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娇宠:猎户家〕〔钟浈封北宸〕〔江雨眠盛至霆〕〔明日之劫〕〔墨少宠婚甜绵绵〕〔这个剑仙很危险〕〔我的快递通万界〕〔我的弟弟才不是老〕〔三界供应商〕〔青藤心事——中学〕〔花坛葬〕〔动漫之邪王真眼〕〔任女〕〔魔道至宝〕〔陌桑迷途〕〔诸天最强大BOSS〕〔玩家凶猛〕〔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59、将计就计(1更)
    ,。

    温婉随着二郎媳妇来到宋房门外,里面没有点灯,想来人已经歇下。

    二郎媳妇一边敲门一边喊,“,你三婶婶来看你了,快开开门。”

    无人应答。

    二郎媳妇皱紧眉头,继续拍门。

    仍旧无人应答,好似房里压根就没人。

    二郎媳妇转头看向温婉,“她……我明明亲眼看着她进去的。”

    温婉嗯了一声。

    房门从里面上了闩,自然有人,只是不愿意开门罢了。

    温婉不再急着把人叫出来,而是问二郎媳妇,“之前发生了什么?”

    提起这个,二郎媳妇有些懊恼,“白天姐妹俩回来,我问姣姣关于梁公子的事儿,在旁边插嘴,说姣姣有意中人,还说一旦让梁公子晓得,人家肯定不要她,我当时没说什么,等晚上姣姣睡了才把拉出去,本来是想劝她不要害姣姣的,也不知道是咋了,一时没控制住,就动手打了她。”

    温婉大概明白了悲剧的起因,宋对这个家的绝望应该不是一日两日,只不过今日刚好碰到爆发口而已。

    想到三天后她从高塔上一跃而下,温婉还是觉得胆战心惊,看向二郎媳妇的眼神略有责备,“十二岁的孩子,容易学乖,也容易误入歧途,就看父母怎么教导,碰到这种事,其实我不赞同动手,尤其是在孩子性子偏激冲动的前提下,你打她,除了加剧她的叛逆,起不到任何作用。”

    二郎媳妇不觉得有什么,“在乡下的时候,不听话还不是照样抄起棍子就打。”

    “二嫂,如今是在京城。”温婉提醒她,“你的孩子不再是当年嗷嗷待哺的乡下小姑娘,她们想要的,也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吃饱穿暖,你要是再继续奉行乡下那一套,早晚会把她们给害死。”

    二郎媳妇被她吓了一跳,“三弟妹,没这么严重吧?”

    温婉不好说预感,拐着弯道:“有一对夫妻,品性不算太好,刚成亲那几年,老是想学着和尚吃八方到处占便宜,还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谁都不像好人。他们家有个闺女,打小就跟着爹娘有样学样,好好的小姑娘,学得刁钻蛮横不讲道理。

    后来,那对夫妻因为一次重大意外到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成功活下来之后打算重新做人,日子久了,夫妻俩发现闺女不听话,做什么都跟爹娘反着来,于是一言不合就动手打。

    小姑娘想不通,明明什么都是爹娘教她的,为什么到头来打她的还是爹娘,她觉得爹娘变得好陌生,每被打一次,就绝望一次,终于有一天,她觉得自己被全天下的人遗弃了,头也不回地爬上高塔,从顶端一跃而下,摔得粉身碎骨满地是血,她死那年,也不过才十岁出头而已。”

    话到这里,温婉看向脸色发白的二郎媳妇,“二嫂,你觉得是谁害死了那个小姑娘,是她自己活该吗?”

    二郎媳妇捂着胸口,对号入座的感觉太过强烈。

    有些事,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才会发现当局者的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情绪没绷住,二郎媳妇滚下热泪,“都怨我,是我和二郎没能好好教她,是我错了……”

    屋内,宋一直没睡,她不知道三叔三婶婶为什么会突然来。

    要搁在以往,她指定会第一时间跑出去谄媚讨好,可她今日连门都不想开。

    她不想见任何人,不想听任何话,甚至,不想活了。

    先前在街上,原本打算离家出走的,可是想想,京城这么大,她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就算离家出走,又能去哪?

