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boss:老公,〕〔绝品校花保镖〕〔电影人传奇〕〔庶门风华〕〔超级制造商〕〔荒野王座〕〔婚婚欲睡:总裁的〕〔重生之豪门导演〕〔重生之多情王爷冷〕〔乡村小神农〕〔农门恶女是团宠〕〔影后常年热搜〕〔王爷,王妃喊你来〕〔陛下宠妻无方〕〔九指剑圣〕〔大小姐她人美钱多〕〔盛世书香〕〔快穿之女配在线打〕〔乡村小医圣〕〔重生媳妇有点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78、以前真是看走眼了(1更)
    苏尧启没想过父兄的话里有多少真假,只当他们是被自己的坚持所打动,松了口气,又道“我现在就要见到大姐姐。”

    苏国公一副“完全没问题”的架势,“好好好,马上让你见。”

    眼风瞟向一旁的苏宏启。

    “放人”苏宏启面无表情地吩咐门口随侍。

    一刻钟以后,苏尧启在苏家私牢门口见到苏瑜。

    她衣着整齐,发髻未乱,瞧着安然无恙,但只要仔细观察,不难发觉全都是临时做出来的样子。

    苏宏启可不会手软,苏瑜被关的这段日子里没少被施以酷刑,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疤,愈合的,裂开的,新添的,只不过如今被华丽好看的外衣一包裹,肉眼瞧不见。

    再加上出门前苏宏启的人给她服了药,威胁她但凡敢在小四跟前多说一句不该说的话,就乖乖等死。

    苏瑜之前在弥勒山下险些死过一回,知道一脚踏入鬼门关的滋味儿不好受,气绝之前若是还得受毒药折磨,那真真是生不如死。

    所以哪怕浑身上下挖心刮骨般的疼,她还是勉力撑着走到苏尧启面前。

    苏尧启低声问,“大姐姐,你怎么样”

    “我没事。”苏瑜唇边扯出一抹笑,“小四,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听说大姐姐因为刺杀的事被抓起来,就立即下山往家赶,好在,他们没对你用刑。”

    苏瑜怔怔看着他,“我原本只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你是嫡系少爷,为什么要大老远跑来救我你可知你救了我,便是在与你父兄为敌。”

    苏尧启摇头,“大姐姐说过,你不会伤害我,同理,我也不会伤害你,更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出事。”

    苏瑜再一次怔住,这个自她进府就把她当成亲姐姐看待的少年郎,从未在背后道过她一句是非,看她的眼神,也从未有过轻蔑。

    有那么一刻,苏瑜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但随即又强行否定。

    她的目的,是复仇,是把苏家所有人欠她们母女的一一讨还回来,而不是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跟温家子上演姐弟情深。

    拉回思绪,苏瑜强忍着痛提了衣摆在他跟前转一圈,“你看,他们真的没把我怎么样,小四,山下的世界太复杂了,不适合你,回去吧。”

    苏尧启想起自己来前师父也是这么交代的,让他别在山下多待。

    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狐疑地看向苏瑜,“大姐姐真没事了”

    “嗯。”

    苏尧启叮嘱道“那我走了,父亲和兄长那边,我待会儿去说一声,没人敢再抓你。”

    苏尧启离开后,苏瑜是自己回的牢房。

    她服了毒药,若是忤逆了苏宏启拿不到解药,顶多再过一个时辰就得死。

    苏宏启来私牢见苏瑜的时候,腰间没佩剑,手中握着一根乌藤鞭。

    苏瑜背上的伤疤还未痊愈,只一看到鞭子,就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苏宏启性子孤高冷僻,向来不喜欢多说话,他站在昏暗的通道上,幽幽火光映着俊颜,望向苏瑜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是谁去弥勒山报的信”

    毫无情绪的声音,使得原本就阴暗的私牢愈发森寒。

    苏瑜抱着双膝坐在墙角,闭口不言。

    这天底下,谁她都能出卖,唯独不会出卖她娘。

    没有人能明白,日子过得最艰苦那几年,她们娘俩是怎么咬牙挺过来的。

    哪怕来了苏家不再缺衣少食,与生母相依为命的那段时光,仍旧是她此生无法抹除的记忆。

    苏宏启似乎冷笑了一下,“你不说,我也猜得到是谁,但我觉得,很有必要给你个表现的机会。”

