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工重生:快穿全〕〔霍长渊林宛白小说〕〔校花的透视高手〕〔我真的要成仙了〕〔老婆快对我负责〕〔我真没想高调啊〕〔医妃读心术〕〔乡村小医圣〕〔重生之最好时代〕〔抗战之猛将召唤〕〔坏总裁的枕上盛宠〕〔你是我的枷〕〔总裁霸爱,老公请〕〔武神血脉〕〔极品女总裁〕〔良宠〕〔技能生成器〕〔默默此情相诉〕〔流年沉醉忆盛夏权〕〔雄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44、谁碰了传家宝,谁就是孙媳妇儿(3更)
    虽然赵熙说得很有道理,宋元宝还是没把“传家宝”的事儿坦白出来,他不想破坏自己在小姑娘心目中的高大形象。

    宋元宝不说,赵熙也不逼他,安静坐着看球赛,时不时地和旁边的定王搭句话。

    定王听说他接手了神兵司,道了声恭喜,“听闻神兵司十分得皇上重视,熙儿好好把握,等你有能力管好一个衙门的事务,估摸着就离参政不远了。”

    赵熙点点头,“多谢三叔提点。”

    定王压低声音,“你是个聪明孩子,比谁都优秀,在很多事上,也比谁都有资格,三叔看好你。”

    这是在暗示,支持他正位东宫做储君。

    其实百官有九成多站他这边他是知道的,也因此,赵熙对自己越来越严苛,从来不敢让他们有一丁点的失望,只不过这种事,靠的不光是百官的支持,还得有帝王的信任。

    但很显然,他的努力在帝王眼里,始终被防备。

    赵熙甚至想过,倘若自己和赵诺年岁差不多,那么就算他再优秀,他父皇分到他身上的注意力也不一定会有赵诺的一半。

    这就是寻常宫妃之子和宠妃之子的差别。

    晃神间,第二场球赛已经结束,这次是蓝队胜,两队打了个平局,到底最后是哪一队胜出,还得看第三局。

    定王瞧着场上的热血少年们,不禁感慨,“还是年轻好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怕没精神。”

    赵熙道:“三叔当年可是领兵上过战场的人,身子骨自然比寻常人更健朗,您可比他们精神多了。”

    定王摆摆手,“老了老了,一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否则的话,今儿我都想上去打一场。”

    赵熙看了看定王,忽然道:“要不,咱们叔侄俩打一场?”

    见定王犹豫,赵熙又说:“彩头留给她们,咱们不要那些,就单纯打马球。”

    定王摸了把自己的老腰,还是摇摇头,“罢了,万一真扭伤了哪,你三婶又得嘀咕不休,再说了,你小子的马球术在京城是头一份,让我跟你打,你这不是欺负老年人吗?”

    定王妃有些强势,再加上三叔的马球术不算出彩,赵熙是知道的,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不好继续勉强。

    定王也不再纠结于上场的事儿,转头看向叶翎,“小丫头,马上就轮到你了,好好准备准备,争取一举拿下魁首,再创纪录。”

    “好。”叶翎甜甜应了一声,随后看向闺蜜,“你去不去?”

    薛银欢有些没想到,指了指自己,“我也上场?”

    叶翎说,“我是跟获胜的那一队打,他们有好几个人,我不找人组队的话,可能会输。”

    早看出来叶翎想要定王手里那只鎏金香囊,薛银欢扛不住她那双眼睛水汪汪地盯着自己看,心软下来,“好好好,我去就是了。”

    叶翎笑得眉眼弯弯,马上让人给薛银欢取来束袖和臂绳。

    定王本来是打算再帮叶翎组几个姑娘的,见薛银欢也准备上阵,忽然动了心思,“要不这么着吧,熙儿和小丫头各带一队,队员就从获胜队里面选,要是不够,我再给你们添人,围栏外头百姓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你们俩对打了,不如就遂了他们的心愿,如何?”

