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神医〕〔独家宠婚:景少,〕〔我游戏中的老婆〕〔亿万枭宠:宋医生〕〔无敌继承人〕〔奉道而行〕〔超级医生在都市〕〔水墨云清〕〔最上超能师〕〔娇媛〕〔盛世书香〕〔灭尽天下修仙者〕〔全能影后:云少,〕〔水浒任侠〕〔万灵苍穹〕〔强宠,小娇妻给我〕〔邪蟒神瞳〕〔史上最强重生者〕〔琳琅的理想人生〕〔我在万界送外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42、我的是传家宝(1更)
    坐在定王身旁的姑娘,着茶白色窄袖短袄,袖口束起,脖颈间挂了臂绳,将多余的衣袖搂上去,方便待会儿挥杆打球。

    她就坐在那儿,姿态未有任何的拘谨,却也不显得大大咧咧,更偏向闲适惬意。

    被点到名的时候,叶翎正在喝茶,闻言搁下盖碗,起身行了一礼,尔后抬头,冲着赵熙一笑,“先前听王爷说殿下也来,等了好半天没见着人,臣女还以为你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双眼如同开春的太阳,格外的明媚俏丽。

    球场上风有些大,撩动她额前的轻薄头帘,巴掌大的小脸,细白如瓷,尚且有着少女的清纯柔美,颦笑之间,眉眼生动,怎么瞧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宋元宝顿时觉得自己那颗让赵熙蹉碾践踏得支离破碎的心脏突然被一箭击中,他下意识地伸手捂了捂。

    赵熙的视线没有在叶翎身上多留,浅浅应了一声,“来的路上碰到点事,绕了道。”

    尔后将目光投向叶翎旁侧。

    那里坐着的,是尚书府的薛银欢。

    她跟叶翎是闺蜜,叶翎今日要打球赛,薛银欢是来当陪客为她加油的。

    “怎么出来了?”赵熙问她,声音沉缓悦耳,透着作为未婚夫的关心。

    薛银欢没想到会在马球场碰上赵熙,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叶翎一眼,“我陪叶姑娘来的。”

    赵熙嗯了一声,在定王身旁落座,随后指了指左边的空位,示意宋元宝坐。

    定王注意到了宋元宝。

    事实上,从这对明丽风流的美少年入场,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二人身量相当,云袍锦靴,各有颜色,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见定王在打量宋元宝,赵熙随口介绍,“是我的伴读。”

    定王听说过宋家这位少年,坊间传言他乡试场上连睡三场,最后睡了个解元出来,他当时还不信,事后问了问阅卷官,得知没人放水,那解元是人家凭真本事考出来的,心中便对这位少年产生了好奇。

    今日头一次见,定王对他印象不错,笑了笑,让少年入座。

    上回赵熙险些遇刺的事,定王没敢忘,见他只领了宋元宝入场,不由得面露关切,“熙儿没多带几个人?”

    “带了。”赵熙道:“我让他们留在外面守卫。”

    全都是大内禁军,光熹帝怕刺杀事件重演,特地派来保护他的。

    定王还是不放心,担心这位金尊玉贵的皇子在自己主办的马球赛上出了事不好跟皇兄交代,马上吩咐下去,让加派人手,入场之人要仔细搜查,不得携带任何有杀伤力的武器进来。

    赵熙觉得王叔有些紧张过头,但最终还是没开口制止他,余光瞥见宋元宝捂着胸口,询问道:“心疾犯了?”

    “……”

    宋元宝觉得这人特没劲,他到底是怎么从他捧着心一脸神往的动作里看出犯了心疾的?

    暗暗翻个白眼,宋元宝将爪子放下来,挺直腰板,坐得端正。

    哪怕掩饰得不错,赵熙也从他那小动作里看出了几分微妙的心思。

    考虑到当下太多人,赵熙就没戳破,瞧了眼场外迫不及待的球迷,问定王,“马球赛什么时候开始?”

    定王用下巴点了点一旁的香炉,香炉里头插着一支线香,刚烧过半。

    “两队的队员都在热身,香燃尽就开始。”定王说。

    赵熙这才注意到另一边休息区的几位少年已经分了队,黄队和蓝队,以绑在头上的抹额来区分。

    宋元宝关注的重点跟赵熙不同,他看到那几个少年热身的同时,眼风频频往这边扫,看谁的不言而喻。

    刚巧他坐在叶翎对面,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屁股,一下子挡住好几个人的视线。

    看美人看得正起劲的少年圆眼一瞪,摩拳擦掌想过来揍他。

    旁边有人劝:“算了算了,没见那边是贵宾席么,一会儿真得罪了贵人,咱哥儿几个吃不了兜着走。”

    少年神情愤愤,“要不是为了叶美人,谁他娘的乐意来吹风?”

