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35、以牙还牙(2更)
    这个“们”字,意义十分深远。

    赵熙不由得偏头望着宋元宝,确切地说是在打量,好半晌才对所观察的货物做出客观评价,“本事不赖。”

    宋元宝讪讪地应了一声,“啊。”

    语气像是没反应过来,又像是认同了赵熙的说法。

    赵熙将目光挪到宋巍身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图谱成立神兵司,我挺意外,也挺高兴,神兵司的将来,就全仰仗宋司丞了。”

    “殿下言重了。”宋巍说:“在其位谋其政,微臣既然任了司丞,自当尽职尽责为皇上分忧。”

    赵熙点点头,“宋司丞想是还有公务在身,我就不耽搁你了,先行告辞。”

    赵熙说完,掉了头,朝着玉堂宫而去。

    目送着赵熙走远,宋元宝才低声嘀咕,“爹,您也太给面儿了,这种事都给我到处宣扬?丢不丢人?”

    宋巍挑眉,“你还知道丢人?当初若非你吊着他们,人家能隔段时间就上门来做客?”

    说起这事儿,宋元宝有些心虚,嘴巴上却不肯承认,“我那哪是吊,分明是考验,不考验考验他们,我怎么知道谁家是真心求女婿的?”

    宋巍说:“皇子选妃都没你这么大的排场,下次回去,自己跟人说清楚。”

    “等我回去,那得啥时候了?”宋元宝语气变得讨好,“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爹娘就替我挡了呗,你们是长辈,你们说的话,比我管用。”

    宋巍原本也只是跟他开玩笑,碰到那种情况,他和婉婉不可能不出面挡着,当下听宋元宝这么说,瞧着态度还算马马虎虎,就没跟他计较,只是嘱咐他要戒骄戒躁,别一寻着机会就臭显摆,让人看了笑话。

    宋元宝被训了一顿,最后是耷拉着脑袋回的玉堂宫。

    猜到赵熙可能在沐浴,宋元宝没有去找他,回到偏殿把自己扔在大凉床上。

    三宝公公跟着进来,问他要不要备水沐浴。

    宋元宝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尔后想到什么,又喊住三宝公公,问他,“大殿下回来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三宝公公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宋少爷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儿。”宋元宝微笑着扯开话题,“那个,刺杀大殿下的凶手抓到没?”

    “还没呢!”提起这茬三宝公公就犯愁,“都这么长时间了,顺天府也没个准信,这些衙门里的人,办事是越来越不走心了。”

    “行了我知道了。”宋元宝摆摆手,“你快下去帮我准备热水吧,刚从校场回来,一身的汗臭味儿,我得好好洗洗。”

    ——

    赵熙遇刺的事,光熹帝的态度有些不温不火。

    苏皇后人脉广,已经查出苗头来,知道跟端妃有关,她寻个空约了齐贵妃去吃茶,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大皇子遇刺一事,言语之间隐隐将矛头指向端妃。

    齐贵妃母族没什么势力,指望不上,因此她寻常说话做事都比别人多留个心眼,小心又谨慎。

    这次的刺杀,其实她一开始也猜跟端妃有关,还想着皇上偏疼大皇子,必定会给他讨个公道,可现如今这么些日子过去了,案子一直在顺天府搁着,每次一问,那边给的答案都是在查在查,那股子敷衍劲儿,瞧着都恶心。

    今日苏皇后再煽煽风,直接把齐贵妃的火给点着。

    不过她没有在苏皇后跟前露出什么情绪,等回了咸福宫,才把谷雨惊蛰两位贴身宫女叫来想办法。

    谷雨一听跟端妃有关,顿时恨得牙根痒痒,“那二皇子才多少斤两,她就想着谋害长子为儿子铺路了,这毒妇,果然是个蛇蝎心肠,亏皇上还把她当成宝的疼着宠着!”

    齐贵妃看向谷雨,“有什么办法没?”

