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抬头张龙〕〔秦静温乔舜辰〕〔我在月亮湾〕〔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商女为妃:世子大〕〔透视神婿〕〔圣手玄医〕〔蝶谷修士〕〔逆天狂妃:邪帝,〕〔全球示爱慕太太〕〔公子如兰,美人如〕〔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长在春风里〕〔第一豪婿〕〔异数械武〕〔蛊妃在上:病弱王〕〔仲夏夜的秘密〕〔国民偶像住隔壁〕〔最狂御灵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76、苏家宗祠的秘密(1更)
    被赐予嫡女待遇,苏瑜的活动范围宽泛了许多,中饭后闲来无事,她到花园里逛了逛。

    苏家人丁兴旺,路上不乏遇到其他几房的少爷小姐,苏瑜面带微笑,无论见着谁都按照排序温声打个招呼。

    众人见了她,无外乎几种眼神:轻蔑、不屑、嘲讽。

    仿佛在看一只穿上龙袍的山鸡,竟无一人回应她,甚至恨不能躲瘟疫一样远远儿地躲着她。

    死过一次的人,在很多事情上看得很淡。

    耳边不时传来“野丫头”、“来历不明”、“有辱家风”、“山鸡”之类的字眼。

    面对诸位嫡子庶女的冷嘲热讽,苏瑜选择一笑回之。

    心中却在想,苏家竟然还有家风?

    将右手搭在眉骨处看了看天,碧蓝得没有一丝杂质,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苏瑜打算找个没人的亭子进去坐坐。

    正在这时,先前还对她窃窃私语的那帮少爷小姐忽然激动起来,全都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嘴里此起彼伏地喊着“大哥”,满是恭敬。

    苏瑜循声往那一瞧,见到整个苏宅最得国公器重的大少爷苏宏启,他身穿连珠纹束身紫袍,腰间佩剑纹路繁复,一看便知非凡品,脚上踩着乌皮靴,步伐稳健,走路生风。

    面对少爷小姐们的热情,他面上几乎没什么表情,负着手一直往前,方向正是苏瑜这边。

    苏瑜不得不迎上去行礼问安。

    苏宏启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一瞬,很快就收回,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几分不喜,“听父亲说,你在弥勒山救了小四身受重伤?”

    苏瑜垂眉敛目,回答中规中矩,“为父亲出城办事的时候碰巧遇上刺客,当时情况太过凶险,所以就……”

    话还没完,便听到苏宏启冷冰冰的嗓音砸下来,“你最好是碰巧,否则要让我查到蛛丝马迹,决不轻饶!”

    苏瑜低下的嘴角不着痕迹勾了勾。

    看来娘所料不错,即便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苏宅里的人也不会领情。

    不过,没关系,旁人不信她不要紧,只要小四信她,即便苏家其他人再有疑虑,也不敢真对她如何。

    苏宏启走开之后,先前那帮少爷立即围过去,七嘴八舌,“大哥,您可是国公的左膀右臂,何必跟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废话,太跌份儿了。”

    “就是就是,仗着自己救了小四有功,就以为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啊呸,下贱胚子就是下贱胚子,永远上不得台面。”

    苏瑜竖直耳朵听着,觉得苏家所谓的家风,也不过如此,她生父是苏国公,她要是下贱胚子,那她爹是什么?

    苏宏启没有参与那帮人的谩骂奚落,却也没阻止,默认的态度过分明显。

    苏瑜仿若未闻,自己溜达一圈,折了两支玉兰花带回去。

    陆家要在国公府埋雷的计划,邱姨娘已经尽数告知与她,她先前出去转悠,也确实有勘察位置的意思,只不过有苏宏启在,国公府无论白天黑夜,守卫防御都是一样的严格,所以没转悠出个什么结果来。

    白天苏瑜出来,夜间就换成邱姨娘。

    邱姨娘目力好,反应迅捷,能安全躲过巡逻的护卫,她将目标瞄准宗祠。

    苏家宗祠在西面。

    平日里家族没什么重大事宜,只有两个负责打扫的老仆能随意进出,瞧着冷冷清清。

    事实上,暗处的防守比其他地方都要严谨,让人不得不怀疑祠堂里是否藏着什么镇家之宝。

    邱姨娘身手不弱,很轻易就能察觉出来最近几日宗祠附近又增派了守卫。

    双拳难敌四手,她不敢再贸然靠近,只能无功而返。

    隔天晚上又去了一趟,意外发现其中一个老仆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食盒,像是刚给谁送完饭。

    邱姨娘在暗处看着,皱了眉头。

    难不成苏家宗祠里还藏了人?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值得苏国公如此大费周章,既要将对方藏起来,还要不断地增派人手护卫?

