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埃尔法纪元 第一卷 白都之始 第六十一章 黑渊来袭
    在刚刚的岔路口会和后,陈缘和阿波罗一起来到了城镇最北端的‘城墙’下,族地的警备处就位于此。

    与人族的石铸乃至钢铁城墙不同,森精灵一族用于防卫城镇的‘城墙’是由植被混合着树木形成的,由专门的大德鲁伊进行催化建筑,每次陈缘脑海中回忆起这些‘城墙’都不由得惊叹自然的杰作确实有独到之处。

    若非有着这四面厚厚的植被‘城墙’,一年后的那一幕中甚至没有森精灵可以活着撑到突围。

    一番登记和报备后,陈缘和阿波罗光荣的成为了一名‘预备役’的士兵,即民兵。

    一周的前三天需要同另外三个双人组共同巡视族地的最南端,最后一天则需要驻守城镇西边的城门口。

    和意料之中的一样,不算繁重的任务占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同时陈缘也可以边巡视驻守边进行自我修行,基本没有冲突。

    将分配到的制服拿到手,警备处的报备官挥了挥手示意两人赶紧离开,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从未见过如此之丑的同族倒胃口云云。

    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类似话语的陈缘没有丝毫理会的将一旁脸色有些不好的阿波罗拖了出去。

    再过一年这儿的精灵大部分都是死人了,和死人较啥劲啊.....

    不过虽然龙套们话语中的嘲讽语气很欠打,说的确实事实。

    以陈缘和阿波罗现在的体型,就森精灵一族的审美来说,确实是奇丑无比且身体孱弱的那种。

    森精灵一族只信奉瘦削修长的体型和对应的外貌,像陈缘和阿波罗这种极为另类的肌肉矮壮男,不仅体型不够瘦削流畅,还矮,简直是触犯了所有森精灵的审美大忌。

    陈缘也无所谓,你觉得丑就丑吧,只要没变秃,为了变强我愿意边丑。

    再次回到木屋,随手将领到的制服往沙发上一抛,陈缘拉开椅子将书本‘噗’的打开,开始一天中的美好学习时间。

    早上和中午已经浪费了,下午的美好时光可不能再浪费在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了。

    方砖书籍还差最后百分之十不到就能彻底理解透了,待到所有知识融汇完成后,最后的准备事项就将开启。

    要应对一只数量不少的‘黑渊’部队,陈缘可没有自信到一人一枪就能解决战斗。

    为了好好‘招待’他们,陈缘已经计划好准备下一份大礼了。

    .....

    “老爹!?老爹,你怎么样了?老爹.....”

    随着眼前模糊身影的摇晃,老爹的意识开始逐渐清醒,被鲜血侵染了一部分的双眼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

    “比斯,老伙计,我没事,还死不了。”

    “呼。”

    随着老爹开口,附近围着的猎人们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因为战局的忽然劣势,老爹和众人不得不退回到了狮鹫之城中,中途老爹作为断后的人员硬是承受了三名四阶‘暴蜥’的围攻,在被众人利用吊索救回后当即陷入了昏迷。

    此时醒转,老爹除了感受到自己愈发苍老的躯体已经到达极限外,连体内的暗伤和使用过度的能量也开始反噬自己。

    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传来,老爹面不改色的带着几分颤抖的站起,一言不发。

    围在一起的猎人们此时也都是脸色阴沉,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压抑无比。

    今天已经是和‘黑渊’的先锋部队交战的第二天了,已经有近两百名战职者战死或伤重不治,整个狮鹫之城的战力调集了过来只为守住这段城墙。

    狮鹫之城周围村子里的人们已经由士兵进行灾难警示和召集,绝大部分村落的人们已经顺利的回到了狮鹫之城中,而在确定了‘黑渊’部队的数量后,城主立即下令将狮鹫之城的全部联通桥梁进行炸毁。

    纵使如此,‘黑渊’的怪物们仍旧凭借血肉之躯和法术硬生生的在其中的一条断桥上铸造出了一道新的也更为宽阔的‘血肉桥梁’。

    惨烈的攻城战,就此展开。

    第一天人族还能倚靠城墙之利占据上分,随着第二天先锋部队中的攻城组的到来,局势也开始发生了逆转。

    大范围的杀伤性武器对城墙下的防线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而撤退到了城墙上准备继续防守的战职者和士兵们也仍旧需要面对剩余攻城器械的打击。

    老爹和一众猎人们此时就躲在城墙左侧的一处塔楼上,这是对发挥‘弓箭手’类战职者杀伤力的绝佳地形。

    可随着天空中燃烧着炽烈火焰的巨大石块和一簇簇的暗元素抛射重弩的不断砸下,一众猎人们根本连冒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龟缩在坚固的防御工事中等待下一波打击的间隙才能短暂进攻片刻。

