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路〕〔公子如兰,美人如〕〔村野女人香〕〔八零福运娇娇女〕〔战士之天狼劫〕〔重生之时代霸主〕〔最强妻管严〕〔妙手狂医〕〔重生:令妃的逆袭〕〔都市透视医尊〕〔最佳赘婿〕〔最强枭皇〕〔圣手玄医〕〔我真不是学神〕〔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大亨崛起〕〔甜蜜的冤家〕〔逆道狂枭〕〔婚内有诡:薄先生〕〔都市至尊狂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72、无条件信任(1更)
    ,。

    苏瑜在夜间醒来。

    苏国公付了钱,之前伺候她的农妇一直没走,正在桌边打盹儿。

    苏瑜躺了太久,后背有些酸麻,想换个姿势,无奈才动了一下就扯动胸口处的伤,疼得她直接飙出眼泪来。

    那日山下刺杀的情形,她依稀还记得,她娘安排的人来势汹汹,似是不把人弄死不罢休,尤其最后刺中她的那一剑,完全没有手软的意思。

    为了不让国公起疑,苏瑜想过将自己弄成重伤,但她没料到,会重成这样。

    若非小四及时找师兄弟将她送上山,只怕如今早就命丧黄泉。

    可她又想到出发前邱姨娘嘱咐的话,不破不立。

    要想让国公彻底对她改观,不管多疼,这一关都必须挺过去。

    闭上眼睛,苏瑜让自己所有的情绪归于平静。

    昏迷一天一夜,她又饿又渴,可嘴里发不出声音,手上更是没力气,连把农妇叫醒的精神都没有,她只好叹口气,再度睡过去。

    次日清晨,苏瑜还处在迷迷糊糊中,就有老大夫的说话声钻进耳朵,“大姑娘已经熬过了危险期,国公大可放心了。”

    紧跟着,是苏尧启的惊喜声,“大姐姐当真没事了?”

    “性命无虞。”府医禀道:“只是半月之内,大姑娘都必须卧床静养,直到伤口结痂方可下地走动。”

    “好,我知道了。”

    府医出去后,苏国公没什么情绪地扫了眼还未醒来的苏瑜,又看向旁边如释重负的苏尧启,这臭小子抛爹弃娘来法华寺出家,如今竟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私生女担心至此,只怕自己这当爹的病了他都不会有如此反应。

    想着,苏国公心里就酸溜溜的。

    若非小四一力护着,他绝对容不了苏瑜!

    听到苏国公的说话声,苏瑜便假装继续睡,等他出去才慢慢睁眼,见苏尧启还在房内,她撑着身子要起来,无奈伤得太重,浑身无力,一下子又躺了回去。

    苏尧启忙道:“大姐姐重伤,大夫说了不宜随意动作,你想要什么,告诉我。”

    苏瑜太久没喝水,嘴唇太干,都已经裂开,她把握好时机,满面愧疚,“我还没完成父亲安排的任务就倒下,得回去跟他请罪。”

    苏尧启直接皱了眉头,“任务?”

    苏瑜垂下眼睫,那样子,像是有难言之隐不便开口。

    “父亲让你去做什么?”苏尧启锲而不舍地问。

    苏瑜一副自己多嘴说错了话的懊恼样,眼神闪躲,“没,没什么。”

    “他人就在寺中。”苏尧启说:“你告诉我他让你做什么,我去他跟前求求情,任务取消就好了。”

    “小四,我想喝水。”苏瑜适时岔开话题。

    苏尧启转身给她倒了杯温水,递给苏瑜之后,他抬步走出房门,去另一间精舍见苏国公。

    苏国公正在用早饭,见儿子过来,问他饿不饿。

    苏尧启立在门口,没有要进去的打算。

    苏国公放下手里的菜包,擦了擦手站起身,朝苏尧启走来,“她刚醒你就来见我,是不是她说了什么?”

    一句话听出来他爹还是没打消对大姐姐的疑虑,苏尧启准备好的那些话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摇摇头,“家中有不少上好药材,父亲能否让人取来给大姐姐用?”

    苏国公闻言,面上似笑非笑,“你很担心她?”

    “大姐姐毕竟是为我而伤。”

    苏国公问他,“你既心有执念,又如何算得上六根清净?”

