊世人的机关兽(1更)
    紫衣少年正是大皇子赵熙。 . .co

    他今日出宫是为了请这里的户主人齐老帮忙设计铸造一件暗器。

    而齐老此人是宋元宝为他引荐的。

    看着宋元宝那“吃软饭”吃得心安理得的态度,赵熙收回眼,没再看他。

    不多会儿,一个装束干练的护卫出现在巷口,走近之后,拱手向赵熙禀报,“属下已经打听清楚,齐老的确是机关大师,只不过性子有些古怪,他不想设计的东西,花多少钱都没用。”

    听到护卫这么说,赵熙想到方才自己把草图拿给齐老过目时,对方只粗略瞟了一眼就拒绝,说赵熙想要的东西太过简单,他不打算浪费时间。

    刚开始赵熙还想不通,那些草图可是他花了几个月时间才琢磨出来的,就连皇家兵器营的统领看了都赞不绝口,到了齐老手里,竟然就成了一堆没用的废纸?

    直到宋元宝无意中碰了齐老用帷布遮盖的机关兽,他才一时惊为天人,突然明白过来齐老为什么看不上自己的设计。

    赵熙长这么大,从未见过那么精妙绝伦的东西,利用机关原理,竟然能将看似寻常的材料组合到一块,让它自发动作,只要懂操作,还能攻击人。

    赵熙当时就在想,这种东西如果能放大十倍二十倍甚至是更大,让它出现在战场上,大楚将士就能减少牺牲,从而更大程度地保证打胜仗的可能性。

    出门前,齐老还对他说了一句话,“年轻人,等你手底下的人找到更为复杂的机关兽图谱,你再来见老朽也不迟。”

    这句话,摆明了对方一早就知道他的皇子身份。

    ……

    两人相继上了马车,由护卫赶车。

    即将出巷子的时候,赵熙挑帘往齐老的宅子方向看了眼,尔后放下帘子收回视线,对宋元宝说:“我并没有让人去找过什么图谱,齐老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元宝想了想,问:“会不会是你父……父亲?”

    赵熙闻言,陷入沉思。

    今日之前他没见过机关兽,但是曾在史料记载上翻阅到晋朝有个专门设计机关兵器的刘姓家族,那个时候他们国家正在遭受外敌入侵,当时的帝王就请了刘氏家主入宫设计,最后凭着那批威力强大的兵器以少胜多,强势扭转战局。

    可惜的是,帝王猜忌心太重,他担心刘氏家族日后会伺机谋反,索性卸磨杀驴,血洗了刘氏一族。

    这件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说法——

    帝王见识到机关兵器的厉害,想将其据为己有,逼迫刘氏家族交出所有图谱,家主不肯,就遭到了灭族,那些图纸,十有*随着刘氏家族一块被粉碎了。

    赵熙想到这儿,心念一动,难不成,父皇真的让人在暗中寻找兵器图谱?

    可晋朝隔现在都几百年过去了,怎么可能还找得到?

    ……

    座椅底下的薛银欢冷汗涔涔,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阴差阳错之下上了大皇子赵熙的马车。

    更没想到的是,大皇子竟然会在今日出宫。

    暗格空间***仄得很难受,薛银欢想好好喘口气都不能,她只能尽量放轻呼吸。

    透过暗格前挡板上的小方孔,她隐约看到座椅上垂下来的袍角,是华贵的紫色,绣图上穿插了暗银线,从薛银欢的角度,能看到细碎的光芒。

    马车还在继续朝前走。

    薛银欢已经闷在暗格里许久,开始头晕眼花。

    好在驾车的人技术平稳,不至于让她觉得太难受,撑到皇城门口应该不成问题。

    薛银欢正在琢磨一会儿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下去,突然察觉到车厢内原本正在说话的二人已经收了声,这会儿除了外面的车轱辘声,里头安静得落针可闻。

    她尽量屏住呼吸不让自己露出破绽,却没料到赵熙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点香。

    香薰的味道乍一入鼻,有轻微的不适感。

    薛银欢又是在暗格里闷了那么久的人,自然受不住,她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

    紧跟着,她被自己的喷嚏声吓得面无血色,竖直耳朵去听,发现车厢内除了安静还是安静。

    几个瞬息之后,少年皇子低沉的嗓音传入耳,“还不出来,要我亲自请你么?”