    赵熙道:“我无所谓,怎么着都行。”

    叶翎也说:“好。”

    定王满意于二人的乖巧和谐,给二人取来抹额,又让赵熙开始热身。

    赵熙站起来,绑上抹额,束好衣袖之后做着热身的动作。

    第三局的结果也出来了,还是蓝队胜。

    定王站上高台,大声宣布了最后一场球赛的规则。

    得知有机会跟叶翎和大皇子组一队,获胜的蓝队队员个个激动万分。

    一盏茶的工夫后,赵熙和叶翎前往休息区选队员。

    对于这种事,赵熙自然而然地让小姑娘先来。

    叶翎道了声谢,开始选人。

    她很擅长打马球,所以即便之前那几场比赛没有全部看完,也已经瞧出来蓝队里头哪几个马球打得好,哪几个是进来混的。

    不过叶翎没有把技术好的全都选到自己阵营来,她选了两个打得好的,又选了两个不怎么会打的,剩下的,全留给了赵熙。

    三场比赛,赵熙都有认真看,因此他一眼瞧出叶翎选的人有好有次。

    每队四个队员,加上队长五个,叶翎问赵熙,“殿下还要不要添人?”

    赵熙的目光,第一时间掠过人群看向宋元宝所在休息区的棚子里。

    隔得远,宋元宝不知道那二人说了什么,只是觉得赵熙投过来的眼神有点“不怀好意”,他顿时一个激灵。

    不多会儿,赵熙让小公公过来传话,“宋少爷,大殿下说了,您要是想学,就准备准备跟着上场。”

    说好的一会儿小姑娘比完赛单独教他呢?

    宋元宝对赵熙的二次“棒打鸳鸯”表示强烈的不满,默默给他记上一仇。

    “欢欢姐!”

    那边,叶翎冲薛银欢招了招手,示意她可以上场了。

    薛银欢瞧了眼宋元宝,“宋少爷,走吧。”

    宋元宝看着她,开口问,“你跟叶姑娘是一队?”

    薛银欢点点头,“怎么了?”

    宋元宝原本想说跟她换一换,可一瞧薛银欢这架势,分明是会打马球的,自己要是把她换到赵熙的队伍里,他家小姑娘岂不是得输?

    想了想,宋元宝还是决定留在赵熙这边拖后腿,好让小姑娘赢得比赛,拿到他的“传家宝”。

    薛银欢不知道宋元宝在想什么,只是瞧着他时而蹙眉时而又弯起唇角的样子,觉得这人有些莫名其妙。

    没再管宋元宝,她走进马球场,很快有人牵了一匹马给她。

    宋元宝束好袖子,磨磨蹭蹭地走到赵熙身边,赵熙问他,“先前不还挺热情,这会儿怎么蔫了?”

    宋元宝耷拉着眼皮没说话。

    这时,对面传来一声,“元宝少爷快上马,我们要开始了。”

    宋元宝登时精神了,接过赵熙递来的球杆,一个利落的翻身骑上马。

    赵熙上马之后,跟他说规则,尤其指了指两边的球门,让他睁大眼睛看清楚,别弄错了。

    赵熙不提醒还好,一提醒,宋元宝就把这事儿搁心里头,等比赛开始后不久,他摸清楚了打球的门道,故意往对手球门里送了两个球。

    赵熙:“……”

    赵熙队队员:“……”

    毫无疑问,因为猪队友送分,赵熙打马球的技术再好,最后也输了个底儿掉。

    赵熙知道宋元宝是故意的,打马走到他旁边,挥了挥手中的球杆,想一杆将他打飞出去。

    宋元宝笑呵呵地望着赵熙,“打球嘛,不就是图个乐呵,谁输谁赢还不都一样,再说了,咱们这头全是大老爷们儿,让着姑娘家怎么了?那边还有你未过门的小侧妃呢,难道你就不想让她瞧瞧你的君子风度?让她们赢了岂不刚好,你那块玉佩也名正言顺地送出去了。”

