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秦记〕〔猎赝〕〔趟过职场这条河〕〔华娱之闪耀年代〕〔我怎么就火了呢〕〔朱颜祸妃〕〔绝品豪婿〕〔扶摇而上婉君心〕〔都市少年狂兵〕〔妙手回春〕〔电音时代〕〔全球制造〕〔这个男人来自农村〕〔纸短婚长〕〔都市重生之仙尊归〕〔影后常年热搜〕〔高冷女神的最狂霸〕〔我在脑子里有坑的〕〔前辈请多指教〕〔末世游戏女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80、你要听个故事吗?(1更)
    苏尧启闻声转头,看到一青衫女子拾级而上,她双眼覆了白绫,手中拄着盲杖,每走一步,盲杖都会在地上发出“咔哒咔哒”的清脆声响。

    不用问来人是谁,苏尧启已经从她先前那声呼唤中分辨出对方身份。

    抿着唇角,苏尧启没吭声。

    来人正是苏瑜,听不到说话声,她又试探着喊了一声,“小四,你在吗?”

    鸟虫无声,山寂寂,她手中盲杖探路的声音格外突兀。

    这时,小桃怀里的婴孩呜哇一声哭了出来。

    苏瑜脚步顿住,立在原地不再前行。

    她看不到,却能感觉到小四一定就在这附近。

    方才那声婴儿啼哭,很弱,不像足月的孩子。

    苏瑜想到外庄上养胎的大少奶奶。

    “小四,你在的对不对,回答我一声好不好?”

    苏尧启闭了闭眼,再睁开,瞳孔中的血丝不减反增。

    他示意小桃把孩子抱进去,自己走到苏瑜跟前,站了半晌才找回声音,“为什么?”

    “小……”

    “为什么你还活着?”

    “我……”

    “为什么你还活着!”

    前一句质问,仍有隐忍和克制。

    后一句质问,是怒到极致的咆哮。

    他一面吼,一面抓住她的手臂。

    苏瑜能感受到他那双手在哆嗦,力道大得恨不能卸下她一条胳膊。

    “我对你不好吗?我伤害过你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回报我?纵使苏家欠了你,冤有头债有主,为什么你要杀了所有人?他们都是无辜的!”

    眼泪顺着面颊滚滚而下,苏尧启抓住她的双手逐渐松开,整个人瘫软下去,“大姐姐,你骗得小四好苦。”

    听着他痛苦的呜咽声,苏瑜的双唇像是被蜡封住,怎么都开不了口。

    苏尧启蹲在地上哭了一阵,站起来驱赶她,“你走,走啊!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小四,对不起。”

    苏瑜准备好的那些话,一句都没说出来,她握紧盲杖,转过身,雪色覆眼白绫被泪水浸湿。

    她摸索着回到下山路口,一旁的青石板上坐着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见到苏瑜,小乞丐吐出口中叼着的草,“你不是说这里头有你的亲人吗?这么快就见完了?”

    苏瑜站直,青衫迎风飘然,她沉默了许久,声音微哑,“不会再见了,也无须再见。”

    答非所问。

    这话明显是在自言自语。

    小乞丐挠挠头,“说什么呢?”

    苏瑜问他,“想听故事吗?”

    小乞丐站起身扶着她下山,苏瑜双目失明,行得缓慢,口中娓娓道来。

    “广南府有个大户人家,他们家有对双生花,姐姐娴静,妹妹活泼,这对双生花打小关系就亲密无间,很是要好,若是装扮一样,连亲生爹娘都很难分辨出来。

    十六岁那年,姐姐订了亲,出嫁前夕,她亲自去绣坊取嫁衣,结果被当地父母官误抓,献给从京城来的一位钦差大臣。

    姐姐被强迫承欢,逃回来后人尽皆知,男方家因此退了亲,爹娘怨她败了名声,对她又打又骂,要将她除族撵出家门。

    姐姐很绝望,三尺白绫悬上房梁,想一死了却残生。

    所幸被妹妹发现,及时制止她,一番苦口婆心的劝慰才让姐姐冷静下来。

    当天晚上,妹妹迷晕了姐姐,把姐姐抱到自己房间,她顶替了姐姐的身份被赶出府。

    这一出府,便再无音信,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遭遇了什么,是死是活。

    妹妹本是一片好心,想让姐姐代替自己好好活下去,可谁料两个月后,姐姐被查出有了身孕。

    爹娘这才知道真相,一时怒不可遏。

    这一次,不用爹娘赶,姐姐怀着身子离了家一路北上,她抱着天真的希望,想让那个男人对自己负责,可到了京城才发现,对方位高权重,正室夫人是名门望族的小姐,别说名分,她连给他做妾的资格都没有。

