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肖没有猫〕〔妙丹青〕〔天陨之灵〕〔真武狂龙〕〔陈凡〕〔娱乐超级奶爸〕〔热搜攻略〕〔偶像派演员〕〔侠客管理员〕〔傲天圣帝〕〔动力之王〕〔露西的试炼之旅〕〔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原来我是富二代〕〔武道天狼〕〔极品狂医〕〔我怎么就火了呢〕〔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品农民〕〔重生八零:家有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491、那个老古板终于舍得出宫了啊!(2更)
    背后的原因么?

    云淮倚在窗边,思绪飘回十六年前。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那时候,他三岁。

    ……

    薛尚书在入仕之前跟云父是拜把子兄弟,两家关系一直不错,即便后来一南一北,二人也少不了书信联系。

    直到十六年前,云父带着云二郎来京城参加武举。

    父子俩原本要住客栈,薛尚书没让,派人把他们接去了薛府。

    当时薛尚书有个闺女,叫薛琼华,对云二郎一见钟情。

    那姑娘是个霸道的主儿,她看上的东西,怎么都要想方设法得到,更何况,这还是个人。

    云二郎早就订了亲,他喜欢的也不是薛琼华那样的类型。

    临走前薛琼华对他剖白心意,云二郎婉拒了,薛琼华不甘心,主动提出要跟他们去江南玩儿。

    因着两家的关系,云父不好不答应。

    薛尚书格外疼宠那个女儿,便由着她去。

    薛琼华还以为,自己为了云二郎跑那么远,住在他们家,每天跟他朝夕相处,云二郎总有一日能对她上心,直到与云二郎定亲的那位姑娘某回出现在云家。

    云二郎对未婚妻的温柔,被薛琼华尽收眼底,她感到了巨大的危机,一怒之下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绑走了年仅三岁的小云淮,并留下一张字条,云家还想要六郎的话,就让二郎带着聘礼去京城薛家娶她,否则她不仅不放人,还要把六郎折磨死。

    为了救出弟弟,云二郎不得不忍痛退婚,匆匆让爹娘备了聘礼,打算去薛家换人。

    然而他才走到一半就碰到云淮,和已经死了的薛琼华。

    原来这一路上薛琼华没少将怒气发泄到小云淮身上,对他又掐又打,三岁小云淮的脸上身上全是青青紫紫的於痕,小家伙疼得狠了,双手被绑动不了,就用脑袋撞她的腰。

    他是武馆出身,即便才三岁,力气也比一般的同龄孩子大,那一撞,直接把薛琼华撞倒,后脑勺磕在尖锐的石块上,当场气绝。

    云二郎见到他的时候,小云淮害怕得缩成一团,问他什么他也说不出来,牙关直打哆嗦。

    死者为大。

    云二郎这亲是提不成了,回到家备了副棺木,亲自把薛琼华的尸身送回京城。

    薛尚书看到女儿的棺材,当时气怒得恨不能一把掐死云二郎。

    云二郎跪在灵堂前,给薛尚书解释薛琼华的死因经过,却只换来一声冷嗤,“人都死了,你还想把责任往她身上推,是想给我来个死无对证?”

    听到这话,云二郎攥紧手里那张薛琼华亲笔所写的字条,不再说话。

    薛尚书痛失爱女,迁怒于云二郎,勒令他,这辈子要敢娶任何女人,他就派人踏平整个云家。

    云家自知理亏,不仅应了云二郎终生不娶的承诺,还主动把闺女嫁过来以作弥补,被嫁过来的,正是薛银欢的生母云宓。

    云宓不喜欢薛银欢的生父,可为了赔罪,终日里强颜欢笑,为他生儿育女,然而即便如此,来自薛家人的仇视压力还是让她忧郁成疾,最后不治身亡。

    薛云两家的关系算是彻底崩裂。

    现而今维系着两家往来的,是薛银欢姐弟俩。

    ……

    神智归位,云淮笑看着赵熙,“不过是些不值一提的陈年往事罢了,欢儿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挑选自己中意的夫婿,像你们这样没有感情地捆绑在一块儿,压力太大,双方都不会活得痛快,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外甥女葬送自己的一生,还望殿下能体恤我一个当长辈的心情。”

    赵熙无意打探别人的*,见云淮不便说,就没再勉强,“云六郎言重了,我当时许诺她入宫,也是想着她双亲不在,一个人无依无靠,如今既然有外祖家照拂,我自然替她高兴,又怎会不理解你的想法?”