    怕待的时间太久被发现,邱姨娘闪身离开,然后快速褪去夜行衣,专程等在老仆的必经之地,装作无意中碰到她。

    老仆穿着灰色斗篷,宽大的兜帽遮住眉眼,她勾腰驼背,走路的姿势不似常人那般轻便,似乎很是费劲,一手提着羊角灯笼,另一手提着食盒。

    见到邱姨娘,老仆兜帽下的那双眼倏然瞪大,满目震惊,尔后瞳孔慢慢收回去,低下头,旁若无人地继续朝前走。

    这附近到处都是眼线,邱姨娘不敢发出声音,她特地走偏,擦肩而过的刹那,看准时机狠狠撞了老仆一下。

    老仆有些“弱不禁风”,当即就翻倒在地上。

    邱姨娘道了声对不住,弯腰去拉她,又问她有没有事。

    靠近的时候,隐约从她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邱姨娘不禁疑惑,这么大年纪的仆人,还会熏香?

    老仆避开她,自己慢慢爬起来,捡起滚到一边的羊角灯和食盒,瞪她一眼之后逃也似的小跑离开。

    邱姨娘这才反应过来,老仆是个哑巴,似乎连耳朵也听不见。

    又聋又哑,应该不是天生。

    而且老仆瞪她的那一眼,不像是怨恨,更像是在催促她赶紧离开。

    邱姨娘心中愈发惊疑,宗祠里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连送饭的人都得口不能言耳不能听?

    没过几天,邱姨娘寻着机会再见陆平舟,问他知不知道苏家宗祠的秘密。

    陆平舟把玩着手中茶杯,“你在苏家待了这么多年,会不清楚?”

    邱姨娘如实道:“以前怀疑过,只是宗祠守卫太严,我无法靠近,所以即便是到了现在,我都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陆平舟问她,“跟苏国公一母同胞的,有几个妹妹?”

    “三个。”邱姨娘答,“中宫皇后行一,陆大奶奶行三,行二的那位,嫁给了当年苏丞相的门生,只是这位红颜薄命,过门没几年就死了。”

    陆平舟又问:“那你可知,她是如何死的?”

    “暴毙。”

    陆平舟闻言,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邱姨娘想到什么,忽然震惊道,“莫非,二姑奶奶压根就没死,苏家宗祠里那位,是她?”

    陆平舟没接腔,但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邱姨娘愈发不解,“苏国公为什么要囚禁自己的亲妹妹?”

    陆平舟道:“这恐怕得感谢我家那位大奶奶。”

    他说这话的时候,言语之间充斥着对苏仪的痛恨和厌恶,唇边狞笑,“若非她某回用香,我还不知道苏家竟然有这么个奇人。”

    邱姨娘越听越糊涂。

    陆平舟便慢条斯理地跟她解释了一番。

    原来,苏仪也会催眠,但她的催眠术不高,所以每次催眠之前必须要靠香料将人迷惑才能进行下一步。

    陆晏清被流放的时候,苏仪对他催过眠的事情也随之暴露出来,只不过陆平舟没让人往外传,他让人查抄了苏仪房里所有的香料,发现有一种香十分特殊,随便沾染一点点,哪怕是洗了澡,仍旧四五日退散不去,问苏仪,苏仪说是西域来的。

    陆平舟费了不少手段,让人去查,结果暗人说西域没有这种香,他当年就起了疑心,只是苦于找不到任何证据,只能将此事压下。

    苏家二姑奶奶的丈夫跟陆平舟有些交情,某回他来陆家,刚好闻到那种香味,笑说像极了先夫人身上的体香。

    陆平舟不动声色地留了个心眼,事后将怀疑对象转到苏家二姑奶奶苏烟身上。

    这一查,查到苏家二姑奶奶天生体香,当年之所以会嫁给苏相的门生,甚至是出嫁后的突然“暴毙”,都是苏家这边一手安排,为的,就是将她变得“不存在”,再秘密将她囚禁起来取血炼香。

    听到这儿,邱姨娘大吃一惊,“炼香?”

    陆平舟脸色慢慢凝肃下来,“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将整个苏家夷为平地?一旦香练成送入宫中让皇后佩戴,日日与皇上接触,到时候整个天下都得大乱。”

    邱姨娘心中大骇,难怪苏皇后乃至整个苏家最近一年多都没动静了,原来不是认输,而是在布置更大的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