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北宋大丈夫〕〔沧元图〕〔美漫世界的魔法师〕〔修真医圣在都市〕〔我的女仙老婆〕〔大周王侯〕〔老胡同〕〔抗联薪火传〕〔世纪第一宠:厉少〕〔超自然事务管理局〕〔特种医王在都市〕〔操盘手札记〕〔荣耀的华娱〕〔海贼之文虎大将〕〔末世小馆〕〔不可名状的赛博朋〕〔映照万界〕〔世界第一巨星〕〔顾少的亿万甜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73、伤害谁都不会伤害你(2更)
    ,。

    但只片刻,苏瑜就收了情绪,整个过程快到苏尧启来不及发现和反应。

    他只见到苏瑜微微低着头,担心她出来太久受不住,“大姐姐是不是伤口又疼了?要疼的话,咱们先回去吧。”

    苏瑜顺势点点头,起身后慢步走回精舍。

    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为了避嫌,苏尧启只把人送到院门口就止了步。

    山上的院舍没水井,琥珀先前端着苏瑜的脏衣服去后山泉边洗,回来见苏瑜一个人杵在院内,问她,“姑娘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四少爷呢?”

    “他送我回来的。”

    苏瑜说着,抬步进屋。

    琥珀晾完衣服进来擦手,嘴里不忘问她,“姑娘今日感觉如何?”

    苏瑜摇头,“即便是结了痂,仍旧觉得疼。”

    毕竟伤口不浅,短时间内很难恢复。

    况且就算恢复了,那地方也会留疤,好在自己已经不打算再嫁人,留不留疤也没那么重要。

    这么想着,苏瑜便吩咐琥珀,“收收东西,咱们明天一早回城。”

    琥珀大惊,“姑娘先前不还说伤口会疼,国公吩咐了,一定要痊愈再回去。”

    苏瑜嘴角笑意泛冷,痊愈了她还怎么把这出苦肉计演下去?

    “收拾吧,法华寺不比国公府,多有不便,回去也能养伤。”

    琥珀点点头,不再相劝。

    其实她也不喜欢待在寺中。

    每天一大早会被晨钟吓醒不说,斋饭缺油少腥,吃一两顿没什么,来上十天半个月,老是会觉得饿。

    ……

    次日一大早,苏瑜主仆收拾妥当准备下山。

    离开之前,苏瑜想去见见虚云大师以示感谢,谁料大师没见着,先碰上苏尧启。

    苏尧启正在给师父院里的花草浇水,见到苏瑜,很是意外。

    苏瑜本想说自己来找虚云大师,可一想虚云大师那么厉害,万一要从自己身上看出点什么,那可就坏大事儿了,自己又何必巴巴凑上去自讨没趣。

    一念之间,苏瑜就改了口,“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苏尧启搁下花洒,怔怔看着她,“怎么,大姐姐要走了吗?”

    “已经叨扰你们太长时间。”苏瑜面上流露出几分不好意思,“我如今恢复了七八成,回城之后再慢慢调养就是了。”

    苏尧启是当事人,最清楚那天刺杀的情形,苏瑜伤得不是一般重。

    老实说,半个月只能勉强让伤口结痂,要想恢复,几乎不可能。

    不过见苏瑜态度坚定,苏尧启没再挽留,只是叮嘱她要注意忌口和休息。

    之后,亲自送她们主仆到山门外。

    止了步,他看着苏瑜的背影,“大姐姐,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你们慢走,一路上多保重。”

    苏瑜回头看他,眉眼温柔,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小四你记住,倘若有一天大姐姐变得十恶不赦,伤害谁我都不会伤害你。”

    苏尧启只当她是在开玩笑,阿弥陀佛一声,又催促她们快些走,瞧着天色一会儿可能会有雨。

    苏瑜不再啰嗦,带着琥珀去取马车。

    马和车就在之前照顾苏瑜的那位农妇家,也是苏国公特意吩咐的,怕她回去的时候不方便。

    途中,琥珀问苏瑜,“姑娘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

    “就是您和四少爷道别时说的,姑娘说倘若有一天您变得十恶不赦。”话到这儿,琥珀又觉得好笑,“姑娘这样肯挺身而出为四少爷挡刀的良善之人,怎么可能十恶不赦?”

    苏瑜听后,淡淡掠唇,“谁知道呢?”

