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是个宠妻狂〕〔保安情缘〕〔最上超能师〕〔我真不是天王啊〕〔冷王的腹黑医妃〕〔最甜不过邱小姐〕〔神农别闹〕〔咸鱼的自救攻略〕〔重生八零:家有媳〕〔出名太快怎么办〕〔正气复苏〕〔长生十亿年〕〔全能影后:云少,〕〔国医狂妃:邪王霸〕〔别歌帝后〕〔灭尽天下修仙者〕〔七次总裁,爱上我〕〔重生之豪门导演〕〔我的首席翻译老婆〕〔侯府娇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50、往后不把元宝少爷当外男了,可好?(1更)
    此时的尚书府花园,薛银欢靠睡在下人打理干净的假山石上,头顶垂下春海棠。Δ.『ksnhu『.co

    叶翎在给她作美人春睡图。

    “欢姐姐以前从来不喜欢让人画,今日怎么突然来了兴致?”小姑娘画了会儿,好奇地开口问。

    薛银欢没睁眼,回她四个字,“闲得无聊。”

    叶翎嘻嘻笑,“那你好好睡,若是能真睡着,我画出来的可能会更自然一点,欢姐姐人长得美,这画要是流传出去,指定让人给你封个第一美人。”

    这话,把薛银欢听笑了,“什么第一美人,你个小丫头片子,净胡说!”

    叶翎眉眼弯了弯,安静下来继续画。

    薛银欢是为了十日前赵熙的要求才会把叶翎给诓到自家府上来的,心里揣着事儿,哪里睡得着,她沉默了一会,问叶翎,“阿瑶,如果你被选中入宫做皇子妃,你愿不愿意去?”

    阿瑶是叶翎的闺中乳名。

    “啊?”小姑娘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住,准备落笔的手顿了一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薛银欢瞧着她,竟然有一种自己再问下去,小姑娘就得啪嗒啪嗒掉眼泪的错觉。

    长得太娇太软,总是容易让周围人自动产生保护欲。

    哪怕薛银欢自己就是个姑娘家,对上这位闺蜜,莫名其妙地就心软,那都是常有的事,弄得她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毛病。

    气氛凝滞,捎带着尴尬。

    薛银欢正琢磨自己要怎么挽回刚才那句话,就见婢女秋词脚步匆匆朝着这边来。

    薛银欢暂松口气,问她,“何事?”

    秋词小声道:“姑娘,大殿下和宋少爷到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秋词脸色不大好看。

    薛银欢听出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心知小丫头是对这位姑爷怨念上了,她笑笑,“你把人带去水榭,那边风景不错,我们稍后就来。”

    秋词走后,薛银欢也起了身,不再装睡。

    叶翎问:“还画不画了?”

    薛银欢说:“有贵客到访,咱们先去见客。”

    叶翎只好搁下笔,将画板挪到亭子里,跟着薛银欢去往水榭。

    一路上,薛银欢没说话,她也没多问。

    小姑娘性子恬静,平时话不多。

    她不属于那种你有心事她能帮你开解的闺蜜,但身上有股子说不出来的“静”,总会在无形中抚平你的心烦意乱。

    薛银欢因为家世背景的关系,烦闷的时候不少,她一般去找叶翎,都不是倾诉,就算是一句话不说,俩人安静坐上一会儿,也远比哭出来要强得多。

    二人还没走出花园,薛银欢的继母谢氏就领着赵熙和宋元宝朝这边来。

    一面走,谢氏还一面笑着说薛银欢,“水榭那边围栏坏了,还没修缮好,你怎么能让殿下去那儿?”

    薛银欢几不可见地皱皱眉头。

    水榭围栏没坏。

    先前为了选作画地点,她还亲自去看过,谢氏八成是听说叶翎在为她作美人春睡图,想给她和赵熙安排个“惊艳邂逅”。

    为了攀附权贵当上皇亲国戚,不惜为继女的婚事操碎了心。

    薛银欢觉得,继母当成这样也是挺有意思的。

    “有什么事儿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忙活了。”谢氏把人送到,溜之大吉。

    为防气氛尴尬,薛银欢急忙给二人行了一礼。

    赵熙从一出现就没看叶翎,他对着薛银欢淡淡道了一句,“你跟我来。”

    薛银欢不太懂赵熙到底想做什么,抿了抿唇角,抬步跟上他。

    原以为赵熙是有话要单独跟她说,没成想,他直接把她带去前院人多的地方。

    貌似他每次来尚书府,都不会单独跟她相处,就算要说什么话,也总会挑在有人的时候。

    薛银欢瞧着游廊那头进进出出的下人,顿住脚步,盯着赵熙的背影,“十日前,殿下让臣女把叶姑娘请来,如今我把人请过来了,殿下又不跟她说话,您究竟是什么意思?”

