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69、两桩秘辛(2更)
    ,。

    以往国公骂完人都会通体舒畅,今日被个妇人噎住,他浑身不得劲,从宫里回来后就一言不发,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踱步。

    国公夫人眼睛都给他晃花了,“老爷,您坐下喝口茶吧,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妾身听听。”

    苏国公想到骂他那妇人的嚣张样,气不打一处来,“看来老子最近没动作,宋家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

    国公夫人心口跳了跳,“您该不是又想着对付宋巍吧?”

    之前谋算过那么多次,就没有一次是成功的,郝运生前都说了宋巍很邪门儿,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苏国公气了半天,终于想到主意,“你去把苏瑜给我叫来。”

    “叫她做什么?”国公夫人不解。

    “让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做什么?”

    ……

    正院来人的时候,苏瑜人在耳房,手中捏着巾帕擦供桌。

    供桌上,竖着郝运的牌位。

    苏家这位上门女婿,原本只是苏国公手底下的一枚棋子,死的时候尸身被炸得七零八落也无人问津,苏瑜无法替他收尸,只悄悄在耳房里给他立了牌位。

    “大姑娘。”婆子在外头催促,“老爷让您尽快过去一趟。”

    苏瑜合上门出来,表情木然地看着她,“父亲有没有说什么事儿?”

    “老奴不知。”

    苏瑜垂下眼睫,“好,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扔下帕子,她回房换了身衣裳,跟着传话婆子去见苏国公。

    进门后,苏瑜都没抬眼看他,微微低着头,“听下人说,父亲找我有事?”

    苏国公扫她一眼,“郝运那个小王八蛋一死,你也跟着丢魂儿了?”

    苏瑜否认,“没有,我只是这两日身子不适。”

    郝运生前亲手杀了她腹中孩子,她恨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心痛?

    更何况当年小四被火烧伤的真相已经曝光,这种时候谁敢在国公跟前说郝运一句好?

    “没有那最好。”苏国公说着,很快摆出慈父的模样来,“你还年轻,为了一个居心叵测的男人守寡不值当。”

    “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苏瑜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为父打算重新给你招婿。”

    苏国公的语气中没有商量,显然是早就打好了主意,如今不过随口知会她一声而已。

    苏瑜抿着唇,“父亲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女儿能办的,尽量帮您办妥。”

    好歹也在苏家待了那么多年,苏瑜还算了解国公的性子。

    打从郝运死后就对她不闻不问,如今不可能没有目的地找上她。

    苏国公就欣赏这种提头知尾的聪明人,弯唇笑笑,“当初你们夫妻跟宋巍交手的次数不少,想必你比我还了解他,这次小四被逼落发为僧的事儿,我想让宋家人付出点代价,能不能办到?”

    苏瑜如实说:“宋巍身边有暗人保护,取他性命几乎不可能,若只是膈应一下他,倒也不算太难。”

    话音落下,她抬眸,目光直直看向苏国公,“若是办成了此事,父亲能否应我一个请求?”

    “你说。”国公爷难得的大方。

    “我不想招婿。”苏瑜的声音透着几分落寞,“我想在事成之后带着姨娘离开苏家。”

    她的要求,换来一声冷笑,“当初是你们娘俩主动来认的亲,如今想走就走,当苏家是什么地方?”

    早在流产那会儿,苏瑜就已经心灰意冷,没有哪天不想离开苏家。

    面对苏国公的冷嘲热讽,她极力让自己镇定,“当年是我们娘俩不自量力,一时被富贵迷了眼才会想着来认亲攀附,事到如今,我夫君和孩儿均已不在人世,再待下去,只会成为国公府的累赘,还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走吧。”

    苏国公没说话。

    一旁国公夫人低声道:“既然她们要走,老爷不妨成全她们好了。”

    她一向不待见这对母女,自然是眼不见为净。

    苏国公却拧紧了眉头,“我若是不放呢?”

