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奶爸的逆袭〕〔妃要爬墙:王爷来〕〔直播之无敌西游〕〔琳琅的理想人生〕〔正气复苏〕〔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超级无敌大胖子〕〔重生八零:家有媳〕〔第一战神〕〔日娱秋叶原48〕〔萧萧梦里天使来〕〔逆世丹皇〕〔闪婚总裁契约妻〕〔明朝大纨绔〕〔与仙为途〕〔左苏〕〔最强妻管严〕〔山河运〕〔重生之都市仙帝〕〔七零甜妻太撩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28、寸心方丈竟是柳先生本人?(1更)
    齐贵妃在玉堂宫坐了半个时辰就回去了。

    宋元宝见她走远,这才寻着机会来正殿,见赵熙手捏炭笔画着什么,他走过去一看,正是那日在齐老宅子里见到的机关兽,只不过画得不太像。

    宋元宝在他对面坐下,自己倒了杯茶喝上,漫不经心地问赵熙,“对于今日的刺客,大殿下可有什么看法?”

    赵熙执笔的动作缓下来,“皇室子息单薄,我一旦出了事,对很多人都没好处,包括皇后。”

    宋元宝:“所以您的意思是,苏家被排除在外?”

    赵熙默认。

    苏皇后最想做的,是杀了他母妃顺理成章将他寄养在名下,而并非杀了他。

    “那么,是谁如此迫不及待想要取殿下性命呢?”

    赵熙莞尔,“自然是,我死了他能捞到好处的人。”

    宋元宝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想,却不敢说出来。

    他怀疑端妃,可是端妃以前在宋家住过半年,瞧着不像是心狠手辣之人。

    他走神之际,赵熙已经抬手,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字。

    宋元宝探出脑袋一瞧:梁。

    端妃刚好姓梁。

    “不能够吧?”宋元宝还是不愿意相信。

    赵熙看过来,提醒他,“别忘了,端妃娘家的背景也不弱。”

    现任内阁首辅杨振是端妃的舅舅,这样的背景,的确不弱。

    “殿下是怀疑,这次是梁家人动的手?”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分明已经猜到凶手,赵熙却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话说得不紧不慢。

    他不急,宋元宝急了,“那您打算怎么办?”

    “等。”

    “等?”宋元宝瞪眼,“您可真行,刀都架在脖子上了还能沉得住气?”

    “梁家人想要杀我,无非是为二皇子铺前程,我总不能去找个奶娃娃算账,而目前,父皇还没有给我参政的权利,凭我的本事,对付不了内阁首辅。”赵熙说:“我能做的,就是等着父皇点头让我参政,只有在朝中站稳一席之地,我才能有说话的权利。”

    宋元宝托着下巴,“殿下今年已经十五岁,其实只要你开句口,皇上会答应让你参政的吧?”

    “我自己开口,跟父皇主动开口,完全是两码事。”

    “好吧。”宋元宝相信这个人自有打算,不再纠结于刺客的事,转而问起薛银欢。

    “殿下如今有了侧妃,三年后是不是还会有正妃?”

    听着他那语气,赵熙再次抬眼看来,“怎么,怕我的正妃进门把你挤出去没地方住?”

    “开什么玩笑?我又不在宫里待一辈子,等你娶正妃,我差不多也要殿试了,殿下说过的,十八岁放我出宫。哦对了,别忘了那张大凉床,到时候一并给我运出去。”

    后面宋元宝还说了什么,赵熙没听进去,他忽然想到一件事,问宋元宝,“如果你在临终前藏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要怎么做才能保证就算过了几百年,后世之人也能找到准确方位?”

    这话题转的太快,宋元宝险些跟不上趟,狐疑地瞅着他,“有多重要?”

    “足以影响后世国运。”

    宋元宝陷入沉思。

    几百年的时间,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位置可以固定,但地形会发生变化,藏在地下恐怕不容易找到。

    “如果是我,肯定找个宝塔古刹,几百年不倒的那种。”这是宋元宝深深思索过后得到的结论。

    宝塔古刹,赵熙不是没想过,可晋朝留到现在的古刹何其多,没有方位指示,上哪去找?

    看来,还是得等脱墨师傅把双层画揭开才能知道柳先生到底把图谱藏在哪。

    见赵熙不吭声,宋元宝又问:“你们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上次齐老口中所说的机关兽图谱?”

