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肖没有猫〕〔妙丹青〕〔天陨之灵〕〔真武狂龙〕〔陈凡〕〔娱乐超级奶爸〕〔热搜攻略〕〔偶像派演员〕〔侠客管理员〕〔傲天圣帝〕〔动力之王〕〔露西的试炼之旅〕〔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原来我是富二代〕〔武道天狼〕〔极品狂医〕〔我怎么就火了呢〕〔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品农民〕〔重生八零:家有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51、三年后,我来娶(2更)
    ,。

    这话,说者有心,听者迷糊。

    小姑娘脸上写满了茫然,似乎不太理解又急于求证,双眼定定看着他。

    宋元宝回应着她澄澈的目光,唇角略弯,“可以吗?”

    叶翎没太听懂,“什、什么?”

    宋元宝说:“这幅画你没画好,是因为阅历太浅,懂得不够多,你拿回去再琢磨琢磨,三年后,我来你们家取。”

    叶翎听得越发迷糊了,“为什么要三年那么久?”

    宋元宝“唔”一声,“明天来取也行,可是我担心你短时间内画不好我。”

    叶翎点点头,一天的时间,她的确无法将他之前醉卧花间的神态汇聚成灵感用画笔描出来。

    她正发呆,耳边听得宋元宝又说:“有个词叫‘从一而终’,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你既然动了笔,就该让这幅画有个完美的收尾,否则人物没有神态,整幅画便没了灵魂,那你画了这么久就是在浪费笔墨,对不对?”

    叶翎觉得他说得挺对,就嗯嗯点头。

    宋元宝勾勾唇,将已经风干的画纸卷起来递给她,“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三年。”

    叶翎接过,抿了抿嘴巴,“三年后我都十七岁了。”

    奶奶说等她明年十五岁及笄,就开始议亲,她不确定十七岁那年自己是已经出嫁还是待字闺中。

    宋元宝看着她,唇边露出少年人绚丽的笑,眉眼风流,格外的撩人心弦,“不都说了三年后我来娶么?”

    “我听到了啊!”小姑娘完全没反应过来中了大灰狼的圈套,“我只是担心到时候画不在了。”

    宋元宝眼底笑意越发深,“画不在不要紧,人在就好了。”

    小姑娘“噢”一声,“那我尽量小心些,不给你弄丢。”

    “好。”

    二人的谈话到此为止,宋元宝借口说一会儿跟殿下还有事要办,得先走,同小姑娘道别之后,他抬步走出花园,去往前院。

    赵熙还在游廊上,从之前坐下去就没起来过,若非薛银欢定力好,早就被折腾疯了,她以为自己平时就够沉默寡言的,没成想这人比她更甚,竟然能保持一个姿势坐那么长时间,还不言不语。

    她正打算开口问问赵熙到底想干嘛,就见宋元宝从游廊那头出来,脚步轻快地朝着这边走。

    险些把自己坐成雕像的赵熙终于有了反应,抬目望他,神情似笑非笑,“如何?”

    宋元宝心情不错,眉梢轻挑,故意卖关子,“先回衙门。”

    赵熙带他来的目的是想让他看清楚,叶翎不一定是他喜欢的那种姑娘。

    可如今看宋元宝的反应,赵熙觉得自己可能在无形中当了一回助攻。

    薛银欢莫名其妙地看着二人,“你们在说什么呢?”

    宋元宝神秘兮兮地笑看着她,“今日多谢薛姑娘款待,我二人就此告辞。”

    看着俩人的背影,薛银欢皱皱眉头,“喂……”

    他们今日到底干嘛来了?

    不对,阿瑶,刚才阿瑶和宋元宝一直在花园!

    薛银欢反应过来,脸色都急变了,提着裙摆不顾形象地往花园冲,到的时候发现小姑娘坐在亭子前头的石阶上,头顶宽大的芭蕉叶给她遮挡了阳光,她两手捧着一幅画,双眼专注,似乎在沉思,连有人靠近都未曾察觉。

    “阿瑶。”见她安然无恙,薛银欢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仍是有些颤抖,“你怎么坐在这儿?”

    听到有人说话,叶翎才回过神来,看向薛银欢,“欢姐姐,怎么了吗?”

    薛银欢大步走到她旁边,本想问她刚才宋元宝是不是做了什么,视线却被叶翎手中的画所吸引。

    不是先前那幅美人春睡,瞧着像是刚画好不久的,画中少年醉卧花间的形象惟妙惟肖,哪怕面部没画完,薛银欢也已经看出那是宋元宝。

    她讶异地张了张嘴,“你刚刚给宋少爷作画?”