    的表情很麻木,瞧着像是对人世间已无任何留恋,“国公是一家之主,自然有权利决定谁去谁留,您若执意不肯,那么我也无话可说。”

    以前苏国公几乎没怎么关注过这个私生女,今日才发现,竟然是个有血性的,他轻哼,“想跟我谈条件,就得先拿出真本事来。”

    “我知道,我会尽力。”

    ……

    从正院出来,苏瑜深深吸了口气,想到过不了多久就能离开苏家,她沉郁多时的心情有所好转。

    没有回自己院子,苏瑜径直去了邱姨娘住处。

    邱姨娘正在给笼子里的画眉喂食,见到她,笑得眉眼温柔,“瑜儿怎么来了?”

    “娘,我刚刚去见国公了。”苏瑜走到她身旁,“他答应我,只要我帮他把事情办成就让我们娘俩离开苏家。”

    邱姨娘面上笑意收了收,放下鸟食盘弯腰洗手。

    苏瑜忆起以往自己提出离开时她娘的反应,放软了语气,“这些年我攒下不少银子,足够我们出去开间铺子了,娘,您这次就听我的,咱们一块走,好不好?”

    邱姨娘捏着干巾的手收紧,耳边又传来苏瑜的声音,“来了苏家,我感觉自己活得不像个人,尤其是近两年,与行尸走肉没什么分别,有时候走在街上,我还挺羡慕那些个贩夫走卒,哪怕没钱,哪怕地位不高,可他们活得真实。我做梦都想带着娘离开苏家,做梦都想。”

    话到这里,苏瑜已经红了眼眶。

    邱姨娘中途没有插话,一直听她说完,这才回过头,冲她一笑,“若是能离开,我自然高兴,可你也说了,有条件,国公开的条件,你能保证一定做到吗?”

    “我不知道。”苏瑜摇头,眼神里有迷茫,“我只知道自己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苏家,远离这里所有人。”

    邱姨娘没对苏瑜的决定做任何评价,太后交付的任务没完成之前,她不可能离开苏家。

    再说,苏瑜未免太小看苏国公,好歹是做过丞相的人,他只是无耻,不是无脑,怎么可能允许一颗没用的棋子在外面乱蹦跶?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待在苏家,起码她身上还挂了苏家女的名头,国公不至于大开杀戒,一旦离开,后果不堪设想。

    “我去陆家找三姑姑,她一定有办法。”苏瑜开始想办法。

    “三姑姑?”

    “就是陆家大奶奶。”苏瑜道:“我听说她连前头那位长公主都对付得了,对付一个宋巍,想来不在话下。”

    “可是,你跟陆大奶奶并不熟。”邱姨娘提醒她。

    “我尽量试试。”

    ……

    武安侯府。

    苏瑜找来的这天,正巧陆平舟不在。

    苏仪听说是苏家来人,尽管是个不受待见的庶女,她也让人请了进来。

    “给大奶奶请安。”苏瑜进了门,规矩行礼。

    “苏瑜?我记得你。”苏仪看着她,“听闻你夫君死在巧家义庄,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你为何现在来找我?”

    苏瑜扑通一声对着苏仪跪下,“我有事想求大奶奶。”

    苏仪端着茶,面上不曾有动容,“什么事?”

    “我想对付一个人,求大奶奶指条明路。”

    “谁?”

    “宋巍。”

    “你想取他性命?”

    “不,只是给点教训。”

    苏仪有些不解,“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是我,是国公。”苏瑜道:“他认为是宋巍夫妇逼迫小四落发为僧,所以……”

    话还没说完,苏仪已经听懂,抬手制止她,“我太久没关注外面的事儿了,只有以前查到的两桩秘辛,你要觉得有用,就拿去,要是没用,我也没办法。”

    苏瑜叩头,“还请大奶奶指点。”

    “其一,那位宋娘子温氏,她是前长公主赵寻音和驸马陆行舟的私生女。其二,宋巍那位长子宋元宝其实是他兄嫂所生,只不过,宋元宝本人好像并不知道此事,你要是能想法子联络到他外祖家的人,那就有好戏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