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常魔兽见闻录〕〔诸天尽头〕〔仙缘福泽农家女〕〔冥婚霸宠:天才萌〕〔我的未来电台〕〔综艺大导演〕〔无敌剑神〕〔无限神装在都市〕〔我是地球治理者〕〔最强终极兵王〕〔拜见君子〕〔隐婚心尖宠:靳爷〕〔武修为帝〕〔星临诸天〕〔留里克的崛起〕〔卜筑〕〔靳先生他最苏了〕〔启灵传〕〔婚内有诡:薄先生〕〔重生之最强蜜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30、老夫老妻,还吃什么醋?(1更)
    温婉坐在屋内跟儿子吃东西,抬头见男人立在红木栏杆前,眼神注视着某个方向,她略有好奇,“相公在看什么?”

    “看下面的百姓猜谜。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巍没跟她说脱墨大师的事,笑着回头看她,“想不想要那盏压轴灯?”

    “想要。”温婉点头,“不过去年的最后一盏灯就是你拿的,总得给别人一个机会,今年不拿了,看看就好。”

    进宝跟着他娘学:“看看就好。”

    温婉瞥了眼吃得满嘴油光的儿子,忽然想到什么,又将目光落到宋巍身上,“相公还是去把灯拿回来吧。”

    宋巍不解,“方才不还说不要了?”

    温婉声音低了几分,“我想送去都督府。”

    苏擎没回来过年,林潇月这段日子一直闭门不出,想来心里并不好受。

    宋巍很快明白温婉的心思,他带着进宝下楼去,没多大工夫就把压轴灯提了回来。

    温婉听到推门声,望过去,见进宝拎着个花苞形状的大灯,灯没点着,但外头街市上华光璀璨,足以让温婉看清楚花苞灯的的样子……很普通。

    “这就是所谓的压轴灯?”温婉脸上写着“大失所望”四个字。

    “这灯可厉害了。”进宝小爪子扬了扬,“它会开花。”

    “开花?”温婉看向宋巍。

    瞧出小妻眼中的好奇,宋巍唇角噙笑,“底座里有机括,在灯不亮的情况下,是花苞状,灯一点燃,花瓣就会徐徐往外开,开花以后放到水中会随机变色,再随着颜色而变换出不同的形状。”

    温婉从进宝手中接过花灯仔细瞧了瞧,“这么说,它不止是莲花一种形状?”

    “嗯。”宋巍指了指灯瓣上细小接头,“花瓣是拼接,而并非整块,能灵活移动,在底座机括的作用下组合出五六种不同的形状,之前在灯楼上主事曾亲自展示过,我看到有福袋、聚宝盆这样的形状。”

    被宋巍一解说,温婉顿时觉得这个初看不怎么样的灯十分神奇,“也太妙了吧,什么人设计的?”

    “听说为了造出这盏灯,灯楼花重金请了数十位匠人,这其中,可能有人懂机关术。”

    温婉道,“每年都花重金造压轴灯,结果最后白送人,灯楼出手可真阔绰。”

    “花钱造名声罢了,各取所需。”

    温婉没有反驳,抬头看看天,今夜无月,被满城华丽灯火映照得估不出时辰。

    正巧,鼓楼那边在报时,温婉侧着耳朵听清楚,眼下已经戌时七刻。

    虽然今夜不宵禁,温婉还是怕去得晚了林潇月已经歇下,她跟宋巍说:“相公带着进宝先走,我去都督府坐坐,很快就回家。”

    宋巍放心不下,“我陪你去。”

    “真不用。”苏擎不在,温婉考虑到他去了尴尬,“我就是去送盏灯而已,不会耽搁太久的。”

    “那你再等等,等卫骞回来,我让他亲自护送你去。”

    温婉听得出,他在顾虑自己的安全。

    哪怕她能预知,每次碰到这种事,他还是站在丈夫的立场,尽可能地想办法保护她。

    温婉听着男人低稳的语气,不觉笑开,“那么紧张做什么?”

