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龙张龙〕〔还看今朝〕〔都市超品圣尊〕〔科技之神〕〔超级农场主〕〔婚然天成,总裁情〕〔狂女要翻天〕〔全世界都有异能只〕〔进击的赘婿〕〔我的超级庄园〕〔生活奏鸣曲〕〔汽车大时代〕〔镇魂风云录〕〔我有一个帝王群〕〔乡村小神农〕〔红尘篱落〕〔我在人界掉马甲〕〔龙抬头张龙〕〔学神不好惹〕〔都市透视医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87、小舅舅,云淮(2更)
    薛银欢在皇宫待了三日。

    回府这天,刚进门就听到一声雀跃的呼唤,“阿姐。”

    薛银欢脚步一顿,朝自己走来的少年,个子同她一般高,着湖蓝色折枝纹窄身交领袍,眉眼与她有三分相似,脸廓俊俏,唇角上弯,笑容难掩纯粹和欣喜。

    见到他,薛银欢眸底溢出柔色,“阿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薛炎的外家在江南,他外祖父是武馆馆师。

    薛炎自打出生起体质就不好,外祖父为了帮他强健体魄,特地来京城把人接去锻炼,薛炎每年顶多回来两趟,却是一趟比一趟气色好,可见比起京城,他更适应江南气候。

    “昨天晚上到的。”薛炎说:“我没提前写信告诉阿姐,就是想给你个惊喜,到家才得知你入宫了,阿姐是不是又去看姑母?”

    “姑母想我了,让我去陪陪她。”薛银欢仔细端详着少年,轻声问,“阿炎,谁送你来的?还是外祖父吗?”

    薛炎摇头,“今年是小舅舅。”

    话完,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薛炎伸手拉着薛银欢的胳膊,“阿姐,我来的路上给你捉了两只兔子,就在观景阁,我带你去看。”

    少年正处在变声期,嗓音略显嘶哑,薛银欢却不觉得难听,每年弟弟回来那几日,她都会格外的开心。

    观景阁在尚书府花园里。

    姐弟俩踩着杉木梯往上走,里头早就坐了一男子,对方臂弯里抱着兔子,雪白的绒毛仿佛与他身上的勾云纹白衣融为一体,眉心殷红的朱砂凄艳而夺目,从薛银欢的角度看,那是一张清极雅极的面容,看似温润,实则拒人千里。

    见到他,薛炎立即乖乖站好,低低唤了声,“小舅舅。”

    男子正是薛银欢姐弟的舅舅,云家老幺,云淮,分明只比薛银欢年长四岁,身上那股子长辈的派头却让人难以忽视。

    即便是薛炎这样平日里喜欢耍玩的人,在他跟前也不敢多说半句话。

    听到声音,云淮微微弯腰,将兔子放到地上,动作温柔而小心,随后抬起头,清润的目光落在薛银欢身上。

    薛银欢上前两步,请安之后问,“小舅舅怎么来了?”

    云淮指了指一旁的凳子,示意姐弟俩坐,缓缓开口,“听闻欢儿有了婚约,特地来看看你。”

    薛银欢面颊微热,“大老远的还劳烦舅舅亲自跑一趟,银欢真是过意不去。”

    一面说,一面伸手给云淮倒茶。

    正旦那天薛父死得突然,云家人来不及赶到,并未出席薛父的丧宴。

    而在此之前,每年送薛炎回府的都是他外祖父。

    因此云淮这是头一回来薛家。

    云淮看着外甥女,语气中带了几分冷漠的不赞同,“你祖父为何会同意你给大皇子做妾?”

    薛银欢心头一跳。

    其实当初赵熙提出来让她入宫的时候,薛尚书有阻止过,显然也是不同意她卷入皇家,可最后,是她自己坚持要答应的。

    不为其他,只想找个安全一点的避风港。

    知道大皇子不比寻常人家的儿郎,男女之情她不奢望,只要他能一直护她周全,这就够了。

    面对云淮的质问,薛银欢突然生出解释的冲动,“舅舅,其实皇室的妾跟坊间的妾有很大分别。”

    “不过是皇室的妾出身高贵一些罢了,有何不一样?何况你父亲为了救大皇子搭上一条命,皇室让你给他做妾,你认为这是赏还是罚?”

