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萌宝:总裁爹〕〔田园悍妻:妖孽王〕〔元素箭师〕〔仙尊归来〕〔纨绔修真少爷〕〔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天降鬼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替身鲜妻,宠爆了〕〔神医嫡女:帝君,〕〔重生空间之最强农〕〔旺夫小哑妻〕〔豪门影后之步步谋〕〔麻烦请叫我上仙〕〔第一豪婿〕〔操盘手札记〕〔我做二哈那些年〕〔巨龙之血脉进化〕〔书穿女配很低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埃尔法纪元 第一卷 白都之始 第三十三章 计划
    ‘警告,有高危能量源正在靠近,请宿主立即逃离或进入高阶友军的保护范围内’

    随着不远处的‘耶塔纳尔’逐渐靠近,陈缘只得停止窥视离开现在的位置了。

    崖顶距离谷底的垂直高度仅有三十米不到,虽然并不足以致命可要是直直的跳下去估摸着也够呛,然而此时垂直的崖壁上可用于借力的凸出岩块寥寥无几,陈缘除了狠下心往下跳之外别无选择。

    ‘嗷!’

    嘴里灌着风,陈缘一波冲刺后借着重力加速度飞快的向崖底砸落。

    底下的战职者们明显也发现了半空中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铁罐头,纷纷选择了避让。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陈缘安全着陆,在开启了减伤技能缓冲后除了有点头晕陈缘毫发无损。

    “这不是约翰先生么,咋这么不小心,摔出这么大一个坑肯定很痛吧。”陈缘刚从坑了爬起还没站稳,一旁已将这个铁罐头认出来的赛娜开始揶揄了起来。

    啧,这女人的心眼就是小。

    莫得办法,陈缘撇撇嘴直接无视了眼前的牧师,要是怼回去,说不定还怼不赢.....

    “约翰先生,别介意,赛娜她没有恶意的。”

    与毒舌牧师一样,拉克丝对陈缘的忽然出现也觉得有些诧异,不过语气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没事没事,没吓到你们就好。”陈缘把身上的尘土拍掉,配合和大部队撤退的步伐慢跑着。

    “拉克丝小姐,这位是?”

    一旁的战职者见拉克丝与陈缘似乎认识,提起的戒备也减轻了许多。

    “各位,这名勇士就是之前援助我们小队的防卫者,约翰先生。”

    “你们好你们好。”

    在拉克丝介绍完自己后陈缘有点尴尬的打着招呼,战斗局面下大部分人都在专注着战斗,对陈缘的回应寥寥无几。

    “约翰先生忽然出现,是要特地来帮助我们的么?”此时己方战局已是劣势,拉克丝对陈缘能在这种时候还特地赶来心底有着不小的感激。

    “呃,我之前感知到了这块区域有着很强的魔力波动,本以为是有高阶魔力药材成熟了,没想到居然是你们在战斗,所以我就来帮帮忙好了。”胡乱找了个借口,陈缘现在不想绑也得绑在这艘船上了,一切为了完成任务。

    “约翰先生果然是一个正直高尚的冒险者啊。”周围的战职者听到陈缘胡扯的都沉默了,唯独二货公主信了陈缘的鬼话眼带感激的看着陈缘。

    “.....”你开心就好。

    “喂,你一个防卫者跟着我们一群远程战职者跑,不觉得丢脸么?”说话的还是赛娜,似乎还一直对陈缘趁机‘夺走’自己的魂石不满,只要一有机会就找陈缘的茬。

    “.....我才二阶不到,我还是个可怜、弱小、无助的新手菜鸟,你居然要我去前方面对那些丑八怪!?”

    赛娜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就你还弱小可怜无助!?你咋不上天呢!

    “约翰先生,虽然有些冒昧,但既然你选择了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加入我们,是有对付那群‘污染魔’的办法么?”拉克丝也在一旁开口了。

    “没错。”

    陈缘话音刚落,附近几十名战职者包括一直释放着法术没有理会陈缘到来的‘大贤者’都转过了头直勾勾的看着陈缘。

    在这种时候这种战局陈缘还敢开口说出这种话,众人的脸色多少也带着几分不满了。

    在场的都是高阶战职者,当然都有手段看得出来陈缘确实只是一个连二阶都不到的菜鸟,这也是一开始众人没有立刻将忽然闯入的陈缘控制住的原因。

    本来战局就已经陷入劣势了,人人紧张的局面下要是忽然跳出一个陌生的高阶战职者出现在队伍的后方十有八九是会被误认为是内奸并遭到集火的。

    “小子,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啊,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上了战场要少说多做么。”

    “.....别分心,我们必须在‘耶塔纳尔’接近前.....”