    说话间,卫骞已然带着先前那位醉汉的情报回来。

    温婉一般不会插手宋巍公务上的事,见二人在廊上低声浅谈,她主动避让开。

    卫骞带回了醉汉的详细住址,离宋府不算远。

    “属下向周围的邻居打听到醉汉姓褚,二十几年前在户部任过职,后来不知为何被罢了官,自那时起,他便成天买醉到如今。”

    宋巍听罢,沉默了会儿,吩咐,“派人暗中盯着,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过了今夜,我亲自登门拜访。”

    又说:“夫人要去都督府,你跑一趟,务必保证她的安全。”

    “属下遵命。”

    ……

    天色已晚,进宝在犯困,温婉没有带上他,让他跟着宋巍走,自己坐上马车去见林潇月。

    外面满城烟火,华灯绚烂,人声鼎沸,都督府内一片冷清,下人们进进出出都没敢发出太大声音。

    门房早已熟识宋夫人,见着温婉,都不用她说什么,就急急忙忙跑进去禀报。

    林潇月坐在廊凳上,望着院子发呆。

    金枝推门出来,悄声说小姐已经哄睡着。

    林潇月嗯了声,再没有更多的言语。

    金枝看得直叹气,从除夕到今日,她劝了不知多少回,七奶奶一直是这个状态。

    她正琢磨着怎么开解女主人,二门上的大丫鬟朝这边走来,说宋夫人来访。

    听到温婉来,林潇月的面色才稍稍有了转变,尔后像是刚想起来今日上元节,她问了句,“一个人来的?”

    “是,就宋夫人自己。”

    “我知道了。”林潇月示意金枝,“去把人请进来。”

    不多会儿,温婉出现在林潇月房里,“我昨天就让人递了帖子过来,邀你今夜一块儿赏灯,你倒好,不回信也就算了,大过节的还把自个儿闷在屋子里,在生谁的气呢?”

    林潇月找借口搪塞,“阿暖今夜早早就犯困,我丢不开手。”

    听出来对方在撒谎,温婉也不戳穿她,指了指自己带来的大灯,“送你的。”

    林潇月看了眼,表情有些一言难尽,“这是你亲自挑的?”

    “猜字谜赢来的。”温婉说。

    “那看来你今年也没猜对几个。”灯楼每年的模式都一样,字谜越到后面,赢的灯越好看。

    温婉拿来的这个,没瞧出有什么特点。

    “管他呢!”温婉弯腰将大灯提起,“去你们家湖边吧,先点着了再说。”

    林潇月没拒绝,让人看守好阿暖,考虑到温婉是孕妇,她没有再让她去拎那盏灯,让丫鬟代劳。

    注意到温婉肩上披的是自己送的那件斗篷,林潇月挑眉,“你要是喜欢,我衣橱里还有好几件时兴样式的,一会儿只管去挑。”

    温婉道了声不用。

    “我这不是怕你冻着我干儿子吗?”

    “与其关心别人,倒不如多关心关心你自个儿。”温婉睨她一眼,继续朝前走。

    得知七奶奶要过来,下人们已经提前将湖边的灯座都点亮。

    水榭里安置了火盆,推门进去,顿时一股暖意袭来。

    二人靠窗坐下,让下人出去点灯。

    林潇月的注意力原本不在灯上,却在亮灯的瞬间被吸引住。

    但见原本十分普通的花苞呈粉白颜色徐徐绽放,入了水,颜色慢慢加深变红,花瓣也在迅速移动重组,很快变成红色福袋样式,迎着俩人的这面还写着一个大大的“福”字,不多会儿,又变成了聚宝盆、大金元宝……

    林潇月看得目瞪口呆,“这是答对多少题换来的?”

    “一百。”

    “那肯定不是你。”林潇月在京城待了这么多年,灯楼没少去,每年出的字谜都会比上一年难,尤其是压轴那几道字谜,有两年都没人猜出。

    温婉虽说在鸿文馆上过学,可她学的东西比较杂,不是专门念书,要说才情,大概有几分,但要说能答对灯楼的谜题,可能性太小。

    被好友拆穿,温婉也毫不在意,“你管他谁猜来的,好看不就得了?”

    “倒也是。”林潇月赞同地点点头,“看来为了讨好我,你没少花心思啊!”

    “要不是为了阿暖,你当我真乐意讨好你?”温婉满脸嫌弃,“只可惜她睡得早,没见着,不过也没关系,灯就留在你这儿,你想什么时候给她看,就什么时候给她看。”

    林潇月忽然问:“宋大人赢的压轴灯送给了我,你自己不吃醋?”

    温婉有些无语,“你别偷换概念,这灯他送给了我,那就是我的,我再转手送给你,跟他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再说了,都已经成亲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还吃什么醋,幼不幼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最废女婿〕〔残阳如血剑气如霜〕〔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农园医锦〕〔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