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劫剑魔〕〔重生九零:鲜妻甜〕〔王妃策繁华〕〔随身桃花园〕〔快穿:龙套抢戏日〕〔穿书之小富婆〕〔我是葫芦仙〕〔重生之勇夺世界杯〕〔这个师尊有点萌〕〔天才酷宝:总裁宠〕〔夫人,少帅又吃醋〕〔无敌枪炮大师〕〔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叔,你命中缺我〕〔异世丹帝〕〔快穿守则:黑化男〕〔农门悍女:山里汉〕〔随身空间:神医小〕〔田园小针女〕〔奋斗在港片世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47、我不赞同上门说亲(2更)
    宋元宝回房之后,宋巍在灯下坐了会儿,等温婉沐浴出来,问她,“元宝的事,你怎么看?”

    温婉在凳子上坐下,手中拿着干绒巾擦头发,闻言愣了一下,“听着是挺不靠谱的,不过元宝已经十五岁,不是小孩子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况且这个年纪的孩子容易叛逆,咱们若是阻拦他,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巍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

    十五岁,仅仅是刚晓事的年纪,容易叛逆,还不懂何为责任心,他今日只见了姑娘一面就说想娶,摆明了是凭着第一印象去的,而并非那姑娘有多好,更不是因为那姑娘能跟他过接下来几十年的平淡日子。

    若是因为一时冲动将亲事定下来,往后的两三年间他又碰到了别的姑娘,或者是眼光有所转变,对订了亲的这位没那么喜欢了,他倒是可以干干净净的脱身,人家姑娘却要赔上一辈子的名声,就算他到时候迫于婚约把人娶进来,也难免会发展成为一对怨偶。

    “我不赞同今年就上门说亲。”

    作为将他一手抚养长大的爹,宋巍不得不为儿子的将来考虑。

    “可他如今正在兴头上,未必肯听相公的话。”

    白天元宝提起叶翎时眼神里的光,温婉看得一清二楚,那是少年人情窦初开才会有的反应。

    温婉觉得,这种时候谁要是站出来阻止,元宝一定会跟他拼命。

    宋巍颔首,显然已经考虑到了这一层,“等明日大皇子来了神兵司,我单独跟他谈谈,请他帮着劝劝元宝,我的话他不听,大皇子的话他总该听得进去一两句。”

    说完,宋巍将注意力转移到温婉身上,问她今天有没有哪不舒服。

    温婉摇摇头,心里涌上丝丝甜意。

    他每天回来,多累都不会忘了问她白天的状况,生怕胎儿出现问题。

    他问得不厌其烦,温婉也不嫌他啰嗦。

    宋巍温声叮嘱,“你白天出去走动是好事,但走的时间不宜过长,身边记得带个丫鬟,万一碰上小腿抽筋,就找个地方停下来让她给你捏捏。其他地方要有哪觉得不对劲不舒服了,也不要强撑着,更不能瞒着家人,要第一时间请大夫来看。”

    温婉看着他被灯火照得愈发深邃成熟的五官,忽然抿唇笑起来。

    “笑什么?”宋巍问。

    “我在想元宝刚才那句话。”

    “嗯?”

    “小孩子说话挺有意思的。”温婉弯起唇角,“他说那姑娘刚好长成了他想娶的样子,我就在想啊,我是不是宋大人想娶的样子?”

    宋巍握着壶手往杯子里倒茶,面上有着忙碌之余的闲适惬意,清亮的茶汤在杯中漾开,他抬了眉眼朝她看来,“这么好奇?”

    温婉嗯嗯点头。

    宋巍将茶杯凑到唇边,顿了一下,“那你就在宋家好好待着,没准哪天无意中就发现了。”

    温婉想了想不对,“我要是一直发现不了呢?岂不是得陪你耗到七老八十?”

    宋巍浅浅啜饮,宽大的衣袖刚好遮挡住唇边似有若无的笑意。

    温婉撇了下嘴巴,果然还是年轻人说话漂亮好听,她家这位上了年纪的,沉闷又无趣。

    说话间,温婉的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

    搁下绒巾,困意来袭,她伸手打了个呵欠,问宋巍要不要休息了。

    宋巍说还有点公务要处理,让她先去睡。

    肚子里揣着小的,温婉熬不了夜,就没等宋巍,自己先去了里屋,换上寝衣钻进暖和的被子里。

    宋巍熄灯的时候,温婉其实是有知觉的,只不过因为太困,没能撑开眼皮。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宋巍凑在她耳边说:“去年在画舫上,岳母是不是没告诉你,她在你三岁那年就把你交给我了?”

    三岁?