    赵熙闻言,将球杆收回来,转眸望向另一边。

    获胜的叶翎队得到了全部彩头,她们队的那几个少年,给叶翎献殷勤都还来不及,自然不会要那些东西。

    除了定王的鎏金香囊,剩下一托盘的东西,全给了叶翎。

    小姑娘要不了这么多,让薛银欢也挑几件觉得中意的。

    虽说是赢来的彩头,可男士玉佩之类的,姑娘家不可能直接拿去戴在自己身上,薛银欢的目光锁定了一对宝石耳环,正欲伸手去拿,侧后方传来少年皇子的声音,“收下那块玉佩吧,在场的所有人,除了你没人适合佩戴它。”

    毕竟是有婚约在身,送个信物不足为奇,更何况,这是赢来的彩头,不用偷偷摸摸。

    薛银欢抓过那块玉佩,转过头,伸手扬了扬,“真给我啊?”

    赵熙反问:“不喜欢?”

    倒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觉得自己只是个侧妃他就这么对待,万一将来正妃过了门,为这些小事儿跟她算账怎么办?

    男人的思维跟女人终归不同。

    赵熙对薛银欢好,是出于对薛主事之死的愧疚,然后将这份愧疚转化为责任心,觉得她如今没爹没娘,如果连未婚夫都不给她撑腰,未免太过可怜,那便是自己这个未婚夫的不称职。

    女儿家的心思就比较复杂,刚开始答应嫁给他的时候,薛银欢是奔着大皇子这个后台去的,想着他会因为自己父亲的事儿对自己好一点,就算没有感情,也不至于虐待,等他真的对她好了,她又会去担忧他将来的正妃会不会因为大殿下的偏宠而容不下自己。

    “怎么了?”见她发呆,赵熙出声问。

    “没,没什么。”薛银欢捏着玉佩的手缩回去,尔后低下头,轻声说了句,“玉佩我很喜欢。”

    赵熙嘱咐,“喜欢就好好收着,别弄丢了。”

    “嗯。”

    ……

    赵熙的玉佩送出去了,宋元宝那块“传家宝”还在托盘里。

    叶翎知道那是男儿家的玉佩,不能随便收,所以已经得了香囊的她并没有将目光胶着在“传家宝”上,而是看向其他首饰,打算挑两件中意的,剩下的交给定王处理。

    宋元宝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正坐在圆凳上挑首饰的叶翎抬起头看了少年一眼,嘴里不忘打招呼,“元宝少爷。”

    宋元宝问她,“你很喜欢打马球?”

    叶翎埋头找东西,一心没能二用,就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打得真好。”宋元宝由衷赞叹。

    赵熙和叶翎的马球术都很出彩,之前在球场上,他瞧着二人说不出的般配,他说不出的酸,酸着酸着,就把球酸到对手的球门里了。

    叶翎的注意力还是在托盘里,又是一声轻轻软软的“嗯”。

    宋元宝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不在状态,他眼珠子一转,接着说:“玉佩你收下吧。”

    “嗯……“

    “啊?不行。”刚小鸡啄米似的点完头,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小姑娘又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伸手指着那块玉佩,“这个,不能要的。”

    宋元宝笑,“你刚刚不是都已经答应了。”

    “我、我没听清。”她说着,脑袋低下去,声音也愈发的小,“我奶奶说了,男儿家的玉佩不能随便要。”

    “是吗?”宋元宝说:“我奶奶也说,我们家的传家宝只给未来的孙媳妇儿,谁碰了谁就是。”

    “啊?”刚把玉佩拿起来要还给他的小姑娘像抓到了烫手山芋,一下子松手,让玉佩掉入绸布托盘里,小脸红扑扑的,“我不知道。”

    宋元宝看着她的反应,唇角不禁往上弯,伸手将玉佩拿回来,“逗你玩儿的。”

    小姑娘闻言,抬起头来,气鼓鼓地瞪着他,“元宝少爷,你也太坏了。”

    像是怕被旁人听到,她刻意将声音压低,越低就越软,像小猫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