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月纪〕〔幸好你来了我还在〕〔情满沂蒙〕〔火影之剑压天下〕〔绝世兵王〕〔微尘传〕〔大创造者〕〔克莱因之瓶〕〔从网红到拳王〕〔独孤之后复孤独〕〔我的冒险空间〕〔双世录〕〔暴躁主播在线吃鸡〕〔法医狂妻:蒋先生〕〔一剑超游〕〔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叶落修竹忆往昔〕〔传奇在继续〕〔虐妻上瘾:陆总裁〕〔我的爷爷是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86、不想让别人多操心,就照顾好自己(1更)
    这次的灭门案,其实赵熙没出多大力,能这么快了结,归功于邱淑月主动把所有事情交代出来。Δ书阁ん.『k→shu→.co

    不过几人事先就约定好,此事不能再让旁人知晓。

    在光熹帝面前,赵熙自然不会戳破,听到帝王问想要什么赏,他没矫情,直言,“大楚和西岳的战争还在继续,儿臣目前所有心力都放在机关兽上,无暇顾及母妃,父皇若是得空,替儿臣多去看看她。”

    光熹帝问:“就这么点儿请求?”

    “嗯。”赵熙颔首。

    “好,朕答应你。”光熹帝爽快道。

    “儿臣谢过父皇。”

    离开乾清宫,赵熙没有第一时间回自己的寝殿,在御花园小道上散了会儿步。

    走到一处石桥,听到对面有几个采槐花的宫女在小声嘀咕,“哎,你们听说了没,薛家那位又入宫了。”

    “怎么没听说,一大早底下都议论开了,不少人猜她到底是为了谁而来。”

    “这还用猜吗?指定是奔着贵妃娘娘来的,现而今后宫无主,贵妃娘娘如日中天,皇上又让她代掌后宫,未来的继后会是谁,显而易见,薛家女只是个侧妃,这种时候多入宫来混个脸熟,没准儿贵妃娘娘一高兴,直接就改了主意请旨封她为正妃。”

    “你们别瞎说,万一人家是来找庆妃娘娘的呢?”

    “嘁——谁不知道庆妃和贵妃娘娘同住咸福宫,找庆妃,不过是图个名儿好听罢了,事实上,人家心机着呢,找的就是贵妃娘娘。”

    “嘻嘻……也有可能是来见大殿下的呀,毕竟他刚立了功,多少人想巴结都没机会呢。”

    “反正这位薛家女,不是什么善茬儿,人都还没过门,就开始抢正妃位置了,啧,往后不定还怎么闹腾呢!”

    身后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嗓,“再闹腾,她也是在本皇子的地盘上闹腾,有意见?”

    闻言,几个小宫女脸色唰一下白了。

    先前聊的太投入,完全没注意到有人靠近。

    这会儿看清楚来人是谁,小宫女们吓得瑟瑟发抖,手中竹篮落在地上,人也随之跪了下去,连连叩头,“殿下,殿下恕罪,奴婢们不知您也在……”

    赵熙淡淡看着几人,“上一个在宫里乱说话的,是邓才人。”

    本是昭仪,但因为在皇上跟前搬弄是非,被当场降为才人,刚入冷宫一日,当天夜里就死了。

    这件事,一直是宫中下人们闲来无事的谈资。

    大殿下这么说,分明是在提醒她们,再敢随意嚼舌根,她们便是下一个邓才人,甚至于,下场可能比邓才人还惨。

    几人慌得不知所措,一个劲在地上磕头,额头都磕青了,哭着求殿下饶命。

    赵熙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他打算去咸福宫看看,没成想走到一半就碰上薛银欢。

    她手里端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一碟子点心和一壶酒。

    大概没料到赵熙会突然出现,薛银欢有些反应不及,愣了好一会儿才福身请安,“殿下。”

    赵熙问她,“去哪儿?”

    “我……”

    入宫之前,姑母一再强调让她自己做些点心,再带上她亲手酿的酒。

    薛银欢还以为是姑母嘴馋,想尝尝她的手艺。

    谁料等来了咸福宫,姑母让她把东西送到玉堂宫去,说殿下立了功,她作为准侧妃,总该有所表示。

    所以其实,她是被逼来送吃食的。

    “给我的?”赵熙见她不答,开口问。

    “嗯。”都提前碰面了,薛银欢没打算再解释。

    前方不远处就有一处亭子,赵熙伸手指了指,“送去那儿吧。”

    薛银欢木然地“哦”了一声,转个身朝着亭子方向走。

    赵熙慢悠悠地跟在后头,到的时候,薛银欢已经给他斟了一杯酒。

    赵熙落座,见她站在一旁,示意,“你也坐。”

    薛银欢依言坐下,石桌下双手交握着,脑袋微垂,一言不发。

    赵熙拿起点心尝了一口,不是宫中御厨的手艺,有些别致,他问:“你做的?”

    薛银欢颔首,“是江南特色点心,姑母想吃,就让我做了点儿。”

    赵熙了然,端起酒杯凑到鼻端嗅了嗅,“那看来,这酒也是出自你的手了。”

    薛银欢面色赧然,“我手艺不好,殿下随便尝尝,若是吃不惯,不必勉强。”

    赵熙吃了两口,语气漫不经心,“为何突然想起来给我送酒送点心?”