    苏尧启反驳道:“这不是执念,有恩必知,知恩必报是佛家教诲,人非草木,更何况,如今重伤的不是外人,而是父亲的亲骨肉,您若不救,孩儿会再想其他办法。”

    感觉到儿子在慢慢脱离自己的掌控,苏国公没来由地心慌,开始反思自己当初是不是不该将他送入佛门,“要我救她可以,你跟我回家。”

    苏尧启心平气和,“孩儿已是受过戒的佛门弟子,不会再还俗。”

    “你继续待在这儿,下次再碰到刺杀怎么办?”

    苏尧启仍旧面无波澜,“若是我命该如此,就算回了家,也同样要遭人迫害。”

    这话把苏国公噎得不轻。

    在家的时候,他可不就是隔三差五出点事儿吗?

    苏国公站了有一会儿,不知是不是突然想通发了善心,让自己的随从回城取药。

    ……

    苏醒之后有了上品药材为辅助,苏瑜恢复得挺快,气色日益好转。

    苏国公不习惯寺庙的清粥素食,没待两天就回去了,临走前嘱咐苏瑜好好休养,等彻底恢复再回府,至于任务,先搁一边。

    苏国公一走,苏瑜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要早知道这招好使,她当初就不会走那么多弯路。

    说起来,这还得多谢她娘出言指点。

    ……

    能下地走动,已是十多日之后,苏瑜外出晒太阳。

    苏尧启不放心,一直在后面跟着。

    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苏瑜转过头。

    暮春时节,城中芳菲尽,弥勒山上桃花初绽,重瓣轻蕊,满园映粉。

    已经完全退去少年稚气的小四立在月门旁,脚下踩着鹅卵石,鹅卵石上落了几片花瓣,日光微醺,为他那身肃穆的僧袍镀上一层暖。

    苏瑜寻个位置坐下,笑着冲他招手,“小四,过来。”

    苏尧启闻言,朝前走了几步。

    苏瑜问他,“你来法华寺这么久,过得好不好?”

    苏尧启颔首,“师父待我不错。”

    “我听琥珀说,父亲希望你回去?”

    琥珀是苏瑜的婢女,苏国公回去之后吩咐她来换农妇照顾苏瑜。

    苏尧启看着她,“大姐姐是不是也觉得我该回家?”

    “没有。”苏瑜笑得温柔,“这天底下大部分人都是身不由己地活着,能随心随性的,少之又少,你能远离苏家来这儿,其实我挺高兴。”

    听苏瑜这么说,苏尧启唇角漾开一抹浅笑,带着几分赧意,“我回绝了父亲,不打算再回去。”

    “那就不回去了。”苏瑜说:“怎么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认为值得,这就够了。”

    苏尧启在她对面的石凳上坐下,低声道:“我感觉大姐姐来苏家以后,过得并不开心。”

    苏瑜莞尔,“你如何看出来我不开心?”

    “大姐姐刚来那会儿,一双眼睛格外有神,好似对任何东西都充满着期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再也没见过那样的你。”

    苏瑜面上笑意未改,开口的话微嘲,“失望的次数多了,就不会再有期待。”

    “我知道,是父亲没有好好待你。”对此,苏尧启无能为力。

    别说是苏瑜这样半路冒出来的私生女,就算是府中嫡子嫡女,父亲对他们都没多少好颜色。

    说完,他小心翼翼地看向苏瑜,“那你……恨不恨他?”

    当然恨,如何不恨?

    为了贪图一时快活,玷污即将成亲的待嫁娘,他抛下待嫁娘一走了之,毁人一生不说,还留下一个原本不被世俗所容的孩子。

    那样的男人,如何配为人父?

    苏瑜以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听生母说过之后,她恨毒了苏国公,恨不能亲手将他千刀万剐。

    晃回思绪,苏瑜对上小四的视线,“谈不上恨吧,毕竟都没有期待了。”

    “父亲往后会对你好的。”苏尧启眉眼坚定,像是在给对面的人许下重诺,“他临走前答应过我。”

    苏瑜看着眼前同父异母的弟弟,心下忽然有些不忍,“当初你的院子会着火,全是郝运一手造成,你就不恨他,不恨我吗?”

    “与大姐姐无关。”苏尧启言语之间都是对她的信任,“大姐姐能舍身为我挡刀,绝不会起心害我,至于姐夫,他已经为此付出代价,我既已入佛门,便不会再纠缠于俗事过往。”

    有生之年头一次体会到被生母以外的人无条件信任,苏瑜微垂的眼眶里,有水光在闪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