    宋元宝啧一声,“这刺客藏得也太没水准了。”

    不用与赵熙对视,薛银欢也能想象得到他那双凉薄的眸子。

    咬了咬唇,她小声道:“你们俩先让一让,我才能出来。”

    宋元宝兴致更浓,“竟然是位女刺客?”

    赵熙没说话,起身让开来。

    方才点的香有让人全身筋骨酸软的妙用,他和宋元宝已经提前服过解药,无须担心,至于暗格里这位,饶是她身手再好,出来也不可能再使得上力。

    薛银欢扒开暗格的推拉门,好不容易爬出来,却发现浑身上下虚软得厉害。

    她拼尽全力想站起来,然而起身到一半,人就往前栽。

    没有人伸手接住她。

    赵熙是不可能那么做,他直接闪身让开。

    宋元宝是不敢那么做,他已经看清楚躲在车厢内的女子正是薛银欢,不用想,肯定是为了大殿下来的,人家一心想着大殿下,他要是伸手去接,难免有肢体接触,实在不妥。

    于是乎,两位衣冠楚楚的少年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如花似玉的美人摔趴到地上。

    薛银欢下颌撞到地板,疼得倒吸口气,但意识还算清醒,此刻满心后悔之前没有听从姨母的话继续去逛街,否则哪会发生这么多糟心事?

    不等她想完,赵熙没什么情绪的眼神已经扫过来,“第一次将毽子踢到我身上是意外,第二次在古槐树下碰到是巧合,薛姑娘,这第三次的理由又是什么?”

    “我……”

    薛银欢眼底露出百口莫辩的无力感。

    过了会儿,她声音低低,“如果臣女说这次也是巧合,殿下信不信?”

    赵熙让外头赶车的护卫停下,命令薛银欢,“下车!”

    薛银欢刚松口气打算下去,又想到什么,不得不回过头看着赵熙,“臣女先前遭人追杀,多亏大殿下出手相救,心中感激不尽,您看……您能不能好人做到底,送我出这条街?到街口我一定下去,不会纠缠于殿下。”

    “下车!”赵熙的声音比先前冷了几个度。

    薛银欢没办法,只能向宋元宝投去求助的眼神。

    宋元宝摊手,“大殿下眼里没有儿女情长,只有利益交换,你若是想留下也成,总得付出点什么吧?”

    这是变相给她个机会。

    薛银欢立即抓住关键点,“你们方才说的齐老,我认识。”

    赵熙眉目微扬。

    薛银欢解释道:“他跟我祖父是好友,偶尔会去我们家喝酒,有一回我去给他们送酒,在门外听到齐老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赵熙问。

    薛银欢说:“除非殿下答应送我出这条街,否则臣女没有坦白的必要。”

    赵熙轻呵一声,“本皇子倒是小看了你。”

    见对方抿紧了唇不打算再说,他终于松口,“说吧。”

    薛银欢指了指自己身上,“殿下给我下了毒。”

    赵熙用眼神示意宋元宝将解药给她。

    薛银欢费力接过,服下解药确认自己已经能动弹自如,她靠着侧壁蹲下,将自己听到的话复述出来。

    “齐老说,他一直在等神兵现世。”

    “神兵?”宋元宝追问,“什么神兵?”

    薛银欢仔细回忆着,“他醉得不轻,说的到底是刘还是柳,我没听清,我祖父也不懂,只当他是在胡言乱语。”

    说到这儿,她怯怯抬眼去看赵熙,“不知道这个对殿下有没有帮助?”

    赵熙没吭声。

    他再次想到刚才见齐老的情形,齐老说还有更厉害的机关兽,那么是否说明刘氏神兵其实就是能让世人为之震撼的庞大机关兽?

    难道当年刘氏一族被灭,图谱非但没有被毁,还被完整保存了下来?

    想到有这种可能,再结合皇室有人在秘密寻找图谱,赵熙心中有了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