    “是啊!”叶翎如实道:“元宝少爷说我给欢姐姐画的美人春睡有问题,所以让我给他画一幅,他好指导指导我。”

    “那他为什么不把画拿走?”薛银欢眉头深深锁着。

    “元宝少爷说,我画不出他的脸,这幅画是不完整的,让我带回去琢磨,三年后他再来我们家取画。”

    “三年后?”薛银欢更懵了。

    “嗯嗯。”

    “阿瑶,那个……”薛银欢有些欲言又止,“我问你啊,他刚才给你指导的时候,有没有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啊!”叶翎摇头。

    薛银欢还是不放心,“比如说拉你的手之类。”

    叶翎还是摇头,“欢姐姐想多元宝少爷又不是登徒子,他怎么会无缘无故轻薄我?”

    “那他为什么要让你给他作画,又把画留下?”

    叶翎还是那个答案,“因为这幅画还没完成,他不要,说除非等我画完。”

    这么明显的暗示都看不出来?真是个傻姑娘。

    薛银欢轻叹一声。

    之前她还一直想不通赵熙为什么非要她把叶翎请到尚书府来,如今见着这幅画,她一下子全明白了。

    不是赵熙要见叶翎,想见叶翎的,是宋元宝。

    又是作画又是指教,最后还把画留下,说什么三年后来取。

    只怕,此娶非彼取吧?

    想到这儿,薛银欢又瞥了眼旁边心思单纯浑然未觉的闺蜜,不禁担忧起来,“阿瑶,你觉得宋少爷这个人怎么样?”

    叶翎想了想,说:“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薛银欢瞪了瞪眼,“有意思是什么意思?”

    叶翎想到宋元宝的话,笑起来,“就是一幅普通的画而已,又不是什么名家墨宝,他竟然让我帮忙保存三年,我告诉他,三年后画可能已经不在了,他又说画不在没关系,人在就好了,欢姐姐,你说他到底是想要这幅画,还是跟我开玩笑的?”

    叶翎语塞了会儿,揉揉她脑袋,“我的傻姑娘啊,你真觉得他在意的是这幅画?”

    “那不然是什么?”

    “……”为免吓到小姑娘,薛银欢没有挑明了说。

    宋元宝对叶翎有意,全都是她自己的推测,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儿,还有待查证。

    ——

    尚书府大门外,赵熙和宋元宝前后脚上了马车。

    缓缓启程之后,赵熙开口问旁边的人,“你这是把人拿下了?”

    “本少爷亲自出马,能失手吗?”宋元宝俊颜上一派春风得意,“到了神兵司我就去找我爹,让他回去跟我娘商量挑个日子,找媒人上叶家说亲。”

    赵熙眉心跳了跳,“她答应了?”

    他很好奇,宋元宝是怎么做到才见两次面就让姑娘家心甘情愿嫁给他的。

    想到某种可能,赵熙看向宋元宝的眼神变得复杂,“你该不会对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宋元宝一听,先前还春风得意的脸瞬间垮下来,“我怎么那么不爱听你说话,什么叫我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事?我是那种人吗?”

    赵熙没吭声,双目盯着他,左眼写着“是”,右眼写着“绝对是”。

    合起来:你就是个衣冠禽兽。

    “……”

    回到神兵司,宋元宝连水都来不及喝上一口,打听到宋巍所在位置,兴致冲冲地过去找他。

    宋巍正和几位大师组建小型机关兽做试验,见宋元宝跑到仓库来,他停下手上的活儿,迎了上去,“你来做什么?”

    “爹,我跟您商量个事儿。”宋元宝的语气一改先前在尚书府,此时明显带着讨好。

    “说。”宋巍端起自己的茶杯,慢悠悠喝了口茶。

    “您不用费心让大殿下劝我了,我决定要娶叶姑娘,就不会更改,您回去以后,跟我娘商量商量,挑个日子找媒人上门说亲呗!可千万让媒人跟叶家说清楚,三年后我一定考个状元回来,不会委屈了他们家姑娘的。”

    宋巍搁下茶杯,问他,“万一你在这三年之内碰到了别的姑娘,移情别恋又当如何?”

    “那不能够。”宋元宝的语气十分笃定,“我知道自己想娶什么样的媳妇儿,再说了,您一手调教长大的儿子,能是那样人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洪荒虚拟化〕〔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