    于是没走多会儿,她自己又折返了回来。

    不是原谅了爹娘,只是在盘算死前该做点什么。

    家里所有人都欠了她,她就算是死,也要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

    爬高塔自杀是她在回来的路上决定好的,万万没想到,三婶婶竟然站在门外讲了一个几乎跟她一模一样的故事。

    她能感受到故事中小姑娘的所有心情,包括决定自杀时对家人的那种心灰意冷。

    外面温婉的话语还在继续,“十岁出头,刚打花苞的年纪,花儿都还没真正绽放过就枯萎了,何其可惜。”

    紧跟着,是生母痛哭流涕的声音。

    宋咬着唇角,手指抓紧盖在身上的棉被,脑子里自杀与不能自杀两个声音在打架,搅得她心绪烦乱。

    温婉特地瞧了眼紧闭的房门。

    直觉上,里头的人肯定没睡。

    方才那些话,也全都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半晌没见宋开门,温婉料想她一时之间肯定难以转换心境,不再勉强,跟二郎媳妇说:“我和三郎外出有事,路过此处,所以进来坐坐,夜已深,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告辞。”

    温婉说完,去往堂屋叫上宋巍,夫妻俩很快离开了胡同院。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宋一骨碌翻身下床,急急忙忙推开自己的房门,三婶婶果然已经不在,只剩当娘的还守在外面哭。

    没料到闺女会突然开门,二郎媳妇扭头看她,还没等说上话,就被宋“嘭”一声隔绝在门外。

    二郎媳妇擦了擦眼泪,软下语气对着里头道:“,你饿不饿,娘去给你做点儿宵夜。”

    宋已经钻回被子里,后背对着门板方向,不管她娘怎么喊,始终没回应一个字。

    尽管如此,二郎媳妇还是去了厨屋,打算给她煮碗粥。

    宋二郎跟了进来,见婆娘双眼红肿,忙问:“咋回事儿?”

    二郎媳妇没看男人,往锅里添了水之后就呆呆站着,像个木桩子。

    “你倒是吱个声儿啊!”宋二郎心急如焚,婆娘又不说话,他只得转个身,打算当面去问宋。

    “你站住!”

    身后传来媳妇儿的声音,他顿了脚步,回头又问:“谁惹你生气了,是三弟妹?”

    “不关三弟妹的事。”二郎媳妇胡乱抹了把脸,“是我这个当娘的没领好头,才会让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宋二郎听她这么说,嘀咕道:“早说了让你不要打孩子,你非是不听,三郎他们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才会大晚上的来咱家打探情况,还小,不会说话不是挺正常的吗,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不就得了,干啥非得动手打人?”

    二郎媳妇瞪着他,“你这会儿来我跟前放马后炮,早干嘛去了?”

    宋二郎见她心情实在不好,怕惹得母老虎发飙,马上转移话题,“这粥是给煮的吧?刚好我饿了,多煮点儿,给我也来一碗。”

    说完就拔腿往外溜。

    二郎媳妇收了情绪,捏紧手中的长柄勺,搅了搅锅里的米粥。

    煮好之后,她盛了一碗端到宋房门外,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就把粥放在门口。

    宋没起来,外面消停之后,她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回家的马车上,宋巍问温婉,“怎么样了?”

    温婉轻叹口气,“我当时站在她房门外说了不少话,里头一直没动静,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听进去,若是这招不管用,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

    手背突然被一只温热的大掌包裹,温婉偏头,见他唇瓣微弯,面上是成熟男人独有的自信,“她会传谣言,我们也会,不妨将计就计。”

    温婉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宋巍没明说,只是回到家以后单独吩咐了卫骞派人去办事。

    温婉实在困,没能等到他回来就自己先睡着了。

    ……

    二郎媳妇夜间跟男人商量了一下,家里缺钱给孩子添嫁妆,生意不能没人照管,让宋二郎隔天一个人去卖早食,她留在家,打算找机会跟宋好好谈谈。

    宋二郎是天不亮就出的门,二郎媳妇瞧着天色还早,睡了个回笼觉,宋姣也还没起,因此没人发现宋二郎走后不久,宋就带上自己所有的零花钱,轻手轻脚出了门。

    她去了乞丐最多的那条巷子,花光所有银钱,请他们把谣言散出去。

    之后,她赶着时间回家,二郎媳妇、宋多宝和宋姣都还没醒,她站在自己房门前,目光看向地上那碗已经凉透的粥,只一眼就挪开视线,若无其事地进了房,一整天都没出来,她娘叫吃饭也不搭理。

    隔天,宋特地去外头打探,发现乞丐们传出来的谣言,跟她让传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给我一张复活卡〕〔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