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至强剑士〕〔诸天尽头〕〔抢救大明朝〕〔每秒都在升级〕〔明日之劫〕〔晴有所归处〕〔封神之大妖尊〕〔天价娇妻霸道宠〕〔牛小顿的棺材板〕〔夏耘〕〔英雄联盟意识王者〕〔三千韶华为君狂〕〔我家夫人病好了〕〔长恨缘歌〕〔唐宝日记〕〔都市狂兵〕〔总裁的绝命爱人〕〔晚风残〕〔妖女宋姬传〕〔殿下当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90、我能否知道背后的原因?(1更)
    ,。

    薛炎认错之后就一声不吭,对祖父的训斥充耳不闻。

    他每年就回来那么一两趟,祖父见了他,从来不会觉得欣喜,但凡他哪做得不如意,马上就能换来劈头盖脸一顿骂。

    赵熙见薛尚书怒红了脸,开口制止道:“三少爷还是个孩子,顽皮些也无可厚非,况且这个年纪的孩子容易叛逆,训斥多了恐会适得其反,薛尚书既然是祖父,何不对他多些耐心?”

    “殿下说的是。”薛尚书应着赵熙的话,眼风暗暗斜向薛炎,意在让他赶紧走人,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薛炎捡起自己的蹴球,慢吞吞地顺着游廊离开。

    赵熙看了眼少年单薄的背影,很快拉回视线。

    薛尚书问:“殿下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为解除婚约一事,那日在茶馆,我是单独跟云六郎谈的,薛尚书想必已然知晓此事,今日不妨把所有人聚在一块儿说个明白吧。”赵熙道。

    一听要解除婚约,薛尚书脸色就不怎么好,“我家二郎死的那日,殿下主动提出让欢儿入宫,如今这才过去不到半年,殿下是想反悔吗?”

    赵熙闻言,突然顿住脚步转过头,目光打量着薛尚书,“难道薛云两家没提前商量好?”

    薛尚书哑了片刻,摇头,“老臣那天是下衙后才得知云家擅做主张要退婚的,欢儿是薛家人,婚姻大事怎么可能轮得到外祖家来插手,这要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这时,游廊那头突然传来一声嗤笑,“堂堂正二品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内阁阁老,多少年来对嫡亲的孙子孙女不闻不问,临到婚事了横插一脚,这也就算了,还主动把嫡孙女送去做妾,这事儿不用再传,坊间不知已经笑掉了多少人的牙,薛尚书就不怕,我姐姐姐夫泉下有知亡魂会不安吗?”

    来人正是云淮,一身勾云纹白衣在满园花石林木的映衬下格外惹眼。

    薛尚书嘴角肌肉抖了抖,眉心蹙紧,“云淮,当着殿下的面,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措辞!”

    这二人一碰上,空气中好似在无形中电闪雷鸣,对彼此那股强烈的敌意,赵熙一个外人都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出言道:“云六郎说的也没错,就算是入宫当侧妃,说难听了终归为妾,是我当时考虑不周,给薛姑娘带来困扰,眼下最要紧的,是想办法把婚约给解除了,往后薛姑娘能嫁到别家做个有头有脸的正妻,也是我乐意见到的。”

    赵熙都发话了,薛尚书自然不好再反驳什么,暗暗瞪了云淮一眼,几人走向厅堂。

    云淮吩咐守在门边的婢女,“去把四姑娘请来。”

    几人落座没多久,薛银欢就来了,随她一块的,还有薛炎。

    薛炎刚刚被祖父训斥了一顿,不太敢露面,一直想往薛银欢身后躲。

    云淮见状,轻喝道:“躲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行的端坐的正,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过来。”

    薛炎这才挪开步子,朝着他小舅舅旁边的位置走。

    云淮又道:“抬头,挺胸!”

    薛炎不敢不从。

    嫡亲孙子当着大皇子的面对云淮言听计从,薛尚书觉得很没面子,他眼疼得很,沉着脸对薛银欢道,“你也过来坐下。”

    见薛银欢顺从地落了座,薛尚书心里才觉得好受些,尔后把所有下人遣出去,“如今人都齐了,殿下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赵熙侧过身,对着薛银欢,“薛姑娘,令尊出事那天我一时冲动,做下让你入宫的决定,以至于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在此给你赔个不是。”

    其实他当时想许诺的是正妃位,可后来他父皇和母妃怎么都不同意,他没办法违背,才会造成如今的局面。

    薛银欢迎上赵熙的目光,脑海中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很快就想明白这些天牵引着自己情绪的原因。

    究竟从什么时候起对他产生了原本不该有的情愫呢?