    姐姐无家可归,只能留在京城,在贫民区租赁到一间破败小院,不久后,生了个女儿。

    姐姐在京城无依无靠,唯一的女儿成了她所有的希望,她白天摆摊赚点小钱,晚上坐在灯下给女儿缝衣浆洗,哄她睡觉。

    虽然艰苦,但起码让她尝到了一丝甜。

    她以为,自己母女俩的小日子能一直这样下去。

    可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喜欢踩在别人的伤口上找优越感,哪怕大家同住贫民区,也非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来。

    姐姐身边没男人,久而久之,那孩子就被人嘲笑,被人吐着唾沫星子随意辱骂。

    姐姐自知没能力与人对抗,只能忍气吞声。

    可她这么做,非但换不来息事宁人,反而惹得那条巷子里垂涎她美貌的男人蠢蠢欲动。

    他们用那个孩子作威胁,要姐姐伺候他们。

    姐姐不肯,他们就虐打刚会走路的女孩儿。

    为了护住孩子,姐姐不得不委身于那几人。

    有些事,一旦开了道口子,就再也没办法恢复原状。

    此后的好几年里,只要他们想,姐姐就得撂下手里的活儿来伺候。

    渐渐地,姐姐染了病,但她没跟任何人说,包括那几人都不知情。

    某回女孩回家,看到有人在欺负她娘,她一时气急,抄起搬砖就砸向男人的后脑勺,那人当场毙命。

    姐姐被她吓坏,怕招来官府的人,坐在床头哭了一晚上。

    隔天,她狠下心把女儿卖入窑子,自己因为病重,没多少时日就死了。

    女孩一觉醒来,得知自己被生母卖了,哭得万念俱灰肝肠寸断。”

    小乞丐听得满心愤懑,“后来呢,难道那些畜生不如的男人就这么被放过了吗?”

    “后来啊……”苏瑜微微拖着尾音,“不知过了多少年,女孩又见到了自己的娘亲。”

    “不对不对。”小乞丐直摇头:“你方才明明都说了,小姑娘的生母已经病死,她哪来的娘亲……”

    话到这儿,小乞丐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想起了什么,“难不成,是妹妹回来了?”

    苏瑜不置可否。

    总算听到点儿激动人心的内容,小乞丐催促她,“你快说你快说,妹妹有没有把外甥女救出去,有没有为姐姐报仇?”

    苏瑜的音色比先前暗沉,“妹妹比姐姐有本事,她身手好,不仅能手刃那群男人为姐姐报仇,还把女孩儿在窑子里的所有记忆给抹了,之后带着女孩找上她生父家,强行认亲。”

    “哇,妹妹太厉害了。”小乞丐由衷赞道。

    “嗯,她很厉害。”覆眼的雪色白绫下,苏瑜早已泪流满面,“所以最后,妹妹杀了那个男人全族三百余人,给姐姐一个完美交代。”

    “真是个气死人的故事!”小乞丐哼声,“姐姐当年要是能拿出妹妹的魄力强行上门认亲,后面肯定就不用遭受那么多苦。哦对了,报仇以后,妹妹和那位姑娘去哪了?”

    苏瑜唇边僵硬着,“不知道,或许,都在那场灭门惨案中死了吧。”

    “杀了罪魁祸首,自己也没落得好下场,唉,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小乞丐一面抱怨,一面踢着石阶上的落叶。

    苏瑜听着周遭逐渐清晰的鸟鸣声,问他,“故事说完,咱们是不是也到山脚了?”

    小乞丐抬眼一看,还真是,“你怎么知道的?”

    苏瑜道:“不用眼睛看人看物,脑子反而更清明。”

    这话听得小乞丐糊里糊涂的,俩人坐在山脚的草坪上休息了一会儿,小乞丐一边抓虱子,一边问苏瑜,“你看不到,以后打算去哪儿?”

    “四海为家吧。”苏瑜语气坦然,“走到哪算哪。”

    小乞丐盯着她腰间的环佩瞧了眼,又瞧了一眼,“我的阿黄能给你带路,你要是把那块玉佩给我,我就把阿黄让给你,以后让它带着你四海为家。”

    阿黄是小乞丐养的一条狗,十分聪明。

    苏瑜抬手,在腰间摸索了一阵,尔后扯下环佩递出去,“你要,就送给你吧,阿黄跟随你多年,我不好夺人所爱。”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