    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一点都记不起来?温婉如是想着。

    很快,她就分不清这句话到底是现实中宋巍说的,还是梦里人说的,反正之后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到个小女娃一边跑一边哭,天很冷,地很滑,周围的草木上都结了冰,她跑几步就得摔一跤,身后有个大哥哥很快追上来将她扶起,声音透着少年人的清朗,他跟女娃娃说:“婉婉别哭,跟大哥哥回家,我家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全都给你。”

    小女娃不听,甩开他继续往前跑,路面实在太滑,她跑得又急,没注意脚下其实是个结了冰的湖,一个没刹住直接栽进了前方的冰窟窿里。

    温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梦里的女娃娃感同身受,她想,大概梦是自己做的,所以代入感比较强。

    睁开眼睛,外面天刚蒙蒙亮,梦中女娃娃的悲伤情绪似乎还堵在胸口,温婉做了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

    宋巍被她的细微动静惊醒,开口就问,“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温婉下意识摸了摸小腹,那地方很平静,从怀孕以来都没有过太大的反应。

    摇摇头,她恍惚中想起自己昨夜听到的那声低喃,抿了抿唇角,还是决定问宋巍,“相公,你昨夜是不是跟我说了什么话?”

    宋巍靠坐在床头望着她,“昨夜跟你说的话不止一句,你指的是什么?”

    温婉摸摸额头,微窘,“那应该是我把梦境给弄混了。”

    宋巍比较关心她的身子,“确定没有哪不舒服?”

    这种事,温婉没可能瞒着他,还是摇头,“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而已。”

    “奇怪的梦?”宋巍像是来了兴致,让她躺下说。

    这会儿天色尚早,不会影响到他去衙门的时间,温婉乖乖躺下来,跟他说了自己梦到的那个女娃娃。

    宋巍一直安静听着,等她说完了才问,“你就没看清楚梦里的人长什么样?”

    温婉仔细想了想,没想起来,“忘了。”

    况且,梦到的人都是模糊的,哪可能看得清模样。

    看温婉的反应不像是在撒谎,宋巍猜出岳母大概没跟她细说当年的事,就没主动提及,对她的梦做了客观评价,“老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想来你是渴望被人保护,所以才会梦到这样的场景。”

    温婉不置可否,每次怀孕,她都极度的缺乏安全感。

    每天只有盼着他全须全尾地从衙门回来了,才会觉得说不出的踏实。

    温婉没再说话,露在被子外的小脸上,有股子说不出的恬静。

    “婉婉。”宋巍看她半晌,缓缓出声。

    “嗯?”温婉本来都快睡过去了,听到他说话,就顺嘴答了一句。

    “当初岳父岳母要去宁州的时候,给你留了一笔钱,就在宣德坊的钱庄里,我一直没跟你说。”

    温婉微微仰起下巴,对上男人的视线,“我爹娘留的?”

    “嗯。”

    “是不是陆晏清刚被流放,我们俩去茶楼见他们,我爹单独把你叫出去的时候交给你的?”

    宋巍还是点头。

    “那应该不少吧?”温婉低喃,“他们岂不是没给自己留下多少?”

    宋巍不清楚岳父岳母带了多少银钱去宁州,不过想想当时已经怀了陆晏礼,不至于不为儿子着想,“一开始没跟你说,是因为那时候你还不知道他们就是你亲生爹娘,怕你会因此起疑心,后来没跟你说,是觉得我还养得起你,但我思来想去,你有权知道这笔钱的存在,待会儿我会把钱庄的信物给你,那些钱你想怎么用都行。”

    “先存着吧。”温婉不觉得自己很缺钱,“将来孩子大了,花钱的地方肯定不少,尤其是元宝娶亲,到时候再拿出来应急。”

    见宋巍想说话,温婉先一步制止,“你别告诉我那些钱是我爹娘留的就是我一个人的,你刚刚不都说了,你养得起我,那我哪用得了那么多钱,倒不如把它用在该用的地方,反正你自己说的,我想怎么用都行。”

    宋巍哑然,随后失笑,“困不困?困的话再睡个回笼觉。”

    ……

    宋元宝在家,跟宋巍一块去的神兵司。

    赵熙十分准时,父子俩到的时候,他的马也刚好到神兵司大门外。

    打了招呼之后,三人前后进了大门。

    趁着宋元宝走在前头,宋巍跟赵熙说了昨晚的事儿,请赵熙帮忙劝劝宋元宝。

    赵熙的视线落在前头宋元宝的背影上,早就猜到这二傻子不会那么轻易死心,他没想到只见了一面二傻子就扬言要娶人姑娘。

    听到宋巍的请求,赵熙勾勾唇,“宋司丞放心,我会劝他三思的。”

    “如此,那就多谢殿下了。”宋巍松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艺的咸鱼人生〕〔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登仙之极〕〔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云中之瞳〕〔总裁凶猛:甜心要〕〔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末路逃亡100天〕〔重生谋爱:腹黑娇〕〔死亡工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