    “一个毛头小子的话你也信?.....”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不一,但大部分人对陈缘的话语还是不抱期待的,这可是一场平均烈度达到了三阶的战争,局势又岂是能因为一个低阶战职者而改变的。

    陈缘也懒得解释,确实自己一人的战力放在这场战争中连水花都翻不起,但谁说翻转局势就一定要以增加战力为标准了?

    “我跳下来可不是来送死的,你们可以听完我接下来的这段话再来质疑我不迟。.....”

    .....

    仍旧厮杀着的战场上,随着数道指令的下达,仅剩的数百名地行龙骑士开始有序的结阵后退,两侧隐藏在崖壁上和树丛里的森精灵弓箭手也加大了火力掩护前方部队的撤离。

    可以看见,在骑士部队后撤的浪潮中,一名身着厚重铠甲的防御者却在快步逆行着,显得极为突兀。

    终于来到了最前方的阵地,朝着狂涌而来的怪物们,陈缘将手中的盾牌往地面上重重一砸,身体维持着防御姿态固定在了原地。

    光芒闪过,一面巨大的曲面屏障在陈缘身前生成,宽阔的弧形光幕仿佛壁垒一般直接隔断了本就不算宽阔的战场。

    屏障刚刚形成,数十道浓绿色的喷射技能就击中了屏障,仅仅激起了一阵淡淡的涟漪便没了下文。

    数量众多的‘污染魔’仿佛看不见屏障一般直接撞了上来,但技能提供的效果让陈缘连一点推力都感觉不到,纹丝不动。

    后方的部队在陈缘隔断了所有的攻击和‘污染魔’后,有序的迅速撤退着,不一会就消失在了‘污染魔’们的视野里。

    ‘吼!’见到人族部队和精灵族部队的撤离,一众‘污染魔’们不甘的咆哮了起来,越来越多的‘污染魔’堆积在了屏障前,一次受到数百道攻击的屏障也只是泛起的涟漪变多了些,不过陈缘此时担心的反而是另一个问题,头顶的‘污染魔’人墙都快有三四人高了,等会‘永恒壁垒’的效果消失了,自己不会来不及跑就被压死吧.....

    一百二十秒一到,屏障准时消失,而陈缘早在屏障消失的前一秒,就撕碎了准备好的卷轴。

    ‘嘭,嘭,嘭.....’

    堆积的‘污染魔’人墙因阻碍物的消失而倒塌,众多的‘污染魔’不分先后的砸到了地面上。还好,在它们砸落的一瞬间,陈缘已经随着身上亮起的蓝光而消失不见。

    .....

    “呼,刺激啊,生化危机的既视感。”

    陈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站在原地缓了缓,对于大部分第一次使用传送卷轴的人来说,确实需要时间来缓解一下空间传送带来的眩晕感。

    强大的体质虽然没有使得陈缘避免眩晕感,但却大大的加快了他的恢复速度,不一会,陈缘脑袋里让他想吐的感觉就消失了。

    “导师她们已经按照计划布置完成了,随时可以进行下一步。”

    陈缘听到拉克丝的话点了点头,想了想最后还是将心理的疑惑问了出来:“拉克丝,其实我刚刚一直都想问,现在的局面似乎你昨晚猜测的不太一样啊。”

    拉克丝脸色微红,被问的有些窘迫:“我也没想到‘耶塔纳尔’这次居然会这么狡猾,明明之前和导师她们作战的只有近百只污染魔,那时候导师她们和森精灵的联手已经完全压制了对面。只是.....只是后来‘耶塔纳尔’以故意示弱为诱饵,引诱导师她们步入了藏有援军的陷阱中,才导致导师她们失去了战局的优势,只能选择暂时撤退。”

    “这援军,数量也确实太多了点吧.....”

    就陈缘在崖上看到的‘污染魔’大军,估算了下至少也得有两千只左右,和拉克丝口中的一开始的近百只可是天壤之别。这种数量的‘污染魔’聚集在一起,根本不是现在的这三百地行龙骑士和一百左右的森精灵弓箭手可以抗衡的,哪怕还有几十名最低都有‘导师’级实力的高阶战职者参战也不行。

    蚁多,是真的可以咬死象的。

    既然正面头铁打赢的机会渺茫,陈缘就只能另辟蹊径了,现在所尝试的办法,灵感还是从自己上辈子看到过的一部电影里面的剧情得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