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劫剑魔〕〔重生九零:鲜妻甜〕〔王妃策繁华〕〔随身桃花园〕〔快穿:龙套抢戏日〕〔穿书之小富婆〕〔我是葫芦仙〕〔重生之勇夺世界杯〕〔这个师尊有点萌〕〔天才酷宝:总裁宠〕〔夫人,少帅又吃醋〕〔无敌枪炮大师〕〔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叔,你命中缺我〕〔异世丹帝〕〔快穿守则:黑化男〕〔农门悍女:山里汉〕〔随身空间:神医小〕〔田园小针女〕〔奋斗在港片世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48、你对这桩亲事有看法?(1更)
    赵熙来神兵司只是为了当监工,顺便模仿着机关兽的设计理念将宋元宝提出来的爬行机关设计出来,不用干别的活儿,因此对比起陆老侯爷和宋巍,赵熙清闲许多。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带着宋元宝去货仓瞅了眼,赵熙回到宋巍让人给他准备的办公署,铺纸研墨的同时,没忘了宋巍刚进门时的嘱托,“你是不是想娶叶翎?”

    宋元宝正站在博古架旁边研究上面的古董,陡然听到赵熙来了这么一句。

    他愣了愣,转过身,“我爹说的?”

    他昨天晚上回家才提出来,今天一早赵熙就知道,除了他爹,别人没机会说。

    赵熙没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断言:“你这样的决定太冒失了,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她。”

    宋元宝挑了挑眉梢,已经没心思看古董,走过来在赵熙不远处坐下,整个人懒洋洋的,像没骨头,“你对这桩亲事有看法?”

    赵熙觉得,该说的话宋巍这个当爹的应该都说了,自己多说无益,他研墨的动作停顿下来,抬眼瞧他,“你要不信,过几天再跟我去趟尚书府。”

    宋元宝不知道赵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见对方不肯直言,他也就没问。

    机关兽的图谱之前一直在宋巍手里,如今赵熙接手过来,就由他保管。

    对着图谱上的设计看了小半个时辰,赵熙还是没能找到爬行机关的灵感,见宋元宝悠闲地坐在一旁吃乳酪,他索性将图谱推给他,让他仔细研究,自己借口说有事,抬步走出公署。

    今日是三宝公公随行,他正在外面交代守卫关于新衙门的布防问题,眼睛一抬见小主子出来,急忙迎上去,“殿下,可是要回宫?”

    赵熙脚步未有停顿,“我去趟尚书府,你不必跟随。”

    三宝公公一听,急了,“不行啊殿下,皇上有命,让奴才必须寸步不离地跟着殿下。”

    赵熙原本还想开口拒绝,听得三宝公公又说:“殿下别忘了,上次的刺杀有多凶险,若非薛主事挺身而出……”

    赵熙扭过头来看他,那眼神不冷,可就是很淡,没什么情绪,无端让人觉得不自在。

    三宝公公被他看出一身的冷汗。

    过了会儿,赵熙出声,“要去的话,再备匹马。”

    三宝公公心口一松,一边应声一边揽起袖子擦汗。

    尚书府隔着神兵司有三个坊的距离。

    赵熙主仆到达尚书府,已经快接近正午,府上下人开始备饭食。

    薛银欢今日来了月事,小肚子有些不舒服,正躺在屋里休息,听丫鬟说大殿下来了,她勉强撑起来出去见客。

    赵熙站在跨院外,旁边生长着一丛苍翠的细竹,细竹下面是一口大水缸,他正盯着水缸里头的睡莲发呆。

    银色祥云纹的锦缎袍子,外罩玄色披风,衬得他背影颀长。

    听到细碎的脚步声,赵熙回头,视线落在薛银欢面上,“方才在前厅就听薛夫人说你身子不舒服,不要紧吧?”

    薛银欢摇摇头,“殿下怎么来了?”

    “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赵熙直接道出自己的目的,“十日后,能否把你那位闺蜜叶姑娘请到尚书府来做客?”

    薛银欢有些转换不过来,“殿下这是何意?”

    “有点私事想见见她,但我不方便去云麾将军府。”

    赵熙并未言明是给宋元宝安排的。

    未婚夫当着自己的面让约另一位姑娘来自家府上见面?

    那还是她闺蜜?