    赵熙信得过宋元宝的为人,不怕他会随意泄露出去,点了点头。

    宋元宝突然乐了,“我要是能设计出那么绝妙的机关兽,肯定要弄个大机关将图谱一层一层地封锁起来,不让人轻易找到,否则落到歹人手里,天下要大乱的。”

    宋元宝的话,让赵熙灵光一闪,他忽然道:“跟我来。”

    “做什么?”宋元宝有些莫名其妙。

    “看画。”赵熙让三宝公公备了软轿,带着宋元宝直奔乾清宫。

    今日正旦,是皇帝一年到头难得的假期,卯时大朝会之后他就去了端妃的永和宫看二皇子赵诺。

    赵熙带着宋元宝过来的时候,光熹帝和崔公公都不在。

    留守在乾清宫的小公公跟赵熙说明了情况。

    赵熙道:“我不见父皇,是有件东西落在这边,现在过来取。”

    “这……”小公公十分为难,崔总管不在,他们不敢擅做主张让大皇子进去。

    赵熙看着他,音色偏冷,“误了本皇子的大事,你负得起责任吗?”

    小公公不敢得罪大皇子,最终还是把二人放了进去。

    赵熙知道他父皇藏画的地点,很快将四幅都取出来,一一挂在墙上。

    然后他惊奇地发现,昨夜跟宋巍一块儿看的时候,能轻易感觉到画中画的存在,可现在再看,就完全找不到了。

    他马上联想到是灯光和角度的问题,可能因为如今是白天,所以下面那张画显不出来。

    宋元宝的目光从四幅画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万里春上,这幅画他最眼熟。

    当初在宁州,他爹的师父亲自上门赖在宋家好长一段日子不走,为的就是它。

    虽然宋元宝不明白他爹的画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帝寝宫里,不过这四幅画挂在一块,他觉得很别扭。

    指着“千丈雪”,宋元宝问,“为什么这幅画的意境跟其他三幅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宋元宝总觉得柳先生画的是他自己,可柳先生什么时候变成僧人了?

    千丈雪是冬夜行僧叩门借宿图,另外三幅分别为山涧兰花、烟波飞鸟和松鹤图。

    宋元宝眯着眼,“我爹跟我说过,柳先生这四幅画是一套,可我瞧着,似乎只有名字是一套,画里面的内容,压根看不出来有联系。”

    “名字也很怪异。”赵熙说:“跟画搭不上边。”

    宋元宝又仔细斟酌了一下,“四个名字乍一听像是暗喻季节,可一想又不对,百寸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赵熙摇头,显然也不懂。

    研究一无所获,他并不气馁,等脱墨师傅来,所有真相应该就能水落石出。

    二人没待多会儿就离开了乾清宫,继续按部就班地上课。

    ……

    上次宋巍主动带温婉去法华寺见虚云大师请教他关于温婉的预知能力,虚云大师有一句话暗示了温婉过不了多久就能添喜。

    如今真怀上了,宋巍觉得有必要再去见见大师。

    他跟温婉商量过后,趁着年假得空,夫妻俩又去了一趟弥勒山。

    见虚云大师之前,先碰到苏尧启,他刚从后山回来。

    温婉面露疑惑,“上次见你,你也是从后山回来,难道小师傅是在后山修炼?”

    苏尧启摇头,“后山供奉着第一任方丈寸心的雕像,师父让我隔段时间就过去打扫。”

    “寸心方丈?”宋巍快速捕捉到关键信息,“法华寺还有方丈的法号叫寸心?”

    苏尧启颔首,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觉得很怪,“我曾问过师父,他说法华寺在晋朝时期叫护国寺,第一任方丈法号寸心,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塑像的方丈,至于塑像的原因,恐怕也只有师父知道。”

    温婉察觉到身旁男人有些不对劲,小声问,“相公,怎么了?”

    宋巍回过神,冲她笑笑,“没事,咱们先去见见虚云大师。”

    ……

    哪怕寺中香客如云,宋巍和温婉也没用多久就见到了德高望重的虚云大师。

    大师刚讲经论法回来,对着夫妻俩打了个佛号,那脸上慈和的笑容,像是在此等候对方已久。

    宋巍心中对那位方丈诸多疑问,进了禅房,他先把别的事撂在一边,直截了当地开口,“先前在禅院外听释空小师傅说起寸心方丈,大师能否让我听听他的故事?”

    虚云大师微微一笑,“施主能问到他,想必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宋巍一贯沉稳的面上露出愕然之色,“难不成我猜的没错,寸心方丈就是柳先生本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