    薛银欢想,大概是上元节那天晚上就埋下的种子。

    当时整个京城的大街小巷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各街各坊热闹非凡,唯独尚书府,因为刚出丧不久,冷冷寂寂。

    他在那时候来,披着满身月光,暖黄灯火温柔了眉眼,对她说会一直照顾她。

    在最脆弱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句承诺,再坚冷的心也难免被触动。

    “没关系。”她牵动唇角,慢慢将视线挪回来。

    赵熙道:“如果你没异议,我会对外说咱们俩八字相冲,无法合婚。”

    薛银欢低垂着眉眼,点点头,“你决定就好,我无所谓。”

    “等你成亲,我再给你添妆。”

    赵熙的声音还在继续,薛银欢只剩下点头,再没出口半个字。

    对面坐在云淮旁边的薛炎趁着大人们说话小声喊她,“阿姐,阿姐……”

    薛银欢听到,先看了眼祖父和小舅舅,见他们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这才看向薛炎,用口型问:“干嘛?”

    薛炎道:“你明明就不开心,为什么要答应解除婚约?”

    薛银欢还没说什么,云淮就偏过头来,问薛炎,“嘀嘀咕咕的说什么?”

    薛炎立即讪笑道:“没,没什么。”

    云淮瞅了眼他的坐姿,轻蹙眉头,“挺腰,收腹!”

    薛炎马上坐端正,再不敢跟姐姐说悄悄话。

    小舅舅平日里对他的训斥并不比祖父少,但他知道,小舅舅是爱之深责之切,而祖父对他们姐弟俩,多多少少带着厌恶和不喜。

    这份不喜,源自于他的阿娘,云宓。

    ……

    哪怕薛尚书再生气,这桩婚约到最后还是解除了。

    众人陆续走出厅堂。

    谢氏一直候在外面,没敢进来打扰,好不容易见到公公,她忙上前去,给几人行礼之后看向薛尚书,“爹,欢儿的婚事……”

    薛尚书冷哼一声,“云家都敢明目张胆上门来插手了,你还问我做什么?找云六郎去!”

    谢氏不得不将目光转向一旁的云淮。

    云淮没搭理她,跟赵熙说了句什么,二人朝前走去。

    谢氏张了张嘴巴,仍不死心,想问薛银欢。

    薛银欢面无表情道:“我的婚事自有外祖家会安排,就不必母亲操心了。”

    谢氏一噎。

    等薛银欢姐弟走远,她恨恨道:“爹,这云家人也太嚣张了,您就这样放任不管吗?”

    薛尚书不满云家不是一日两日,但他不允许一个续弦小妇来指手画脚,因此听到谢氏这么说,薛尚书面色不善,“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不该你管的,最好少过问,二房当家的不在,嫡子嫡女全跟了外祖家,你一个外来妇,不妨先担心担心自己。”

    谢氏直接被吓懵,薛尚书走了好久她都还立在原地,妆容浓厚的脸上一片惨白。

    ——

    云淮和赵熙被薛银欢领着去了观景阁。

    尚书府的观景阁很大,站在二楼打开轩窗,四个方位能看到四种不同的风景。

    云淮站在窗边吹了会儿凉风,十六年来,他从来没有一日像今日这般痛快过。

    转过头,吩咐薛银欢去拿两坛酒来,“让我看看你这些年的手艺有没有长进。”

    薛银欢有些为难,她酿的酒还有,倒不是不乐意拿出来给他们喝,只是那日在宫里,赵熙明显不喜欢,她怕取来了他喝不下去。

    云淮见她杵着不动,“没酒了?”

    “有,有酒。”薛银欢支吾两下,深吸口气,“我怕殿下喝不惯。”

    赵熙马上反应过来,薛银欢在介怀那日给他送酒送点心时他的反应,想了想,解释道:“我如今接手衙门事务,若非必要场合,平日里几乎滴酒不沾,怕误事,那天你送的酒我尝了,入喉甘纯,手艺不错。”

    不管是不是敷衍,起码薛银欢是松了口气,她点点头,“那你们稍等,我去拿酒。”

    薛炎不想留下尴尬,忙跟上薛银欢,“阿姐等等我,我也去。”

    那对姐弟走远之后,赵熙站起身,走到窗边与云淮并肩站着,开口问:“你打算如何安置她?”

    云淮笑道:“江南人杰地灵,总有一位儿郎能入她的眼。”

    赵熙点点头,“我能感觉到,你坚持要解除婚约,不想让她为妾只是一方面的理由,更重要的,是你不想让我因为愧疚而纳她,我能否知道背后的原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艺的咸鱼人生〕〔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登仙之极〕〔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云中之瞳〕〔总裁凶猛:甜心要〕〔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末路逃亡100天〕〔重生谋爱:腹黑娇〕〔死亡工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