    薛银欢皱皱眉头,“殿下你……”

    对上赵熙的目光,她的声音戛然而止,沉默在二人之间弥漫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薛银欢才像是接受了原本难以接受的事实,再看向赵熙的眼神,平静得让人瞧不出一丝破绽,“为什么是十日?其实只要我想,随时都能把她给请到尚书府来。”

    “就十日。”赵熙声音笃定。

    他总不能三天两头往尚书府跑。

    更重要的一点,十日的时间,足以消耗宋元宝对叶翎的热情,到时候再见,没准宋元宝那幼稚可笑的“好感”就消失不见了,也省得他再浪费精力棒打鸳鸯生生给自己拉一堆仇恨。

    “好。”薛银欢只回答一个字,就不再有下文。

    赵熙在男女之情方面不是一般的迟钝,他隐约觉得薛银欢像是在生气,可是面上分明没有表现出生气的迹象。

    莫名的,赵熙想起那天在马车上,她跳车之前突然回头说他不懂得讨好人,更不懂得怜香惜玉。

    拉回思绪,他出声问:“哪不舒服,可曾让府医看过?若是看不好,就让你祖父申请太医院的人来看,别拖着。”

    薛银欢没再看他,垂下眼睫,轻轻点了点头。

    她其实只是因为月事亏了些气血,不至于严重到惊扰太医的地步。

    “那我走了。”

    赵熙说完最后一句话,转过身。

    “殿下……”薛银欢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赵熙偏过头,“还有事?”

    “没事了,只是想提醒你,路上当心。”

    ……

    为了不让人误以为他们俩在私会,赵熙先前那些话都没有避讳薛银欢的贴身丫鬟秋词。

    目送着大皇子走远,秋词满脸担忧地看向自家姑娘,“大殿下突然要见叶姑娘,会不会是看上……”

    话说到一半,她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

    薛银欢已经听明白丫鬟的意思,她走到前面的石凳上坐下,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大皇子早晚会有正妃,她心里很明白,但这个正妃,谁当都行,唯独不能是叶翎。

    叶翎是她闺蜜,好姐妹共侍一夫这种事,她接受不了,也做不到。

    “姑娘,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呀?”秋词急得不得了,好不容易夫人发回善心给姑娘谋了门好亲事,原以为从此就有依有靠了,谁成想竟是个不靠谱的。

    大皇子若是真看上了叶姑娘要她当正妃,那自家姑娘还不如嫁给贩夫走卒呢,起码下等人不至于妻妾成群。

    “先等等看再说。”心中虽然有些不好的猜想,薛银欢还是不愿意进行主观臆断。

    毕竟,赵熙给她的印象不像是那样的人。

    ——

    赵熙回到神兵司,宋元宝还趴在桌上画蛇玩,听到脚步声,他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哟”一声,“办公期间,殿下这是趁机出去私会美人了?”

    宋元宝其实并不知道赵熙去了哪,随口猜的,没成想直接猜中了。

    赵熙深深看他一眼,问:“研究得如何了?”

    答非所问。

    宋元宝已经习惯了这种对话模式,掀起眼帘瞧他,尔后将自己画的蛇拿给他看,“怎么样,是不是惟妙惟肖?”

    赵熙只一眼就挪开视线,“让你研究机关,不是让你来吟诗作画的。”

    宋元宝一屁股坐回去,将毛笔扔进笔洗里,懒洋洋地倚在靠背上,“那我哪会,从来就没接触过机关,让我画,您这不是棍打公鸡让生蛋,强人所难吗?”

    赵熙走过去,重新从笔架上拿了一只小号狼毫蘸饱墨,犹豫了好半晌,还是没能落下笔。

    外观形态他能想象出来,可内部结构要做到像机关兽一样,机关与机关之间相互牵制产生动力让它行走,太难,况且这还是快速爬行,理论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宋元宝见状,嘴角一撇,“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做不出来就做不出来呗,反正有了那么多机关兽,不愁打不赢仗,这能爬能钻的机关啊,我看就算是鲁班爷爷在世,也够呛。”

    赵熙淡淡睨他,“那是你祖宗。”

    “还不都一个样。”宋元宝摊手。

    反正鲁班站在他跟前,他也不认识。

    ……

    午膳赵熙没有在衙门里吃,带着宋元宝回了宫。

    宋元宝正好让人将自己换来的银票送出宫交给温婉,另外附上一封信。

    信上说,那五百两不借给谢家,直接入成股,往后每年让宋家分红就成。

    温婉看到信,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决定,而是去问婆婆。

    宋婆子琢磨了一下,觉得可行,“我大孙子就是聪明,咱们借出去五百两,啥时候还还不一定,关键亲戚里道的,也不好收他们家利息,入股正好,每年多少有点盼头,等五百两回了本,再往后的钱就是白捡来的。”

    温婉担忧道:“咱们想得倒是挺美,谢家那头能答应吗?”

    “我这是借的五百两,又不是五十两,谢涛媳妇儿她能不答应吗?入了股,往后他们家是赚是赔,咱都认,要真赚,他们家不亏,赔了,那五百两咱就是白送的,她要连这么简单的事儿都拎不清,那我老婆子还不乐意借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艺的咸鱼人生〕〔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登仙之极〕〔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云中之瞳〕〔总裁凶猛:甜心要〕〔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末路逃亡100天〕〔重生谋爱:腹黑娇〕〔死亡工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