    二人说话间,薛银欢姐弟已经取了酒来,除了酒,还有几个精致小菜。

    薛银欢看了眼窗边那二人的背影,“殿下,舅舅,酒菜来了。”

    俩人双双转身,缓步走过来坐下。

    薛银欢亲自给二人斟酒,好奇地问,“你们俩聊什么呢?那么投入。”

    云淮道:“跟殿下一见如故,不免多说了几句。”

    薛银欢听笑,“难得舅舅遇知己,来,你们干一杯吧。”

    赵熙见薛炎在一旁干站着,让他过来喝酒。

    薛炎扯了扯嘴角,怯怯抬眼去看小舅舅,尔后低声道:“我不会喝酒。”

    赵熙了然,“看来你这位舅舅平日里对你的管教很严厉啊!”

    云淮道:“小孩子就该用规矩压着,否则一个没看住,容易学歪。”

    赵熙点点头,又看向薛炎,“不会喝也过来坐吧,这儿没外人,不必拘谨。”

    薛炎得到小舅舅的点头示意,这才走过来坐下。

    薛银欢说:“烈酒喝不得,我还酿了有果酒,小舅舅,这个阿炎能喝了吧?”

    云淮问她:“会不会醉人?”

    “没什么后劲,除非直接喝上一大坛,否则一般情况下不容易醉。”

    云淮又问薛炎想不想喝。

    薛炎点头如捣蒜。

    鲜衣怒马,仗剑江湖,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少年人的内心深处,总免不了对英雄事迹的狂热向往。

    每次跟师兄们聚在一块儿,他总想像他们一样痛痛快快地醉上一场,可惜小舅舅管得太严,这也不准,那也不准,让他被师兄们保护得像个没断奶的小娃娃。

    薛银欢很快把果酒取来,打算亲自给薛炎满上。

    薛炎制止道:“阿姐,我自己来吧。”

    说完,他拿起酒壶。

    薛银欢看到他的手在抖。

    虽然是果酒,这也是他十三年来头一次碰酒,兴奋在所难免。

    他还挺懂规矩,倒满酒之后没急着喝,而是举杯看着对面的云淮,“阿炎敬小舅舅一杯。”

    云淮挑了挑眉,“敬什么?总得有个说法。”

    “我,我……”薛炎说不出来。

    云淮便叱道:“瞧你那点儿出息。”

    薛炎的性子本来就内向,被小舅舅这么一说,当即涨红了脸,手中还端着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有些骑虎难下。

    “阿炎,快喝吧。”一旁薛银欢催促他,“小舅舅跟你开玩笑呢!”

    “哦。”薛炎又怯怯看了眼对面,慢慢将酒杯送到唇边,轻抿一口,几乎是在果酒入喉的那一瞬,他直接皱了眉。

    薛银欢见状,忙问:“怎么了?”

    “我还以为是甜的。”薛炎道。

    薛银欢好笑,“是倒是鲜果酿的,不过我没放多少糖,你要想喝甜的,以后阿姐再给你做。”

    薛炎满脸惊喜地看着她,“这么说,阿姐同意嫁去江南了?”

    云淮和赵熙闻言,纷纷抬眼看来。

    薛银欢脸有些热,当即站起身,“你们先喝着,厨房还有两个小菜,我去取来。”

    说完,蹬蹬蹬踩着杉木梯下了观景阁。

    直到离开几人的视线,她才背靠着假山石长舒一口气。

    刚要去后厨,见到贴身婢女朝自己走来。

    薛银欢问:“找我有事?”

    婢女道:“姑娘,叶三公子来了,说要找四少爷。”

    叶三公子,叶嵘,叶翎的亲哥哥,虽然薛炎每年难得回来,不过这二人关系不错。

    大概是薛炎回来这么久没去找他,对方主动找上门来了。

    薛银欢想到什么,又问:“他一个人来的?”

    婢女答:“还有叶姑娘。”

    薛银欢点点头,“我去接人,你到后厨帮我把剩下的几个菜送到观景阁。”

    婢女走后,薛银欢加快步子去往西角门。

    叶嵘叶翎兄妹俩果然站在角门外。

    见到薛银欢,叶翎甜甜地喊了声欢姐姐。

    薛银欢给叶嵘行了个平辈礼,对二人道:“叶三公子,阿瑶,快里面请,刚好我们在观景阁小聚,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叶嵘一怔,“你们?”

    “对。”薛银欢解释,“大殿下、我小舅舅和阿炎都在,挺热闹的。”

    叶嵘啧一声,“那个老古板,终于舍得出宫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洪荒虚拟化〕〔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