    他一面说,一面从袖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瓷瓶,两指捏着细瓶颈晃了晃,“这是最新炼出来的香,一个时辰之内,在毒发之前,你只要能让邱姨娘沾上它,我便给你解药。”

    苏瑜闻言,突然呵呵一声,抬起眼来看着他。

    苏宏启将瓷瓶从缝隙间扔进来,落在稻草上。

    苏瑜盯着瓷瓶愣了会儿,动手捡起来,还不等苏宏启说句话,直接打开瓶塞,将瓶口对准鼻端,狠狠吸了一口。

    苏宏启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做,当即皱眉,冷嗤,“疯子”

    骂归骂,骂完之后双目还是一瞬不瞬地盯在苏瑜身上,想看看这款香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牢房里,苏瑜已经扔了瓷瓶。

    两人都没说话,周遭沉寂了大概有五六息的时间。

    苏瑜突然从地上站起来,一双眼睛像染了色,又猩又红,眉眼间戾气沉沉。

    苏宏启后退半步。

    苏瑜朝他冲来,双手扶着手臂粗的圆木撞了两下,没撞开,她索性抬脚踹。

    一脚就把圆木踹出裂痕。

    苏宏启大概猜到这款香能让她在短时间内力大无穷,怕伤及自身,急急退出去。

    苏瑜破门而出,紧追在他身后。

    私牢外面有守卫,苏宏启出来的时候吩咐了把后面的人拦截住。

    然而五六个彪形守卫都没能阻住她。

    谁拦,她双手就能把人举起来,然后重重摔到地上,旁边有偷袭的,她一脚踹过去,直把人踹吐血。

    苏宏启闪身避到花树后,躲开苏瑜的视线,脸色有些沉。

    这款香,又失败了。

    它并非是神奇到能让人产生特异功能,而是把人所有的精气神都凝聚到一块儿突然爆发出来,一旦过了效用时辰,试香的人极有可能会因为耗光精力而当场死亡。

    这样的香一旦让皇后娘娘佩戴,后果不堪设想,牵连苏家是早晚的事。

    苏宏启走神之际,苏瑜已经一阵风似的卷去了正院,那速度,快到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片刻之后

    “来人,马上去正院,保护国公”

    然而等几人飞奔到正院,进门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护卫尸体,东堂传来苏国公的怒喝声。

    “把剑放下,你个逆女,还敢弑父不成”

    “苏瑜,老子再说一遍,把剑放下你是想找死吗”

    紧跟着,是国公夫人的求和声,听着有些颤,“大姑娘,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国公是你生父,你敢伤他,是要遭受天打五雷轰的,听话,先把剑放下,你说你一个女儿家,舞刀弄剑的成何体统”

    苏宏启冲到东堂门口,就见苏瑜手中握着一把剑,应该是从护卫手中夺来的佩剑,她没习过武,握剑的姿势不对,但还是在国公的脖颈上留下一道血痕。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她窜到国公身后,原本正准备杀人的姿势变成劫持,锋利的剑刃横在国公脖颈间,猩红的双眼瞪着苏宏启,目光中满是怨毒。

    国公此时又气又怒,见着苏宏启,当即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疯子给我弄开”

    苏宏启才往前一步,苏瑜手中的剑就往下压了压,很快有鲜血流出来。

    苏国公疼得龇牙,偏偏身后的人力大如牛,让他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国公夫人惊叫道“宏启,别再往前了,会害死你爹的”

    苏宏启依言顿了脚步,眉头却越皱越深。

    不对,新炼出来的香不可能既让人力大无穷,又控制住她的心神。

    苏瑜自从冲出牢房之后就没说过话,她目前的状态,像是被人控制了一举一动。

    催眠

    想到此,苏宏启马上回头吩咐跟着自己来的那几个守卫,“去汀兰苑,把邱姨娘抓起来”

    一直以为是个草包,没想到竟然深藏不露,隔这么远还能通过催眠控制苏瑜。

    这个女人,他以前真是看走眼了。

    护卫把苏瑜和邱姨娘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见着人影,回来禀报苏宏启。

    苏宏启看了眼被苏瑜劫持住的苏国公,闭了闭眼,“加派人手,不够的话从别的地方调,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那个毒妇。”

    苏瑜完全没了理智,要想从她手中把人救出来,只能先擒住邱姨娘。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