    说完还吸了吸鼻子,像是随时都会打出一口冷喷嚏。

    京城的开春,不似南方会很快回暖,哪怕出了太阳,风一刮,仍旧冷得刺骨。

    这几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少年肯在今日成群结队来,全都是看在叶翎的面儿上。

    事实上,他们每年都有来,只不过叶美人今年十四岁,几位觉得议亲机会更大了而已。

    同伴劝他,“快别叨叨了,赶紧的热热身,把蓝队踩下去就有机会跟她打同场了。”

    没错,叶翎是来压轴的,前面的比赛三局两胜,胜出的一方就能跟叶翎打一场,定王说了,今年哪一队要是能胜了叶姑娘,彩头翻倍。

    “彩头是什么?”

    贵宾席这边,宋元宝忽然问。

    定王让人端来给他瞧。

    宋元宝探了探头,托盘里摆放着的东西不止一件,什么簪子玉佩手镯耳环都有。

    “这是客人们下的注。”定王解释说:“本王给的彩头,是齐睿大师最新作品,双蜂团花纹鎏金银香囊。”

    齐睿大师是本朝出了名的工艺大师,专为宫中设计这些小玩意儿,他出手的作品,每样只有一件,全是独一无二的,深受宫妃喜爱。

    宋元宝扫了眼托盘里的东西,顺手取下自己腰间的玉佩搁在里头。

    定王问他,“宋少爷这玉佩瞧着成色上佳,确定要押?”

    “押!”宋元宝回答得干脆,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浅笑。

    来的匆忙,赵熙也没准备别的东西,跟宋元宝一样,把自己的玉佩取了下来。

    定王见了,笑说:“你们俩的玉佩有些相像。”

    宋元宝急着撇清,“我那块是传家宝,跟他的可不一样。”

    定王的笑声愈发爽朗,“那宋少爷今日给的彩头算是重彩了。”

    说着,让小太监把托盘端开。

    等人走远,赵熙问宋元宝,“什么时候我宫里的玉佩成了你传家宝?”

    宋元宝眨眨眼,“我没说错啊,殿下给的玉佩是块宝,我再把它传给我想赌赢的那家,这不就是传家宝,哪不对吗?”

    赵熙:“……”

    叶翎正和薛银欢小声说着话,全然没注意到对面两位少年的动静。

    叶翎说:“你未婚夫来了,怎么也不跟他说说话?”

    “未婚夫”三个字,让薛银欢脸颊一烫,随后瞪了叶翎一眼,“又没成亲,让我说什么?”

    “你爹是他救命恩人,你们俩这关系,能说的可多了去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薛银欢轻嗤,她才不要在公众场合主动跟赵熙说话,那个人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自己开了口,肯定会被人误以为未过门就被他嫌弃。

    薛银欢不说,倒是赵熙抬眼看了过来。

    淡淡的眸色,跟薛银欢预想中的清冷模样差不多。

    薛银欢在发呆,以至于赵熙问她冷不冷的时候,她在浑然未觉的状态下无意识点了点头。

    赵熙便跟定王商量,“王叔,能否添个火盆?”

    定王原本是怕人太多放火盆容易出事,这会儿小侄都问了,他没道理不答应,连声道:“能,我这就让人去安排。”

    话完,唤来贴身太监,低声吩咐了一通。

    不多会儿,就有下人抬着火盆进来。

    薛银欢在这时回神,低喃,“怎么添火盆了?”

    叶翎难以置信地望着她,“不是你让添的?”

    薛银欢后知后觉想起来,刚才赵熙似乎是问她冷不冷来着。

    心中有些窘然,炭盆都添上了,她没再想着解释,只是看了对面的赵熙一眼,低声道:“多谢殿下关怀。”

    “应该的。”赵熙的回答十分平静,俨然是把关心她当成了一种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天道爸爸〕〔自古红楼出才子〕〔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进化之危〕〔林诗瑶陆霆骁〕〔萌宝认亲:爹地你〕〔都市全能仙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以梦为马,不负昭〕〔神卦宠妃〕〔龙神至尊〕〔极武双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