    薛银欢咬着唇,“舅舅……”

    云淮特地来京城,正是为了薛银欢的婚事,“就算正旦那天你父亲没有挺身而出为大皇子挡剑,光凭你的出身,给他当正妃都使得,何以到最后成了妾?你祖父乃当朝尚书,随随便便给你指一门亲,嫁过去夫家都不敢小看你,而今你堂堂尚书府嫡女伏低做小与人为妾,你可知妻与妾一字之差,差了多少?”

    薛银欢脑袋垂得更低,半个字都反驳不回来。

    薛炎见状,低声道:“舅舅,难得见面,您就不能说点儿别的吗?姐姐已经很委屈了,您再数落下去,她会哭的。”

    薛银欢冲着薛炎摇头,“阿炎,我没事。”

    云淮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你既然能出入宫禁,想必能接触到大皇子,能否让我见见他?”

    薛银欢很是为难,“舅舅,我跟他的事儿已经定下,不可能再更改的。”

    云淮问:“你是怕我对他如何,还是在掩藏什么?”

    小舅舅那双洞若观火的眼睛,让人无端生畏,薛银欢底气不足,“没有。”

    云淮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我不会在京城逗留太久,希望你能尽快安排。”

    ……

    离开观景阁的时候,薛炎见薛银欢神思不属,出声道:“阿姐,虽然我也不赞同你去给人做妾,但是只要你能开心,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薛银欢心情复杂,若是能给人当正妻,谁乐意自贬为妾?

    可她跟旁人不同,亲生父母亡故,祖父又成天忙于朝务,基本不管她,尚书府嫡女只是名头好听,事实上没有爹娘撑腰,腰杆子总会矮人一截,想也知道日子不会太好过。

    她不敢为了一个正妻位置赌上自己的后半生。

    她宁愿为妾,至少,赵熙说过会代替父亲照顾她,她相信他不会食言。

    ——

    云淮态度坚决,薛银欢被逼无奈,不得不主动去找赵熙,不过她没有入宫,毕竟前两日刚去过,就算有出入宫禁的腰牌,皇城也不是她家,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她去了神兵司,只是很不凑巧,赵熙没来。

    宋巍听说薛家姑娘来访,亲自出来见她,问她找谁。

    薛银欢正要走,听到说话声,回过头,对着宋巍行了一礼,“我来找大殿下,听守卫说,殿下今日没来,那我便不打扰大人了,先行告辞。”

    神兵司不让外人进,宋巍没办法留她喝杯茶,颔首之后道了声慢走。

    隔天薛银欢又来,仍旧没等到赵熙。

    宋巍想着小姑娘怕是有什么急事要找大皇子,就让人去宫里递了个话。

    赵熙听闻薛银欢连续两日去神兵司大门外等自己,面露疑色,“她去神兵司做什么?”

    传话的人摇摇头,“宋司丞说了,殿下若是得空,明日不妨走一趟,薛姑娘应该还会再来。”

    赵熙颔首,“我知道了。”

    次日卯时不到,赵熙用过早膳就去了神兵司,这次没带宋元宝,留他在宫里念书。

    薛银欢是午时来的,手中撑着把遮阳的油纸伞,问清楚大皇子今日来了神兵司,她紧绷数日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

    赵熙出来时,见她额头上热出一层薄汗,掏了帕子递过去,“找我何事?”

    薛银欢抬起手,刚想接帕子,想到什么,又把手缩回去,假装将油纸伞换到另一只手来掩饰尴尬。

    “我舅舅来了。”她稍微侧着头,避开他的注视,“他说想见见殿下,不知殿下能否给他个机会?”

    赵熙面无表情地收回帕子,脑中仔细想了想,自己并不认识薛银欢的舅舅,他不想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你直说吧,他为何找我?”

    薛银欢不傻,已经听出来少年皇子的语气里带了几分不耐,他应该挺忙,没工夫与不相干的人歪缠。

    薛银欢不得不实话实说,“为了咱们俩的婚约。”

    赵熙了然,点点头,“对街有个茶楼,待会儿我安排人去开个包厢,你让他直接去那儿,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来。”

    “多谢殿下。”薛银欢行礼告退。

    目送着薛银欢的马车走远,赵熙转身回衙门,把公署里的几份文书收拾好,交代了宋巍几句,出来后直接去了茶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