    善与恶哪是那么容易就区分开的。

    琥珀笑道:“姑娘那样说,也不怕吓到四少爷。”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苏瑜说:“若是连承受一个玩笑的能力都没有,那么这个家,他就是白出。”

    ……

    取到车,主仆二人慢悠悠地行上官道,至国公府时,并未掀起任何波澜,只是邱姨娘得了消息第一时间来看她,把人遣出去以后问她伤势如何。

    没旁人在,苏瑜才捂了捂胸口低声道:“娘也太狠了些,刺客的刀要是再偏一点儿,我可就没命了。”

    邱姨娘握住她的手,“我有特地嘱咐过,他们身手绝佳,懂得把控,只会让你重伤,不至于取你性命,瑜儿你再咬牙忍一忍,等这段日子过去,一切就都好了。”

    苏瑜想起在弥勒山时苏国公的态度,又觉得值,“虽然代价挺大,不过能让他对我改观,咱们也算是成功了大半。”

    “嗯。”邱姨娘点点头,“我看你的样子,多半还没恢复完全,虽然我那儿有不少治伤药,不过戏都演到这一步了,不能半途而废,所以这几日,还得再辛苦你一下。”

    “我明白。”

    母女俩正在屋里低声说着话,房门突然被敲响,外面传来琥珀的声音,说正院来人了,国公夫人有请。

    母女俩对视一眼,邱姨娘道:“八成是夫人听说你回城,想请你过去试探试探伤势。”

    苏瑜立即反应过来,痛苦地对着外面人道:“我一路颠簸伤口发作,去不了,你让传话的人回去通秉一声,就说等我彻底痊愈了,一定亲自去见夫人。”

    琥珀闻声出去,没多会儿又回来跟她说正院的人走了。

    传话的人是国公夫人的陪房,宁妈妈。

    她回正院以后把苏瑜的原话说了出来。

    国公夫人先前就听跟着国公去了趟弥勒山的府医说过,苏瑜伤得不轻,她怎么都不肯信,总觉得那个臭丫头在耍花样。

    如今既然回来了,那么也是时候验验伤。

    为防府医被收买,国公夫人特地让宁妈妈去外头重新请个大夫来。

    之后带着大夫和一群丫鬟婆子风风火火去了苏瑜的汀兰苑。

    苏瑜推说伤口疼,本就是为了引国公夫人亲自来验伤,如今见着人,她半点不意外,只是躺在床榻上下不来,脸容上血色全无,寡白难看,额头隐隐有虚汗。

    这些表象,装是装不出来的,苏瑜的伤口也不是说疼就疼,她只是在国公夫人到达之前伸手狠狠撕裂了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

    那钻心要命的疼,让她牙关都打不开跟国公夫人说话。

    邱姨娘在一旁哭成泪人。

    国公夫人扫她一眼,冷嗤,“没用的东西!闺女疼成这样还是只知道哭,你就不会亲自跑一趟去请府医?”

    邱姨娘唯唯诺诺,没敢答主母的话,哭声倒是收了收,眼泪还是落个不停。

    国公夫人看得眼睛疼,转头对大夫道,“快去给大姑娘看看,究竟伤成什么样了。”

    大夫落座,往苏瑜手腕上垫了巾帕开始诊脉,收手之后告诉国公夫人,大姑娘气息很虚弱。

    他看不了伤口,更多的症状很难下诊断。

    国公夫人便借着大夫不方便查看伤口为由,让宁妈妈亲自给苏瑜换药。

    宁妈妈趁机看到苏瑜胸口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伤口因为崩裂,隐隐冒血。

    换完药之后,她把实情告诉国公夫人。

    国公夫人没想到苏瑜真受了重伤,怎么说也是为了救她儿子造成的,倒不好再说不好听的话,只是问苏瑜,“这都半个月了,怎么伤口还这样?”

    苏瑜虚弱道:“可能、可能是在回程途中颠簸到,导致伤口崩开。”

    国公夫人皱皱眉,“那你怎么不在法华寺好好休养?”

    琥珀出声道:“山上条件不好,况且弥勒山太高,夜间难免寒凉,对姑娘的伤势恢复没多少好处。”

    这番解释,倒也算圆得过去。

    琥珀原本只是简单为自家主子说句话,她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在无形中帮了主子一个大忙。

    国公夫人了然,回去之后让人送了不少珍贵补品来。

    苏瑜来苏家数年,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好的东西,心情可想而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