    城墙后方集结的法师部队不断用防护类军团技为城墙施加着防护,同时也能拦截越过城墙的部分攻击,看起来显得摇摇欲坠的光幕反而意外的坚挺,已经成为了此时人族维持防御圈稳定的关键因素。

    “奥尔法,准备吧。该轮到我们上场了,我已经闻到了那群‘黑渊’杂碎的臭味了。”

    城主宫殿之上,最为高耸的一栋钟楼顶层,一名手握电光闪烁法杖的老者不断摩擦着自己的断指,而在另一侧的阴影中,一名手持双刀的高大男人正缓缓走出。

    不远处端坐于王座的狮鹫城主,在此时也从假寐中睁开了双眼。

    “果然还是太久没有对那些杂碎动过刀子了么,没想到,不过百年,不过百年!哈哈哈!我们白晓‘血狮’的名号就已经不管用了啊,我‘亲爱’的哥哥。”

    “传令官!”

    “到!”

    “传令下去,‘狂狮’军团立刻集结,我要让那帮杂碎重新把恐惧印回自己愚蠢的脑子里!”

    “是!”

    .....

    “约翰,在么?”

    ‘吱呀’

    房门打开,陈缘看着眼前的阿波罗,今天忽然的拜访并不在陈缘的预料之中。

    “你不好好改进你的‘火锤’,跑来我这干什么?”

    “‘火锤’我已经改进好了,今天来你这主要是有些其他的事情。”说着,阿波罗环视了一下四周。

    “先进来吧。”陈缘让出空间。

    将一杯带着十足热度的红茶放在阿波罗面前,陈缘端起自己的茶杯吹了吹热气。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今早我从父亲那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南部的战场忽然出现了溃败,已经证实有大量的‘黑渊’部队在越过空间壁增员那一处战场。”

    “而在其他区域的森精灵战区,也有着数处战场和我们这边一样出现类似的情况。”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就要上战场了。”

    阿波罗语速有些快,听得出话语里带着几分急躁和不安。

    尽管是个坏消息,可这却早已在陈缘的意料之中。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可最后那一幕中的阿波罗是有着战斗小队的,很明显也是处于军队的编制之中,所以陈缘心中对于现在的情况是有着几分准备的。

    一开始只是因为不确定自己带来的剧情改变会不会影响到之后事件的产生,可现在阿波罗的话还是打碎了陈缘的侥幸。

    相比于能安稳的在城镇里以预备役警备员安然的渡过最后一年,上战场无疑会对陈缘的计划产生一定的影响,无论是从时间的角度还是安全性的角度。

    不过也没办法,如果真的下达了召集令,陈缘只能开启自己的b计划了,只是难度提高了些,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去就去呗,你还怕打爆对面的头?”

    早在五年前老枯木就偷偷带着他俩远赴最小的一处战区锻炼过了,美其名曰‘狩猎’,其实就是找几个落单的倒霉蛋给他俩试枪。

    巧了的是,找到的还都是类人型的‘黑渊’种族。

    当时就将几个倒霉蛋的脑袋当西瓜一样打爆的两人早就体验过了战场的杀戮,对于上战场陈缘除了觉得麻烦点倒也没有所谓。

    “我只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明明战场已经在逐年缩减了,为什么‘黑渊’会忽然选择增员。”

    “管它为什么,按老枯木的话,只管把它头打爆,一切就都消停了。”

    陈缘将红茶喝完,重新倒了一杯后多加了两块方糖。

    “我看你是担心你家里人吧,那处战场肯定是离我们最近的那处对不对。”

    阿波罗没有说话,可眼神里的意思已经给了陈缘答案。

    对于知道今后剧情的人来说,陈缘知道眼前的这处城镇是必然会被战火侵袭的,那处战场守不住,就算他们前往也不过多了两杆重火力,在偌大的战场上用处也十分有限。

    所以面对之后的那只‘黑渊’小队是必然的。

    “这段时间里,我会加急制作陷阱,无论是上战场还是其他什么,只有自己拥有应对的力量才能直面发生的情况。”

    陈缘没有明说,不过阿波罗已经听出了陈缘话里的意思。

    因为陈缘的提醒和部分剧情的改变使得阿波罗的父母并没有阵亡,在回到久别的家中后,看得出阿波罗已经深陷温柔乡放松了不少。

    这对于陈缘来说才是目前最坏的消息,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准备了,任何的放松都会加大最后失败的几率。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