    赵熙回头,反问,“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找她?”

    薛银欢噎住,随后小声嘀咕,“不找她你当时还说得那么严肃。”

    赵熙听到她的话,并未作答,只是在廊凳上坐了,像是在等着什么。

    对方不吭声,薛银欢也没再刻意找话题,随手招了一个小丫鬟过来,让给殿下奉茶来。

    ……

    花园内,宋元宝已经看到了叶翎为薛银欢作的画,即便没画完,也能让人一眼瞧出小姑娘画工不赖。

    见宋元宝盯着画发呆,一旁的叶翎出声道:“元宝少爷,是不是觉得哪不妥?”

    宋元宝点点头,“确实有不妥。”

    叶翎一向对自己的画技挺有自信,不过有人指出,她也不生气,“还望元宝少爷不吝赐教。”

    小姑娘恳切的语气,不禁让宋元宝侧目,见她微低着头,莹白小巧的耳垂上染了淡淡的红,大概是因为自己被人指出不足而羞赧所致。

    宋元宝说:“你这幅画没画完,好多地方没办法指出来,这样,你帮我画一幅,我再告诉你哪里有不足的地方。”

    “这样会不会不太妥?”小姑娘觉得有些不对劲,“元宝少爷毕竟是外男。”

    “我不是你徒弟么?”宋元宝弯唇笑笑,“那天在马球场,姑娘答应教我打马球的,莫不是忘了?”

    “啊……没、没忘。”事实上真忘了。

    “没忘,那你就还是我师父,师父给徒弟作画,不为过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他们明明才见过两面,为什么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有种“老相识”的感觉?

    叶翎甩甩脑袋,“元宝少爷想画什么图?”

    宋元宝见亭子里有酒,伸出食指勾过酒壶,冲她挑眉,“先前那幅是美人春睡,现在这幅就花间醉酒好了。”

    他说完,将酒壶凑到唇边,仰起脖子喝了一口,然后步态慵懒地走向花丛。

    花丛中间有假山石,他跨上去,懒懒散散地往那一躺,一条腿曲起,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的食指勾着银酒壶。

    少年本就生得俊美风流,此时的姿态更有种说不出的邪和懒。

    叶翎换好画纸,抬头就撞上少年的视线,以及他唇边那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

    眼皮跳了跳,叶翎收回目光,问他,“准备好没,我要开始了。”

    宋元宝笑,“我没问题,你随时都可以画。”

    染上醉意的声音,微沙,勾得人浮想联翩。

    叶翎定了定心神,开始用笔尖勾勒花间醉酒。

    得了名师传授,她的画技无疑是精湛的,可惜她能画出满园繁花似锦,能画出他醉卧花下的慵懒身姿,却唯独画不出他面上的表情。

    小姑娘手中的画笔已经好久没动。

    宋元宝察觉到异样,问她,“怎么了?”

    叶翎神情懊恼,小声道:“对不起,我画不好。”

    宋元宝扔了酒壶,快步走过来,就见叶翎已经完成了一半多,其他地方都无可挑剔,唯独人物脸部一片空白。

    “我画不出元宝少爷面上的神态。”叶翎抿着唇,显然是头一次碰到这种事,她很自责。

    宋元宝却觉得无所谓,“那要不,你再多看我几眼?多看看,没准就能找到灵感了。”

    叶翎听红了脸,偏开头去。

    宋元宝轻笑出声,对着画认真点评起来,“我倒是觉得,不画脸,这幅画才更妙,如此一来,姑娘每次看画,印象中的我是什么神态,那画里就是什么神态。”

    叶翎忙说:“这画我不能要,元宝少爷还是拿走吧。”

    “为何?”

    “你是外男,我还未出阁,这样拿你的画,不妥。”

    宋元宝凑近她,音色微醺,“那就收下这幅画,往后不把元宝少爷当外男了,可好?”

    ------题外话------

    推荐好友香香大小姐种田新文(田园之医妻有毒):现代女村医被病人家属闹事失手打死,穿越异世,重生在了比自己小十岁的小村姑身上。

    可惜的是,拥有双重性格的女村医活活的把一个温柔善良的小姑娘活成了医毒不分家的野丫头!

    即使这样,还是有那么多的男人前仆后继想把野丫头娶回家,让村里的待嫁姑娘们嫉妒红了眼。

    只是,野丫头早已看中了那个满脸刀疤的秀才穷小子!

    这是一个穿越女毒医和犟驴耿直男的爱情故事,也顺便致致富发发家。

    大甜伤胃,小虐怡情!

    女主医术在手,发家致富;男主从村长到县令,先弱后强一步一青云!

    双宠,一对一,双洁!

    pk中,求收藏,留言互动有奖励,么么哒!^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