    谷雨眼底一片阴色,“若非薛主事为大殿下挡了箭,殿下如今只怕早已遭遇不测,端妃不仁,就休怪咱们不义,这事儿,娘娘就别操心了,奴婢去办。”

    ……

    当天夜里,端妃的永和宫寝殿窗户钻了只黑猫进去,在里头一通叫,夜间的猫叫声本来就恐怖,何况黑猫还是被人喂了药的,直接把年幼的二皇子吓得哇哇大哭,隔天起了高烧昏迷不醒。

    光熹帝知道以后,动了怒火,当即让人去查黑猫的来历。

    正巧这时,齐贵妃端着暖身汤来到养心殿外,听到帝王砸东西的声音,她稳稳跨过门槛,看着面色铁青的光熹帝,语带关切,“皇上这是怎么了?”

    光熹帝见是齐贵妃,很快把怒火压下去,撑着额头道:“永和宫昨夜莫名其妙跑了只畜生进去吓到二皇子,再加上受了凉,如今高烧昏迷不醒。”

    齐贵妃将暖身汤推到光熹帝跟前,转而走到帝王身后给他捏肩,“臣妾还以为是谁做错事惹皇上不高兴了,原来是二皇子,他才两岁,小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很正常,皇上也不必过分忧心,有太医在,总会好起来的。”

    光熹帝端着汤碗,还是觉得气不过,“啪”一声将小碗扔在地上。

    齐贵妃看着摔成几瓣的青瓷碗,敛下眼底的情绪,弯腰去捡。

    “娘娘,还是让奴才来吧!”崔公公一面说,一面作势要将齐贵妃扶起来。

    齐贵妃没让,莞尔道:“听闻前些日子皇上为了大皇子遇刺的事也没少发火,我那时没在,没捡着皇上摔碎的瓷片,今儿这一盏,就由我亲自来吧。”

    崔公公闻言,直接噤了声,余光偷偷去瞥光熹帝的脸色。

    事实上,皇上从大皇子遇刺到现在,都没有愤怒到摔东西。

    一个是遇刺,险些被刺客的毒箭射中。

    一个是夜间受惊受凉起了烧昏迷不醒。

    然而前者并未得皇上多少的同情,反而是后者,让帝王生气到大发雷霆。

    到底是因为前者毫发无损没必要同情,还是后者更得帝王偏爱。

    崔公公几乎不敢往下想。

    他其实挺理解齐贵妃,换了任何宫妃碰上这种事都会觉得不公。

    只不过齐贵妃今日的行为有些冒险,哪怕她话说得十分隐晦,可是想想,皇上又不是蠢人,怎么可能听不懂她在暗示什么?

    将碎瓷片全部放到托盘里,齐贵妃站起身,始终没去看光熹帝,声音一如先前那般,不轻不重,“既然皇上心情不畅,臣妾便不打扰了,先行告退。”

    光熹帝听出来齐贵妃话语之间对他的埋怨,他本来挺反感宫妃们三天两头勾心斗角,可一想到齐贵妃的儿子赵熙,那是多少父母倾家荡产都培养不出来的人中龙凤,他又将情绪收干净,露了个笑脸,“爱妃,你这是在跟朕置气?”

    “臣妾不敢。”

    光熹帝用眼神示意崔公公出去。

    崔公公马上反应过来,从齐贵妃手中接过托盘,很快退出养心殿。

    光熹帝走上前来,目光凝视着齐贵妃,尔后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你在怨朕对熙儿不够上心?”

    齐贵妃道:“同样都是皇上的子嗣,臣妾相信皇上能做到一视同仁。”

    停顿片刻,她迎上帝王高深莫测的双眼,“皇上,刺杀一案顺天府耽搁太久了。”

    言下之意,早晚都要结案,你又何必非得护着端妃不肯撒手?

    捏着齐贵妃下巴的手松开,光熹帝尽量安抚她,“这件案子,朕会给熙儿一个交代。”

    “这个交代,不是给大皇子的。”齐贵妃说:“是给文武百官的。”

    光熹帝老眼微眯,蹦出几分危险的气息。

    齐贵妃豁出去了,“皇上膝下就这么一位快成年的皇子,文武百官不心疼他,难不成去心疼宗室?”

    一句话,直接打消帝王对于大皇子“结党营私”的疑虑。

    光熹帝也后知后觉自己疑心太重了,二皇子才两岁,才学本事暂且看不出来,文武百官会将所有注意力投在大皇子身上无可厚非,若是不关注大皇子,那才真有猫腻。

    想到这儿,光熹帝牵起齐贵妃的手,“陪朕出去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洪荒虚拟化〕〔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