    这种时候,一旦承认她是被逼无奈,难免败兴,薛银欢做了个深呼吸,抬头看他,“恭贺殿下成功破案。”

    赵熙吃点心的动作顿了顿,“你刚不还说庆妃想吃你才做的?”

    “……”薛银欢:“主要是给殿下做,姑母那边,只是捎带着多做一些。”

    赵熙不再纠结于点心的问题,“我最近忙,有日子没去尚书府了,不知薛尚书可还安好?”

    “祖父的身体一向康健。”薛银欢道:“来前还让臣女代他给殿下问个安。”

    赵熙吃完一块点心,正在用帕子仔细擦着白净的手指,嘴里不忘问:“你呢?”

    也不知他是不喜欢甜食还是不喜欢她的手艺,薛银欢见赵熙没什么食欲的样子,心里莫名感到失落。

    “我挺好。”她垂下眼睫,“有劳殿下挂念。”

    赵熙道:“不想让别人多操心就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

    赵熙起身要走,出了亭子几步,想到什么,回头看她,“你手艺不错,只是我刚用过膳,没多少胃口。”

    说到底,还是没胃口。

    薛银欢把桌上的东西收了收,“殿下慢走。”

    之后,她将托盘端回咸福宫,去见庆妃。

    庆妃见她几乎原封不动地带回来,面色讶异,“是没见着人还是殿下不喜欢?”

    “可能是不喜欢吧。”薛银欢搁下托盘,顺势坐下来,“姑母,我早就说了不送,您还非让送,弄得我好尴尬啊!”

    庆妃道:“我是想着他好久没去尚书府,怕他忘了你。”

    薛银欢无奈,“我不过就是个小侧妃而已,还是没过门的,哪来那么大的面儿让他记住?”

    庆妃抿唇,“他要是把你忘了,那你爹岂不是白白……”

    “姑母,慎言!”薛银欢打断她,压低声音,“婚姻是我和他两个人之间的事儿,您若非要扯上我爹,让他觉得咱们是挟恩图报,他只会更厌恶我,您侄女儿我往后要想在他手底下讨生活,还得多多努力呢!”

    庆妃被她逗笑,“你打小就是个倔脾气,不肯轻易服软,我原还担心你之前跟他有过龃龉,怕你会一时冲动杠上去,如今看来,到是我多虑了,你能想明白就好。”

    “哪能呢?”薛银欢道:“鸡蛋碰石头的道理,我懂,跟他闹脾气,我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嫁给他这件事,我既然反抗不了,何不直接顺从让自己活得更舒坦些?”

    听到这话,庆妃就叹气,“当初我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你爹早早给你物色夫婿,千万别送你入宫,谁成想到头来,你还是跟大皇子绑到了一块儿,可见一切都是命。”

    薛银欢也觉得自己这命挺有意思,当初自己刚入宫,被再三误会是有意接近大皇子,想自荐枕席,那段日子,宫里的流言蜚语不少。

    没过多久,她就真和他扯上关系了。

    成了他未过门的侧妃,算是彻底坐实之前“蓄意接近”大皇子的那些言论。

    连大皇子都这么认为,外面谁还肯听她解释?

    不过想想也无妨,她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行,外面那么多人,每个人一张嘴,一张嘴一个说法,她又不是圣人,怎么可能做到让所有人都对她没意见?

    庆妃问了问尚书府的情况,薛银欢说挺好,祖父尚且安康。

    庆妃又问她谢氏这段日子如何,安分不?

    薛银欢点点头,“自打我和殿下的事儿定了,她就没再往我身上找茬。”

    庆妃皱眉道:“当初你祖母没了,所有人都劝你祖父续弦,他不肯,上一辈没个主事儿的人,倒让谢氏钻了空,这些年在府上作威作福,委屈你了。”

    薛银欢笑笑,“没什么,都过去了,只要阿炎好好的,我受点委屈不算什么。”

    薛炎,是薛银欢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年方十三。

    ------题外话------

    推荐一襟晚照的文文——《夫人嚣张我惯的》

    前世的解语卑微到尘埃里,却因为未婚夫向别人的一场盛大表白,像炮灰一样被活活踩死。

    重生回来,得到系统,这一世,她只为自己而活。

    活得张扬恣意,锋芒毕露。专治各种不服,专反各种装逼。

    校园、商界、古武界、娱乐圈……风生水起,直上巅峰,各方势力争相追捧,抬手变幻天下风云。

    打脸一时爽,一直打脸一直爽!

    ……

    从玄幻世界来的君王大人,遇上解语之后,也一直被打脸——被他自己打的。

    玄君曾经信誓旦旦:我不会爱上什么人,就算爱上什么人也不会爱上她,就算爱上了她,也绝不会百依百顺,做小伏低!

    ——真香!

    高岭之花的玄君终于乖乖认命当妻奴。

    宠妻一时爽,一直宠妻一直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